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启代新博客
马启代新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1,459
  • 关注人气:2,3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苏雨景与山东女诗人——序《月过窗棂》(马启代)

(2015-04-16 17:35:21)
标签:

文化

诗人

雨景

山东

诗歌

分类: 我说文友

           苏雨景与山东女诗人

                                ——序苏雨景《月过窗棂》

                             

                                                       马启代

 

       我常常思忖,诗人的前世肯定是背负了苦难的人,不然,上帝如何会把这顶桂冠赐予你?在更多地关注了一段苏雨景之后,我同样坚定地认同了另一个判断,那就是同样精神底色的诗人可以在“真、善”的大树上结出不同美态的花朵,当然,这里用“花朵”来表述我的感受显然是词不尽意的无奈的选择。前不久,在《特区文学》(2015年第1期)“读诗”栏目中我曾经推荐过她的一首短诗《平原落雪》,用了一个相当主观化的题目《纯净的孤独与超拔的辽阔》,如今看来,我的个别评语触及到了她艺术思维的某些特点,但并不能够涵盖她诗歌创作的内在复杂性。应当承认,我还不敢说十分了解她的诗歌和她这个人,因此,在这篇同样无法展开的序文中,我只想谈谈阅读《月过窗棂》时的零散感触,并且把她置于山东女诗人创作的整体背景上稍加透视。

       先说一下山东女诗人的创作。应当毫不客气地说,在所有山东诗人和山东诗歌取得的荣誉与成就中,山东女性诗人比起男性诗人至少毫不逊色。历史上是这样,现在依然如此,如果要例举一个名单,那需要长长的篇幅。仅就“海子诗歌奖”而言,首届得主寒烟是山东女诗人,第二届得主江非是山东男诗人。我不知道如何简单地表述性别与诗歌的关系,以及与整个诗学传统和文化生态的关联与错位,对于整个山东、整个国家而言,我想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课题。《百家评论》主编、评论家李掖平在评述山东女诗人的诗歌时曾说:“她们心怀对上帝犒赏的那支圣笔的敬畏,遵循自由独立的创作法则,……托举起诗者应有的信仰,尊灵魂、重艺术、尚善尚美,整体上呈现出一种大气沉稳、丰赡妖娆的诗美品格”,并且认为山东女性诗歌呈现出“多元共生繁复瑰丽的繁荣局面”、她们“对日常生活的对象化过程始终保持了较高的自由度,对生命经验的传达以及对意象的陌生化处理,都较为精准而独特,显现出一种较高的艺术水准”(见《山东文学》下半月2015年3月号《她们的存在与可能——山东“首届女子诗会”印象》)。说实话,“山东诗歌”、“山东女性诗歌”、“山东女诗人”是个细究起来关涉宏范的诗学问题,山东文学院院长刘强说,山东诗人突出的优点和突出的缺点是相伴而生的,那就是浓重的道德感和担当意识。我也多次指出山东诗人的“家国情怀”内化为“道”的精神意义、诗学价值和美学悖论。我们不得不认同的事实是,山东女诗人的创作毫无疑问同样具备这些共性(包括优点和缺憾),但她们又无不具备个性的风采和魅力,在艺术水准和境界差异混成的诗歌场域里,每一个山东诗人的引人注目需要实力也需要机缘。

作为从众多山东女性诗人群中脱颖而出的苏雨景,是“先在本系统红遍全国,继而以‘现代李清照’的姿态亮相诗坛”的(见《特区文学》2015年第1期《纯净的孤独与超拔的辽阔》),应当说,苏雨景的前后左右存在着一批优秀的女诗人,她能突出固有的视域限制以独特的“这一个”站立起来实属不易。我个人认为,苏雨景最好的诗,是那些从自身细微感觉出发捕捉诗意的篇章,整体上呈现出一种静态的审美。这不仅与她的女性性别相关,也与她相对稳定的社会身份不可分离——但她警察的职业与她彰显出的审美意绪却是存在着某种张力的,按我的理解,这种张力产生的社会基础既是她诗句力量的来源,更是导致她艺术危险性的陷阱,我认为她的诗歌所表露出的“优雅”、“优越”和“高贵”与她“丰富”、“细腻”和“脆弱”全部来自个人的天性禀赋。所谓“各师成心,其导如面”(《文心雕龙·体性篇》),苏雨景能以自己的感悟方式和书写方式进入诗性的世界除了性别、职业、地域的影响,离不开与生俱来的心灵优势,即纯净和孤独。在这里,我无法用俗成的批评方法给她的诗歌进行具体的分析,对于来自生命内部的诗篇,最好的解读是以“心”感应。她收录在《月过窗棂》中的98首短诗,其中仅从“诗题”上看,就12处写到“花”,5处写到“月”,而四卷的题名“月过窗棂”、“到田野去”、“古宅新梅”、“一点萤光”整体传达、营造的是古典意蕴、抒情意味,但彰显的是现代诗美。她赖以取胜的是轻声细语般的精细打探和淡淡忧伤,我知道,走进她的内心你会被一种火焰的气流所缠绕,因之形成的柔韧、深邃和疼痛会以真诚的坦率打动你。我记得摩西在《唐诗的江山》开篇引用《梦回唐朝》摇滚歌词后写到:“花,剑,酒,成为唐朝最重要的关键词。……这三个词像一个三角形的箭头,指向通往艺术与美、个性与自由的最高境界”。掩卷沉思苏雨景的《月过窗棂》,我眼前首先浮现出来的就是“花前”、“树下”、“朦胧月色”,而萧萧剑气隐藏其间,正如我在前文中所说:“她的安静饱含着爆破声”。如果说某些山东女诗人天生的“巫”性气质(如宇向、午夜月等)令诗坛侧目,那苏雨景所体现出的“化巫”能力因以现代抒写的形式散发强烈东方美学气息也理应受到褒赞。

在2015年春天的阳光里,享受着生活苦涩和诗意醇香的滋养,我翻看着这位女诗人的诗篇。她把自己自喻为“鱼”的诗篇让我想到自己那首《我果真就是一条鱼》,而她写母亲辞世时的漫天飞雪,又令我想起自己那首《母亲死在大雪天》。她感悟人间真情、体悟物候变化、揭示大自然美妙的秘密,那细腻与尖利的书写让我相信“水做的女人”有着“沙粒的内心”;她以卑微的视角、姿态和语气进行的倾诉显示着“卑微的高贵”;另一方面,她用心体味出的那些“细小的破碎”蕴含了照耀的意义,她没有书写尘埃的痛,却有脱俗的引领;她那么喜欢用形容词,她那么大胆地用、执拗地用,不顾及有可能带来的败笔,她心中一定有着释解不开的郁结;我一遍遍地感受那些朴素、温婉、静默、幸福,一遍遍地想起李清照“三瘦”的名句,以及“风一样的诗人”徐志摩,他们都有与苏雨景一样的情肠和诗意;望着天空的流云,我还想起柏桦的《水绘仙侣》,想起冒辟疆与董小宛“逸乐”生活的美好与遥远。

       “窗外  一颗树以枝柯的绳索/勒紧最后的夕阳  这曾经的种子/周身的血脉向上天空是唯一的出口”(《景物记》)。这是苏雨景所看到的景物,而我正看着她,一位静坐在宽敞阳台上的女诗人,她坚信:“这些弱下去的火焰/依然可以温暖 渐凉的人间”(《南山种瓜》)。

       哦,南山,又让我想到终南山,是多么有意思的一个去处啊。

 

                                                                2015年乙未春明夷斋

 

                              (《月过窗棂》已由“长河文丛”第九辑出版发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