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雨虹
刘雨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7,903
  • 关注人气:3,7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周勳男與《宗鏡錄略講》】 說老人、說老師、說老話(一百六十六)

(2017-03-29 15:29:21)
标签:

老師

周勳男與《宗鏡錄略講》

 

周勳男整理的,南師所講《宗鏡錄》的講稿,已經出版發行四年了。由於南師曾公開聲明(附後)不許出版,因內容「有多處嚴重錯誤」,故而經常有質疑的聲音傳出,而且,十幾年來,在兩岸三地談論不斷,疑問也不斷。

周勳男是一九七○年禪學班的同學,那時他從台灣大學哲學系畢業不久,在台灣算是青年才俊。他是台灣西螺鎮人,那是出名的製造醬油的古鎮。後來我曾建議他去選鎮長,就可以再選立法委員了,但他因無意政治而作罷。

記得有一次我還為他和徐進夫二人介紹女朋友呢。後來他赴美進修,得心理學碩士。一九七七年,我到美國時,還曾與他,還有吳爽熹、鍾紹楨四人,一同遊紐約市北邊的大乘寺呢。

周勳男學養有基礎,文筆又很好,他寫的《原本大學微言》導讀(編輯說明),十分精彩,南師門下少人可出其右。他有不少著作,證明他治學之道是很認真嚴謹的。

令人不解的是,他為什麼違背南師的旨意,在南師辭世後,立刻出版這本《宗鏡錄略講》呢?他對南師本來是十分恭敬的啊!還記得多年前(那時我還在老古),有一次在辦公室,他接電話聽到是南師從香港打來的,即立刻站了起來恭聽,旁邊的我們頗為吃驚,也很欽佩。所以周勳男出書之舉,許多學友皆百思不得其解。

二月初六那天,紀念南師誕辰之際,忽憶及南師對這本書多次的講話,以及看法,現在,實在應該從實記出,以解眾人心中的迷惑了。

南師所講《宗鏡錄》,是一九七九年三月開始,到一九八○年三月結束。十一年後(一九九一年)的十一月,《十方》月刊開始刊登周勳男的整理版,名為《宗鏡錄略講》。

大約《十方》刊登之後三年左右,有一天我到香港時,看見南師坐在客廳,很不高興的樣子。旁邊坐著的宏忍師,看到我進來就說:「老師正在生氣呢!」話未說完,南師就說:「《十方》雜誌刊登周勳男整理我講的《宗鏡錄》,其中錯誤百出……」

聽到南師的話,我立刻說:「老師啊!這事就只能怪你自己了,《十方》月刊寄來你都不看,現在偶然看到才發現問題,怪誰呢?」

南師聽了也不說話,我只好接著說:「此事簡單啊!老師趕快寫一封信,分寄給首愚法師、周勳男、葉柏樑(《十方》編輯),告訴他們,未得老師許可,不能刊登或整理老師的講錄。」

南師聽到我的建議,立刻對宏忍師說:「你起個草稿,請劉老師修改一下!」

我說:「用不著我修改,只有一句話就行了:『未得我本人許可,不許刊登或整理我的講錄。』」

看來南師的話少有人聽,因為《十方》繼續刊登。

轉眼到了一九九九年,郭姮妟到老古當經理了。有一天她對我說,周勳男整理的《宗鏡錄略講》已有六十多萬字了,可以出版了吧?」

我說:「此事你要去香港問南老師,要他答應才能出版。」

郭姮妟從香港回台灣後,不再說出版這本書的事了。可是南老師卻打了一個電話給我,老師在電話中說:「《宗鏡錄》講稿是另外三個人整理的,王則平(本名)、葉柏樑和 × × ×(電話中聽不清)。連文句都不一致,錯誤太多,絕對不能出版。」

放下電話我就問周勳男:「老師說是王則平他們三人整理的啊!」

周勳男說:「我已把稿費給了他們。」當然我相信,周勳男一定也會再加整理一番的。

在此之前,因為周勳男有一次在香港見老師,說到他整理的這本《宗鏡錄略講》,南師對他說:「你在香港住一段時間,每天修訂一部分,我告訴你應該如何修改。」

周勳男回答老師說:「不行啊!我太太一個人在台灣害怕。老師告訴我如何改,我回到台灣改吧!」

修改之事,當然從此就作罷了。

奇怪的是,二○○○年北京民族知識出版社卻出版了這本書。由於香港佛教圖書館的何館長,多年來每期《十方》月刊都託赴大陸上學的香港學生,帶到大陸分寄各地,待《宗鏡錄略講》文稿刊登完畢,北京民族知識出版社即根據《十方》原稿,正式出版了。

老師看到此書後,立刻委託一位來新國先生,代他追究法律責任,老師此舉,實因該稿內容錯誤多,有害讀者慧命的嚴重後果。

於是這本書在台灣就無法出版了,因為南師尚在。

豈知南師辭世不及一年(二○一三年五月),台灣老古就出版了這本書。了解此書內幕及南師意向的許多同學,都十分震驚。老師尸骨未寒啊!竟如此急迫背叛師意。

還記得是二○一二年春,大家在大學堂辦公室,偶然又提到《宗鏡錄》,我就向南師說:「老師,總要想個辦法修改稿子,把它出版吧?」

老師立刻說:「絕對不出版!」聲調堅決,似乎說:「你們死了這顆心吧!」

半年後,老師就離開這個世界了。

 

周勳男你好糊塗啊!你從學南師幾十年,不知道文字的嚴重性嗎?

南師所說的「嚴重錯誤」,你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因果的可怕你難道不明白嗎?

日昨忽聽到周勳男病了,在加護病房,我們大家為他唸經祈福,祝願他早日康復,能有機會再做彌補才好啊。

 

趁此機緣,再次聲明,本人在南師辭世後二十天,就離開老古公司了。有關此書問題,本文就算是對讀者的答覆吧。


 

【周勳男與《宗鏡錄略講》】 <wbr>說老人、說老師、說老話(一百六十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