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Omicron
Omicro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JOJO,我不做带粉了!

(2019-11-12 19:59:46)
  今天,我决定和“带粉”们撇清关系。
  2015年的斗鱼的某个角落,抽象工作室成立了,我想,当时的看者,甚至包括工作室成员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们的说话方式与风格会如同病毒一样在网络上大肆传播,甚至直到四年后仍有旺盛的生命力。前工作室成员孙笑川向黑粉发飙的一段直播视频更是被人尊为“抽象圣经”——里面的每句话都成了梗。当一种亚文化中有了足够多的梗,就形成了其特有的话语体系。而又正如同语言能熔铸出一个民族,这种“抽象话”又反过来赋予了这群人一个identification,叫“带粉”。
  我接触到这种亚文化是在贴吧、B站等一些地方。久而久之,耳濡目染,便也渐渐学会了带粉们口中的梗,也加入了他们的潮流。当时的想法是能通过这样叛逆的,前卫的,有攻击性的话语体系过滤无趣的人,与有趣的人聚集在一起。不仅如此,由于带粉数量的庞大,以及以乐子为导向的特性,他们是前沿的“乐子发掘者”,互联网上有趣的事物和文化,多由他们发明或发现。天天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我自然是抵不过这种诱惑。
 然而,分析前面提过的这种文化的肇始,不难“八岁看到老”:这种文化的主题是低俗,是发泄;这样的群体是为了找乐子不顾后果的群体。他们为什么要在网上找乐子呢?很显然,事事顺心,不缺少物质和社会资源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已经可以获得充足而真实的快乐,而毋需在网络世界中寻觅虚假的乐子。他们有诸多不满,现实中也无从发泄,便在虚拟世界中攻击在现实世界中令他们不满的人、事、物,实质上就是网络暴力而已。他们攻击“果子狸”等极端女权主义者,却把“女拳”的帽子不分青红皂白扣在所有女权主义者的头上,即使是正当地指出因性别造成的不公,也会遭遇阴阳怪气的嘲讽;他们攻击“杨道”等优越感极强的北京本地人,却把“太监”的标签统统贴在所有北京住民身上,乃至提到“北京人”三个字,都要用夸张的儿化音戏谑一番……他们不去想如何解决社会问题,却只会使用他们的话语体系把眼前不满的一切都攻击一遍,把打击面扩大到不可理喻。于社会没有任何建设性,却单有破坏性罢了!
  对现实世界能造成这些危害,对互联网的危害也是可以想见的。带粉依仗庞大的基数,挤压着其他亚文化圈子的生存空间,甚至异化他们。在“打字带空格”这一源自“inm圈”的格式被带粉们吸收并大势所趋后,原本圈地自萌的inm圈也逐渐具备了可观的攻击性,并且正与抽象圈形成越来越大的交集。不过,这些与前面提及的迫害式攻击比起来,已经不值一提了。
  从带粉这一小窗一瞥,我们可以看到,由于资源的分布不均而造成的恶劣的社会生态是如何腐蚀了人们的心智,腐蚀了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中人与人的关系。随着经济形势的不断下滑,基尼指数的持续攀升,我们的社会恐怕不得不做出深刻而彻底的改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