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痴人潘老大

转载 2017-06-01 22:26:39
标签:原創文學

曾经在张岱的《湖心亭看雪》中见识过痴人,在那个湖心亭赏雪饮酒的金陵客和独往湖心亭看雪的张宗子共浮三大白之后,那种痴迷于雪景的超脱,那种知音间短暂抱团取暖的愉悦,就一直留在我的头脑中,成了一幅永恒的图画。

我知道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可要是你读过足够多的诗文,你会发现:人的精神状态有时会很相近,“痴”这种状态也不局限于金陵客和张宗子;在我的身边,浅荼社老大潘建鸿就是这样的痴人。

潘老大是我们几个对建鸿的称呼,他也笑纳了这个雅号。一来觉得自己在浅荼社里年纪是最大的,受之无愧;二来也因为他颇有自黑精神,谓自己头大,体积大。而在我们的心目中,又何尝是这个缘故呢?

他对父亲和师长的“痴”让人感动。其时他还住在五建的宿舍里,我们在他稍显局促的书房里聊天,拿起了一本法帖。一打开,扉页写着一大段文字,大意是对他父亲的追念和感激。我知道他的父亲已经离开了,也就没敢多问。他看我迟疑了一下,就对书上的那段文字进行了解说:到师范读书之后,好上了书法,有一次和他父亲一起逛书店,见到了这本字帖,心生爱慕,但一看价格实在咬手,就一直在纠结。他父亲了解之后,二话不说,帮他付钱买了来。这本书上,有他对父亲的永恒追忆。于是他在父亲离开之后不久的一个清冷的夜里,写下了这段文字。当时,我的内心对此是没有什么共鸣的,直到多年以后,我也只能拿着父亲给我买的字帖追忆的时候,瞬间明白了那书对于他的意义。

在交流中,他经常流露出对读师范时把他引上艺术之路的施先生的崇敬。我见过施先生的书法,神完气足,元气淋漓,的确奇佳!在书法界,很多老师和学生的书法面貌相似,这似乎是一个怪圈,可这对师生不一样。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施先生教他们艺术观弘大而高远,让他受用终生。直到现在,他还经常到金华施先生那儿拜访,回来总是说,又得一次教益!这种“痴”心,真的让人感动。

他读书写字的“痴”让人佩服。可以说,在我练书法的好友中,他是读书最多的人。很多文人的名字我都是从他那儿听说的,像维特根斯坦等等,就连木心,也是他介绍给我读的。他读得最多的书是《红楼梦》、《庄子》、苏轼诗文、王小波、木心以及民国诸文豪的文字。尤其是《红楼》,他读了不下十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精读五通后始有所悟。其哀伤弥漫诗意,其哲理高深玄远,其生活广博浩大,其写法脱俗创新,皆非它书所能比拟。”这确实是读透《红楼》的精明之语。对于好书,他都不止看一遍。他常说:“现在书出得那么多,其实真正的好书也就那么几本,不如读读透,更有帮助些。”这样的话,对于我这个读书大多仅读一遍的人来说,实在是感到汗颜。他在学校里,空闲的时候也经常读书,而且是大声诵读,全然不顾他人侧目,真有点魏晋风范!

他知道我也喜欢读书,我们见面的第一句话往往就是:“最近在这里看什么书啦?”可天晓得,我的阅读多为随性而至,直到最近几年才真正确定一些方向。于是,我往往是顾左右而言他,或是随便讲出一本书来凑数;到最后,往往是我要他推荐几本书看,而后回到家里恶补,免得下次尴尬。他对自己书法取法的对象极专一,除了二王,还是二王,大王的兰亭序,他临了几百遍。即使是他在痛风的时候,每天都还要写字。这种劲头,为我多有不及。透露一个细节,他临帖基本临成原大;最近一次和我谈起,说他能够写原大的兰亭的字而不感到很累了。为了能看清细微处,他不惜血本买字帖,好多字帖都是印刷极精的二玄社的版本。受到爱读书的影响,他对书法理论也很有兴趣,白谦慎的《与古为徒与娟娟发屋》、《傅山的世界》都曾多次阅读,聊天时引经据典,让人佩服。与此相应,他的书法也是书卷气十足,没想到外形庞大的他,写起字来竟是如此细腻,高,实在是高!他也搞点收藏,他所收藏的,绝对是好东西,因为我见过。

他为人质朴、热心,我就曾在学书法的路上受过他无私的帮助;所以在浅荼社,无论是年龄还是学识,抑或是为人,他都是我们的老大。写到这里,透过这些文字,我仿佛见到了那镜片后隐藏着的睿智的眼睛,听到了他爽朗的笑声;我知道,在他微胖的身体里,装的其实都是学问。

真的,他真的是一个“痴人”。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澶ф槑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089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