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QQ202009904
QQ202009904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32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夜间睡觉也要作得主,睡如弓,要把身弯成弓一样,右手作枕,左手作被,这就是吉祥卧。一睡醒就起来用功

(2019-10-16 16:33:07)

虚云老和尚:修行人要先除我相,若无我相,诸妄顿亡 

《虚云和尚全集》

夜间睡觉也要作得主,睡如弓,要把身弯成弓一样,右手作枕,左手作被,这就是吉祥卧。一睡醒就起来用功

云居山方便开示 六月二十七日(1955年8月14日)

佛未出世时,为邪法而在真理之外的外道,印度计有九十六种,谓外道六师。各有十五弟子,师弟子之数相加,共九十六也。又称九十五种外道者,谓九十六种中,有一与佛法通。故除去此一而称九十五也。九十五种外道,各各宗旨不同,都说修行。理路都搞不清楚,议论颠颠倒倒,还有人跟他学。中国古代轩辕黄帝,访崆峒山广成子,也说修道。伏羲画八卦,也说是道。李老君为周朝柱下史,也讲道。中外古今讲道的人很多,而有浅深不同,与佛相较,就差得很远。

谈起佛教的缘由是这样的:教主释迦牟尼佛,姓刹利,父净饭王,母摩耶。刹利氏自天地更始,阎浮洲初辟以来,世为王。佛历劫修行,值燃灯佛授记,于此劫作佛。后于迦叶佛世,以菩萨成道,上生睹史陀天,名护明大士,及应运时,乃降神于摩耶,当此土周昭王二十四年甲寅四月初八日,自摩耶右胁诞生。生时放大光明,照十方世界,地涌金莲承足,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顾四方,曰:“天上天下,唯吾独尊。”

年十九,二月八日,欲求出家,而自念言:“当复何遇?”即游四门,见老病死等事,心生悲厌,作是思惟“此老病死,终可厌离”。于是夜子时,有净居天人,于窗牖中叉手言曰:“出家时至,可去矣。”于是诸天捧所乘马足,超然凌虚,逾城而去,曰:“不断八苦,不成无上菩提。不转法轮,终不还也。”

入檀特山修道,始于阿蓝迦蓝处三年,学不用处定,知非便舍。复至郁头蓝弗处三年,学非非想定,知非亦舍。又至象头山,同诸外道,日食麻麦,经于六年。然后夜睹明星,豁然大悟,成等正觉。

二月八日,世尊前行至波罗奈国鹿野苑中,度五比丘。初为憍陈如说四圣谛法:汝今应当知苦断集,证灭修道。当佛三转四谛十二行法轮时,憍陈如得法眼净。世尊重为四人广说四谛,亦得法眼净。时五人白佛,欲求出家,世尊呼彼五人“善来比丘”,须发自落,袈裟着身,即成沙门。佛复为说五阴无常,苦空无我,皆漏尽意解,成阿罗汉。于是世间始有五阿罗汉。

以后又度耶舍长者子朋党五十人,优楼频螺迦叶师徒五百人,那提迦叶师徒二百五十人,伽耶迦叶师徒二百五十人,舍利弗师徒一百人,大目犍连师徒一百人。此一千二百五十人,先事外道,后承佛之化度而得证果,于是感佛之恩,一一法会,常随不离。故诸经之首,列众多云千二百五十人俱。

我们跟佛学,现在都是出了家。但出家有四种:一、身出家心不出家,身参法侣,心犹顾恋;二、身在家心出家,虽受用妻子,而不生耽染;三、身心俱出家,于诸欲境,心无顾恋;四、身心俱不出家,受用妻子,心生耽染。我们自己检查一下看,这四料简中是那一类呢?

我惭愧,身虽出家,几十年骗佛饭吃。表面出了家,内心未入道。未证实相理体,未能四大皆空,未能如如不动,这就是心未出家。我就是这样苦恼,还有和我一样的,可见身心俱出家就为难了。古来身在家、心出家的大居士,如印度的维摩诘、月上女、末利夫人、韦提希夫人,中国的庞蕴、宋仁宗、张襄阳,都是深通佛法,居尘不染尘。身心俱出家的大祖师多了,都是佛门模范,为后人钦式。弘法利生,作大佛事,功德无量。清朝顺治皇帝,六岁登基,二十四岁出家,这是身心俱出家的。其身心俱不出家的就不要说了。

真出家的实在难,能成大器的更不易。扣冰古佛说:“古圣修行,须凭苦节。”黄檗老人说:“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故出家人能做到底也不容易。

了生脱死,门路很多,《楞严经》有二十五圆通,就有二十五法门。门路虽多,总不出宗、教、律、净。宗是禅宗,教是讲经,律是持戒,净是念佛,这四法最当机。禅宗虽是直下明心见性,动静一如,头头是道,就禅来说,差别也多,还有邪正大小,种种不一。讲经也一样,要到大开圆解,一念三千,性相融通,事理无碍。念佛亦要念到一心不乱,当下亲证唯心净土、自性弥陀,入萨婆若海。

一切法门,都离不了持戒。《楞严经》说:摄心为戒,如不断淫,必落魔道;如不断杀,必落神道;如不断偷,必落邪道;若不断其大妄语者,因地不真,果招纡曲。我今先说入三摩地,修学妙门,求菩萨道,要先持此四种律仪。皎如冰霜,自不生一切枝叶,心三口四,生必无因。

佛门旧制,比丘出家,五夏以前,专精戒律。五夏以后,方许听教参禅。何以如此呢?因为修行以戒为体,戒是出生死的护身符。没有戒,在生死苦海中就会沉沦汩没。佛曾以戒喻渡海浮囊,不能有丝毫破损。浮囊稍破,必定沉溺。所以宗教净三家,及一切法门,都以戒为先。但戒定慧三法不能偏废,要三法圆融,才得无碍。持戒若不明开遮,不通大小乘,不识因时制宜、种种妙用,死死守戒,固执不精,成为错路修行。三学圆明,才得上上戒品。

种种法门,皆不出一心,所以一法通则万法通,头头物物尽圆融,一法不通则一切不通,头头物物黑洞洞。一心不生,万法俱悉,能如是降伏其心,则参禅也好,念佛也好,讲经说法,世出世间,头头是道,随处无生,随处无念。有念有生,就不是了。修行人要先除我相,若无我相,诸妄顿亡。我执既除,更除法执。我执粗,法执细。平常讲话,开口就说“我什么、我什么”,若无我,则什么都瓦解冰消,那一法都无碍。由能无我,也就无人,习气毛病也无有了。

既为佛子正信出家,求出离法,就要努力忘我,勿为境转,勿在烦恼中过日子。佛子若不降伏其心,则一念错误,毫釐有差,天地悬隔,一失足成千古恨。如救头燃,业守律仪,如保护渡海浮囊,不容有一点破损。

虚云老和尚:修行要在动用中

摘自1955年云居山方便开示 四月十七日

  修行要在动用中修,不一定要坐下来、闭起眼睛才算修行。要在四威仪中,以戒定慧三学,除贪嗔痴三毒,收摄六根如牧牛一样,不许它犯人苗稼。

  美女在前,俗人的看法是,前面一枝花,禅和子的看法是,迷魂鬼子就是她。眼能如是不被色尘所转,其余五根都能不被尘转。香不垂涎,臭不恶心,什么眉毛长、牙齿短,张三李四,人我是非都不管。

  拾得大士传的弥勒菩萨偈曰:“老拙穿衲袄,淡饭腹中饱,补破好遮寒,万事随缘了。有人骂老拙,老拙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涕唾在面上,随他自干了,我也省气力,他也无烦恼。者样波罗蜜,便是妙中宝,若知者消息,何愁道不了?也不论是非,也不把家办,也不争人我,也不做好汉。跳出红火坑,做个清凉汉,悟得长生理。日月为邻伴。”

  这是一切处都修道,并不限于蒲团上才有道,若只有蒲团上的道,那就要应了四料简的“阴境若现前,瞥尔随他去”。

  人生在世,人与人之间,总免不了有时说好说歹的,打破此关,就无烦恼。说我好的生欢喜心,就被欢喜魔所惑,三个好,送到老。说我不好的,是我的善知识,他使我知过必改,断恶行善。衣食住不离道,行住坐卧不离道,八万细行,不出四威仪中。

  古人为道不虚弃光阴,睡觉以圆木作枕,怕睡久不醒,误了办道。不独白日遇境随缘要作得主,而且夜间睡觉也要作得主。睡如弓,要把身变成弓一样,右手作枕,左手作被,这就是吉祥卧。一睡醒就起来用功,不要滚过去滚过来,乱打妄想以致走精。

  妄想人人有,连念佛也是妄想,除妄想则要做到魔来魔斩,佛来佛斩,这才脚踏实地。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如此用功,久久自然纯熟。忙碌中、是非中、动静中、十字街头、婊子房里,都好参禅,不要只知忙于插秧,就把修行扔到一边为要。

虚云老和尚:修行如击石取火 ! 

夜间睡觉也要作得主,睡如弓,要把身弯成弓一样,右手作枕,左手作被,这就是吉祥卧。一睡醒就起来用功

来源:《《虚云和尚法汇》》

这段大事,不是说了便休,所以中峰国师有云:“世界阔一尺,古镜阔一丈。”还知蒲团上一个吞不下、吐不出的无义味话头也未?若向这里一肩荷负得去,便可唤世界作古镜,唤古镜作世界,都无异致。如其未尔,世界与古镜,古镜与世界,相去不啻三千里。何以如此?盖能所分别,觌体障碍,便是生死根本。

故《楞严经》云:根尘同源,缚脱无二。识性虚妄,犹若空花。由尘发知,因根有相。相见无性,同于交芦。这里无你动步处,无你着眼处。昔安楞严读到“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虽破句读之,其桶底子当下脱落,直得七穿八穴,洞见老瞿昙心肝五脏。只得唤古镜作世界,唤世界作古镜。洞彻森罗万象,混融大地山河。洗尽见尘,搅干情浪。无第二念,无第二人。指南作北,敲东击西。死柴头上心花灿烂,冷灰堆里赤焰腾辉,安有一毫剩法与人为知解?

近来佛法混滥,往往将根尘识妄,认作真心,说得宛然,了无交涉。谚云:“击石乃有火,不击原无烟;人学始知道,不学非自然。”此说于做功夫上说得恰好,特为诸人重与注破。石中有火,未曾施一毫智巧之力。终日只说石中有火,说到眼光落地,依前只是一块石头,要觅一星点火,了不可得。此是不肯死心做功夫,以求正悟,惟记相似言语,说禅说道者也。

更有一等痴人,闻说石中有火,击碎其石,欲取其火,碎抹为尘,终不能得。却不自责,不以智巧求之,便乃不肯相信石中果有真火。此是不信自心是佛,反道佛法无灵验之凡夫也。

此说且置。何为智巧?首以信根为石,次以无义味话头为击石之手,又以坚固不退之志,作固火刀,用精勤猛勇不顾危亡之力,向动静闲忙中,敲之击之,使不间断。加上般若种性干柴一握,蓦劄相承,引起一星子延燎不已,直至三千世界化为燋焰。复何难哉!

昔百丈令沩山拨火,沩拨之不得。丈躬拨得之,举谓沩曰:“你道无这个?”试问诸人,还识得百丈拨火的消息么?其或未然,听取一偈:十方世界火炉阔,冷灰堆里深深拨。得一星儿血点红,今古从来无欠缺。诸禅流,莫休歇,燎却眉毛万丈光,若不如是遭冻杀。参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