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二届人类表演学大会论文  杨俊霞《社会表演三步走:观察、定位、行动》

(2012-12-21 09:34:22)
标签:

文化

分类: 2010年第二届人类表演学大会

社会表演三步走:观察、定位、行动

——尼古拉斯·巴特的表演训练对社会表演的启发

杨俊霞

 

    我有一个快满5岁的女儿。由于我在上海戏剧学院念博士研究生,不能随时陪伴在女儿身边,因此当我不在家的时候,女儿的教育就由我先生以及公公婆婆负责。三周前的一个晚上,我先生打电话告诉我:我们的女儿第一次撒谎了。

    事情发生在那天傍晚,在书房看电视的丈夫发现女儿进出相连的更衣间好几次。更衣间的小柜里放了很多巧克力,而女儿从来都很难抵御巧克力的诱惑。我们和女儿的约定是,如果不生病,她可以每天吃一颗巧克力,大小种类由她自己选择。那天她感冒刚快好,所以说,她已经差不多有一个星期没能吃上巧克力了。女儿进更衣间干什么呢?丈夫凝神细听,听见了打开小柜的声音,打开巧克力糖盒的声音,还听见了巧克力糖纸的娑娑声。不一会儿,女儿走出更衣间,径直朝书房外走去。丈夫叫住她,女儿的第一反应是赶紧朝门外跑。丈夫又叫了一声,女儿才不情不愿地走回来。她不愿意靠近父亲,保持很大一段距离,不正面面对父亲,两只小手揣在衣兜里。父亲问她进更衣间干什么,小朋友的右脚在地上搓了几下,回答道“去拿小手巾”,为了证明她的话,她还从小衣兜里掏出了一块干净的手巾。“没做别的了?”父亲接着问。小朋友的眼睛眨了好几下,看着别的地方,然后回答说“嗯。”丈夫看了女儿一会儿,继续问“真的没做别的了?”女儿朝父亲走近了一步,这次看着父亲说“就是拿了块小手巾,你看。”她把小手巾递到了父亲手里。我丈夫说他真是没想到女儿五岁就能备好这一手,而且还能这么镇定,又不能去搜她的小口袋,于是很快败下阵来,底气非常不足地加了句“小朋友不能撒谎喔。”女儿点头答应,飞快地离开书房。

    丈夫和女儿的对话刚好被站在楼梯上的奶奶听见,奶奶在退休之前是小学校长,经验显然比我丈夫丰富太多,奶奶拉着女儿的手下楼,回到他们的卧室。过了一会儿女儿上楼来,手里拿着一颗巧克力,还给我丈夫,并且道歉说自己撒了谎,请父亲原谅。我丈夫给她讲了一番道理,女儿点头受教,确定父亲已经原谅她了,女儿对父亲说“爸爸也有不对的地方。娃娃如果有什么没做对的,爸爸应该好好地教,不能一直逼问一直逼问。”丈夫顿时无语。

    小朋友们对父母亲撒谎,是并不少见的一种基于父母儿女社会角色的表演行为,小朋友们显然希望能够通过这种表演行为对观看表演的另一方——父母——造成一定的影响。小朋友撒谎时很容易会被大人发现,因为他们的肢体行动太容易露马脚。拿我女儿来说,她的肢体行动就表现出许多和语言不一致的信息:她不愿意靠近父亲、不正面面对父亲、小手放在口袋里、不敢和父亲眼神交流等等。相比之下,成人世界的谎言就要难拆穿得多。但毋庸置疑的是,如果具有敏锐的观察力,我们就可以从对方的肢体行动中找到蛛丝马迹。

    可以怎样锻炼我们的观察力呢?英国皇家戏剧学院前院长尼古拉斯·巴特教授的表演训练工作坊给予我们很多启发。巴特教授的表演训练主要基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身体行动方法”理论、Keith Johnstone的即兴表演训练、其他即兴表演教师的训练、以及巴特教授自己的教学创造。虽然他的表演训练是针对英国皇家戏剧学院表演专业的学生设计的,但是对于社会表演者来说,其中的一些练习也非常有效。来看下列练习,这组练习由三个部分组成:

 

第一步:参与者两两组队,A向B提出一个对于B来说非常有吸引力的建议,并不断加码尝试让B接受这个提议。无论是什么建议,B的回答永远只能是“不行(No)”。注意观察当B回答“不行”时,会有哪些典型的肢体动作?

第二步:同一对参与者,换B向A提出非常有吸引力的建议,B不断加码尝试让A接受这个提议。无论什么建议,A都只能回答说“好的……但是……(Yes…, but…)”。注意观察当A回答“好的……但是……”时,有哪些典型的肢体动作?

第三步:同一对参与者,换A向B提出非常有吸引力的建议,无论什么建议,B都尽力回答说“很好……而且……(Yes…, and…)”。当听到B的回答之后,A继续回答“很好……而且……”。循环继续。注意观察当双方回答“很好……而且……”时,有哪些典型的肢体动作?

 

    显而易见的是,在这个练习中,巴特教授非常强调对肢体动作的观察。这个练习设计的精妙之处在于他把三种情景并置在一起,形成鲜明的对照,因而更加凸显了三种情景中肢体行动的差异,凸显了观察的重要性。当人们不得不否定他人的提议时,肢体动作也会发出相应的信号:与对方保持较大的距离;双手交叉抱胸,或者一只手扶在颈窝,以此减轻压力;身体肌肉紧张度上升;双脚稳稳站在地上,从地面汲取足够的支撑力等等。巴特教授评论说,拒绝时的肢体动作还和各国的文化差异相关联,举例说在日本文化中直接对别人说“不”是非常粗鲁的行为,因此在这个练习中日本参与者总是会感到非常尴尬;相比之下,英国人拒绝别人就要容易得多。当必须委婉地拒绝他人的提议、并且还不得不说出理由时,人们的身体动作会急剧增加、脚部动作增加、肢体侧动、摇动增多,仿佛通过侧动躯干就可以让提议侧身而过似的。当被允许接受提议、并且进一步发展该提议时,人们会很自然地拉近谈话距离、手势增多、身体接触增多、谈话者越来越激动、有时甚至还会出现欢呼跳跃的行为。巴特教授评论说,倾听这个部分的练习是非常有趣的,房间里的音量会越来越大,当谈话进行到某一点时,两人之间的交谈会突然变得极不真诚,恭维似乎变成了批评,就仿佛是果子熟透了熟得烂掉了。

    在日常生活中,察言观色常常能够让我们掌握许多口头语言之外的宝贵信息;相反对生活里的变化熟视无睹的人往往会可招致怕的后果。那些有先见之明的朋友会这样告诉我们“我知道他一定会采纳这个项目方案,因为当我陈述完提案时,他脸上露出的微笑告诉了我他的决定,只有真心感到高兴他微笑时的嘴角才会翘成那个角度。”迟钝的朋友对于突然降临的坏消息往往显得措手不及,他们会说“今天早上我妻子居然在我上班之前递给我离婚协议书,我从来不知道我们的婚姻生活竟然让她不愉快。”

    观察非常重要。但很奇怪的是,从小到大,没有人会系统地教我们该如何进行观察。我们所接受的普通教育,无论是小学、中学、还是大学,没有任何一位老师会专门教我们如何观察。课程改革之后就更有趣了,课程设置里有自然老师教我们如何观察大自然,而对于我们每天身处其中的人类社会,却没有哪门课程会教我们如何观察与解读日常生活中人们的行为举止。对于一个优秀的演员来说,观察力的训练和培养则是其专业训练与自我修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巴特教授的许多练习中,对观察力的培养与训练始终是练习的目的之一。

    对处于各种社会情境的我们来说,可以通过注意以下几点来培养我们的观察力。首先,我们应当让观察变成一种有意识的习惯。只有当有意识地观察所处的社会情境时,我们才能收集充分的信息,决定在这个特定的社会情境中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只有当有意识的观察变成了一种习惯,我们才有可能从容地应对瞬息万变的社会生活。需要强调的是,周全、细致、有效的观察必须靠保持高度的好奇心、集中注意力、靠持续的练习来获得。第二,我们可以运用观察力练习来提高观察技能。合理设计的练习能够让我们在较短的时间内有效地锻炼观察力。在巴特教授采用的练习中,另外两个练习也非常有利于观察力的培养。第一个练习叫做“眨眼杀人”:

 

    练习开始前大家手搭肩围成一圈,老师绕圈走,秘密指定一位杀手。参与者散开,在空间里持续行走,不能停。杀手通过朝被害人眨一只眼睛杀人,被害人被杀之后必须在持续行走的同时心里默数三下后死亡,以便让杀手有时间从被害人身边离开,死亡的方式可以尽可能的夸张、戏剧化。参与者如果有充分证据怀疑某人是杀手,那么可以朝对方吐舌头,吐舌头只会杀死杀手,对其他人没有影响。被杀死的杀手持续走动、心里默数三下之后死亡,吐舌头的人变身为下一任杀手,继续眨眼杀人。如果吐舌头和眨眼同时发生,算吐舌头的人赢。如果你朝对方吐舌头,事实证明对方不是杀手,那么在下一个人被杀之前你不能再吐舌头杀人。

 

    在这个练习中,为了要找出谁是杀手,参与者必须仔细观察他人的面部表情和行走轨迹,必须与其他人做眼神交流,参与者还必须根据其他人的面部表情、眼神、行走轨迹、行走节奏等等来做出逻辑判断。对肢体信息进行加工处理之后再做出逻辑判断,这样的过程毫无疑问是我们在社会生活中常常遇到的情境。第二个练习也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非常喜欢采用的练习,叫做“身体记忆重建”:

 

    一组人自然状态下陆陆续续进入一个空间,他们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做什么练习。坐定之后,老师让参与者进行所有行动的记忆重建:所有人退出空间,依照刚才进入空间的顺序,尽可能以同样的节奏重现刚才的所有动作、表情、对话。

 

    对于所有第一次做这个练习的人来说,这个练习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会想当然地认为自己不可能记住在这种所谓的无意识状态下做出的所有行为。而练习的结果往往令人出乎意料,多数人能够重现大部分动作、表情、对话。通过这样的“身体记忆重建”练习,我们的观察力和记忆力都会得到有效的提高。第三,我们应当注意扩大观察力范围。斯坦尼在他的体系当中,常常会使用到一个术语:注意力范围。斯坦尼用这个术语帮助演员在舞台上集中注意力。他认为,演员可以先集中注意力在一个较小的范围,他自己、其他另一个演员、或者某件道具。一旦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个较小的范围之后,就把注意力扩大到一个中等范围,关注更多的演员或者更多的道具。在完全集中注意力在这个范围之后,演员就可以将注意力范围扩展到整个舞台。如果演员的注意力涣散,他可以先退回较小的范围,然后再次慢慢扩展到较大的范围。这有助于演员实现当众孤独。在社会表演的情境当中,学会如何在注意力的这三个范围之间调整自己的表演,显然有助于我们化解过于紧张的情绪。针对观察力范围来说,我们也可以分作小、中、大三个层次。先将观察力集中在自己及身边的少数人、物件上;然后扩大到一个中等范围,关注更多的人、更多的物件;最后将观察力范围扩大到身边的所有人、所有物、所有事。

在有了观察的意识之后,在进入到特定的社会情境之前,我们还需要对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心理状态有相对清晰的定位。如何定位,与巴特教授在练习中引入的一个概念关系密切,这个概念就是“status”。Status这个词翻译成中文必须用两个词语来表达:表示外在的时候我们翻译成身份地位的高低;表示内在的时候我们采用心理状态的高低来表达。身份地位的高低会影响我们的肢体动作和社会表演,这个道理显而易见。但是我们经常会忽略了心理状态的高低也常常会影响我们的肢体行为和社会表演。巴特教授采用一系列的练习清楚而简洁地表现了心理状态对肢体动作的影响,我们来看看其中的一组练习:

 

第一步:参与者四人一组。两人进行对话,同时配合肢体表现。另外两个人则分别用手臂指示出对话者心理状态的变化。

第二步:参与者四人一组。两人进行对话,同时配合肢体表现。另外两人作为控制者,在每句对话之前,分别大声地给出对话者的心理状态数字,一个人从10到2依次降低,另一个人从2到10依次升高。进行对话的两个人必须根据听到的心理状态数字表现相应的对话以及肢体行为。

第三步:参与者四人一组。两人进行对话,同时配合肢体表现。另外两人作为控制者,在每句对话之前,在2到10之间任意挑选一个心理状态数字大声告诉对话者。进行对话的两个人必须根据听到的心理状态数字表现相应的对话以及肢体行为。

 

    通过这个练习的第一部分,我们清楚地意识到即使是进行日常对话,对话者的心理状态也会产生明显的变化。变化可能是多种原因导致的。比如说,因为拥有某种知识而使得心理状态的位置上升,因为遭到批评而导致心理状态位置下降等等。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总是会对某类心理状态位置感到舒服:有些人对较高的心理状态位置感到舒服,而有些人则对较低的心理状态位置感到舒服。而当我们进行表演的时候,总是趋向于将应当表现出的心理状态位置表演成让自己舒服的心理状态位置。

    巴特教授在他的练习中进一步指出,不仅个体拥有不同的身份地位和心理状态,空间也具有不同的地位、状态。当我们进入到某个空间时,个体和空间之间就会产生地位和状态之间的互动。一起来看下面这组练习:

 

在空的空间中央放一把椅子。椅子使空间具有了地位和状态的象征意义。

第一步:参与者两人一组,分别从两端的入口进入到这个空间。抽2-10的扑克牌决定参与者的心理状态。参与者进入空间时的心理状态数字为2,通过肢体依次表现出3、4……的状态,直到扑克牌指定的数字。观众通过参与者的表演猜测并确定他们的心理状态的高低。

第二步:参与者四人一组,两两分别从两端入口进入到这个空间。抽2-10的扑克牌决定参与者的心理状态。参与者进入空间时的心理状态数字为2,通过肢体依次表现出3、4……的状态,直到扑克牌指定的数字。观众通过参与者的表演猜测并确定他们的心理状态的高低。

第三步:在第二步练习的基础上,增加参与者以固定的台词开始表演,即兴创作台词,完成练习。

 

    如果将身份地位、心理状态、以及个体与空间的互动放到社会情境中考察,我们就会注意到一些有趣的现象。

    首先,作为各种社会关系总和的个人,总是在社会交往过程中获得并表现出特定的社会身份社会地位。除了这种外在的社会身份、社会地位之外,交往互动过程还会受人们内在的心理状态的制约。心理状态处于强势地位的人,趋向于引导并控制交往过程。而心理状态处于弱势地位的人,则趋向于听从他人的引导。在扮演不同的社会角色时,揣摩并分析该社会角色心理状态的位置是非常必要的。举例来说,教师在进行知识传授时,其心理状态应当比作为传授对象的学生的心理状态强势;在引导学生进行讨论时,教师的心理状态应当略高于、或者等于学生的心理状态位置;在启发学生发表意见时,教师的心理状态应当等于、或略低于学生的心理状态位置。善于社会交往的人,往往能够像技巧娴熟的演员一样,根据不同的特定情境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位置。

    其次,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生活当中,人们的活动总是发生在特定的空间之内。正如个体拥有外在的地位身份和内在的心理状态,空间也拥有特定的地位和状态。个体在进入到某个空间时,会根据不同的空间状况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例如,进入不熟悉的空间时,个体趋向于表现出较为弱势的心理状态,而进入到熟悉的空间、或者引发其控制欲的空间时,个体则会表现出强势的心理状态。通过对空间的设计,可以影响并改变个体的社会表演。例如,在审讯室,审讯对象会被安排坐在一个没有扶手的椅子上,有时椅子背后会特意安排一个开放空间,以增加审讯对象的不安全感。在小学教室中,通常会抬高讲台以增加教师的权威度。法庭的审判席一般会高于原告席和被告席,以凸显法律的权威等。

    简而言之,当我们针对某个特定的社会情境考虑自己的表演定位时,我们必须考虑这一社会角色的身份地位、心理状态、以及个体与空间的互动关系。

    在经过了仔细的观察和审慎的定位之后,我们接下来应该确定的就是在特定情境的社会表演中,应当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行动是所有表演的关键。应当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这个行动要达成的目的是什么,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会遇到什么样的障碍。这些问题显然不仅仅对舞台上表演的演员们有用,对于身处各种社会情境中的我们也同样重要。

巴特教授在进行剧本分析时,针对演员如何扮演剧本角色,列出了下列表格:

心理身体行动方法

元素

问题

事实、身份、状态

我是谁?

方向、注意力范围

我在哪儿?

假使、想象力、研究

什么时候发生的?

动作单元、任务、速度、节奏

我该采取什么行动?

最高任务、最高目的

为什么我要采取这个行动?

适应、潜台词

我如何采取这个行动?

当下、真实、信念感

为什么我应该现在采取这个行动?

有创造力的状态

有些什么障碍?

情绪记忆

如果失败了我该怎么办?

前史

我从哪里来?

适应

这个行动成功吗?

任务、最高任务

我要去哪儿?

 

    表格的左边是斯坦尼“身体行动方法”中的基本元素,表格的右边是斯坦尼建议演员针对人物分析时应当提出的九个问题,以及巴特教授认为也必须考虑的另外三个问题。在这十二个问题中,第四个问题“我该采取什么行动”是关键中的关键。

    在社会情境中,进行社会角色的分析时,我们同样可以应用这个表格快速地引导我们找出关键的行动来。我们应当仔细地研究这个社会角色的规定与相关叙述、事实、事件、所处时代、时间和背景、生活条件等等,这就是社会角色所处的规定情境。基于规定情境,我们可以按图索骥,仔细研究并找出以上十二个问题的答案。在特定情境的社会表演中,我们也可以提醒自己表演的最高任务和贯串动作是什么;为了达到最高任务,可以将行动细分为多少个动作单元;应该以什么样的节奏和速度完成动作等等。

因为篇幅关系,我们不能一一列举巴特教授的表演训练为我们带来的种种启迪。但是,概括说来,巴特教授的训练,让我们联想到可以将在特定社会情境中的社会表演划分为三步走:第一步,培养并训练有意识地观察;第二步,确定所承担的社会角色的身份地位、心理状态、以及个体与空间的互动关系;第三步,确定采取什么行动。观察、定位、行动,有效地承担并扮演自己的社会角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