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一届人类表演学大会论文  郭梅君《从莎士比亚到萨缪尔森》

(2012-12-10 10:26:29)
标签:

文化

分类: 2008年第一届人类表演学大会

从莎士比亚到萨缪尔森

--从艺术作品和博弈论中看社会表演

 郭梅君

 

    《暴风雨》是莎士比亚最后一部完整的戏剧杰作,带有魔法般传奇色彩,又有着童话般的非凡想象, 曾被一些文学评论家认为是莎士比亚的“诗的遗嘱”。剧作描写了米兰公爵普洛斯彼罗因沉迷于魔法书的研究而不思政务,被弟弟安东尼奥夺去爵位,并遭到阴谋驱逐。他带着女儿米兰达和魔术书流亡到一座荒岛上,在那里调遣精灵,呼风唤雨。一次,普洛斯彼罗唤来风暴,将安东尼奥、那不勒斯国王和王子乘的船刮上荒岛,凭借魔法,让恶人受到教训。待安东尼奥痛改前非后,普洛斯彼罗饶恕了他,兄弟和解,结果普洛斯彼罗恢复爵位,米兰达与王子结婚,一同回到意大利,一场类似《哈姆雷特》的政治风暴在宽恕感化中终于风平浪静。

    在莎士比亚的作品中,主人公普洛斯彼罗被塑造成正直、善良、宽容的正面人物,他无边的魔法和权力控制欲望不但没有削弱其落魄君王的形象,反而衬托出他不计前嫌,宽恕恶人的崇高来。这个人物在故事开头和结尾之时都表现得象个“糊涂的老好人”,在理想自我和角色中迷失,而从《暴风雨》中其他几条人物角色中(凯列班)也可以窥探到社会表演的种种行为。

    从社会表演学的角度看,人的社会行为都是社会规范和自由表演的对立统一。人的社会角色并不能完全由其本人自由选择,处于什么样的社会阶层,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就决定了他需要以特定的行为规范来向社会展示符合其社会角色特征的行为举止,表演者必须协调好角色与自我的关系。这就引出了社会表演学核心的三大基本矛盾:

1.表演者自我与角色的理想形象;

2.表演的前台与后台;

3.事先准备的脚本与现场的即兴发挥。

 

    就象马克思主义阐述的:“首先要把每个人所置身其中的社会关系和角色了解清楚,然后再来谈个人的发展”。这就说明一个社会表演学的概念,即个体目的和群体规范必须取得辩证统一。《暴风雨》中,普洛斯彼罗之所以被兄弟篡位险遭迫害,跟他本人没有处理好角色和自我的关系有着直接关联。作为米兰王国的公爵,普洛斯彼罗应该承担起一国之君的社会责任来,而不是忽略自己的君王身份,一心热衷于自己着迷的魔法研究,把治理国家的责任和义务推交给自己兄弟安东尼奥。普洛斯彼罗在对米兰达讲述遭遇时这样说:“我把国事都托付他管理……我因为专心研究,便把政治放在我弟弟的肩上,对于自己的国事不闻不问,只管沉溺在魔法的研究中……我遗弃了俗务,在幽居生活中修养我的德性”。

    这就象一个集团公司的CEO因为太喜欢打高尔夫,而不顾企业的经营活动和日常管理,整体泡在球场享受自己的兴趣爱好,把公司交给一个精明强干又雄心勃勃的副总去管理,久而久之,这个CEO不是被副总架空逼宫,就是公司的企业文化已经无法容纳一个不务正业、缺乏责任和勇气的管理者来掌舵。所以,我认为,不论是以中世纪欧洲贵族王朝的价值标准,还是以现代竞争社会的管理理念来衡量,普洛斯彼罗过分沉溺于所谓的自我追求和个人兴趣发展(研究魔法),拿西方人的惯用语来说,就是“enjoy an easy life”,他没有很好地履行一个称职的米兰公爵的社会角色,被赶下台的结果当然并不能引起理性民众的忿忿不平和同情,这和《哈姆雷特》中正直慈祥的老国王无端被兄弟谋害是完全不同的。

    社会表演一方面要受到其背后各种社会关系的制约,另一方面也常常会变成社会规范、榜样示范。萨特的存在主义态度也表明, “不管社会的限制多么严格,人还是应该尽一切可能在受到限制的范围内做出自己的选择,决不能把思想和责任推给任何别人”。人的社会角色并不能完全自由自在地选择,但可以选择的是他的行为应该尽量符合角色的社会规范,并考虑行为的直接或间接的社会效果。

    现实生活中有一个争议人物很好地演绎了表演者自我与角色的理想形象,他就是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谁都知道,王石热爱登山,而且具有相当高的专业登山水准,他先后完成了探险运动的终极目标“7+2”,即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以及穿越北极和南极的探险,之后他又开始了尝试飞伞和帆船运动,冒险资历直逼英国维珍航空公司掌门人理查德-布兰森,特立独行的他曾经驾驶摩托艇横渡大西洋,也是最先驾热气球成功飞跃太平洋的人。作为曝光率极高的公众人物和企业家,他们具有一个共同的特质-冒险! 那是他们自我个性的张扬,是骨子里、血液里所驱动的那种追求挑战的欲望,以及战胜险恶环境和超越自我之后无比满足所带来的精神愉悦,登山或是冒险对其本人来说是追求兴趣到极致程度的一种个人行为,拿王石本人的话来说,“登山只是我选择的生活状态”。然而,由于王石是一个上市地产公司的领军人物,企业的业绩关系到无数中小股民的切身利益,以及左右着万科作为房地产市场“风向标”的价值判断,王石的性格特征和行为方式就超越了纯粹的个人行为,而被视为一种与其社会角色相匹配的社会表演,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一种企业家精神。从人格魅力升华到“万科”精神,王石的社会表演具有一种企业文化的符号价值,在商业丛林里塑造了挑战现状,不断进取的价值标准,王石的人生角色也完美地从企业家、登山家融合为社会活动家,日益频繁的公益活动和蒸蒸日上的万科业绩,让“社会人”王石在敬业专业的职业态度和热爱挑战生活态度之间取得了艺术平衡,既符合社会规范,有不失自我追求,角色把握自然到位,实在令中国企业家羡慕和尊敬!

    社会表演是在艺术舞台之外有意识地做给特定观众看,并力图对他们产生一定效果的动作。这就引入一个戏剧情境概念--表演的前台和后台!莎士比亚曾在《皆大欢喜》中这样描述:“全世界是一个舞台,所有的男男女女不过是一些演员;他们都有下场的时候,也都有上场的时候。一个人的一生中扮演好几个角色……”。人生是一场表演,社会处处都是舞台。莎翁透过戏剧揭示表演的无处不在,不仅要求每个人“扮演好你的角色”,还隐喻了下场的表演和上场的表演是有所不同的。在我们的日常交往和生活中,人人同样都是表演者,在特定的情境、不同的舞台上认识到别人对我们行为的期待以及我们对他人思想、感情和行动的期待,不断根据自己身处的舞台以及交往对象调整自己的行为。所以,“前台”与“后台”是以某一种、某一点的社会表演和社会角色为基础的社会整体。   

    戈夫曼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一书中阐述了其中道理:人们在社会互动过程中,是如何用各种复杂的方式在他人心目中塑造自己的形象的?戈夫曼认为,作为人生这个大舞台上的表演者,我们都十分关心如何在众多的观众(即与我们互动的他人)面前塑造他人能够接受的形象。而要做到这一点,也像在舞台上一样,我们应把能为他人所接受的形象呈现在前台,而把他人或社会不能或难以接受的形象隐藏在后台。于是,人们在特定的环境中的行为举止就“在前台的行为”和“在后台的行为”之分。前台是让观众看到并从中获得特定意义的表演场合,前台的行为代表担任某一社会角色的人按其所扮演角色的社会规范来控制行为;在后台则是为前台表演作准备的、掩饰在前台不能表演出来的东西,后台行为就是表演者在前台压抑的事实或各种非正式行动,往往更真实接近于表演者未加掩饰的“本我”或是“原型”。孟德斯鸠说过,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真正的自己!当人不是一个独处的时候,就有不少表演的成分在里面,很多时候这种表演是下意识,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在别人面前维持一个好形象或是特定的形象,所以就需要“有控制”的自然表演,一旦这种控制意识过了头,就成了“做作”、“作秀”,成为虚假社会表演的代名词。                                         

    《暴风雨》中莎瓮成功塑造了二个活灵活现的非人形象,一个是兽性的凯列斑,普洛斯彼罗征服的奴隶,另一个是爱丽儿,普洛斯彼罗解救的、顺从的、有魔法的小精灵。普洛斯彼罗对待凯列斑可谓是苛酷严厉, “妖妇的贱种,滚开去!去把柴搬进来。恶鬼,要是你不好好做我吩咐你做的事,要是心中不情愿,我要叫你浑身抽搐;叫你每个骨节里都痛起来;叫你在地上打滚咆哮,连野兽听见你的呼号都会吓得发抖。” 凯列斑对普洛斯彼罗恨之入骨,因为他的主人上岛后略夺了原本属于他老娘西考克斯的土地,“你刚来的时候,抚拍我,待我好,给我有浆着的水喝,教给我白天亮着的大的光叫什么名字;因此我以后你是个好人,把这岛上一切的富源都指点给你知道,什么地方是清泉盐井,什么地方是荒地和肥田。我真该死让你知道这一切!本来我可以自称为王,现在却要做你唯一的奴仆;你把我禁锢在这个岩石中间,而把整个岛自己享用”。但凯列斑不得不表面上装着顺从主人,老老实实卖力干活,因为普洛斯彼罗的法术有很大的力量,可他内心一直伺机报复,曾经企图想要破坏米兰达的贞操但被主人发现而遭到诅咒和惩罚。所以,当他发现酗酒的厨师斯丹法诺出现可以被怂恿利用来对付普洛斯彼罗时,他就显出奴才百般献魅的殷勤来,“那是一个英雄的天神,他还有琼浆玉液。我要向他跪下去……我要做您的忠心的仆人。我要指点给您看这岛上每一处肥沃的地方;我要吻你的脚,请你做我的神明吧!”。

    当然,这些伪饰的表演都是做给新主子斯丹法诺看的“前台行为”, 凯列斑希望达成的真正的“后台目的”是借刀杀人,让一个酗酒的糊涂的厨子去对付一个法术无边的主人,那他就可以渔翁得利,过上“不再筑堰捕鱼,不再捡柴生火”的自在日子。 凯列斑把斯丹法诺带到主人洞口,怂恿他“我的王爷,走进去,把那件大好的恶事干起来,这岛便属您所有了……让我们先去行刺.”隐藏于后台的险恶用心和急迫心情不得不表露于前台,和酒鬼愚蠢、迟钝的行为形成了鲜明的比照! 更有意思的是,当酒鬼厨子的谋害行径败露之后,凯列斑又不得不面对主人表现出更为恭顺、讨好的奴才嘴脸来:“从此以后我要聪明一点,学学讨好的法子。我真是一头比六头蠢驴合起来还蠢的蠢货!竟会把这种醉汉当做神明,给这种蠢才叩头膜拜!”。从剧作中不难看出,前台表演是希望给他人留下的印象,后台是每个人的内心,通过凯列斑在前台和后台的不同表演,莎士比亚成功塑造了一个半人半兽的鲜活形象来。

    社会表演学的第三大基本矛盾-事先准备的脚本与现场的即兴发挥,也许源自于戏剧表演常用范式的展开讨论。戏剧中有“游戏论”之说法,我们常说Theatre is Game, 戏剧就是一群人在做一个游戏,在游戏中反复体验和表达,某种程度上说,戏剧就是对游戏模拟性的再现。我们知道,玩游戏得有游戏规则,参与的人都要遵守,游戏规则就好比是戏剧的脚本;同时,游戏又是一个互动、随机的“遭遇encounter”,一个结局不确定的动态变化过程,参与者的即兴发挥可能会改变人与人、人与事之间的关系。不妨这样假设,完全遵从脚本、照本宣科作为一个惟度,没有准备、完全即兴表演作为另一个极端惟度,表演尺度的不同程度把握,就推动着二者相互作用、相互影响,从而改变着事物或行为的发展轨迹。

    有趣的是,社会学、经济学领域的“博弈”英文也是Game,字面意义可理解为游戏。博弈论(Game Theory)也称为游戏理论,“是关于策略相互作用的理论”,研究两个或两个以上参加者在对抗性或竞争性局势下如何采取行动,如何作出有利于己方的决策及其均衡问题。

    通过对二种不同领域Game的比照和对其共性的研究,我们从社会表演学角度,找到用“脚本和即兴”理论来分析博弈论中参加者策略互动(interaction)的行动路径; 反之,我们也可以引用博弈论中“支付矩阵”理论来判断参与者在重复博弈过程中如何在遵循规则与随机应变二个惟度中理性决策,从而在行动中与对手互动,到达均衡状态。人生是一幕又一幕戏剧,下场后再上场;人生也是一局又一局博弈,先前的结局又是下一次竞争或合作的开始。博弈和表演都是游戏,那么游戏又是什么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游戏是对生活的抽象与概括,是一种简化的人生模型。人生的舞台在家庭、职场、社会中变化着,每个人的角色也随之而改变,于是游戏、表演或是博弈就在换景中幕起又幕落,演绎出人生百态、纷繁复杂又多姿多彩的社会生活。

    我发现,将经济学中博弈论的理论模型引入到社会学中来进行个体行动决策分析的纳什均衡模型,和从戏剧表演角度出发,分析人类行为动机和规范的剧场工作模型,两者间有着出人意料又异曲同工的相似性。

    《体验经济》用剧场的一些法则理论,为我们提供一个全新的思路去思考工作和工作模式,约瑟夫.派恩认为,所有的经济提供物(体验、产品、商品、服务)都是企业从剧作、剧本到表演这一过程的产物。“工作就是剧场Work is Theatre”,通过对剧场的借鉴,可以为过去习以为常的经营方式带来全新的含义,在公司这样一个典型的工作环境中就建立了表演行为“工作模型”,包含四个核心概念:剧作、剧本、剧院和演出。剧作是剧作家、策略领导人和总经理的领域;剧本是导演、专家和职业经理人、团队领袖的领域;剧场是演员、工作人员的领域,在舞台和商务中演出;表演是观众和客户的领域。将工作称之为戏剧,消费者就是进行商务经营舞台表演的主要观众,表演就是为客户安排的体验活动,是企业为消费者创造的经济价值。通过对工作人员(自我)行为方式的“有意识”培养(角色),以表达控制来约束自己的演出(前台行为)以产生真诚的印象,并针对不同的客户(观众)以符合规则(脚本)的个性化服务(即兴表演),将一次服务活动转化为值得记忆的体验(表演)。工作人员和客户是种有意图、有目的的互动关系,表演过程其实也反映了一个“聪明人”根据对方行动作出策略反应的“博弈”轨迹。

    博弈论同样也可以为现代化社会中的职场中人提供一个理论模板。在职场中,人们在企业的规章制度和一定的企业文化下,在一定的集体约束力下,表现出一个标准的合作博弈的模型。经济学强调个人理性,假设个体总是利己的,一个社会中的人,强调个人在服从既定约束的规则下追求效用最大化。             在策略型博弈中,一个对策有以下几种基本要素:                       

1.局中人---即职场的行为人                                           

2.策略---即在处理职场事项时采取的反应策略                           

3.支付或收益(payoffs)—即局中人从各种策略组合中获得的效用,得或者失。

    博弈论分析就是要给出局中人进行策略选择的理性结局,或者说找出博弈问题的解和答案。当每个局中人都选择了自己的最优反应策略,并且这些最优反应形成一个策略组合,便形成了纳什均衡,即假定别的参与者策略既定,所有博奕参与者都不能再提高其收益的状况。此时,双方在对方给定的策略下均不愿意调整自己的策略。纳什均衡的思想就是,博弈的理性结局是这样一种策略组合,其中每个局中人选择的策略都已是对其它局中人所选策略的最优反应,他会在策略组合中得到他认为的利益最大化。

    职场是一个竞争与合作并存的环境,职场中人可以按照自己利益最大化的企图进行决策,同时,他也必须考虑到别人会针对对方的行为作出理性的最优化反应,所以不论是公司组织内部,还是公司和客户之间,都必须不断把握好竞争和合作的平衡尺度,不断解决矛盾冲突。这时,公司员工行为准则、企业竞争策略就被视为一个共同遵循的策略互动的“无形的脚本”,而每一次子博弈就是参与者一次与对手较量的“即兴表演”,直到相互影响的作用力和对立关系发展达到一种均衡状态,此时,每一人都不能因为单方面改变自己的策略而获利,于是谁也不会主动打破这种竞争与合作策略达到最佳组合的“纳什均衡”。

    从文学艺术到商业经济,从莎士比亚到萨缪尔森,跨界融合的趋势不仅停留在意识形态的融会贯通上,更是社会实践和教学应用的开始。在美国,很多艺术院校都开始注意将自己提供的学科教育与现实社会的实际需求结合起来,商学院认为,通过阅读人文小说和莎剧作品,MBA学员们能够更好地学习决策制定、分析商业活动中的伦理、道德风险以及精神领袖概念。而象上海戏剧学院这样的艺术院校,正从戏剧殿堂走向社会大舞台,从体验式培训发展到戏剧表演的创新应用,在人文艺术和商业社会之间架起了互通的桥梁。

随着体验经济的到来,商务活动与艺术表演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而以经济学的研究模型来观察和分析身边种种社会行为和工作关系,又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去帮助企业和个体谋求事业发展。不论是剧场、商场还是职场,还是在戏剧研究、社会学或是经济学领域,一切人的社会行为都可以被看作是社会表演,一种遵循一定社会规范、又注重交互关系的自由表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