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夏至未至
夏至未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43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乘车

(2016-04-13 23:24:07)
标签:

散文

分类: 文语艺话


    我喜欢乘车,汽车,火车,公交车,慵懒的光照耀着,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

从济宁坐车到泰安,从沿途齐整的平原到可以看到烟雾蒙蒙缭绕中起伏的山丘,那个匍匐在厚实的黄土地上的低矮的院落便被我远远地抛到了身后,隔了一条条公路,一座座高楼,一片片麦地,一家家商铺。

上小学的时候,邻居家盖了两层楼房,炮竹在空中劈开的夜晚,在成群的小伙伴的推搡下,爬上层楼。决眦向北望,我想看到有我喜欢的央视主持人的城市,我希望看到从她的城市升起的一团明耀的火焰在高空中绚烂的爆裂,那里的光可以温暖到十几岁的孩子的眼睛和心灵。我以为我能看到那个城市,可是,向北望是茫然的黑暗,除了听到盛开在天地间的噼里啪啦的混沌的炮竹声响,看到不远处的村庄的几户家灯朦胧地亮着,便什么都没有期待到。我知道,楼房还是太矮了。

小学是不用乘车的,每天和小伙伴说说笑笑便走到了学校,春天早起的阳光把身影拉得老长,映在公路和公路两旁的田野上,我便踏着那每日里迎来送往的阳光读完了小学。

初中,爸爸妈妈把我送到县城一家私立中学读书。每到回校的日子,我便和发小背着装满香肠和苹果的背包在村头等公车。我常常失落地踏上汽车,因为妈妈在集市上卖东西还没有回来,而发小的妈妈看着发小坐上了汽车才放心地离开。我顺着村里的中心街望去,看到爸爸远处伫立着的守望的身影,我摆手示意他回家,自己偷偷含着汪汪的泪上车了。

汽车驶过一个集市,因为人多而行得很慢。我看到给孙子买糖葫芦的奶奶,还看到站在摊位前买夹饼的年轻人。发小扭头说:“看,你妈妈!”隔着车窗,我看到那个每次坐车回校时都分盼秒望的熟悉的面孔。她一手拿着直木尺,一手扯着白色的棉线,和买棉线的妇女不停地说着什么,口里哈出团团的白气。我本要打开车窗欢快地喊“妈妈,妈妈”,可我看着窗外那个一次次让女儿揣着失落的心归校的、在集市从早上站到太阳西斜的女人,泪水就哗哗地拆成了两行,喉咙哽得发痛。她也曾是一个很爱漂亮的女人。在我很小的时候,每次去姥姥家,她都要站在穿衣镜前照了又照,梳起高高的黑色的马尾,换上得体的外套,我曾为有那么漂亮的妈妈而神气。曾经懂得生活的女人终于被生活推倒在了为儿女操劳的沙滩上,但我没有能力保护她,保护她冻僵的手指,饥渴的嘴唇,年轻的脸庞和乌黑的发丝。乘车拨动了我的心弦,我愈加渴望汽车所带我到达的地方能逐渐赋予我保护亲人的力量。

书读得越来越多,车乘得越来越远,看到的风景越来越宽阔。和室友一起乘车去淄博玩,沿途小山坡上盛开得大片大片的槐花点亮了我的目光所及之处,想起奶奶用小锅灶煎得黄灿灿的槐花饼。黄昏时分,乘公交车去公园,塞上耳机,西斜的阳光斑斑洒在手腕上,额头上,发丝上。透过车窗,看到散步的老人,他和我的爷爷一样,手里曳着一把蒲叶扇,走起路来煽动着肥大的裤脚,远看就像踢正步。

奶奶打电话说不要想家。自从大一入校哭诉说想家,老人家每次打电话都要絮絮叨叨叮嘱那么一句话。可她不知道,自适应了大学生活以来,我每日里过得快乐且充实,我日日努力并盼望着跳出小小的池塘游到大海里,游到更阔大的水域里争流百舸。这种努力和充实甚至快让我忘记了那个偏僻的村庄和门前那棵每年都会落下槐花雨的老槐树。

我喜欢乘车,已开始跑得越来越远,但无论跑到哪里,我所日夜惦念的,永远是千里之外的那个生我养我的乡村和乡村里逐渐老去的亲人。他们需要我,而我爱他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