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得句庐主
得句庐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16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 暖 花 开 ——续貂“诗联书印(魏新民)

(2013-04-18 22:35:04)
春 暖 花 开 ——续貂“诗联书印(魏新民)
        春暖花开。沧州名人美术馆举办的朱惠民先生诗联书法作品展“火”了,用八个字概括,盛况空前,好评如潮。

朱先生是沧州的大儒,献县古城的一张文化名片。他的成就不止于诗联书印,其道德文章,在献城一域,有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尤其对地方文化的挖掘和传承,做出了突出贡献。流风所及,沧州也占了不少神光,有朱先生这样的大家,实乃献县有幸,沧州有幸。

   对于朱先生的人品、艺品、学术地位,省书协领导范硕先生在《诗联书印话大家》的序中,作了高度而又实事求是的评价,文字平实,感情真挚,对先生冠以“大家”称之。

范硕先生是学者型书家,治学严谨,用词讲究,诚如他自己在发言中所说,在当代书家中,他是轻易不用“大家”这个称谓的,而对朱先生,他觉得实至名归。为了参加朱先生这次展览,还推掉了之前早就约好的韩国之行。他说去韩国以后还可以找机会,而错过朱先生的展览,将会遗憾终生,范硕先生之谦恭,朋友之义,着实令人感动,亦见出朱先生人格魅力之一斑,不禁让人想起古人那句:“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对于朱先生此展,京津、省会及来自内蒙的多位高端专家学者均给予高度赞扬,特别是走学者型书家的道路,对当今书坛的示范意义。牛惠斌先生更是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了朱先生曾为他夫妇即兴撰得佳联绝对的趣事,朱先生才思敏捷之聪慧,直追他的老乡前贤纪晓岚。

做为办展东道主方,我对此没有再做补充,因为发生在先生身上的这类故事太多了,留待有感兴趣的人,搜集散落民间的掌故、轶事,编一本谐趣故事书,估计出版社是乐意出版的。那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今天我只谈一幅作品,滹沱河十二屏。这幅八尺巨制,带给我的首先是震撼!继而是深深地感动。

震撼来自书法带来的美感——文字、线条、章法、墨法,创造的形式之美。从微观字法用笔的精道,大珠小珠、时行时草,到宏观整体章法的把握,章法处理的紧而满,且欹侧相生,极尽腾挪变化之势,这样的章法节奏很容易使欣赏者情绪激动。借助小标题、跋语地巧妙穿插,更显得错落有致,匠心独运而又率意天成。

人言:“小字看神韵,大字看气势”, 凡一千几百字长文,无一懈笔,笔笔到位,就很难做到,字不盈寸,而气势夺人!既得小字的神韵又兼大字的气势,更是非大家不敢为,不能为。面对这样的作品,怎能不被震撼?!

再说感动。文字是以献县历史上三次滹沱河大水为题材,献县由于所处地理位置,自古便是钦定泛区。水火无情,人命关天,做为这片热土上成长起来的文坛领袖,社会担当,诗人情怀,对这样的重大题材不可能不格外关注,且“诗以记事,记事以传史,传史以为教化”,一直是他诗文创作的原则。六六、八八、九六所遇洪灾,损失之巨,惊天地泣鬼神。做为亲历者,他饱含激情,写下了大量诗歌,正像其跋语中所述:“滹沱河决口大水为百年所仅见特以诗记之非亲历者反以为老兄在讲神话也”。短短跋语,亦庄亦谐,几分童趣几多顽皮,颇有乡贤纪氏(晓岚)之风也!

把若干首短诗组合成一篇大文章,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一篇反映洪区全景式的英雄史诗,就需要精细的剪裁,构思。我是一字不落的读下来,整篇文章犹如一首气势磅礴的交响乐,时而平缓低回,时而高潮迭起,……随着音乐的节律,起起伏伏,大开大合,有平缓,有高潮,有苦难,有哀伤,更有信念和力量,如歌如泣,真是“文以载道,书以焕彩”,厚重峻拔的书风,真挚感人的文字,珠联璧合,一泻千里,想不感动都难!

和历史上许多名作一样,一件代表作的产生,是需要多方面条件和机遇,《得句庐》几十年的文字锤炼,其诗早已炉火纯青,书法亦是百炼钢化作绕指柔,可谓人书俱老,完成这样成熟的大作品,可遇不可求。

展厅是最好的试金石。展厅人头攒动,观者无不被这“巨无霸”的气势所倾倒,纷纷在它面前驻足、諦观、激动、惊叹、你争我抢着合影留念。

这是真正的艺术!它代表了朱先生迄今为止书法艺术的最高成就,必定会与献县的文化与历史共存而千古流芳。

说起感动,还有点个人因素,96年那次大水,更其悲壮,献县人民做出巨大牺牲主动泄洪,以确保首都及津浦铁路安全,形势极为严峻,当时我在文联副主席任上,负责主管《无名文学》编辑部的工作,当时我们文联的同志也是摩拳擦掌、热血沸腾,恨不能歃血请缨,青史留名。可当时市委下了死命令,没有市委的批准,一律不准擅自去灾区,“现在去只能给灾区添乱,帮倒忙!”直到险情过后,我们才获准前去“体验生活”。

我们到后,人大的同志把他从大堤上现找回来的,见到他时,两条裤腿都是泥巴,满脸疲惫,已经在大堤上奋战坚守了十几个昼夜,问及汛况,滔滔不绝给我们介绍汛情,完全忘记了疲劳,一如诗中所写的情景:“……值段巡逻不敢眠,插标做记一心悬,蚊蝇如阵挥不去,烧起青蒿处处烟……

朱先生是诗人,又是著名书家,我们虽有期待,但不敢奢望,毕竟是那样的场合,那样的环境。朱先生是多么善解人意呵,不用我们开口,只见他简单清理了一下办公桌,搬掉桌上的乱书,掸掉上面厚厚的尘土,铺纸茹毫,一挥而就,写下“听涛”两个大字,意犹未尽,略加思索,又在左下角写下几句作跋:“老兄脚步太蹒跚,及到洪区洪欲干,骇浪拍天不可见,听来毛发亦生寒”。最危险的时刻,我们在后方,享受着安宁,风平浪静了,我们来“慰问”,来的路上已覚惭愧,读后更是百感交集。这就是组诗尾声“防汛感余”中那首小诗,可能是为了轻松,为了调节气氛,更是为了保存一份真实,没有加工,没有雕琢,依然是草成时的“原生态”,真实最美, 现在读来倍感亲切。

临走又每人分赠一幅墨宝,真乃下笔千言,倚马可待。那样的才华,那份率性和潇洒,真名士风度也!令人艳羡不已。当年所赠那幅墨宝至今珍存,十七年云烟过眼,那时情景仍历历在目。

由于所在的单位和工作,我也常常被人家称为文人,其实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清楚,朱先生才是真正的文人,在朱先生面前,吾辈只有自惭形愧的份儿。正是深厚的文学修养、丰富的生活阅历、开阔的艺术视野,以及淡然的处世态度,造就了朱先生诗、书双美的审美内涵和艺术境界,造就了朱先生的道德文章绣口文心。

前些年,一位作家在京搞书法展,内容全是书写自己的散文,引起书坛关注,认为“以自己的笔墨来表现自己的文学”,也正是目前书坛所倡导的方向。先生诗联书展,标名“唐宋遗风”,没有抄一句唐诗宋词,诗词联语,全为己出,但关注民生,反映现实,却与唐宋精神一脉相承。尊重文化,尊重传统,更是唐宋鲜明的时代特色。朱先生大道至简,他取此展名的深意大概也在激励自己警示后人——呵呵,没有讨教先生,只是私心猜测而已。

无论如何,先生一出手,就已经走到了书坛所要提倡的前沿上,却是不争的事实这次展览无疑对我市书坛也有一个示范的意义。目前虽然不能要求所有的书家都写自己的文章,但至少这是一个努力的方向。        

最后,步君“蹒跚”诗韵,打油一首以奉先生:“老兄脚步更蹒跚,盼展苦盼二十年,宝刀深藏未曾试,今日出鞘亦生寒!”言其做人低调,及到古稀才肯“出头”办展,犹宝刀不老也。一笑。 

 

2013415  春暖花开日

(魏新民为原沧州文联主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