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山海经十二尸

(2013-10-25 22:02:02)
标签:

山海经

十二尸

刑天

黄帝女魃

贰负

分类: 考往彰来

 

       《山海经》里面的尸屈指可数,但给人留下的印象十分深刻,这些尸都是由于某种精神力量,死后继续存在的。日语里的怨念那个词如今很流行,听起来也挺新鲜,但其实在古老的《山海经》的后半本里,早就充满怨念了。收集奇尸纯出于好奇,写点什么都是打哪指哪,错误的地方会在今后尽量修改。欢迎剽窃,学坏了别赖我。

                                    形残之尸:形天

                             山海经十二尸

 《海外西经》:形天与帝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形天在《淮南子》里叫形残之尸,《山海经》里没有明说,不过很显然这是一尸体。形天出名之前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只是炎帝手下一名将领,个人揣测是属于比较急性子那种人,类似李逵,自己一个人就跑去跟黄帝单挑了,说实话脑子算是白长了。黄帝是谁?是老天爷内定的华夏民族的精神图腾式的人物,九天玄女都帮她,蚩尤都败在他手下了,形天又算是哪棵葱?结果形天自然就丢了脑袋,不过对他来说倒也因此出名了。

形天很可能并不是真名,以《山海经》外习惯的写法都写作“刑天”,“天”向来作为头的象征,像“天灵盖”之类的说法现在还有,刑天不言而喻就是砍头的意思,刑天也就成了一砍成名的典范。死后的形天并不安生,该怎么舞闹还怎么舞闹,这多半是人们类似“雷锋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一样的寄托,对士兵的士气是很大的鼓舞。或者还可以假想,形天确实在死后继续活动,但只是一时短暂的诈尸(诈尸是科学啊),毕竟他只是脑死亡,有点膝跳反射也是应该的。再离谱一些,据说蟑螂切掉脑袋可以再活九天,而且最终是被饿死的,不知道先民们的灵感是否最初来源于此(或者甚至有理由认为形天就是一种昆虫或是动物,反正这在《山海经》里也不算稀罕事)。

     来源倒是不重要,形天首先是充分反映了先民们不可思议的想像力。外国学者曾经误读形天是双手从庞大的脑袋两侧伸出来,不过这样就似乎有点故弄玄虚了,形天“以乳为目,以脐为口”倒是非常可爱,这也说明了中国人随机应变的特点。另外,形天是执著的人物,《山海经》中也有几个类似的执著人,比如精卫(女娃),被海淹死就要跟海死磕,还有夸父,不见太阳不回头。这些形象与其说是执著,不如说是一种早期的类似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精神,并且得到了多数人的肯定,因为人们允许形天继续战斗,允许精卫鸟填海。相比之下,可怜的普罗米修斯只能被绑着让老鹰每天吃肝,那才是最郁闷的。神话作为集体创作的产物总是精确地反映多数人的愿望,所以单从这根管窥过去,战国时期的中国人与古希腊人相比甚至更崇尚自由。

    陶渊明读山海经,写下“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让精卫和形天成了山海经中的人气小天后和人气小王子,其中“干”是皮革做的盾(与“化干戈为玉帛”里面的“干”一样),“戚”是一种类似斧子的兵器。

                          

 

 

                     女丑之尸:黄帝女魃

              山海经十二尸

《海外西经》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杀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鄣其面。十日居上,女丑居山之上。

《大荒西经》有人衣青,以袂蔽面,名曰女丑之尸。

《大荒东经》海内有两人,名曰女丑。

      中国是农业大国,旱涝灾害是最大的灾害,所以关于引发旱涝的鬼神崇拜也比较多。《山海经》里还有一对著名的引发旱涝的邻居鸣蛇和化蛇,但更广为人知的是使天下大旱的魃,她从黄帝的女儿渐渐演化成一种眼睛长在头顶上,赤身露体行走如风的小怪物,甚至有人管她叫狢(即一丘之貉的貉),恨之入骨,非把它扔到厕所里不可。旱魃俗称旱孤桩,因为迷信中的旱魃长得就像两三尺高的一个桩子,而且长了一身白毛。女丑就是被选作女魃的一个活人祭品,当时天上有十个太阳,也不知道羿去哪泡妞了,众人就选出女丑,剃了头穿上青衣,化装成女魃的模样,推到山上放火烧杀。

      而女魃本身是怎样一个扫把星呢?《山海经》中讲到,蚩尤不是一般人,会呼风唤雨,凭着这种本事去讨伐黄帝,打算水淹七军。这边黄帝和应龙也没辙,但好在黄帝有个女儿魃,她在的地方总是连年干旱,所以被请来,止住了蚩尤的大风雨,因而黄帝转败为胜,斩了蚩尤。魃的战功却并没有改变她的命运,黄帝没有给她任何封赏,当地的居民却抱怨她带来的灾害,魃从此过着流亡的生活,被四处驱赶。《大荒北经》中的赤水女子献,很可能就是被驱逐到赤水之北的魃,曾经的功臣最终被流放到杳无人烟的地方郁郁而终。

这种活人祭祀在古时似乎也算流行,远征特洛伊的阿伽门农就在出师前把自己的女儿献祭给月亮女神阿耳忒弥斯,《旧约》中的亚伯拉罕也差点把自己唯一的儿子给献了燔祭,无论如何,魃和女丑的故事听起来总是更加惨烈。魃本就是无辜的,女丑更是无辜的,却扮作同样无辜的人,稀里糊涂地被烧死。可见在古代,女人的地位实在卑下,女儿就是自己的财产,可以被用于军事、政治等等方面。昭君出塞、文成公主的联姻等等,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

                                     

 

 

 

                                      奢比之尸:奢龙

          山海经十二尸

《海外东经》奢比之尸在其北,兽身、人面、大耳,珥两青蛇。一曰肝榆之尸在大人北。

《大荒东经》有神,人面、大耳、兽身,珥两青蛇,名曰奢比尸。

    郝懿行认为奢比就是奢龙,个人觉得貌似和东方神句芒或折丹有什么瓜葛,只是猜测。

    《管子·五行篇》载:“昔者黄帝得蚩尤而明于天道,得大常而察于地利。得奢龙而辩于东方,得祝融而辩于南方,得大封而辩于西方,得后土而辩于北方。黄帝得六相而天地治神明至。蚩尤明乎天道,故使为当时;大常察乎地利,故使为廪者,奢龙辩乎东方,故使为工师,祝融辩乎南方,故使为司徒;大封辩于西方,故使为司马;后土辩乎北方,故使为李。是故春者工师也,夏者司徒也,秋者司马也,冬者李也。”

    据说在著名的涿鹿之战中,第十世黄帝卉捉住了三世蚩尤,在蚩尤被斩首的一刻,刑天带人冲入了刑场,抢走了蚩尤的尸骨,转交给了奢龙,而自己留下继续和黄帝决一死战,因寡不敌众,后来也被斩了首。而奢龙氏把蚩尤的尸骨从邢台运到河南濮阳西水坡秘密下葬,当时是公元前4514年。1987年,人们在这里发现了蚩尤的真身墓。所以或许奢龙和刑天本来都是蚩尤民,而且据说奢龙氏姓阚,住在东平湖梁山北的黑虎庙和台前村阚乡城。

                                        

 

 

                                       窫窳之尸:窫窳

                     山海经十二尸

《海内西经》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窫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窫窳者,蛇身人面,贰负臣所杀也。

《北山首经》又北二百里,曰少咸之山,无草、木,多青碧。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窫窳,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海内南经》窫窳居弱水中,在狌狌之西,其状如貙,龙首,食人。

《海内经》有窫窳,龙首,是食人。

 窫窳是钟山神烛阴的儿子,也写作猰貐,是一个倒霉孩子,没招谁没惹谁的。有一天贰负的臣子危,也就是二十八星宿中的危月燕,不知为何就把窫窳给杀了。黄帝怒了,以故意杀人罪重罚了危和他的领导贰负(这一节详见相顾之尸),又对窫窳这样勤劳质朴的人民公仆十分惋惜,就请来六位巫医,其中甚至还有享誉海内外的灵山十巫中的几位。正所谓“三个诸葛亮,顶一臭皮匠”,几个人辛辛苦苦调出的不死之药,复活是能复活,但艰苦朴素、克己奉公的窫窳神不再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人面兽身的怪物(至于究竟是怎样的人兽组合,说法不一,没必要讨论),还会吃人伤人。郭璞在《图赞》中满脸同情地说:“窫窳无罪,见害贰负。帝命群巫,操药夹守。遂沦溺渊,变为龙首。”据说这个半兽人窫窳直到唐尧时才被后羿射杀,估计是黄帝时大家还碍于面子吧。

以前随便翻字典就见过窫窳,只是因为字长得奇怪,注解无非是随意敷衍几个字的“食人畏兽”,也就不当是好东西罢了,后来才知道历史人物的好坏(如果非要分好坏的话)捏造得太多。试想窫窳在天之灵知道后世对他的评价就是一食人畏兽,那心肯定是拔凉拔凉的。好在他最终入围候补四大瑞兽之中,公认的四大瑞兽自然是麟凤龟龙,窫窳作为候补,和没屁眼的貔貅、龙生九子的狮子狻猊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的居也并称四大瑞兽。

 

                                          

 

                                       据比之尸:诸比

             山海经十二尸

《海内北经》据比之尸,其为人折颈被发,无一手。

     据比在《山海经》中仅此一句描述,但形象还是比较惊悚的。据比尸的脖子不知道被谁抹了一下,但没抹掉,因此耷拉在后背上,还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飘散着。他的胳膊也断了一只,真是重度残疾了。据比就是诸比或者掾(音“院”)比,《淮南子·坠形训》中说“諸比,涼風之所生也”,和共工、穷奇、禺强几位大神并列在一起,因此诸比曾是一位天神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刘安这里在扯什么仍然不得而知。据说中国神话创世神有六个,是天吴、毕方、据比、竖亥、烛阴、女娲,也不知道是小道消息还是真的,但由于盘古开天辟地那个说法太糊弄人(盘古的卵生事件和印度梵天的诞生实在过于相似,并且盘古产生的时间也大致在佛教传入之时,因此是不是“外来的和尚”很值得怀疑),所以也就聊备一格。

 

                                     

 

                                      王子夜之尸:王亥

                  山海经十二尸

《海内北经》王子夜之尸,两手、两股、胸、首、齿,皆断异处。

《大荒东经》有因民国,勾姓,黍食。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王亥託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杀王亥,取仆牛。河伯念有易,有易潜出,为国于兽,方食之,名曰摇民。帝舜生戏,戏生摇民。

      王子夜是这些尸里面死得最惨的一个,比五马分尸还严重。能死得这么惨,想必不是一般人,其实王子夜就是王亥,可惜王亥似乎并不广为人知。

      王亥从古至今一直都在受到人们的尊重。殷商时期,他被追封为商朝人的高祖,而今,他被人尊为“商祖”。对于商朝,王亥算是一个重要的人物,因此不妨从商朝的伊始--“简狄吞卵”说起。简狄就是商朝的始祖子契他娘,为人嘴馋,洗澡的时候看见一枚玄鸟(燕子)的蛋,捡起来吃了,结果就怀孕了,生下了契。这事很明显,就是她不知道跟哪个男的有些首尾,然后假借燕子之名而已,据说这事似乎是咱们五帝中的帝喾干的,当然那时还是母系社会,也没那么多讲究……契帮助大禹治水有功,因此被封于商地,商族人就这样诞生了。而后的家谱大致这样:契—昭明—相土—昌若—曹圉—冥—王亥……。王亥的父亲冥也治水,但不小心掉水里淹死,烈士了。到了王亥这里,他作出了“王亥仆牛”“王亥始贾”两件大事。

     王亥仆牛的事情有多处有记载,《管子》中记载“立皂牢,服牛马,以为民利”,皂是喂牛马的槽,牢就是圈、厩。商族人常常迁徙,因此驯化野生动物作为脚力也是自然而然的事。相土制作了“乘马”,驯化了野生马匹。王亥则驯化了野生的牛,作了牛车,从此中国的牛就总是一副任劳任怨的表情,再也找不到西班牙的那种豪迈了,可见王亥本身也该是有股牛劲的人。

    驯服牛以后,商邑所积蓄的财物越来越多,已经供大于求。王亥就带领着商族人,驾着牛车,带着多余的财物开始远行经商。他们游经各处,人们知道他们是从商那块封邑而来,就叫他们“商人”,这个说法一直用到今天。近几年河南商丘还落成了一尊王亥的塑像,喜欢经商的人也不妨拜拜他,貌似比财神爷更实际。

有一次,王亥远到有易(今天的河北易县)去经商(《山海经》中所述为托养),姒绵臣接待了他,但正如《大荒东经》所载,王亥在有易丢了命,死得凄惨,如王子夜之尸那样被卸了七块。《竹书纪年》中提到一句“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貌似是说王亥调戏河北良家妇女被杀,但个人觉得并不一定靠谱,反倒是这个姓姒的谋财害命几率更大。当然具体史实已经无从考证,最终王亥的结果就像《易经》中旅卦所说的“丧牛于易”。王亥死后,他的儿子(或侄子)上甲微叫上了河伯,灭了有易的部落,终于报了杀父之仇。而河伯跟有易关系本来不错,自觉心中有愧,就为有易的残兵败将建立了一个摇民国,也叫嬴民国,这个“嬴”字就很明显了,摇民即是秦人的先祖。

    由于简狄吞卵的故事,玄鸟就成为了商民族的图腾,因此在王亥图中,他的手上会各拿一只鸟。不过王子夜之尸的图找不到,估计是因为被整得跟七巧板似的不好画吧。

    至于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根本没听说过王亥,或许和编文史类教科书的人容易持有那种“无商不奸”的观点有关。而王亥那时的商业,出发点其实是“以为民利”的。

 

 

 

 

                                       犂[霝鬼]之尸

            山海经十二尸

《大荒东经》有神,人面兽身,名曰犂[霝鬼]之尸。

     天神犂[霝鬼],明卢柟的《沧溟赋》中有所记载,但没看懂,就不引用了……其余的鸟都找不着,实在是因为这个ling2字打不出来。         

                                 

 

                                       

                                            祖状之尸

                            山海经十二尸

《大荒南经》有人方齿虎尾,名曰祖状之尸。

        这个也毫无资料可查,看图吧……至于他为什么做那种奥特曼的姿势,别问我。据《中国古代神异图说》的作者怀疑……“(祖状之尸)这是古代制作的木乃伊,即将先祖的尸体进行防腐处理,以便长期供奉他。这种风俗,不久前还在一些原始部落流行过。”想想埃及人制作木乃伊的时候,双手也会摆出那种十字交叉的奇怪动作,所以若说祖状之尸是中国版的木乃伊,倒也是可信的。只不过他不是手里拿着连枷和权杖,而是在身后绑了一条尾巴。

                                             

 

      

                                          黄姖之尸

                     山海经十二尸

《大荒西经》有巫山者。有壑山者。有金门之山,有人名曰黄姖之尸。

       前文有言,“吴姖天门,日月所入。”,天门中断楚江开,天门是座名山,吴姖也是一座山。这一句中黄姖之尸也是与众山并列,因此值得怀疑这具尸只是一座山名的讹传而已,并且也找不到任何有关他(她?它?)的图。

                                          

 

 

                                          夏耕之尸

                          山海经十二尸

《大荒西经》有人无首,操戈盾立,名曰夏耕之尸。故成汤伐夏桀于章山,克之,斩耕厥前。耕既立,无首,走厥咎,乃降于巫山。

       大禹把水治了,自信心空前膨胀,就不禅让了,把夏朝交给了自己的儿子启。原以为会千秋万代的夏朝,终结于16世王夏桀手中。商汤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以武力改朝换代的人,这俑做得容易,岂知自己的后代商纣比夏桀有过之而无不及。

       商汤灭夏可谓是一番苦心经营,在桀不得民心之时,汤得到了伊尹的佐助。伊尹协助汤做好间谍工作,在夏桀众叛亲离、最无助的一刻发起攻击,慢慢逼向桀的政权所在地,最后一场决战,“与桀战于鸣条之野,作汤誓”,发动了著名的鸣条之战(鸣条位于今山西安邑),一举将夏王朝击溃。《大荒西经》中的这位大将耕,就是桀手下章山军区的总司令,本事不咋地,为人也似乎缺少点大将风度,很轻易被汤砍掉脑袋后,害怕桀归罪于他,就逃到了巫山。夏耕尸是因畏惧而灵魂不死的例子,体质问题人们不能说他是缩头乌龟,但与形天比起来实在是有点不堪。

                                      

 

 

                                       戎宣王之尸:鲧

                             山海经十二尸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顺水入焉。有人名曰犬戎。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白犬有牝牡,是为犬戎,肉食。有赤兽,马状无首,名曰戎宣王尸。

《海内经》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复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这是全书最后一句)

 

戎宣王尸是无头马,看起来和犬戎、和鲧不搭边,只因《海内经》中有一句“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白马是为鲧。”这就再明白不过了。从黄帝到鲧这一支的家谱是这样的:轩辕(黄帝)-昌意-乾荒-颛顼-骆明-……(n代以后)鲧。犬戎是在《山海经》出现多次的一个狗国,黄帝的后代,两只双胞胎白犬有如亚当夏娃,自己动手造了一国家,这实际还是在反映原始社会的风尚。袁珂说白马和白犬这两种说法本来同源,所以无论怎样还是黄帝部落的那点事。

鲧是禹他爸,都认识。他治水是用堵的办法,说来也并非行不通,因为他是用“息壤”堵,这种土是他从帝(这个帝究竟是尧还是舜,待考)那偷来的,水涨一分,土也会高一分。结果帝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息壤不见了,急了,收回了息壤,又派祝融作掉了鲧。鲧不服,虽然丢了脑袋,尸体死活不烂,三年后又一条好汉,即大禹,从鲧的肚子里生出来,吸取了鲧的教训,又大胆创新,终于平息了洪水。而鲧在生下大禹的那一刻就化作黄熊,飞上天去了。

舜帝总是积极为群众办好事办实事,驱逐四凶就是其中之一。可爱的四凶之一,梼杌(音“陶物”),就是鲧。这点明周祈《名义考》中早已提出,《左传》中说“颛顼氏有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告之则顽,舍之则嚣,傲恨明德,以乱天常,天下之民谓之梼杌。”家庭背景也符合。不过我个人始终对舜心存偏见,《韩非子》中记载:“尧欲传天下于舜。鲧谏曰:‘不祥哉!孰以天下而传之于匹夫乎?’”然后说尧就杀了鲧,后来共工说了同样的话,也被杀了。假设是真的,这事怎么说这也是不义之举,当朝人又无一例外地喜欢丑化在野人,就像撒旦本来也是天使(我不能举太多例子……)。因此四凶究竟凶不凶,不能一言以蔽之,倒是舜当了王,当了享誉古今的大孝子,还有俩老婆双飞,这事咱是不是可以琢磨琢磨。

                                         

 

 

                          相顾之尸:贰负

                         山海经十二尸

《海内经》北海之内,有反缚盗械,带戈常倍之佐,名曰相顾之尸。

《海内北经》贰负之臣曰危,危与贰负杀窫窳,帝乃梏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缚两手,系之山上木。在开题西北。

     贰负和他的臣危杀了善良的窫窳,黄帝就处死了这俩逆贼,把双手反绑在大树下,脚也上了枷,因为两人死在一起,所以叫相顾之尸。也有说法是只有危或只有贰负被这样处死。

贰(或二)其实还是一个姓,虽说从来没听说过吧。有种说法说贰负是一个官名,因此也就作为氏,所谓贰负之臣其实就是贰负氏,名叫危,似乎也挺有道理。

郭璞的注解中还讲述了几千年后的一件事:“汉宣帝使人(凿)上郡发磐石,石室中得一人,跣踝被发,反缚,械一足,(时人不识,乃载之于长安,帝)以问群臣,莫能知。刘子政(刘向)按此言对之,宣帝大惊,于是时人争学《山海经》矣。”(想想马王堆的千年女尸有多轰动,这个必然更有过之而无不及了)郭璞因此赞叹不已,说“可谓博物,山海乃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