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印之光2018
海印之光201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7,913
  • 关注人气:4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对唐玄奘西天取经的几点评述

(2018-12-29 14:22:46)
标签:

转载

分类: 佛道易哲
本文图文版,已经发布于我的微信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s/zZ4EiN1rsBTtihdnvCscPg
对唐玄奘西天取经的几点评述
(2018-12-27至28日,陆续补充写的)

一,【对唐僧取经的精神的评述】:
顶礼致敬一切为慈悲众生不惜身命、为法忘躯的佛菩萨!
诸供养中,法供养最。
有一种人,无人知道他,也无人理解——他以一人之力、没有酬劳、拼了命也要干、坚持多少年。究竟是为了什么?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当他千辛万苦这样做的时候,有没有人知道他?
——除了圣人,只有天知道。

到西天取经的唐僧是玄奘法师,一个人在沙漠中,九死一生,用了三年时间才到了印度,共十九年才取经回来。
当玄奘一个人在沙漠里出生入死的时候,除了老天爷,还有谁知道他吗?
还有,有个印度人已经知道了,文殊菩萨提前3年已经托梦,把唐僧要来告诉了印度的戒贤法师,命他传法给玄奘。(这是北宋临济宗高僧慧洪觉范写的《临济宗旨》,文末自述写作动机时说的。戒贤法师当时已经106岁了,号称“正法藏”,被业力病折磨得痛不欲生。梦到文殊菩萨命他传法给唐僧,病就轻了。三年后戒贤一见唐僧他就痛哭流涕,传了法病就彻底好了。)

玄奘为什么要这样做?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他想的是任何真修行人都在想的:无量众生在生死苦海煎熬、一日一夜万死万生,我愧疚没有真法来救度他们!如何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

这样做付出巨大代价,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
——任何真修行人也都是这么想的:所谓度众生,也只是当作赎自己无始劫来生死重罪罢了…… 

而别人都比他“聪明”,说起来也似乎价值观更高。
他出家前在洛阳缑氏(河南偃师县)的俗家亲友相识,想起他时,说不定都在摇头。知有书达礼的,甚至还会振振有词地说:“陈祎(yī,玄奘的俗名)这辈子可惜了,上不能为大唐国尽忠,中不能为父母尽孝,下不能为子孙后代尽慈。孔孟圣人所不为也”……

然而到后来,都争着和他攀亲戚。一直到清代,康熙帝的内阁陈阁老,还在说,他们浙江海宁陈家,就是陈玄奘家族的后人。
盛传乾隆帝,就是陈阁老所生之子,被四阿哥(雍正)授意和雍正同一天出生的小公主调了包,没想到小乾隆却被爷爷康熙隔代指定为皇储。
所以明朝国师刘伯温〈烧饼歌〉预言清朝有言“点画佳人丝自分(雍),一止(正)当年嗣非真。(他的继承人乾隆不是亲生)"。
(雍正这样做,其中的原因,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秘密,有空再说)。

玄奘生于公元602年,他是在唐太宗贞观元年(627年)出发西行去印度取经的。当时唐朝有突厥威胁,对西域有战备,国法禁止西出嘉峪关,也不给他办通关牒文(护照),他是私自偷渡出关的。
因此,他为东土取经,不但没得到过国家资助,甚至是受到极大阻挡——为了绕过唐朝的关卡,他才被迫绕道进入人迹罕至的八百里沙漠,多次差点死在沙漠里面……

幸有佛菩萨暗中护佑,一路危而不危,终化险为夷

雇的胡人向导途中又想谋财害命、劫走仅有的两匹马,又差点死。

然后一个人走,缺水差点死。

在五眼泉想取水,差点被守株待兔的唐兵射死,然后被抓住差点被遣返。

缺粮又差点死……

(一切无所依靠,全靠菩萨暗助他平安无恙,有几件事,有空随后再补充)。


他出了沙漠往西北到达高昌国(今新疆吐鲁番附近),高昌王子听说后,对玄奘的悲心愿力大为感动,供养了他几十个随从和车马粮草,护送他去印度,并为他办了通关牒文。

(高昌王麴文泰笃信佛教,请玄奘讲法,国王当众跪地当凳子,让玄奘踩着他的背登上法座讲经。但玄奘谢绝了他的挽留,甚至绝食以明心志,一定要去印度寻求真经。玄奘深感与高昌王的虔诚,答应归来再访,并与高昌王结为兄弟。高昌王为他预备西行一切所需之物。临行前,高昌王为玄奘写了24封致西域各国的通关文书,还赠送了马匹和25名仆役。全城夹道相送,高昌王抱住玄奘恸哭,亲送至100里外的交河城。)


玄奘取经回来在贞观十九年,这时,高昌国已经被大将侯君集占领、归属了唐朝(东西突厥先后被大将李靖、薛仁贵征服,高昌国原属突厥势力范围)。
玄奘回来时,印度国王预先驰书大唐,沿途国家派人护送。
他到长安时,唐太宗内心又敬仰又惭愧,亲自出城迎接玄奘。

玄奘取经回到长安后,主要是从事汉译佛经,把无上珍贵的佛法传给东土大唐的人民。
然而唐太宗最上心的,却是让他写出西行的游记《大唐西域记》,以便从军事和地理上了解沿途国家。(玄奘西行共游历了110国,西域和印度,那时大都是城邦式小国。)

〈隋唐演义〉载,唐太宗李世民是紫薇星转世,紫薇大帝是天庭“亚帝”(玉皇的首辅),约六七百年下凡一次(人间百年也只是天上一天)。见号主旧作:

紫微星历次下凡记载考证

4年后649年,唐太宗听着玄奘念《般若心经》,安然而逝。


二,【对唐僧取经 实际效果的评述】:

其实,比玄奘取经早约二百年前,南朝梁武帝时期,中天竺王子出家的达摩祖师(西天禅宗第二十八祖、东土禅宗初祖),已经把佛祖真传——正法眼藏,传到了中国。达摩祖师还带来了佛祖亲自用过的衣钵作为传法信物。
到唐太宗时,达摩在华开创的“祖师禅(禅宗)”已传了四五代弟子。玄奘不知道真法已经传到中国了,或他当时法眼不明还信不过禅宗,才执意要 违背当时的国法、私自偷渡出关、去印度取经的。
贞观元年他出发时,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就已经在湖北黄梅一带传佛真法。

玄奘取经共十九年回到长安,随后主要是从事汉译佛经,把无上珍贵的佛法传给东土大唐的人民。
玄奘法师翻译佛经,大多是小修改以前鸠摩罗什等的译本,其中《般若心经》至今脍炙人口。而他新译的《大般若经》六百卷,可惜太长了没人看。(想想他为了东土的信众译这么长的经典,是多么慈悲啊!) 
玄奘师徒一门,对中国佛法最主要的贡献,是传给世人弥勒菩萨讲的《瑜伽师地论》、以及《成唯识论》等唯识宗(法相宗)经论。
(玄奘译的《瑜伽师地论》里面,有《弥勒菩萨戒本》,是菩萨行人在世间修行的行为准则,在家出家都有准则!本博最为推崇这个菩萨戒本。)

唯识宗的经论,是有法师入定后到天上听弥勒菩萨讲法记录下来的,因难解真实义,而且名相复杂极易误解,所以佛祖在地上并不讲。《楞严经》里说“ 陀那微细识(第八识),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
《六祖坛经》机缘品第七记载,后来有人(僧智通)见《楞伽经》提到的“三身四智"(与唯识"转识成智"相通),他很迷惑,来找六祖问,六祖才讲明白了唯识"转识成智"的真实义。而且六祖只几句话,顺便就点破了玄奘传的<成唯识论>中“六七因中转,八五果上圆(转)"没讲清楚的真实含义。
【“六七因中转"】:这全靠在意识上,先理解见性般若真理。然后是用般若智慧,从意念(第六识)转“妙观察智“,熏陶潜意识(第七识)转“平等性智“,这都是证果之前(因地)的转法,所以弥勒菩萨说“六七因上转”。
然后中间有个证果(证八地菩萨果),进入了超意识(第八识),这就是到了果地。
【“八五果上转"】:证八地菩萨果以后,在果地上,仍是用意念的般若见解,熏染超意识(第八识),转第八识成“大圆镜智"、转前五识(眼耳鼻舌身)为“成所作智”(证大果、成等觉菩萨)。实际上,第八识和前五识,皆转成了“大圆镜智"。因为“成所作智同圆镜”,识心全部转成了性智——佛性(真我)。所以弥勒菩萨说“八五果上转”。
所以,六祖出山讲般若真禅(祖师禅)以后,佛门很快被六祖一统江湖,玄奘传的唯识宗(法相宗)这一宗很快就没人学了,只传了几十年就失传了,失传了有上千年 。(一直到民国时期,才又被一些对佛法似懂非懂的文人,又翻出来重新传播)。

然而,从古至今一些禅人根器不足、并没有得到真传。他们自作聪明对祖师所说进行“修正”,结果就是“头上安头”。他们虽然也学祖师法语公案,说得口滑,很多也能讲得满口唯识宗的名相。但他们谈到怎么实修,和什么是“见性”,却纷纷说:"修禅不能用意识,不能用理解,不动思惟念头,这才是‘截流’!灭念头、熄灭意识才能“见佛性”云云。
——当知这些人,皆是二乘野狐禅、增上慢人,狗尾续貂、乱解禅机!都是二乘知见冒充的正法眼,实际真禅的门都没摸到,他们说的那些都是六祖反复破斥过的邪说!他们功夫绝顶也最多证小果(罗汉、辟支,证不了八地菩萨果),然后转地前菩萨去练“不染着”当做最高的法。那样其实就是神秀的“时时勤拂拭,不教染尘埃”,是二法不是般若不二之法,功夫再高、行善再多,也修不成地上菩萨,更成不了佛。

六祖云:“(佛性)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六祖还对南岳怀让说:“只此不可染着的,就是诸佛护念的”。——这都是说本来现成、一切现前的佛性的。不是说作恶无过。所以达摩祖师《血脉论》又说“有人拨无因果,炽然作恶,妄说‘本空,作恶无过’。此是大罪人,永沉黑暗地狱求出无期”!

详见本博旧作:

玄奘取经回来在贞观十九年,4年后649年唐太宗听着玄奘念般若心经安然而逝。
玄奘664年逝世,已是唐高宗时。这时六祖惠能已从五祖弘忍接过了佛祖的衣钵三年了,但六祖还没出山讲真法。六祖当时在广东肇庆地区怀集、四会一带猎人堆里躲避了15年,因为没有正法眼的恶僧(为夺佛祖的衣钵)会迫害他。直到唐高宗仪凤元年676年,六祖知时机已到,才出山到广东韶关弘扬祖师禅真禅宗。

后来“一花开五叶”,六祖门下弟子形成了禅宗五个法系,在唐宋鼎盛后,一千多年来几乎一统天下佛门:临济宗、沩仰宗、云门宗、法眼宗、曹洞宗。禅门五宗里只有临济祖师在《临济录下卷》把真法讲得最直白最明白,所以后来其他四宗失传(临济宗黄龙派也失传了,只有临济宗杨岐派没有失传),天下宗门全归了临济宗(确切说只有临济宗杨岐派了)。其它禅门宗派,和汉地八宗的寺庙,后来基本也是民国时期,由虚云老和尚又恢复的(很多那些寺庙都是派临济宗门人去当的方丈)。

本博另一文《转识成智,般若真观,那伽大定》说过:
六祖是佛祖衣钵托付授记的真师,是千年不一遇的!唯识及唯心识观,都是弥勒菩萨在天上讲的,佛在地上常不讲那些,恐怕名相复杂人听了更迷(《楞严经》: 陀那微细识,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
有人问六祖,六祖别看不识字,短短几段话,唯识八个识,讲转识成智,直接用第一义(见性,心相不分别、不取相),即可转成智,讲的最清楚明白!(临济录下卷,则对第一义、三玄三要,讲的最清楚明白,更清楚明白地阐发了六祖真义!)
而古来讲唯识的一些大德,却讲不清楚转识成智,只因那些人根本理上都不见性、只知些复杂的名相,不解其实质,越讲越复杂难懂。故永嘉大师说:“分别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从实修上他们只理解到“唯心识观”第二义(一切唯心想生,如梦幻、莫染着。) 他们不见真弥勒。六祖理解到第一义了,六祖没学唯识却见真弥勒。故永嘉说:“自从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关。”
明白了佛性的道理,自然就会了转识成智、般若真观,即可入于那伽大定中,无入定也无出定,恒在楞严大定中、无修真修。
这就是文殊说的“即事舍尘劳”,真观真定,不用专门修那些有出有入的虚假禅定(方便法)!例如从耳根观音声、修耳根圆通时,文殊说“即事舍尘劳,非是长修学”。一开始可以用方便法摄心,真修时,就是用的般若真观,耳听声时,念念自知:心与音与听三无差别,为一自性。不须守自心,也不须弃声尘。

这就是六祖说的“顿悟顿修、不历次第”。(当然证果还是有个过程的)。永嘉说的“争似无为实相门,一超直入如来地”。临济祖师说:“若不分别取相,自然得道须臾!”这就是永嘉说的“如来顿教门”、临济祖师说的“心心不异、性相不别、无修真修”之法,可以直接入凡夫佛位中矣,工夫渐证地上菩萨,直至成佛。
而二乘禅法,乃至地前菩萨大乘修法,都是从四禅八定修,是“渐悟渐修”法门。为什么不能“顿悟顿修”?六祖说这类人根器钝,死活无法理解或相信般若真理,只能先用方便法修。等他们修了多少劫以后,才会顿悟,并开始按般若真法真修。不见性用方便法渐修,最多先证小果、转地前菩萨,如不悟般若真观真法,不能成地上菩萨也不能成佛。前篇博文讲《佛讲法与临济三玄三要》比较过各种修法的层次,很易鉴别!

古往今来,很多修行人都是“见地不彻功夫凑”,此类人并不解真法,多有增上慢人,以小法邪见篡改真法,甚至迫害真师。三藏菩提流支六次下毒害达摩,神秀门人四次追杀六祖,皆由此迷人起增上慢也!
所以临济祖师说:“披他狮子皮,却作野犴鸣!”永嘉大师说:“嗟末法,叹时事,众生福薄难调制,闻说如来顿教门,恨不灭除令瓦碎!”
现在末法末劫更甚,佛门中各种邪见更多,以不了义法冒充正法眼的所谓“大德”比比皆是,不可盲目看他名望高就信!要依佛说祖说,带眼识人。
而彻知真法无修真修,不要担心不证果,重要的是念念不要间断,功力会增长很快,超越阿罗汉与地前菩萨。故永嘉大师说:
“狮子儿,众随后,三岁即能大啸吼。若以野犴逐法王,百年妖怪虚开口!”

地藏菩萨在《占察善恶业报经下卷》明确讲过,修解脱法门的三个层次:般若真观是第一义/了义法(高级修),唯识空观是第二义(中级修),专心念佛法门是第三义(基础修)。应该从初级的法向高级的法修行,但是不能用低级的不了义的法冒充了义!(那样也是一种大妄语、谤法重罪。)
以前我还写过一篇《从正法眼藏般若真理解说十二因缘法》,关于(玄奘师徒讲解的)唯识宗对十二因缘法的解释,对其正眼不透、概念混淆之处,提出过辨正破谬。(当然,我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他就是我,我这是在纠正我过去不透彻的地方……)
何以如此?君不见——
永嘉大师云:“圆顿教,没人情。有疑不决直须争!不是山僧逞人我,修行恐落断常坑!”
所以,对古今大德,虽赞其菩萨行,但对法上不彻底处必须搞清,不能盲目从之,不能拿自己和无量众生的法身慧命,去做人情!(当这样的老好人,和稀泥,而不肯讲明白,罪过太大,岂敢?)

本文图文版,已经发布于我的微信公众号: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