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宁宁看民国
宁宁看民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4,970
  • 关注人气:3,0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林语堂与厦门第一“白美富”的无果之爱

(2013-11-04 09:07:43)
标签:

林语堂

陈锦端

一生爱恋

廖翠凤

八十

分类: 民国风骚

 林语堂与厦门第一“白美富”的无果之爱                                           (林语堂)

他是中国最色的语言学家,他的《生活与艺术》连续52周荣居全美畅销书榜首,被译成十几种文字,成为欧美各阶层“枕上书”;他3次获得诺贝尔奖提名,这个在世界最有影响力中国男人;他年少时爱上了两个漂亮的女人,却无缘相守,最后与媒妁之约的太太将老式的婚姻变成了最美的爱情!

  “那简直是个美人。秀长的头发在微风中吹着,一对活泼的眼睛对我笑时,好象阳光的焦点集中在她一人身上,使她似乎发出一种光芒。玉堂(即语堂)顿时心身都化了。”     

                                     ——林语堂《八十自述》                                   

这是一段什么的情,经历了60年仍难以释怀?

那是1914年夏天,在中国最适宜学英语的上海圣约翰大学结业典礼上,大二的林语堂连续4次走上台领奖,其中一次是以讲演队队长的身份捧回比赛获胜的奖杯,这个才情四溢的男人成了圣约翰大学的名人,他的盛名也传至隔壁的圣玛丽女校。

才与名是最吸引女人的东西,很快,林语堂交了桃花运!

 

林语堂与厦门第一“白美富”的无果之爱                                       (林语堂书法)

 

那是一个周末,林语堂的同学陈陈希佐带来了一个漂亮女孩,她的笑象清澈的溪水,明媚的春光、烂漫的山花,林语堂瞬间被眼着的美惊呆了,仿佛又见到了少年时那个清晨在稻田里行走,能让蝴蝶落在头上,一同许下诺言,叫橄榄的女孩……橄榄漂亮的瓜子脸、甜甜的笑,就象眼前的女孩一样。

林语堂痴痴地望着女孩,陈希佐走到他跟前,用手在他眼前晃了几晃:“玉堂你怎么了?她是我的妹妹,叫锦端,在圣玛丽女校读书。”女孩看着林语堂的傻样,呵呵笑了起来,略微沙哑的笑声,竟如此的动听,并深深地穿透了他的心。

“希佐,她是你的妹妹啊,太好了,太好了!”林语堂回过神来,脸上乐开了花。

就这样,这个天真烂漫、妙曼多姿、艳丽多彩的女孩,走进了林语堂的生命里,锦端就象美的化身,就象梦中的情人(《浮生六记》的芸娘),从此梦寐不忘。

因为同是厦门人,周末语堂、希佐和锦端3人经常聚在一起,公园画画,校园聊天,影院看戏,虽有陈希佐陪同,林语堂却觉得那是他与锦端的二人世界。他的侃侃而谈、他的才学、他的殷勤,令情窦初开的锦端无法抗拒,也深深地喜欢上这个英俊的男人,他们就象一对无邪的孩子在乐园里玩耍,他陶醉在锦端那柔美的爱里。

因为爱,他如痴如醉,因为爱,满世界美丽。

和锦端在一起,语堂感到了心心相印,感到了相依相知,感受到了一生不愿相离;有锦端的日子,他觉得下雨是美的,叶落是美的,连一只麻雀在檐下避雨也是美;

桂花香浓,月睡花眠的夜晚,他和她沙滩漫步,他把她掬在怀里……醒来,语堂却发现只是一个甜甜的相思梦。

然而他们的爱情很快就遭遇了无情的现实,他们的爱也很幻成了一帘幽幽春梦!

假期回到厦门,林语堂总借故到陈希佐家,却总也见不到锦端。语堂知道锦端就在家里,为什么她要躲着自己?他陷入深深的苦恼里。

林语堂当然不知道,陈天恩得知女儿心里的秘密,陈天恩是厦门首富,而林语堂的父亲却是个借钱给儿子上大学的穷牧师,虽然林语堂一表人才,博学多智,前途无量,却不是他门当户对女婿,他也为女儿相中了一个豪门之家。

语堂与锦端之间隔着一条门户之河,这条河无船可乘亦无桥可渡!

直到有一天,陈天恩找来林语堂说:“玉堂,我们家锦端已经有了要嫁的人了,你也年轻不小了,我们隔壁廖家的姑娘翠凤不错,我来给你做媒!”这话如晴天霹雳,震碎了他的心,这莫大的耻辱,让他垂头丧气,曾经少年不知愁的语堂,第一次尝尽愁和痛的滋味,因为欲说无人,他只能黯然神伤回到老家坂仔。

看到林语堂伤心的模样,任由家人如何盘问他也一言不语。夜里,母亲拿着油灯来看望,把他搂在怀里:“玉堂,母亲老了,只想看到你们快快乐乐,有什么话和母亲说,别放在心里好么,说出来一切就好了。”望着慈爱的母亲,语堂瞬间轰塌了,将自己爱上陈锦端的事告诉母亲,边说边流泪,最后竟然哭瘫过去。

姐姐得知后大骂:“你怎么这么笨,偏偏看上陈天恩的女儿,人家可是厦门第一小姐,你用什么养她?”,姐姐的指责,深深刺破了他的心,挫伤了他的自尊,却让他看清残酷的现实::屌丝喜欢上“白美富”,无异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是异想天开了!

从此,他们近在咫尺却无法相见,深深相爱却无法相恋。

每到夜里,语堂一闭上双眼,甜蜜往事总是那么清晰,她随风而起的长发,她那发亮的眼睛在对自己会心的微笑……人世间没有任何东西比爱更令人心醉和心痛,因为爱有多深,痛便有多重。他好想走到锦端跟前,把心掏出来给她看看,可没等他表白,锦端就被父亲送到美国米希根州霍伯大学读美术。

从此,语堂只能遥遥数千里,隔岸《长相思》:

思千遍,思万遍,乍暖还寒又春天,深夜与花眠。

爱绵绵,泪涟涟,依稀梦里来相见,咫尺还天边。

与锦端的分离,让林语堂痛恨门弟之樊篱,后来在他的作品《风声鹤唳》、《朱门》等作品里都有深切的描述。

1916年,林语堂以第二名在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得知清华教师3年任职后可申请官费赴美留学,便接受清华的邀请,只因为锦端就在美国。

在林语堂赴美前,迫于家庭压力,他和廖翠凤结了婚,可他对锦端的爱从没有熄灭过,据林语堂的女儿林太乙回忆:

有时锦端阿姨来我们家里玩。她要来,好像是一件大事。我虽然只有四五岁,也有这个印象。父母亲因为感情很好,而母亲充满自信,所以会不厌其祥地、得意地告诉我们,父亲爱过锦端阿姨……在父亲心灵最深之处,没有人能碰到的地方,锦端永远占一个地位。

                                      ——林太乙《林语堂传》

 

林语堂与厦门第一“白美富”的无果之爱                                  (林语堂与廖翠凤)

 

笔耕之余,林语堂最喜欢画画,画中的女子总是留着长发,用一个宽长的的夹子将长发挽起。女儿们曾经问他:“为什么画中的女子都是这个发型呢?”林语堂轻抚着画中人,若有所思地说:“因为锦端阿姨年轻时最喜欢梳这样的头!”

居住在上海时,陈锦端也会不时到林语堂家中作客,每次得知锦端要来,他都会很紧张,甚至坐立不安,照照镜子,整整衣衫,或低头看看鞋子是否搭配得当。女儿们十分不解,便问母亲,廖翠凤坦然地告诉孩子:“因为你爸爸曾经喜欢过锦端阿姨!”

当年,锦端拒绝父亲挑为她寻的门当户的金龟婿赴美留学,从美国回来后又推掉了父亲相中一个个男子,直到32岁那年,才嫁人。爱过,痛过,就不会轻易忘记!如果锦端和语堂更勇敢地争取自己的爱情,又会是一个什么的故事呢?可他们都太冷静,把爱深藏,当了爱的逃兵!

锦端是语堂心头一颗永远的朱砂痣,虽远在天边,总浮现眼前,萦绕心间。在林语堂80岁时,陈锦端的嫂子,陈希庆的太太来香港探望林语堂,他问及锦端,得知锦端还住在厦门,竟站了起来推着轮椅,兴奋地说:“你告诉她,我要去看她!”廖翠凤在一旁说:“语堂,你不要发疯,你不会走路,怎么还想去厦门呀。”这个饱经沧桑的老人,60年前的热情,犹如昨日。

几个月后,林语堂便离开了人世,带着他最后的遗憾和永远的相思。

林语堂说过:“吾所谓钟情者,是灵魂深处一种爱慕不可得已之情。由爱而慕,慕而达则为美好的姻缘,慕而不达,由衷心藏焉,若远若近,若存若忘,而仍不失其为真情。此所谓爱情。”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林语堂与厦门第一“白美富”的无果之爱

 

参考书目

林语堂     《八十自述》    宝文堂书店

林语堂     《林语堂文集》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林太乙     《林家次女》   西苑出版社

林太乙     《林语堂传》   中国戏剧出版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