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卢恩俊字象诗
卢恩俊字象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343
  • 关注人气:6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父爱如山”海内外华语诗人作品精选(三)

(2016-06-23 13:05:06)
标签:

转载

分类: 卢恩俊诗歌原创及发表

★马超:与父亲对峙

 

与父亲总是有着不同的立场

像极了一盘针锋相对的象棋

父亲每次都给我留足了余地

我却从未有过翻盘的机会

或许输,这是对父亲天生的敬畏

 

在父亲面前,冲动叛逆的行为

像极了一团四处融汇的乌云

浓厚繁密

压在父亲的头顶,但

从未压垮他盛气凌人的表率

我那硬邦邦的言语,倔强无味

强成一头脱缰后,八匹马

都拉不回的驴

 

父亲对我,没有过拳打脚踢

有时,一场唇枪舌战过后

我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

羞愧难当、沉默无语

父亲又像一只让我畏惧的猫咪

我则是一只慌乱逃避的老鼠

有时,在几天的冷战里

躲在一个属于自己的鼠洞里

思过面壁

 

 

★杨年辉:父亲,我们都是你的债主

 

大哥说,我们都是债主

父亲是来还债的

是啊,他知道上辈子欠我们

这一世是来服役还债的

 

背上一个,手拉一个

嘴喊一个,追着一个

九个债主,让他

在时光中走得踉踉跄跄

 

人死债不消,他将另一个欠债账

他的妻,我们的母

也背负起来。他的债是那么重

他只能用白发作拐杖了

 

他的债是那么重,以致

我无法一一列举他曾还过的,和

未曾偿付的

我想赦免了他的债务吧

我的儿子又站出来,我欠他的

而父亲又欠我的。所以他要

继续还。还有兄弟们的儿女

所以他要,继续还

 

像爷爷那样。那一年在火葬场

你们都匍匐在地时。我在后面看到

爷爷张大着嘴,似乎在问

我的债完了没

 

 

★卢恩俊:父亲与土地

 

摸惯犁杖的手

再也扶不起犁杖

父亲依然习惯的

蹒跚着步入田间

甚至在冬日,拐杖敲打着冰封的路面……  

 

父亲对我说,他望着土地

那深深的犁沟 以及皑皑的白雪

会想到自己的皱纹和须发

接下来,父亲就嘟嘟囔囔着那句话

“土地是不会苍老的,

土地是不会苍老的……”

 

土地是不会苍老的

冬去春来,土地又复活成

英姿勃发的青春了

春生夏长,土地又活跃起

七彩缤纷的风姿了

 

土地是不会苍老的

父亲,渐渐地苍老了

握惯犁杖的手

只能握紧那根拐杖了

拐杖一声声敲打

通向田野的路很漫长……   

 

面对充满生机的土地

父亲责叹人生的短暂

但父亲说:

他并不惧怕死去

死,便融入土地

那博大永恒的壮丽……

 

 

★曾国根:父爱七绝藏头诗

          

父身衰病似垂柳,爱子犹耿比劲松。

如续来生两代缘,山穷水尽有相逢。

 

 

★冠礼:父亲

 

还是孩子的时候,

父亲常把我高高举过肩头。

那时我只会咯咯地笑,

不知道什么叫忧愁。

 

渐渐长大了以后,

父亲默默地把我放在心里头。

不管走到天涯和海角,

都会听到父亲的叮咛和问候。

 

我儿子降生了之后,

父亲又把他的孙子紧紧抱在心窝口。

孙子憋红了小脸哇哇地哭,

父亲的泪水啊,大把大把地流。

 

我儿子娶了媳妇之后,

父亲啊,早已雪染了白头。

父亲还没看见他的曾孙,

却静静躺在了坟里头。

 

我在这一头,父亲在那一头。

生与死就在这叉路口。

父亲一辈子只喜欢海棠花,

父子相逢,就在那春暖花开的时候。

 

 

★程广柱:诉衷情•父亲狩猎好多年

 

村头远眺二郎山,

溪水泛波澜。

戎装狩猎冬夏,

相去好多年。

 

观日暮,

落霞天,

似夕颜。

旧时明月,

醉挂窗帘,

子夜无眠。

 

 

★月牙儿父亲,你去哪里了?

 

一个白雪飘飞的夜晚

一个风声凄厉的夜晚

你对我说,要到很远的地方

父亲,我未知可否地点头

 

一直盼着你叩门的声音

一直盼着你的大手里攒着惊喜

七彩糖还是布娃娃?接着欢呼。跳跃。

把我举过头顶,笑声落在你的黑发上

我不知道,你在与世隔绝的路上行走

不知道,远方有穷山恶水,有黄泉

 

我的父亲,你去哪里了?

一闭上眼睛,越来越多的的黑

先剪影,后吞噬。手中的饭碗碎了

没有剩下一颗米粒。几次走进死胡同

姐姐的野菜篮,让我有了容身之地

直到有人数我的白发。我才明白

父亲一直躺在我的文字里。他在来世

在骨肉相连处,只微笑。不说回家

 

 

★潘德宝:父亲节偶忆  

 

父亲是一座碑 沉甸甸压在心头

离去的日子很远 飘过的云有泪闪

慈祥是躲不开的笑 梦中时常探望

 

小窗竹影疏 静夜月凉

香椿依旧 又是几度乡愁

 

父亲是一种爱 抵御夏热冬寒

老去的岁月斑驳 风吹过思念片片

淳朴是抹不去的慈祥 记忆少年

 

青石流水 毛巾遮面

小脚丫溅起 童声串串

 

父亲是一种辛酸 生活磨难弯了肩

多少困苦不言 默默承担

志气是传统酿成的淳朴 矗立如山

 

铁壶煮茶 汗流炎日

瓷缸饮甘甜 冰糕二分

 

父亲是一种成熟 从仰视到敬仰

唠叨叮咛绵绵不断 铸成信念

坚韧是中国式志气 豪迈云天

 

寸草悠悠见我心 难报生命恩

回首坎坷路 更觉亲人亲

 

 

★杭建新:父亲的心事

 

父亲在我们和母亲回家的时候

早已做好了饭

一双颤抖的手

端着一碗挂面,其实汤溢出来了

 

一碟腌黄瓜

还有沾满白砂糖的粽子

那瓶端午就拧开的茅台酒

似乎是最美的生活

 

当时光学会了对饮

遗忘的童年,愈加显得苍白无力

凝视让人一下子失去自我

一支烟的功夫,酒香吞没了三言两语

 

父亲的故事,藏在心里

每一个细节都在延伸

如果说星星是我的梦语

那些笔墨下的宫女、山虎、凉亭都哪去了

 

光影里的文字在清唱着

月光下的沉思者

抚摸着弯曲的脊梁和厚重感

父亲一生的记忆,为我埋下了伏笔

 

 

★曾纪勇:父亲再练正步

 

耄耋之年的父亲

突然走路摇晃像醉酒

脑梗塞闯来

成为一路绊脚石

 

练正步

再次成为必需

迈步

在庭院

伴有麻雀啁啾声

踏着朝露

披着霞光

 

酒香淡远不再尝

茶茗飘溢不再品

惦念鱼塘菜地

 

坐在庭院门口

面向大片的鱼塘菜地

听音乐赏戏

看书读报

凝视沉思

 

在庭院淋花浇树

看着青绿

闻着芳香

欣然

步子渐实渐稳

 

 

★张建刚:怀念父亲

 

怀念父亲

怀念父亲手中的那根鞭子

收获时能把秋天抽痛

 

怀念父亲

怀念父亲那辆马车

总是第一个把村庄辗醒

他走了

村庄再也听不到

父亲那急急的车轱辘声

 

怀念父亲

怀念父亲蹚热的那条小路

路旁的大碗碗花

在父亲走后的那个春天

开得最红

 

 

★龙小龙:坐在父亲对面

 

坐在我对面的父亲一直伟岸如山

而今天  却明显地

比我矮小

 

不去诅咒时间  下沉的负荷

把父亲压弯  压进泥土  用弓形的脊背

烘托出我的海拔高度

 

坐在父亲的对面

蛐蛐在啜泣  天空在沉默

我用燃烧为他朗读一封还没写完的家书

 

 

 

★沈明灯:父亲与树

 

父亲的山岗,长了很多树

有载种多年的椆、香樟、国外松

也有野生的泡桐、酸枣、苦楝

每到春天,父亲都要为它们修枝剪叶

在他眼里,每一棵树都是宝

即使被删减的细枝末节

或是不错的烧柴,或能焐上好的木炭

 

只要经父亲打理过的树

见风就长,又高又直

十里八乡的树贩子,有事没事

总是围着父亲打转转,哪怕

在乡里人眼里不怎么值钱的泡桐

都会开出个好价钱,但没人能

和平日好说话的父亲谈得拢

 

直到我上高中,父亲才下定决心

卖出了第一棵树,接下来

就越卖越多,也越卖越便宜

每一棵树被挖走后,原地必然留下

一个坑,醒目成房前屋后的伤口

这可就轮到父亲,经常围着一个个坑

打起了转转,转到我大学毕业那一年

父亲终于用新的树苗,把所有坑填满

 

其实,我也是父亲山岗上的一棵树

从小到大,记不清经过了多少次修剪

远走他乡的日子,我也尝试着像父亲

那样修剪自己,但只因坚持

把朝阳的一面留给故乡

始终没法长成,他们想要的样子

至今也没有把自己卖出去——

这居然让父亲和我,都感到很庆幸

 

 

★赵康:父爱,在我的世界

 

我早已长大成人

长大到不惑之年

耄耋的父亲依旧不放心

我的世界

打一个哈欠

父亲会说

“阿四,晚上早睡点。

书看多了伤眼睛”

周末妻没跟我一起回家

父亲会问

“孩子的妈妈呢?”

我的千万种回答

他都是疑惑的眼神

担心我们夫妻吵架

偶尔

我会向父亲谈起工作的烦恼

他就说

“能不担的责任就放弃吧。”

这话同小时候他对我的教导相悖

我的疏忽

把银行的信用卡结算通知

夹在了报纸里

父亲着急的问我

“钱不够用吗?”

我已经长大

成了大人,到了不惑

耄耋的父亲依旧不放心

我的世界

 

 

★枫叶一样的红:父亲的背

 

秋天的雨

紧跟着刚退烧的体温

就下在了匆匆的路上

没有推让,不懂承让

父亲的背在嘀嗒的漏声中

成了一幅水泼的画

倾斜的伞为之落款

鲜艳的书包是最亮的印章

 

 

★前方:父亲的天空

 

父亲拥有一片天空

一片高远的艳阳天

那是父母子女及其组合的家

父亲是妈妈灿烂的太阳

父亲是我们温馨的月亮

家就是父亲撑起的蓝天

                    

天空如此深邃辽阔

小时侯,父亲将我高高举过头顶

我高兴地伸手向天

幻想触摸神秘的蔚蓝

上学后,我调皮骑驾父亲的臂肩

梦想抵达变幻的云端

                  

天有风雨也有晴朗

天有寒冷也有温暖

生活有多艰多难

天空便有多阴多暗

生活有多美多好

天空便有多高多远

                                  

父亲是家中长人里的长人

俗话说,天塌下来有长子顶担

家庭有父亲的支撑

父亲的天空有父亲擎起的天

我们甘当温室里的幼苗

我们乐做廊檐下的雏燕

                           

再后来,我长高长大成家立业了

而父亲的腰背却被生活的天压垮累弯

父亲便将这片天托付给我

我毅然接过父亲的承担

山一般树一般伞一般

顶天立地将家的天举过双肩

 

 

★陈兴宇:父亲

 

入世艰难千事恼,为人谨慎性和谦。

白天种地风云过,黑夜分蚕皱褶添。

两手无闲修业累,一生忙碌治家严。

春来冬去慈祥影,常忆窗前教导甜。

 

 

★朱云忠:长满了茧的手

 

父亲的手长满了茧

每条粗糙的茧

却是那么精细

 

父亲用它持镰刀收割稻谷

抱起一包包水泥往肩上扛

将硬扣下来的生活费给我买书

 

看父亲长满了茧的手

再看我光滑的手

一条条茧已在我心中生根发芽

我用泪水浇灌它成长

 

 

★兰秉强:木匠父亲

 

黑汁墨斗弹了直线

木匠父亲就立下规矩

板斧朝着直柳砍,卯榫讲究合缝

一行江湖有一行说法,堂上大梁

女人是不能跨过去的

 

温州师傅传授的手艺

以画见长,这些年

父亲的日子过成了旧家具

潮流描在明面,传统却刻在骨子里

角尺量出人生,从来学不会转弯

 

木匠的故事没有洗白

行业已经和父亲一样老去

细木工刨传到我手上,作了书柜摆设

但是刨榛顶着刨铁,几十年没有松懈

 

 

★千里江南:父亲和麦子

 

父亲的生命

源于一粒麦子

他反反复复地走

最终没能走出麦田

父亲就住在山后

那里有满山的桃树

我躺在桃花里

父亲的大手遮着阳光

 

父亲在寒冷的冬夜

习惯了北方的秋凉

他喜欢在田间散步

午后的艳阳

点燃了父亲的烟斗

 

我的父辈们

一直未曾直起腰

麦子拔节的声音

把他们催得很紧

父亲站在山后

守望着村外半山花开

他温热一壶老酒

忘了年轮刻下的伤

忘了岁月也忘了从前

 

 

★郭峰岭:思念父亲

 

昨天的太阳坠落大地

阳光消失沉默

二十多年再也找不到您的身影

听不到您的声音

回想遥远的记忆

泪流满面,后悔不已

 

我们父女一场

聚少离多

我曾经

恨您,怨您,嫌弃您

在我最想您,最需要您的时候

您不在身边

 

成家后的我

早已理解您

您一生经历磨难坎坷

壮志未酬

贫穷的岁月磨练了您坚强的毅力

还有您豁达的心胸影响了我

 

记得您说

生命是一场不断探索

不怕犯错

无论多大的困难沟壑都能翻越而过

苟且偷生,不是您想要的

天道酬勤是您一生的行为准则

 

女儿曾经年少无知又叛逆狂妄

无数次顶撞伤害您,不听您说

您却无私的包容我

还笑眯眯地说“看把你惯的”

泉下有知

父亲,女儿请求您原谅我

 

 

★唐常春:父亲

 

父亲,想为您写首诗

写我出生那天起,很少见到您的身影

饭没吃完,学校一个电话就走了

写上小学的那天,您对我说

你要争取成为少先队员

 

您从不责骂子女

我不小心把节省下来的学费丢了

您并没说什么

向同事借钱交了我的学费

看着您白发一天天增多

女儿想

陪您走遍天涯海角

却终未能成行

 

父亲

如今您在天堂

您在那边过得好吗

好想为您做最喜欢的饭菜

敬上一杯酒

好想在你肩膀上靠一靠

好想……

 

 

★剑峰:关于父亲

 

端坐于田野中央, 父亲

你用阳光般慈爱的手指

静静地倾听

来自庄稼内心的独白

感受一种美好的物质

怎样诞生于你的指尖

 

这时候, 父亲

你的心情是黄橙橙的

你是一片金黄的稻谷中

最饱满的一穗

 

为了这辉煌的一刻

父亲呵! 你激动得热泪盈眶

从种到收, 你常伫立田头

守望庄稼, 任凭岁月

风风雨雨的鞭打, 父亲

你从没有过一声呻吟

也没有皱过一下眉头

 

这些, 城里人无法理解

也无法理解镰刀和木犁

是父亲的左右手, 艰难岁月

是它们点燃了父亲眼中希望

是它们, 支撑了农业的一角

 

而我作为父亲你的儿子

却清醒地知道

从灾年熬过来的父亲

比我们更懂得珍惜粮食

亲近土地, 尽管

土地和粮食曾辜负过父亲

但父亲从没有辜负过

土地和粮食

 

 

★忘忧草:父亲   你好吗

 

一肧黄土

掩埋了离愁

 

青草开始疯长

透过斜斜的阳光

父亲仿若就在身边

在病痛折磨的日子里

依然谈笑风生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

依然淡定

 

父亲  您累了啊

让风吹散尘埃

托起您受累的步伐

让白云柔软的腰肢

背着您逛逛青山绿水

看看您平时舍不得看的风景

 

多少忧愁的日子里

您总是默默的承担

多少风雨兼程您总是送我们去学校

为了我们 您付出了太多了

病毒始终无法放过您

终究是不顾我们的痛

强行带走了您

 

泪雨打开了天窗

浇透了夜

我无法拧干内心的纠结

 

但愿天堂春暖花开

  安好

 

 

★卉儿:父亲的生日

 

今天是父亲的生日

天气晴好,我谨遵

老教师、老党员的旨意

认真上课,阅作业

在宿舍和教室之间

追逐光阴

 

干完一天的公事

我想,我必须回家

这不算有违父命

不能随便缺课

也不能缺席

生命里重要的日子

 

夕阳如雨

细碎的金子洒了一地

满山的狗艳艳花

兀自燃烧,追撵

匆匆的脚步

 

赶在日落前进家门

母亲的嗔怪温暖甜蜜

父亲说,盘子里

留着我爱吃的鸡脖子

 

没有生日蛋糕

勤俭的父亲不习惯时髦

一碗手擀长寿面

父亲吃得如此香甜

 

父亲频频接着电话

儿孙的祝福来自天涯

八十三岁,童颜鹤发

今夜,父亲的脸

笑成一朵菊花

 

 

★谢建英:父爱

 

父亲坐在火炉旁

风烛残年的脸上

露出饱经沧桑的皱纹

被岁月打磨的双手

被生活风干的背影

还有花白的头发

看看自己的孩子

恩绪泉涌

 

父爱如雨

滋润了游子的心

父爱如风

吹落了儿的忧伤

父爱如花

点缀了家的幸福吉祥

父爱如叶

点缀出丰富多彩的人生

 

道一声祝福

父亲啊

保重

尽管你的表情

混浊迟钝

曾经有过的感动

依然在儿心中萦绕

辉映在儿的记忆里

那么清晰

 

 

★追梦人:父爱如山

 

一位普通的父亲

虽没有荡气回肠的诗篇

却以他独特的爱

在默默无私的奉献

 

记得小时候过年

因孩子多家境贫寒

您用勤劳智慧的双手

拿起细针引线

找来粗麻花布裁剪缝连

为儿女营造快乐幸福的乐园

 

上学路上

无论酷暑严寒

您都用伟岸的身躯

为我们挡雨擎天

厚实的臂膀

撑起温馨避风的港湾

博大的襟怀

包容我曾经的忤逆背叛

 

如今我们都已长大

您本该颐养天年

无奈恶魔突至

剥夺您享受儿女在膝下承欢

被被病痛折磨的您

最终撒手人寰

 

一座山虽倒下从此长眠

失重的天空 爱并没有走远

他已经渗入我的血脉

化作思念永世缠绵

 

 

★王桂才:老父亲生日

 

祝语深深亲友聚,贺桃美酒敬苍天。

老逢耄耋心情好,父越端阳瑞气连。

生命红花还艳放,日中翠柏更昂然。

快人合道皆如意,乐在家乡度晚年。

 

 

★齐鲁愚人:父亲的白发

 

很早的记忆里

父亲就是一头白发

 

父亲走过戈壁

那荒僻的大漠风沙

怎能不使黑发褪色

 

父亲走过雪野

那皑皑的刺目白雪

如何能不侵袭黑色

 

早早放下筷子

将饭碗推给儿女

辘辘饥肠

如何供上黑色的滋养

 

廉价的香烟一支接一支

低下头来  默默盘算

拨动心里一颗一颗珠子

 

我知道

那些算珠的名字

一颗叫今天的衣食

一颗叫明天的希冀

 

听见伤痛中儿子的呼唤

你千里之外赶来

披一身暗夜的清露

白发上落满秋霜

 

直到今天

看见东方露出的鱼肚白

我认识

那是父亲如雪的白发

 

 

★冷月:父亲

 

印象中的父亲一脸的慈祥

见人总是面带微笑

从不多说一句话,少言寡语

 

小时候

每次父亲回家

身后的邮包里都满载着我的欲望

当我满足的拍拍凸起的肚皮时

父亲安然一笑

 

坐在父亲的邮包里

我饱览了乡村的花草幽香

领略了田野的金色麦浪

 

我的心也渐渐大了

大的看到了父亲两鬓的斑白

父亲的世界变得小了

小的只有我们的快乐

 

父亲老了

身后的邮包再也装不下我们

却让自己住进了轮椅

 

子女们推着他去田野散心

父亲的心又敞亮了

满眼都是开心

快乐地甩开了双腿

 

父亲就像广阔的苍穹

我们是展翅的雄鹰

幸福甜蜜地生活在蓝天之下

 

 

★高彪彪:父亲的菜园

 

家门口的菜园

是父亲的自留地

每年秋天长满不同的叶子

全家都能吃到鲜美的蔬菜

 

土生土长的菜园

像父亲的性格一样实在

充满生机

各种各样的菜叶

有如我的情感

丰富多彩

 

夏天的清晨和傍晚

父亲给菜园浇水,盖粪

暴晒的中午,我戴墨镜

观看菜叶慢慢长大

 

父亲的手里沾满泥土

父亲的额头流着汗水

西红柿、黄瓜、豆角

胡萝卜、香菜、韭菜

各种菜叶慢慢长大

 

我是父亲看着长大的

菜叶是我看着长大的

我可以忽视父亲的辛勤劳动

绝不能忘记父亲对我的疼爱

良苦用心

 

菜叶还没有成熟

孩子们就要摘去玩弄

我感觉到品质的重要性

我意识到教育的意义

 

无知是可怕的

不认识蔬菜是食物

不知利害

不懂菜叶成熟后能吃

 

可爱的孩子们

珍惜眼前的幸福生活

你们像菜园一样有希望

你们像幼苗一样单纯

 

家门口的菜园

养育了不可忽视的生命

菜叶还没有成熟

长大了

需要栽培

菜叶永远不成熟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