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短诗百家
短诗百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794
  • 关注人气:7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2014-04-16 15:14:18)
标签:

文化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外四

 

 

《最后的田园》

睡在我的掌心,那些风,那些送来风的日子
青春里唱歌的绿色
在我说到最后的时候,流淌出冰冷而
可怕的羞怯

多么可怕。它来过,在长发及腰之际
生于我一生中最美的花期
说爱,说不爱,说梦,说醒了,说
不尽生长与消亡的始末

最后的田园睡在这首诗中,好象
一滴清水回落了当年的江河
涟漪深陷于漩涡


——好象万物都还在

而我已不是他的
        

 

《不能承受之轻》

别说话。别让眼神滑出落花
别问我此时故乡的人在哪
别让你口中的风
把我吹散

别遇上我无声的河水
别拾捡低吟之声
别在路口总结我的今世,别告诉我
山遥迢

此事轻轻


《飞翔的那些事物》

由来已久。飞翔的那些事物死在春水怀中
隔岸的人影压深了阵年的草芽
谁啊,谁还在船头搭手
眼望倒影,与自我咫尺天涯

尘封已久。飞翔的那些事物泛起了霜花
季节不必命名,事物不必命名
与夕阳面壁的人没有足够的长袍
填装逝水的飘渺

飞翔的那些事物沾染着蒙太奇的特性
消失于任意的出发
飞翔的那些事物不会再次打开翅膀
从经年返回

把此时的忧伤带上

 

 

《观音山》1

 

何为净土。在观音山我信奉了你似笑非笑的眼神

何为醍醐,在观音山我礼敬了一阵穿林而过的清风

心愿可落地生根,可挫骨扬灰

恩仇化人,可入土,可贴于骨肉

一处仙宫岭,一波感恩湖,佛道融融,施守融融,宽严融融

只要途经,便证清明

 

我无需拈花,写泉,我只观于缓缓

甚至我可以席地而坐   

听听哪声人语替下了句点,标注了古今渔樵?

我无谓故土异乡,无谓生灭炎凉

我是“我”这个概念

 

次递

相与浮屠

 

 

《观音山》2

 

必要找一个无雨之日,不许天哭

退下千山万水

相信红衫白衫都是无用之姿

——你脚下的人,站着,也是匍匐

 

你端坐光天化日

我已孑然。我必孑然。大森林哗哗回响

“揭帝,揭帝,波罗揭帝,波罗僧揭帝,菩提萨婆诃”

合声轰隆,众生相拥

绵绵

众生百相是我的彼岸

 

难免我瘦如柳条,剔下了泡影繁华与那

一场场起于莲花殁于莲花的歌哭

不强于任意风土,只是一种简

冷的白,在你趾下黯摆身段

百次叩首,挥发了百次悲喜与虚无

 

我不说飘渺了,我接不到前世书

我的辽望跨越了六道

死生无断,牵连出空相,而天外,还有山

 

观音,你巍巍俯看

几条烟痕,升起禅音

——我在那,忍不住有,也忍不住无

 

霜扣儿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94448284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