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二届人类表演学大会论文  张秉权《香港基础教育中的粤剧教育》

(2012-12-21 09:10:50)
标签:

文化

分类: 2010年第二届人类表演学大会

香港基础教育中的粤剧教育

张秉权

 

前言

 

近十年来,不同层次、不同对象、不同形式的戏剧教育在香港颇见蓬勃,这无论对教育或者戏剧艺术的发展,以至于对整个社会的文化状态,都带来一定的影响。

 

粤剧是香港的重要表演艺术,拥有大量的观众。近年也锐意在基础教育的环节进行不同形式的教育活动,成为香港蓬勃的戏剧教育活动的重要一环。

 

 

粤剧在香港的地位

 

粤剧拥有大量的观众,虽然常有人说,走进粤剧表演的场地,满眼都是白发灰发人,观众老化的危机颇见明显;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随着社会人口的老化,与人均年寿的增加,放眼将来,粤剧总会有「新观众」加入。当然,今天有新观众,不等于将来必定有。在这文化急剧转型的时代,怎样让年轻人对这种「节奏慢」、「程序化」的艺术稍有认识,以确保他们将来有成为热心观众的可能,倒是要从长计议的事。

 

香港艺术发展局最近发表了「香港艺术界年度调查2007/08」,发觉在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的十三个表演文娱设施,与香港演艺学院、香港艺术中心、艺穗会和新光戏院等共十七座演艺场地中,2007/08年度内共进行了5,762场次演出,接触了278.9万观众人次,但这数字只计算舞蹈、戏剧、音乐和戏曲节目,并不包括朗诵、音乐比赛与木偶等综合文娱表演。而这278.9人次的观众中以戏曲占最多 (见图一)[1],而所谓「戏曲」,在香港来说,其主体当然是粤剧。事实上,该年共1,137个戏曲节目 (占整体表演艺术节目总数量3,050个的37%) 中,粤曲演唱会占581个 (43.6%),粤剧演出共566个 (42.4%),其它剧种只占51个 (3.8%)。[2]

 

粤剧与粤曲的观众,是香港表演艺术观众的主要部分,殆无疑问。

 

 

 

「危」与「机」:粤剧近十年的现象

 

(一)演出青黄不接

 

观众问题其实只是香港粤剧要面对的众多问题中的一环,大量观众的背后,存在着很严重的青黄不接。

 

香港粤剧的盛世在三十至七十年代,从「薛(觉先) 马(师曾) 争雄」以还,一大批名伶如红线女、芳艳芬、新马师曾、何非凡、陈锦棠、任剑辉、白雪仙、梁醒波、林家声等,先后在氍毹上各领风骚,把粤剧艺术推展得灿烂辉煌,并拥有大量观众。其中五、六十年代之间由任剑辉、白雪仙组织的「仙鳯鸣剧团」,由于得到著名编剧家唐涤生支持,演出其《帝女花》、《紫钗记》、《再世红梅记》等杰作,尤其疯魔广大戏迷,造成深远的影响。

 

可惜的是,自从唐涤生于1959年猝然逝世,其后「仙鳯鸣」亦停止演出,粤剧从此逐步进入较沉寂的时期。尽管任、白的徒儿组成的「雏鳯鸣」亦曾努力演出,维持并培养不少观众,但由于整体的粤剧名伶渐趋老化,具有偶像般魅力的大老倌慢慢离开舞台,更由于社会经济的变化和普罗艺术日趋多元,七十年代以后,电视已经成为不少过去粤剧观众的更方便选择,粤剧观众乃逐渐流失。在表演者和观众都出现接班危机的时候,粤剧乃不得不进入相对的「低潮」。

 

今天在粤剧界被公认最具资历、艺术水平最高的一众艺人,都已在六十岁以上;年龄在四、五十岁之间的一线艺人,数量其实有限,因此,近年一般剧团组班演出,都只能演出一个星期左右,而且要每晚更换剧目以飨观众,好像过去一锤下来,一个戏连演多场的,除了「雏凤鸣」的文武生龙剑笙专程回港演出《帝女花》和《西楼错梦》,以及汪明荃、罗家英演出新编剧《德龄与慈禧》外,已不复见。

 

 

(二)教育颇有发展

 

春江水暖鸭先知,对接班人危机最敏感的自然是粤剧界中人。因此,许多年前,八和会馆已经积极推动不同形式的粤剧培训课程,企图在表演、伴奏、编剧等方面,都能后继有人。一些大老倌如梁汉威等甚至积极设馆授徒。[3] 他们虽然都取得一定成绩,但是,由于政府和社会整体的配合未如理想,要扩大影响,始终不易。

 

于1984年成立的香港演艺学院,在1999年开始设有「中国戏曲」课程,以粤剧为主,颁发文凭与深造文凭。但由于基础教育未能配合,这么多年来都收生不多,虽能稍变现况而影响仍未够理想。

 

要从根本上着手,要在基础教育领域内引入粤剧教育,让儿童青少年早日接触粤剧、认识粤剧,这是关心粤剧未来的所有人的共识。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怎样更好地发展香港的未来,乃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课题,其中教育和文化艺术,更是其中的焦点。直到最近十年,由于教育改革 (2000-  ) 的带动,粤剧在基础教育范畴中,乃渐次得到发展的机会。

 

所谓教育改革,是要全面地改革过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现象,要从整体上改善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实施普及教育政策以来,偏重「量」而未能重视「质」的毛病。其主要改革项目包括确定八项「主要学习领域」,以及在六年小学之后,从中学到大学的「五二三」学制变为「三三四」学制等。

 

所谓「八项主要学习领域」包括 (1) 中国语文、(2) 英国语文、(3) 数学、(4) 个人、社会及人文、(5) 科学、(6) 科技、(7) 艺术和 (8) 体育。艺术教育既是主要的学习领域之一,要占上一定的课时 (小学是总课时的10-15%,初中是总课时的7.5-10%)。而在2009年开始实行的新高中学制,占总课时15-35%的「其它学习经历」,艺术活动也是其中的一环。关于这新学制,过去学生在五年制中学与两年制的大学预科结束前,都必须分别应付公开考试;而在「三三四」学制中,三年的初中结束后学生不须应试,唯一的公开试是在完成高中三年之后。换言之,学生的考试压力比过去轻,这客观上有利他们从事不同方式的艺术教育,包括戏剧教育。

                                       

因此,粤剧界、教育界以至于社会上不同圈子的人,就在这十年左右,因应这个机会,开展种种粤剧教育计划。

 

这些教育的模式很多,长期、短期,曲艺、剧艺,各具特色。常年举办的莫如香港学校音乐及朗诵协会举办了十一年的「粤曲歌唱比赛」。比赛现在是每年二、三月间举行的「香港学校音乐节」的一部分。其中学初级组、高级组,与小学高级组都设子喉 (女声) 和平喉 (男声)独唱组,而小学初级组和幼儿园组则安排对唱。另设公开组。历年都有大量的孩子参加,人数在四百余至七百余之间。参加者都能认真以赴,优胜者的表现更是有板有眼,令人激赏。

 

更多的是以演出为主体的教育活动。例如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将于明年四月组织名伶新剑郎、阮兆辉和邓美玲等在不同场地演出《六月雪》。在演出前会安排示范工作坊,演出后会有演后讨论会,务求细心地引发年轻观众观赏粤剧的兴趣,也提升他们的赏析能力。这是康文署新推出的「高中生艺术新体验计划」的项目。

 

还有以培训为主的计划。例如同是康文署,它在未来学年会与剑心粤剧团合作,在四间小学内推行「校园粤艺查笃撑」计划。剧团走进校园,透过全年共32节的工作坊,培训小三至小六的学生,让学生在唱、唸、做、打,以至化妆、服饰等粤剧的整体艺术特点,有具体直接的参与。计划最后还安排结业演出,让同学感受舞台演出的魅力。

 

近年,抓紧学校课程改革的机会,出现了以更具系统的架构,让高中学生对粤剧文本、表演以至于其文化内涵,能有较通盘了解的计划。香港大学教育学院中文教育研究中心的「粤剧小豆苗」计划是其中表表者。他们联系有经验的粤剧老倌,编订课程,带领高中学生就一个剧目进行全面的研习。该中心更先后出版《帝女花教室》和《紫钗记教室》,仔细记录了计划的内容、办法和评估,很有参考价值。

 

这些不同类别的活动当然各具优点,也都有一定效果。彼此并行不悖。

 

这些活动,至少已能够为学生提供较健康的课外活动,使他们不会把时间花费在无甚益处的玩意上。语文教师则深信,若学生能多接触典雅的曲词,自能体会语言之美,长远而言,有助提高其语文程度。当然,更全面地看,粤剧既是一门综合的表演艺术,则学生若真能近之好之,则其整体艺术修养,也自必有所提高。

 

教育的功能之一是文化的传承,即让学生透过有系统的学习,认识、了解并继承传统,使他们在文化上不致茫然无归。后现代的教育理念承认人的多样性,甚至肯定人身份的混杂多元。正如人可以有双重甚至多重国籍,人可以在居所方面四处为家。然而,在相对一段稳定时期,或者在人的心理上,他必会对其中一方面较有归属。而这种心理上的归属,背后必然以不同层次的文化认识 (以至认同) 为基础。不同形式的粤剧教育,可以 (甚至应该) 负起文化传承的任务,是自然而然的。

 

 

剧目选择的思考

 

粤剧教育如何更好地有助文化传承?这是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过去中国人藉民间演戏看戏的机会,认识历史,尚友古人,也从肯定忠臣孝子、侠士节妇,以及批判贪官佞臣、奸夫淫妇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养成了集体的道德观。在识字人口不多的时候而文化仍得传承,这是重要的途径,这也是戏曲「高台教化」作用的意思。

 

可是,时代不同了。过去娱乐的品种不多,戏曲就是社会大众的主要生活内容,观众可以透过浸淫于不同作品而得到潜移默化,文化传承于焉成就。可是,今天的年轻人难得看戏曲,推动粤剧教育的,就不能不有意识地慎选剧目,希望学生能在有限的机会中,真有会心了。

 

座谈会、工作坊、现场表演等具体形式背后,作为艺术教育,我们要拣选怎样的艺术作品来跟学生分享呢?

 

上面提及的《六月雪》、《帝女花》、《紫钗记》,当然都是好作品。可是,孩子唱《帝女花》,〈庵遇〉、〈香夭〉等的歌词虽好,但不少都只能得形遗神。戏中处理的爱情与国家的矛盾,对他们而言委实比较遥远。至于《紫钗记》,主旨在歌颂坚贞的爱情,否定见异思迁。这固然对年轻人很有针对意义,但是,给学生带来的文化思考,却不一定很深刻。《六月雪》或其前身的《窦娥冤》,同情弱女,鞭挞无心正法的贪官,其旨正确,剧情动人,但是,也不一定是年轻人最关心的课题。

 

最近香港演艺学院粤剧课程的学生公开演出统名为《锣鼓响》的几个折子,其中一段是《潞安州》。这是个很著名的剧目。我以为,剧里提出的问题真的是年轻人心目中的问题。若能善加处理,针对高中程度的学生,在文化传承方面应会有很理想的效果。

 

这是宋朝名将陆登死守潞安州的故事。金兵南下,潞安州陷敌重围数月,京师援兵不至,即有粮断之忧。在伤亡殆尽,危城难守的关键时期,陆登乃要「夫人你抱子逃亡,为夫留城御寇」[4],虽经陆夫人央求,说:「夫妻应当同患难,岂可我去君独留?将君报国有丹心,为妻尽忠不居人后。愿效木兰跨战马,亦可助夫守城楼。」但是,顾虑到儿子陆文龙的安危,陆登还是坚持要夫人抱子混在难民当中,乘乱逃走。

 

然而,在考虑再三后,陆夫人决意把儿子交与乳娘带走,而她自己则留下来陪伴陆登,她对陆登说:「文龙已付托乳娘,为妻帐前侍候。」

 

这是叫陆登意外的抉择,于是:

 

陆登:贤妻忍心弃子转回头。

陆夫人:付托有人,夫你莫担愁。

陆登:妻情深与夫守城楼。

陆夫人:军中伴侣,过了多少个春秋,两相唱酬。…… 随郎御寇上城楼,

   搬矢石,送茶又送汤,体恤诸将士助守城楼。

 

在战乱危急之际,陆夫人留下来也许真的可以上城楼帮这帮那。但是,这些「送茶送汤」的事难道真的非她做不可?为了做这些事情,在丈夫和儿子之间,她就

要做这个抉择?

 

其中关键,是随后一段「反线二王」:

 

陆夫人:怜君驰驱国事,连月苦战不休。唉,将军呀,看你血染征衣,脸黄

   肌瘦。待为妻裂罗裙,为君裹扎解伤痛,好上阵杀胡酋。

 

骤然看来,陆夫人是认为丈夫比儿子重要。然而,从更深的一层看,是丈夫的危难比儿子紧急。她「忍心弃子」而不忍弃夫,是因为儿子可以「付托有人」,未到最危急的关头;相反,陆登却是面临九死一生的关键,「夫妻应当同患难」,她就是要秉持这个「同患难」的内心呼唤,留下来,与陆登一起担当一切。

 

在亲人之间应怎样抉择?这是个永恒的问题。曹禺《原野》的序幕,金子向焦大星问了这样的一个难题:

 

要是我掉在河里,你妈也掉在河里 --- 你在河边上,你先救哪一个?嗯,你先救哪一个,是你妈,还是我?

 

类似的问题,我们在不同的作品甚至在现实生活中都碰到过。金子这问题也许不是曹禺「发明」的。我们甚至可以肯定,这样的问题,很多年之后仍然有女孩子会问他的男朋友或者丈夫 —— 无论她有没有读过《原野》。

 

在两代之间怎样抉择,不同的作品会有不同的答案。许多粤语电影在处理婆媳矛盾时,会劝儿子休妻,其常用理由是「妻子如衣服」,妻子可以另娶,而母亲只得这一个。至于当妻子生孩儿难产的时候,却通常主张「要大的」,即保妻弃子,因为,这个孩子没了,将来还有机会有第二个。

 

上面的选择或许都有一些道理,但是,《潞安州》的弃子随夫却绝不是因为丈夫比儿子重要。正如上文所说,那只是因为丈夫正面临最大的危难,而儿子的问题却可以交托于人。这是当下的直接反应,就是这么简单。孟子说:「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5] 儒家在这个「不忍人 (受苦) 之心」的问题上,历代颇有论述,其重点正是强调当下的抉择而不是理性的比较。

 

因此,金子的问题其实是没有固定答案的。要是由孟子来答,他要救的是「身边的一个」。焦大星怎能放弃眼前可救,也应救的人,而去救更远的一个?至于眼前这一个是母亲?是妻子?在危难当头,也计较不得了。又譬如,大星落水救人,但途中突然发觉有另一个同样待救的人就在手边,他会把这人挣开不理,径自去救较远的妻子,或者母亲吗?

 

要是焦大星真的这么做,从中国传统伦理的角度看,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因为,他见死不救,他没有依从人心自然反应的「当下抉择」。

 

「先救哪一个?」这问题看似无聊而实在重要。这问题古老而永远年轻。借着《潞安州》,我们可以和年轻人反复讨论,深入探索。这是个深刻地理解中国文化的过程。而高中学生正是建立这种道德观,也是对「金子的问题」最敏感的时候。

 

包括粤剧教育在内的现代戏曲教育,假若要在文化传承上着意,要选择合适的剧目为教材肯定是不容易的。困难是要让年轻人觉得戏中讨论的问题和他有关系。从这个角度看,《潞安州》肯定是个好选择。

                                                                                              

 

参考材料

教育统筹局 (2005),《高中及高等教育新学制 —— 投资香港未来的行动方

            案》,香港教育统筹局,2005年5月。

康乐及文化事务署 (2010),《高中生艺术新体验计划2010/11》,康乐及文化事务

            署观众拓展办事处。

康乐及文化事务署 (2010),《2010/11学校艺术培训计划》,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观

            众拓展办事处。

吴凤平、锺岭崇、林伟业 (2008),《帝女花教室》,香港大学教育学院中文教育

            研究中心,2008年5月。

--- (2009),《紫钗记教室 —— 搭建粤剧教育的互动学习平台》,香港大学教育学

            院中文教育研究中心,2009年12月。

香港艺术发展局 (2010),《艺萃》(02.2010 Vol 6)



[1] 香港艺术发展局 (2010), 页8。

[2] 同上,页18。

[3] 梁汉威创办的「汉风粤剧研究院」于一九八O年成立,全面培养包括演员、策划、编剧、唱腔音乐设计、舞台监督、服饰、布景、道具等不同岗位的人才。

[4] 《潞安州》粤剧的编剧是陈冠卿。

[5] 《孟子‧公孙丑》(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