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卢恩俊字象诗
卢恩俊字象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343
  • 关注人气:6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给我的父亲母亲

(2017-04-01 07:06:40)
标签:

亲情

诗歌

分类: 卢恩俊诗歌原创及发表
永远的记忆
   ——写给我的父亲母亲

卢恩俊

父母教我写人

开始用笔写人
母亲说没有雁阵写得好

当初用诗写人
父亲说不用心写不好

后来用血肉之躯写人
记牢了父母的话

雁把人写在天上 留下雁声
我把人写在心上 留下名声

娘(棉)花

在娘亲汗滴的土地上
一种伟大的植物,充满母爱的阳光
霜打叶落之后,熟而不落的果铃
依然摇响 心花怒放的声音
为冬天吐露 不会凋谢的温爱

绵绵不尽的柔情,经纬着不凋之美
娘亲也有一颗棉铃状的心呀
家是盛开的温爱之花
娘亲心爱着娘花,抽很长很长的线
扯着对我们的牵挂
让我们时时感受母爱的幸福

其实,我们也是娘的心上
绽放的一朵朵花絮呀
幸福的经历抽丝扯缕的过程
让这世界 充满温情且美丽

听雨

夏天是赤壁的父亲
汗水挥洒声串串飘至
我在庄稼之外的小城听雨,
听到一些与父亲有关的声音

父亲干裂的嘴唇
红土地干裂的嘴唇
接近一场喜雨激动的声音
汗珠落地八瓣的声音
棉田竞相花开的声音
田禾翩翩起舞的声音
玉米嘎嘎拔节的声音……

听到最后的夏日那场雨
是在父亲木锨高扬的云团上
落下来的声音,我眼前的雨
是金珠子银豆子
飞溅的声音……

听雪

冬天是白发苍苍的母亲
呼儿回归声片片飘至
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
交织我白色六角形的思念

年轻时的母亲
在白色的冬日里把我生下
用白色的乳汁把我养大
母亲手摇纺车,白色的柔情
温暖我七彩的人生

母亲乳汁已尽
沧桑的手,挥不动轻轻白絮
唯有眼泪,冲出满面皱纹
母亲站在村口的雪地上
白色纷纷的思念
沿深深的纹路飞扬

我在雪花飘飞的小城
轻拈一片雪儿
听母亲被雪花染白的唠叨
听到最后的冬日
滴滴嗒嗒的声音
我的心在流泪……


母亲的心
针孔一样,穿过针孔儿的线一样
牵系芽儿的雨丝一样,阳光一样
母亲在田上穿来穿去
针一样,时光一样

又一年的绸缎上,我听到
母亲的汗珠儿,与禾的根须交织的声音

父亲与土地

摸惯犁杖的手,再也扶不起犁杖
父亲依然习惯的,蹒跚着步入田间
甚至在冬日,拐杖敲打着冰封的路面……   
父亲对我说,他望着土地
那深深的犁沟以及皑皑的白雪
会想到自己的皱纹和须发
接下来,父亲就嘟嘟囔囔着那句话
“土地是不会苍老的,土地是不会苍老的……”

土地是不会苍老的
父亲,渐渐地苍老了
握惯犁杖的手,只能握紧那根拐杖了
拐杖一声声敲打,通向田野的路很漫长……    
面对充满生机的土地,父亲责叹人生的短暂
但父亲说:他并不惧怕死去
死,便融入土地,那博大永恒的壮丽……


身体里的骨头、肠胃、血液……再呼唤
思想里的命运、爱情、生活……再呼唤
再高的围墙也囚不住,日子上的那团火,烤验着
水在障碍的近处,诱惑着

我回忆起田里劳作的父亲
欲望的身子一蹲再蹲的样子
直到绿色成为一座监狱
父亲在土下的四方木里没了欲往
而他镜框里渴望的眼神
时常被我禁不住的泪水滴湿。


在乡下,女人是没有名字的
女人有名字也没有人喊
默默成男姓后面的“氏”
女人是男人的影子
听娘说,贤良是中国女人的美德
棉乡的女人总是棉一样柔美丝一样细腻

女人的命,纸一样薄丝一样轻
娘的命苦脾气硬,每天把太阳摇落把月亮摇醒
有时整夜的星星,眨巴着眼睛,看娘扯丝抽缕的身影
娘把一朵朵温柔抽成丝,织成纸状的一匹匹布
八个孩子依着娘用布匹铺就的路奔向了八个方向
在八座大城市里写着辉煌的前程

后来娘走了,命薄的娘安息在厚重的土地下
命轻的娘坟前站着又高又重的大石碑
那坟头成了娘一生的纸最后书写的句号
我让石匠在那石碑上特意刻上“张桂枝之墓”
让娘的名字,在大地绿色文字的纸面上
站成永远的坚强,竖成与命运抗争的惊叹……

娘(棉)花情愫

我对娘花
充满特殊的情感
也许是因为 
我和娘花在同一片土地上生长
也许是因为 
我娘花一生的娘亲
也许是因为 
娘花曾是我穿衣吃饭读书
所有日子的后盾

在娘亲那片责任里
我们也是一株株娘花呀
娘亲娴熟的双手
如时钟的指针
相依相偎的棉棵们
就这样不断  成为娘亲手中
一分一秒的忙碌和温馨

我们娘花一样
在娘亲的期盼里
舒展枝叶,伸直腰身
我们健康的体内 ,贮存着
父亲的血素 ,更多的是
娘亲汗水的浸润

娘亲从枝蔓上摘下我们
慎重的递给社会
然后若有所思
眼神里透着期盼和担心

我们娘花一样的人生
从一身洁白起步
进入生活的多彩缤纷
用千丝万缕的奉献
报答娘亲

永远的记忆
 
 终日劳累的父亲
酒是一生的解药
弥留之际
父亲最后的愿望
是再喝一口酒
化作一家人泪水涌流
  
爱唠叨爱操心的母亲
从穷日子里一路走过来
弥留之际
没说完放不下的话
母亲的双目,至今仍看着我们
在世间行走的影子
穿越艰难困苦的岁月

父母离我们而去
弥留之际
那最后的一幕
成为我们永恒的记忆

     卢恩俊,笔名卢俊。德州人,现居南京。中国作家协会山东分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长江文艺、北方文学、山东文学、时代文学、朔方、青年文学、星星、绿风、诗歌月刊、中国诗人、散文诗世界、散文诗等全国数十家文学刊物和报纸副刊。数篇作品入集或获奖。著有诗集《无影之水》《写在大地上的飞翔》等。合编抗震救灾诗集《震歌》1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