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二届人类表演学大会  翁敏华《倚“声”填“词”:实验京剧《朱丽小姐》给我们的启示》

(2012-12-21 09:57:18)
标签:

文化

分类: 2010年第二届人类表演学大会

倚“声”填“词”:实验京剧《朱丽小姐》给我们的启示

翁敏华

 

    日前,在上海戏剧学院红楼的“黑匣子”小剧场,观赏了由孙惠柱等编剧、赵群导演的实验京剧《朱丽小姐》,竟然联想到中国文学史上的“倚声填词”。倚声填词是一个词学术语,指先有乐曲,再依乐曲的声腔配相应的歌词的一种创作方法,唐宋人一般称“倚声”,宋元后则叫“填词”者为多,现在的大学教材上,每每合称其为“倚声填词”。

    我这里所谓的“倚声填词”,是一种比喻的意义,指按照中国京剧的范式(旧声),演绎西方的经典名剧(新词)。

 

填词:更富现实生活意义的故事和人物

    《朱丽小姐》原是瑞典著名的自然主义剧作家奥古斯特.斯特林堡(1849—1912)的代表作。斯特林堡与易卜生同时代,并与易卜生一同,被誉为“现代戏剧之父”。剧情概要是:伯爵的女儿朱丽,是一个任性叛逆的贵族小姐。她刚刚退了富家子的婚约,乘着父亲外出,心烦意乱的她与男仆走到了一起。从男仆肮脏的小屋出来后,两人的地位颠倒了过来,正好朱丽的父亲回来了,急切中男仆令朱丽回房卷钱财细软跟他私奔,朱丽却只拿了一只心爱的鸟出来,两人争执不休,男仆把在他眼里一钱不值的金丝鸟摔死了,朱丽见自己的“灵魂”遭到了践踏,自己便也活不成了。

    斯特林堡的原作,是一部典型的自然主义悲剧。它首演于1888年,至今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这是一部描写阶级关系、男女关系的作品,是一部有关灵与肉的经典剧作。贵族小姐的随心所欲,心理冲动让朱丽走近了男仆,肉体接触后的这对男女,朱丽作为主人的心理优势后退了,让位了,主仆关系为男女关系所替代,朱丽虽然依旧不习惯男仆小屋的肮脏凌乱,却不得不对男仆言听计从,不由自主地选择了顺从地跟他走。一直到这里,这个故事还有点像我们的司马相如与卓文君(当然男仆比司马的地位更低,也不如他有才气),而下面的走向就大相径庭了:由于斯特林堡笔下的这位欧陆“卓文君”拿不到家里的钱财,男仆立即就看她不起,侮辱她,甚至毁坏她的灵魂的替身,而不是两个身无分文的年轻人一起到某地开一个酒吧,“沽酒当垆”,自食其力。被毁灭了灵魂的朱丽只得去死。故事以爱与死为主题。一个永恒的主题。

    在搬上京剧舞台时,故事整个搬到了中国古代,作了些许中国化改造。虽然充满着浓郁的古典氛围,却对今日之中国有着非常直接的针砭作用:人的贪念,一夜暴富的欲望及不择手段,金钱至上主义的横行,男女关系中弥散的铜臭味,理想主义败倒在所谓现实主义的脚下,灵与肉的分裂,等等。多少“怨偶”在你死我活地斗争着,却不明白两个原先如此恩爱的人怎么会走到这一步的。

    《朱丽小姐》告诉我们:金钱不但腐蚀权力,同时腐蚀爱情。

    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那么,没有爱情呢?

 

倚声:无所不在的中国元素、京剧范式

    要将这样的一部具有现实意义的经典剧作搬到中国人的面前,选择中国人喜闻乐见的戏曲形式是明智的。

    实验京剧就是这样做的。青年京剧青衣赵群,第一次执导,导演了这部小剧场京剧。她在“导演的话”中说:“一把木椅在空旷的舞台上,时而是厨房炙热的灶台,时而是卧室虚掩的房门,时而亦或是后花园中的假山、浮桥——虚拟夸张的表现形式将带您零距离品味中国传统戏曲艺术的独特魅力。”

    其实,这样的中国元素、京剧范式在戏里无所不在。时间背景设置在了某个传统节日之夜,伯爵女儿改成了财主千金,男仆名叫“项强”(傅希如饰),厨娘名字“桂思娣”(肖健饰),交谊舞改作了舞狮子,等等。戏剧一开始就极富戏曲风味:京剧丑行肖健扮演的丑旦桂思娣,风风骚骚地出场,走一个圆场,猛一个亮相,小嗓来一段自报家门,虽与前排就坐的几位外宾开了几句英语(不知是“规定性情节”还是即兴表演),但本质,却是地地道道的中国戏,连与观众对话,也渊源有自:古传奇剧向有开场角色与“后行子弟”对话的传统,中国戏曲演出就不是与观众完全隔绝的,没有所谓的“第四堵墙”。

若是说还有什么漏用的京剧元素,似乎就是丑旦脸上应该有的那颗痣,肖健没点。那颗用以点破相的痣,可是戏曲丑旦的标志呵!

    把时间设在某节庆之夜,真是聪明的做法。武生行傅希如扮演的项强,舞弄着狮子头,跳踉腾挪,忽进忽退,实在是帅气得很。有狮子舞出现的节日,极有可能是元宵节;而元宵节,则是中国最为狂欢的传统节日。狂欢节具有颠覆性,无等级性,如此演绎一段女主人与男仆的“恋爱”故事,似乎正合适。“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花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节日之夜的爱,来得快好像去得也快。古诗里是“不见去年人”,剧中则是“不见昨日人”!人的情感像风一样流动,风流!

    扮演朱丽的徐佳丽,水袖功甚是了得!项强与她舞了一会儿,逃进情人桂思娣的厨房里去,朱丽小姐追逐而来,一甩袖,就将厨娘支开,这一“袖”“水”,简直就是洪水,冲击得人倒咽一口气;她自以为本身就是“千金”,没想到项强看重的是她身外的“千金”,连她最心爱的金丝鸟都被他掐死了,这时候的水袖,就是她心乱如麻、失魂落魄的外化。戏曲乐歌的婉曲吟哦一唱三叹,是心声的衍伸;戏曲水袖,则是心动、心痛、心花怒放等心理变化的衍伸。

    《朱丽小姐》的音乐唱腔也很好听。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倚声填词,我们在这一唱段里聆听到某部老戏里的一个优美旋律,又在那段曲子里领略似曾相识的音响。项强与朱丽的一段对唱,与现代京剧《沙家浜》“智斗”音律若即若离,听得大家会意地微笑。这是好事。本来嘛,好听的曲调就应该传承下去,而熟悉的旋律,显然便于传唱。倚声填词的积极意义就在于此。

 

“倚声填词”:中外文化交融的终南山捷径

    今天,许多外国戏剧家都承认,从小接受严格训练的戏曲演员就是不一样,戏曲演员身上有一种美感的积淀,戏曲的精彩都是“背”在演员身上的,这种表现力的繁富,是超越语言、世界少有的。

    但是,中国戏曲也有她自己天生的弱点。报上说她“不擅叙事”,然也!戏曲从她诞生之日起,就是这么个擅长抒情不擅叙事的玩艺儿。各类伎艺早已在勾栏瓦舍里操练得发达了,这才想起该有个什么故事把它们串一块儿,我曾经将此称为“借故”——借助故事。正因此,戏曲长期无有剧本。戏曲就是这样表演第一,故事第二,乃至后来有了成熟剧本,也会被抛开,“折子戏”的大量出现与风行就是明证。故而,戏曲给人的总体印象是悦耳悦目,而在撼动人心、洗涤人的灵魂、揭示人性本质方面,略输一筹。且,戏曲传统剧目所“借”之“故”,对于现代中国人而言,是显得老套了点。近二三十年来,本土剧作家不可谓不努力,可是,好剧本还是不多。或许因为四十多年前的“样板戏”影响太大了,近年新编戏曲怎么看怎么有股子“三突出”味儿。要摆脱,可能还需要假以时日。在这种状况下,改编世界名剧,不失为是一个明智而经济的做法。毕竟,揭示人性的光明和黑暗、优长和弱点,是指出人生向上一路的必要前提。西方经典在这方面是先行者。

    以戏曲艺术表演上的“强”,演绎西方经典故事上的“强”,可谓强强联手。

    当然,“倚声填词”,戏曲演绎世界经典剧,并不是今天才开始的。昆剧《麦克白》,京剧《王子复仇记》,等等,都已经在戏曲发展史上着有一笔。只不过今天进行得更加自觉、更加娴熟、更加有效了。如剧演更短更精粹,时间控制在一个小时之内,符合当今世界“一小时剧”的最新潮流,符合现代人的生活节奏。我去年参加在首尔举办的韩国戏剧节,观看了七部新编剧,每一部都是一个小时。

    京剧演绎西方经典的意义,并不局限于京剧或戏曲。中国的年轻学子看这戏,既是走近世界经典,又是零距离品第国剧,双管齐下;这又是京剧走向世界的极好形式,到原作的母国、母洲去,到世界上一切曾经搬演过此剧的国家去,让人看看本剧的“另类”演绎,感受中国戏曲风格化表演的深邃精神。所以,实验京剧《朱丽小姐》“倚声填词”式的实验精神,值得我们各行各业有志于中外文化交流、交融的人士好好学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