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聂庆平
聂庆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549
  • 关注人气:6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聂庆平:全球金融危机后的中国机遇

(2013-01-06 20:34:40)
标签:

财经

看多中国

分类: 全球金融危机与人民币问题

    美国金融危机由于去“杠杆化”导致美国金融资产大幅贬值,中美之间因资产价格变化带来两国金融资本实力的改变,将会使21世纪的中美外交关系更多地涉及到金融领域的合作。据美国克林顿政府前副财长罗杰阿特曼(Roger C. Altman)统计,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是75年来发生的最严重经济金融危机,是美国和欧洲地缘政治的一次大倒退。次贷危机引发的房地产价格下跌,已经使得美国人家庭净财富损失四分之一,从2006年高峰时的13万亿美元,跌至8.8万亿美元;作为美国人第二大资产分布的退休金资产下跌22%,从2006年的10.3万亿美元缩水为8万亿美元;储蓄和投资资产损失1.2万亿美元;养老金基金损失1.3万亿美元;各项损失合计达到8.3万亿美元。截至2008年底,美国股市的市值蒸发掉7.3万亿美元,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40.6%,花旗银行和美国国际集团面临严重的流动性问题和巨额亏损,股票价格下跌98%,每股股价曾跌破1美元。贝尔斯登、雷曼倒闭,美林被美国银行接管,高盛和摩根士坦利转变为银行控股公司,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流动性不测。金融机构的破产,使得美国的金融资本实力大大下降。

    与之相反,中国的金融资本实力迅速增长,得益于西方所谓“中国金融崩溃论”后从10年前就开始的金融风险化解工作。2004年开始证券公司的综合治理,全面解决证券公司违规自营所产生的风险,目前行业整体状况良好,截至2011年11月底,证券行业总资产4.7万亿元,完全有能力依靠自身能力抵御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的商业银行近几年来通过剥离不良资产,并以H股方式进行海外上市,公司治理结构得到改善,资产质量明显提高,利润增长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按市值计算,大多数上市银行居全球500家大银行前列,整体资本实力发展壮大。据中国银监会统计,截至2011年底,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113.3万亿元。据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美国银行业资产为13.9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不足90万亿元,我国银行业资产总量已超美国。

    目前美国仍是全球最大的资本市场,截止2012年5月底,美国股票市场总市值约为16.68万亿美元,中国股票市场市值约为3.79万亿美元,不到美国的四分之一。但中国股票市场市值还有较大的上涨空间。一是中国目前没有实现股票发行的市场化,尚有许多企业等待上市。二是中国还不允许外国公司上市。三是中国大型国企在香港上市的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尚未计算在中国股票市场市值之内。四是人民币和美元的购买力平价因素,影响了中美两国股票市场市值的实际规模。因此,从增长潜力来看,未来5-10年内,中国股票市值逐步接近或超过美国股票市场市值是有可能的。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各国央行黄金储备数据显示,截止2012年5月底,美国的外汇储备75.9%为黄金,官方黄金储备量为8133.5吨(约合4477亿美元,按2012年5月31日每盎司黄金价格1826.2美元计算)。截至2012年5月末,中国黄金储备为1054.1吨,加上中国的外汇储备3.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资产大大超过美国的储备资产。而且,受金融危机的影响,美国的财政赤字越来越大,截止2011年9月底,赤字约为1.3万亿美元,预计到2019年10年内财政赤字将新增9万亿美元。

    从中美两国金融资本依存关系来看,中国多年来的出口型经济发展和在世界贸易总额中的比重不断增加,已经转化成中国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最大的美国国债持有国,形成金融资本的外交软实力。另一方面,中国金融市场的逐步开放和增长潜力也成为中美两国战略对话和合作的重要内容。在此背景下,中国必须从外交战略的高度,系统研究国际货币体系和金融体系可能出现的变化,有条件有能力逐步改变国际金融体系格局,这既是中国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机遇;也是中国作为大国崛起的责任。中美金融资本实力的改变,将从三方面影响中美金融外交关系:

    首先,中美金融资本实力的改变,提升了中美之间金融外交关系的重要性。美国实施应对金融危机计划,拯救有问题的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收购有毒资产和金融机构股权,稳定市场信心,必须不断增发美国国债。在美国本国金融资本实力衰退的情况下,美国国债必须更多地依赖日本、中东海湾国家和中国购买。中国是否应该继续大规模持有美国国债,将对美国经济和预算的平衡产生一定影响。因此,中国以美国国债为主的单一外汇储备投资结构,既是中国外汇储备投资多元化所涉及的问题;也是中美两国的金融外交战略问题;其重要性在今后中美两国外交关系中日显突出。

    其次,中美金融资本实力的改变,为中国参与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创造了有利的条件。美国金融危机造成了全球金融危机,新兴经济体面临极大的经济困难,不仅冰岛出现国家破产的情形,东欧国家,甚至俄罗斯在国际金融危机蔓延时都曾出现过流动性危机。即使是英国,一度出现金融机构的亏损,以及资产泡沫的破裂,在理论上出现面临流动性破产的可能。当这些国家出现美元储备不足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有义务提供借贷,维持国际金融体系的稳定。据2011年12月数据,IMF能够提供的资金约为3900亿美元,如果上述有问题的国家中任何一家出现危机,IMF都会难以为继。进入2012年,随着欧债危机的加剧和蔓延,虽然G20于4月份承诺向IMF注资逾4300亿美元, 但IMF增加配额和签订新借款协议依然是一个紧迫的问题,而这又牵扯到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美国是否继续拥有不合理的国际金融霸权问题,需要从外交和改变国际金融秩序两方面进行战略考虑。

    第三,中美金融资本实力的改变,为推动全球金融体系多元化多样化提供了相应的外部环境和方向。美国实行金融全球化的发展战略,是20世纪末期全球金融体系发展方向的主流。推行国际化、市场化和自由化,成为西方国家压制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原教旨主义教条。跨国金融机构的国际化经营模式,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进一步显现了引起全球金融不稳定的弊端,金融全球化既没有解决贫困问题,反而加剧了世界的金融危机频繁爆发。从墨西哥金融危机到拉美金融危机,从俄罗斯货币危机到东亚金融危机,从美国次贷危机到全球金融危机,都说明了全球化下国际资本自由流动,外汇全球性交易,衍生性高杠杆金融产品跨国销售的做法,只会加剧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因此,改变把“华盛顿共识”作为全球金融发展普遍原则,强调各国金融发展的多样化,倡导不同经济发展水平实行不同的金融发展道路,就成为重塑全球金融体系的重要内容。

    随着中美金融资本实力的改变,美国金融机构的全球扩张,有赖于中国银行业和资本市场的开放。目前中国是最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金融业和资本市场的开放是全球发达国家所觊觎的重要市场。在中国对美国、欧盟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战略对话中,开放金融业,允许跨国金融机构进入中国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是重要的筹码。同时,中国的资本市场处于上升阶段,资产价格上涨是必然趋势,国际资本想尽千方百计都要进来,压迫人民币自由化和升值,完全开放中国的资本市场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对我国的金融战略。与之相对应,坚持以我为主,互利共赢的原则,系统地研究我国金融开放的战略,则有利于中国稳步开展对金融美外交关系。上个世纪30年代初,美国崛起取代英国时,在金融战略上就有一整套谈判应对方案,确保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金融体系形成,成为支持美国走向超强国家的重要支柱之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