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南雨小荷
河南雨小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631
  • 关注人气: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优秀奖,200元奖金加一箱饮料。

(2017-10-26 13:27:21)
标签:

杂谈

一个优秀奖,200元奖金加一箱饮料。一个优秀奖,200元奖金加一箱饮料。一个优秀奖,200元奖金加一箱饮料。一个优秀奖,200元奖金加一箱饮料。一个优秀奖,200元奖金加一箱饮料。

◆桃花劫(小说)

作者:雨飘清荷香(河南)

夜色像一张巨大的网笼罩在李家沟的周围,星星点点的灯光从一些农户的窗口溜出来,把夜撕裂出一道道若隐若现的伤口。

刘英若一尊雕塑坐在窗前凝望着窗外,思绪在飘渺地游荡。她的丈夫李勇坐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床上吃着饭,发出一些细碎的声音。

李勇一边吃饭一边不时地抬头望一下刘英,他发现刘英这大半年来与以往有点不一样了。以前的刘英不喜欢坐着发呆,可现在刘英经常坐着发呆。李勇猜不到她在想什么,也不敢问。在李勇的内心里,他觉得对不住刘英。每当他看着刘英发呆时,他的心就像扎了一把刀,剧烈地疼痛。他多想走到刘英身边,像从前一样把她拥进宽阔的胸膛,安慰她的落寞。可是,他挪不动身子,什么也做不了……
刘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并不知道身后李勇内心的挣扎。

“刘英,我吃好了。”李勇的一声招唤拉回了刘英的思绪,她连忙站起来倒了一杯水放在李勇身边的床头柜上说:“我去洗碗,你一会儿把水喝了。”

李勇心里涌起一阵愧疚感,他用低沉的声音说:“我知道了,你去吧。”

刘英没有说话,麻利地收拾好碗筷去了厨房。一会儿功夫,刘英已把锅碗洗刷完了,她刚去掉身上的围裙,衣裳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她掏出手机打开,便看到一条名叫虎哥的消息:桃花开了。她的嘴角掠过一丝笑意,随后删了消息。

刘英回到李勇床前说:“李勇,我去村东头翠竹家玩一会儿。”

李勇一边喝水一边笑着说:“去吧!出去散散心。”

刘英应了一声,伸手帮李勇掖了一下被边,转身出了门。

此时正是深秋,天已有凉意,但刘英的心里却似乎有一把火在燃烧。她并没有去村东头翠竹家,而是向村北的田野上走去。

刘英年轻时是一个美人,说媒的都快把门槛踢烂了。可刘英却不着急,她想挑一个称心如意的。

后来经别人介绍,刘英认识了刘勇。李勇没有了父亲,其母亲是一位乡村教师。没了父亲的李勇,相亲遇到了很大的难题。姑娘们总是看得上李勇的人看不上李勇的家。可刘英不嫌弃李勇的家,她决定与李勇交往。

刘英与李勇的交往自然受到了家人的阻拦,可刘英坚持与李勇在一起。父母见拗不过刘英,只好应充了他们交往。

刘英与李勇两人很快便坠入了爱河,李勇用善良与体贴赢得了刘英的爱。最终李勇抱得美人归,与刘英结为了夫妻。

两年后,刘英生下了儿子李刚,曰子虽然不富裕,却也过的幸福美满。

后来,李勇经亲戚指点,买了一辆货车,在县城跑运输。他不怕吃苦受累,只想多挣点钱,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

李勇的母亲因为要教书,没有时间照顾李刚,刘英就在家里带儿子。李勇就往返在县城与家之间,毫不怨言。

岁月流转,时光飞逝,转眼李刚已经十四岁了。而李勇也已经把小货车换成了大货车,并且把家里的平房扒了,盖好了一栋漂亮的楼房。

夫妻恩爱,财源广进,这样的好曰子,让村里人眼红。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相依,就在李刚十六岁那年,李勇在一天夜里跑车时出了车祸。当刘英得知消息时,吓得几乎晕倒在地。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李勇还在医院里,需要她的支持与照顾。

李勇经过医生抢救,总算是把命保住了,可是他的一条腿却没保住,另一条腿也是不能用力。李勇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拒绝吃饭。刘英忍着内心的伤痛,劝说李勇要坚强,就算为了母亲与儿子也要好好吃饭,坚强地活下去。

刘英也不是铁打的,她伤心地躲到无人处,哭的昏天地暗。可她知道,李勇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行动自如了。

李勇不能挣钱了,也不能干农活了。家里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刘英的肩上,还好李母已退休,能在家帮刘英一把。

看着昔日能干的李勇如今落得残疾,刘英和李母背地里哭了一场又一场,儿子李刚也是心如刀割。

李勇的母亲也因伤心过度病了一场,身体大不如前。

刘刚又上了两年学后,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就坚决辍了学,出外打工去了。

刘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家里地里全靠刘英一个人忙活着,她感觉到很累很累,可为了这个家她只能咬牙挺住。

李勇残疾后,农忙的季节,能用机械完成的活,刘英尽量用机械收割。可总是有些活是不能用机械,要亲手去干。比如给玉米订株距,活小却磨人。别人家干活的人多,三下五去二就忙完了。而刘英总是在别人忙完后还在玉米地里忙,要强的她也不愿意求亲戚帮忙,就一个人慢慢干。

去年给玉米苗订株距时,又是刘英落到最后。她一个人在玉米地里忙活着,太阳火辣辣地灸烤着大地,让刘英又渴又累。她直起腰来想喝口水,这才发现忘记带水了。她抬头四处打量了一下,辽阔的田野上一个人都没有,刘英站在玉米苗间感到格外的孤独。

突然她感觉到一阵头晕,险些跌倒,她干脆坐在王米地里休息一下。但地温加上太阳的火热,让刘英更难受。

刘英抬起头看了看离她家地大概有二百米外的一片树林。那是李家沟李大柱家的桃林,有十多亩地,紧临着一条河。刘英知道桃林里有一口井,她曾跟翠竹一起去那洗过脸,喝过水。想到这里,刘英支撑着站了起来,她想去那洗洗脸,喝点水,否则她都快支撑不下去了。

刘英迈开步子走了几步,又停住了。她想到桃林的主人李大柱就住在桃林里两间旧屋里,而且李大柱很多年前死了老婆,旧屋里只有李大柱一个人住。

李大柱有五十岁左右,老婆死后,儿媳不待见他,就把他赶到桃林里住了。

刘英觉得一个人去桃林有点不妥,于是她想回家。可头晕的感觉又袭卷而来,并且想呕吐。水,她想喝水。她又看了看桃林,犹豫了一下还是往桃林走去。

一段短短的路程,刘英走了很久才到桃林。那口井就在旧屋的旁边,刘英艰难地往井边走去。就在这时,李大柱大概是听到脚步声了,从屋里走了出来,当他看见刘英时先是一愣,接着连忙笑着说:“刘英,你咋了,看起来脸色很差。”

“大柱哥,我也不知咋了,头晕的历害,我想弄点水洗洗脸,再喝点水。”刘英在井边的一棵桃树下坐了下来。

“好,我给你打水。”李大柱说着就去打水。

一会儿功夫,李大柱就打来了洗脸水。刘英连忙用凉水洗了洗脸,靠在桃树上休息。

李大柱拿着一瓶矿泉水拧松瓶口递给刘英。刘英看了一眼说:“我喝井水就行。”

“那咋成?现在谁还喝生井水,不好。喝这矿泉水吧,不值啥钱。”李大柱皱着眉说。

刘英不好再推脱,就接过了矿泉水。她打开瓶盖猛喝了一口。李大柱忙说:“热身子不能大口喝凉水,得小口喝。”

刘英勉强笑了笑说:“看不出你还挺细心的。”
李大柱被夸得不好意思,嘿嘿笑了几声。

刘英喝了大半瓶水,又休息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她寻思自己是又热又渴又累所致,所以她决定不干活了,她要回家。于是她谢过李大柱就往桃林外走去。

李大柱望着刘英远去的背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心想,多可怜的女人,男人瘫痪了,天像塌了一样。哎!和自己一样命苦!

下午,刘英没去田里,她想休息休息。

桃林边上,李大柱望了望没见着刘英的影子,他寻思刘英不知道咋样了?身体好些了吗?不知为啥,他有点同情刘英。他觉得一个女人失去了男人的依靠,很苦。而他失去了老婆,也很苦。特别是还摊上了不孝的儿子和儿媳。自从他被儿子与儿媳赶出家门住到桃林以后,他就感觉很孤独。陪着他的除了田野里的庄稼,就是桃林里的桃树。

第二天上午,刘英去田里时发现她没订苗的地方都已经订好了株距。这谁干的?刘英一头雾水,她抬头四处打量,看到李大柱站在桃林边上。

自此,刘英家田地里的活,总是有人偷偷帮忙干一部分。刘英心存感激的同时,又内心不安。

秋天来了,刘英用玉米收割机收了玉米,可玉米地里的被车碾压的玉米杆子需要收拾一下。

刘英一忙就又到中午,田地里干活的人都回家了。刘英想把那几堆玉米杆抱出田地再回去。当她又抱走了一大抱玉米杆回来时,李大柱拎着两瓶绿茶站在她家田里。刘英见此有点不好意思,李大柱倒满不在乎,他走到刘英跟前把水往刘英面前一递说:“喝口水吧!别再累晕了。”

刘英犹豫了一下接过水说:“谢谢大柱哥。你不用给我送水,我没事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李大柱嘿嘿地笑着说。

“中午了,我回家了。”刘英被李大柱看得有点不好意思,逃似地向田外走去。

下午,刘英吃过饭早早的就去了田地里。由于时间还早,干活的人都还没来。可刘英远远地就看见李大柱在她家田地里忙活,她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大柱哥,你……”刘英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李大柱停住干活的手,直起腰看着刘英说:“我,我看你一个人干活,太苦了,我就想帮帮你。”

“那,那我地里的活,以前也是你偷偷忙着干的?”刘英心慌地问。

“那都不算啥,都是小事。”李大柱笑着说。

“谢谢你!可是你不用帮忙。再说给别人看见也不好。”刘英心虚似地往村口看了看,那里还没有人出来。

“你不用怕,我都是趁地里没人时才帮忙的。”李大柱拍了拍手上的尘土。

“你快回去吧!村口那来人了。”刘英看到村口有人影晃动,连忙催促李大柱快走。

李大柱看了一眼村口,便往桃林走去。
刘英望着李大柱远去的背影,手心里冒出一层汗水。

这个大她十来岁的男人为什么要多事来帮她,她其不是欠了人家人情?钱债好还,人情债难还呀!

春天来了,村里很多人都去李大柱的桃林去看桃花。

翠竹来叫刘英去看桃花时,刘英称有事没去。
不知为啥,她开始害怕那片桃林。

那夜,刘英梦见一片桃林。醒来,她惊了一身冷汗。她打开床头灯看了看熟睡的丈夫,心里涌起一阵忧伤。

第二天,刘英想到地里有几片燕子麦,就拿了个袋子,拎着一个小铲子去了地里。远远地,刘英便看见桃林里的桃花开的灿烂,像一片美丽的花海,美的像一场梦。

刘英不敢多看,便进了自家的田地里开始挖燕子麦。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突然下起了细雨。田地里的人都慌忙回家了。刘英却不想回去,她在细雨中挖着燕子麦,想着心事,泪水和着雨水流进她的嘴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雨下大了,四周都是雨声。

刘英丢掉铲子抱着双肩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她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堵着,似乎要喘不过气来。她想哭,除了哭她不知道自己怎样才能疏通心里的堵塞。

忽然,雨停了。

刘英抬起泪眼,她看见李大柱一手撑着伞,一手拿着一件男上衣,用怜悯的目光望着她。

刘英慌乱地站起身,捡起铲子就往雨中冲去。可是,她被一双手拉住了。刘英回头,看到李大柱关切的眼睛。刘英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脱。

“雨下这么大,你咋回去?来,把衣服披上,上桃林避避雨吧!”李大柱一边给刘英披衣服一边说。

“我,我,我不能去……”刘英的心慌得历害。

“走吧!别程强了。”李大柱一手拥着刘英的肩膀说。

刘英望了望无人的田野,又望了望李大柱。她像被催眠了一样,凭凭李大柱带她往桃林走去。

走进桃林,刘英看到满地落红,那些桃瓣在泥水中颤抖,美丽而凄凉。

刘英突然觉得自己就是那风雨中的桃花,面对人生的风雨充满恐惧、迷茫。

李大柱把刘英带进旧屋,他找来吹风机让刘英把头发和衣服吹一下。

刘英把头发吹干后,就把李大柱给她披上的衣服拿掉,开始吹身上的衣服。

李大柱在屋内的一边看着刘英的每一个动作,心底的欲望开始涌动。自从他老婆走后,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一个女人了。

李大柱猛的站起来快步走到刘英身边一把抱住了刘英,刘英先是一愣,随后便挣扎起来。可是李大柱喘着粗气丝毫不松手,而是在刘英的脸上、唇上狂吻起来。刘英起初抵抗的手慢慢松了下来,她的心狂跳着与李大柱拥吻在一起……

刘英和李大柱相好后,两人就互相加了微信,并订了一个约会的暗号:桃花开了。

夜色凝重,刘英迎着秋风快走了几步,很快就到了桃林。

刘英进得旧屋,李大柱便迎了上来。就在两人拥吻在一起时,虚掩的房门被人猛得推开了。
刘英与李大柱惊慌的分开了相拥的手,并同时回头,便看见李大柱的儿子李志强和儿媳赵静怒目圆瞪的站在门口。

“你们,你们怎么来了?”李大柱有点慌乱。刘英则转过身,用手捂着脸,她此时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们怎么来了?你还好意思问?我们不来怎么知道你和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鬼混在一起。怪不得问你要钱,你总说没有。原来钱都给这个狐狸精了。”赵静走进屋里说。

“就是,爹。你是不是把钱都给这个女人了?”李志强走到赵静跟前站定说。

“钱,钱,你们就知道钱。我没给她钱,也没有钱。”李大柱看着不争气的儿子儿媳,此时光剩气愤了。

“爹,我起初听别人说你找了个相好的,我还不相信。我和赵静守了几个晚上,终于逮到你们了。”李志强看了一眼刘英说。

“你们想怎么样?”李大柱瞪着眼睛问。

“把你的钱都拿出来。”儿媳赵静冷笑着说。

“我没有钱。”李大柱生气地说。

“不拿钱是吧!那就别怪我们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你们的丑事,让你们丢人,让刘英在村里抬不起头。”赵静恶狠狠地说。

“桃子还没结,没卖钱。我是的真没有钱,”李大柱着急地说。

“求求你们,不要说出去。”刘英转身跪在赵静跟前。

“哈哈,知道怕了?不过,没钱就算了。我们不说,也有人会说,不然我们咋会知道?就看你们咋丢人吧!刘勇家的人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赵静看公爹真拿不出钱就哈哈大笑着说。
“你,你们还把我当爹吗?”李大柱气得直跺脚。

“你也配应爹,你也好意思说。你不觉得你干这丑事也够丢我们的人了。”赵静用牛指着李大柱说。

“你们,你们给我滚!”李大柱气愤地说。

李志强见李大柱气得浑身发抖,就拉了拉赵静,赵静瞪了一眼刘英拉着李志强得意洋洋地走了。

刘英吓得瘫软在地上。她的泪水像决堤的洪水倾泻而下。

她不知道将来该怎样收场,该怎样面对婆婆与李勇。对,还有儿子李刚,还好儿子在外地打工。

那夜,刘英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家里,就躲在厨房中掉泪,她开始后悔与李大柱相好。她以为她与李大柱的事,她只要小心翼翼就不会露馅。可她忘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不为。”她害怕刘勇和婆婆知道,更怕的是让儿子知道。儿子可是她的命根子呀!可是事出来了,怕是捂都捂不住了。

几天后,刘英再出门时,发现有人开始在她身后指指点点,她不敢与人打招呼,逃似的奔到无人的田野上痛哭了一场。她想到了死,可她又怕她死后,没人照顾李勇与儿子。

刘英回到家时,发现婆婆坐在刘勇身边,两人的眼睛都有点红。刘英料想婆婆和刘勇可能已经知道了她的丑事,她“扑通”一声跪在婆婆跟前:“娘,我……”

“刘英,你和李大柱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全村人也都知道了。你说,你咋走这路?你知道人家背后说的有多难听?哎!娘和勇儿也知道你这十来年受委屈了,这都怪勇儿命不好,出了车祸成了残疾,让你吃苦受累了……”婆婆边说边流泪,同是女人的她也知道媳妇不容易。

“娘,我错了,不该呀!不该呀!”刘英哭成了泪人,心里悔恨极了。

“刘英,咱儿子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该娶媳妇了,可就因为我这不争气的腿,直今没人给咱儿子说媒。如今,你又出了这事,咱儿子的媒恐怕……”李勇一边落泪一边用手捶自己的腿。

刘英见此,连忙扑过去拽住了李勇的手说:“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这样我心里或许会好受些。”

“刘英,若你想离婚,我成全你。毕竟我就这样了,只会拖累你。娘也是有学问的人,懂得你的难处、苦处,也不会阻拦你……”李勇用手抹了一把泪说。

“不,我不离婚,不会离开你和儿子。我以后好好的,不会再乱来了。求娘和你原谅我,好吗?”

李勇看看娘对刘英说:“我们不逼你,你自己做决定吧!”

刘英抹着眼泪郑重地说:“我留下来。”她的心里充满了对李勇的感激与愧疚。

李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李大柱死了,跳到桃花林旁边的河里淹死了。
这个消息像秋风一样刮到李家沟的每一个角落,让李家沟的人感觉到一阵寒意。

当翠竹把李大柱的死告诉刘英时,刘英正在洗碗。刘英一惊,碗掉到地上摔碎了。一地的碎片,像利剑一样刺疼了刘英的心。

“都怪我,要不是我,他也不会……”刘英梦呓般说。

翠竹叹了口气说:“刘英,你也别自责了,这事不全赖你,他自己也不好。再说,他儿子儿媳不让他住家里,还天天去桃园里闹腾着向他要钱,再加上村里人的指指点点,估计他自己把事凑到一起一时想不开,就跳了河。”

“翠竹,我不是个好女人,我对不起李勇,也对不起大柱哥。”刘英流下了悔恨的泪。

“别想那么多了,你也不容易。一个人支撑着一个家,守着瘫痪了十来年的李勇,心里的苦我懂。要是别的女人,说不定早离婚走了。不管咋说,你还有儿子,还有我这个朋友,你可不能想不开,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翠竹拉着刘英的手说。

“翠竹,谢谢你,谢谢你不嫌弃我,还愿意跟我做朋友。你说的对,我还有儿子,我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活着……”刘英抹掉脸上的眼泪说。

翠竹听了,松了一口气。她轻轻地握了一下刘英的手,才转身离去。她知道,刘英需要一个人呆会。那些心灵上的伤痕与苦痛需要时间去抚平、稀释。

刘英慢慢地蹲下身下,默默地去捡拾地上的碎片。突然,一个碎片的尖角划伤了刘英的手,白色的碗片染上了血红色,红白相映,仿佛在风雨中飘落的桃花……

一个优秀奖,200元奖金加一箱饮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