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环球印象
环球印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7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与印尼的农业产能合作研究

(2019-10-23 17:06:53)
标签:

农业

  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下,产品不同生产环节由不同国家厂商分割完成的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生产模式逐渐兴起,并成为跨国投资的重要特征。农业国际化的突出特点是跨国公司的主导作用明显增强,全球农业呈现出由国际大型跨国公司主导的产业链模式,全球农业价值链的格局已经基本形成。农业价值链上的大部分环节在拥有资本、品牌、市场优势的主导跨国公司控制下垂直整合,逐渐形成由大型农业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粮源、物流、贸易、加工、销售“全产业链”格局,导致对全球农业资源与竞争制高点的争夺更趋激烈。
  目前中国农业产业正处于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的关键阶段,从价值链的角度来看,我国农业产业价值链表现出明显的短、窄、薄特点。农业产业价值链短,农业产业基本价值链前后延伸不多。初级农产品生产、初级加工、深加工、销售和品牌营销的前向延伸以及初级农产品的种子培育、农资生产、农机制造的后向延伸不够;农业产业基本价值链横向拓宽不够,农业产业价值链窄。
  初级农产品生产、生态农业、旅游观光农业等缺乏横向方面的拓宽;我国农业产业价值链上的各个链环不仅规模小,适应环境的能力差,价值链上的每个链环在规模增加、适应能力增强、竞争实力提高方面也存在诸多不足,因此农业产业价值链薄,导致整个农业产业价值链的市场竞争力不强。
  伴随着全球分工的深化,价值链的增值环节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企业把经营活动中产生核心能力的战略环节严格控制在企业内部,而将一些非战略性的活动外包出去,产品的一些增值环节越来越多地从企业的一体化经营过程中脱离出来,不同的增值环节逐渐独立,成为企业专业化生产的内容。总体来看,我国当前农业产业价值链的发展与农业现代化的要求还存在一定距离,为了提高我国农业产业价值链的整体价值,可从农业产业价值链的延伸、提升及整合多个角度来寻求我国优化农业产业价值链的路径选择。跨国投资主体不再局限于自身资源要素和原有市场的内循环,而是依据价值链各环节对生产要素禀赋的不同需要和各国的不同要素禀赋,在整合国内国际要素和市场的基础上,在全球范围内合理配置价值链。
  “走出去”战略是充分利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推动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现代化强国战略。广义上,农业“走出去”包括农产品出口、农业对外合作、农业对外援助、农业直接投资、农业技术贸易等内容。农业“走出去”,有利于我国企业依靠科学技术进步促进产品升级和产业升级,使出口农产品打入国际市场,提高农产品国际竞争力。另外一方面,实施农业“走出去”战略后,把农产品基地建到外地去,发展优质高效农业和生态农业,为我国经济结构调整提供重要保障。新形势下,“一带一路”倡议为我国农业“走出去”创造了历史性机遇,把“引进来”和“走出去”结合起来,形成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参与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对于新时期的农业创新与发展尤为重要,能为我国农业现代化转型和全球竞争势力的构建提供有力支撑。
 1、印度尼西亚农业发展现状
  农业一直在印度尼西亚经济结构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据统计,2012年印度尼西亚农业用地56.5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31.2%,其中可耕种土地2350万公顷,可耕种土地占陆地比例越13%,人均可耕地面积约0.09公顷,农业生产较分散,这不利于推行农机规模化使用。目前印尼购买大型、高端的农机设备还有一定的困难,适用的主要是价格低、维护方便、适用性比较强的小型农机,印尼农业机械化程度还处于比较低的阶段。
  从农业产值来看,印尼农业增加值占GDP比例比2000年有所下降,到2014年为13.7%;农业增加值年增长率有所提高,2000年为1.88%,2010年增加到3%,2012-2014年农业增加值年增长率均在4%以上。印尼人均农业增加值也逐年提高,按2005年不变价格计算,印尼人均农业增加值从2000年的662美元增加到2010年的909.8美元,2013年突破1000美元,到2014年进一步增加到1079美元。当前印尼农业现代化水平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但与东盟邻近国家以及发达国家相比,印尼农业现代化水平还有一段很大的距离,印尼农业正处于传统阶段向现代化阶段过度时期,并且处于比较初期的阶段,还没有实现质的突破。
  表1给出了1995-2011年间印尼对世界经济体农业出口贸易增加值。其中出口到美国的农林牧渔业贸易增加值最高,在2011年为24.2亿美元,占印尼农林牧渔业总出口贸易增加值的18.23%;出口到日本的农林牧渔业贸易增加值也较高,在2011年为22亿美元,占印尼农林牧渔业总出口贸易增加值的16.6%。
  1995-2011年间出口到中国的农林牧渔业贸易增加值增长较快,在1995年仅为2504万美元,占当年印尼农林牧渔业总出口贸易增加值的2.84%;在2011年增加为15.8亿美元,占印尼农林牧渔业总出口贸易增加值的11.9%。此外,出口到韩国、加拿大、德国、法国的农林牧渔业贸易增加值也较高,在2011年分别为7.3、5.8、5.7、4.0亿美元。
  进入20世纪90年代,随着印尼政府将经济发展重点转向工业部门,印尼粮食产量一路下滑,重新开始进口粮食,粮食生产再次成为印尼政府需要解决的头等大事,为增加国家粮食储备和提高粮食安全防御,印尼政府加大了对农业投入的支持并制定许多切实可行的政策措施,如采取粮食多元化,增加农业投入,提供信贷支持等多项措施,为农业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印尼在制定2014-2019年国家中期发展计划中,农业领域的主要任务是切实提高粮食生产,力争实现主要粮食作物自给自足。
  但印尼的一些财政支持政策对农业的影响并没有一致的结论,Armas等(2012)分析了印度尼西亚农业部门公共支出的趋势和演变以及公共支出对农业增长的影响,结果发现在1976-2006年期间印尼农业水利公共支出对农业增长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但化肥补贴公共支出却有负面的影响;Warr等(2014)则发现财政支持政策提高了农业生产率,但对农民提供补贴(如化肥补贴)与进口限制相比更有利于农村的减贫。
  引进外资发展农业也是印尼政府的一项重要举措。2015年7月印尼农业部长阿姆兰?苏莱曼分别与印度、沙特阿拉伯、法国、埃及、新加坡5个国家驻印尼大使签署合作协议,加强双方的农业领域合作,提高印尼农产品出口额。其中,与印度签署的协议侧重农业研究领域合作;与沙特阿拉伯的合作主要关于食品安全合作,以及棕榈油和大米等贸易;与埃及的协议关于加强新鲜食品和大米的贸易;与法国的协议主要关于法国企业在印尼马老奇开发25万公顷的粮食种植和加工园区;与新加坡的合作主要关于提高果蔬贸易额。2015年年10月印尼总统佐科与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就两国成立棕油生产国委员会(CPOP)来应对油棕工业的挑战达成共识,棕油生产国委员会将把两国的油棕工业标准统一化,并将该新的标准称为“E-POP”(E代表“Ecology”),以显示上述新的标准重视生活环境和可持续性发展。
  2、中印尼农业价值链合作分析
  印尼农业至今仍以小农经济为主体,严重地阻碍了农业生产力的发展,农业的劳动生产率、作物单位面积产量都不高。印尼国内研究的水稻品种平均产量只有4-5吨/公顷,达不到我国杂交水稻产量的一半。与巴西、越南和哥伦比亚等咖啡生产大国相比,印尼咖啡单位面积产量要低很多。
  尽管印尼棕榈油产量已超过马来西亚成为世界第一,但劳动生产率大大落后于马来西亚。印尼棕榈油单产量只有2-3吨/公顷,而马来西亚为4-5吨/公顷。印尼橡胶的劳动生产效率也相对较低,每公顷土地每年平均只能产650公斤橡胶,成熟期的橡胶树也只能达到843公斤/公顷/年。而泰国和马来西亚使用优良种子的地区,橡胶的最高单产已能达到1500-2000公斤/公顷/年,平均产量也能达到1000公斤/公顷/年。中国与印尼双边产能合作在农业科技合作,提高粮食生产的技术含量,包括推广良种、推广科学施肥技术及病虫害防治技术、加强抗灾能力等方面具有极大的空间。
  表2给出了印度尼西亚2005、2011年对世界各经济体农业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及其分解,其中VS表示垂直专业化指数比率,是垂直专业化水平(VS)与总出口的比值;FIN、INT、PDC则分别表示最终产品出口的国外增加值、中间产品出口的国外增加值、以及纯重复计算项占垂直专业化水平的份额。印度尼西亚对世界各经济体2011年农业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与2005年相比有所下降,而且与各经济之间农业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的结构差异较大。
  印度尼西亚对中国的农业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指数中最终产品出口的国外增加值部分所占的份额较低,2005年为9.1%,到2011年下降为7.01%。印尼与一些国家的农业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指数中纯重复计算项所占的份额变化较大,总的来看,印尼与发达国家的农业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指数中纯重复计算项所占的份额有所上升,如比利时从2005年的43.5%上升到2011年的70.3%;保加利亚从2005年的28.4%上升到2011年的45.4%;韩国从2005年的15.6%上升到2011年的21.1%。但与发展中国家的农业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指数中纯重复计算项所占的份额却有所下降,如巴西从2005年的27%降低到2011年的26.6%;印度从2005年的16.2%降低到2011年的14.2%;中国从2005年的26.5%降低到2011年的23.8%;特别是与东盟经济体的农业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指数中纯重复计算项所占的份额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说明印尼在参与发达国家农业产业价值链的长度和深度上有所延伸进展,但与发展中国家在农业产业价值链长度和深度的拓展上却有所下降。印尼与中国在农业产业价值链长度和深度的拓展构建上也有所下降。
  中印尼两国的贸易结构存在互补性。印尼拥有许多中国所缺乏的原料,如可可与可可产品、咖啡、果子浓缩液与果子露、果仁、茶、肉豆蔻、胡椒、海产食品、棕油与衍生产品等,这使印尼具有出口食品原料的潜力。以食品饮料为例,表3给出了1995-2011年间印度尼西亚对世界经济体食品饮料出口贸易增加值。其中出口到印度的食品饮料贸易增加值最高,在2011年为38亿美元,占印尼食品饮料总出口贸易增加值的16.8%;出口到中国的食品饮料贸易增加值也较高,在2011年为29.5亿美元,占印尼食品饮料总出口贸易增加值的13.1%。此外,出口到美国、德国、日本的食品饮料贸易增加值也较高,在2011年分别为15、8.3、7.7亿美元。
  表4给出了印度尼西亚2005、2011年对世界各经济体食品饮料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及其分解。印尼对世界各经济体2011年食品饮料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与2005年相比也有所下降,与中国的食品饮料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指数中最终产品出口的国外增加值部分所占的份额较低且有所下降,从2005年的18.4%下降到2011年的15.9%;但与中国的食品饮料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指数中来自中间产品出口的国外增加值部分所占的份额有所上升,从2005年的63.3%上升到2011年的67.9%;与中国的食品饮料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指数中纯重复计算项所占的份额也有所下降,从2005年的18.3%降低到2011年的16.2%;印尼与中国在食品饮料产业价值链长度和深度的拓展构建上有所下降。
  印度尼西亚对中国的出口产品仍以资源型为主,主要出口产品为胶合板、木材及其制品、纸浆、橡胶等。以印度尼西亚最重要的出口原料之一的橡胶为例,表5给出了1995-2011年间印度尼西亚对世界经济体橡胶塑料制品出口贸易增加值。其中出口到美国的橡胶塑料制品贸易增加值最高,在2011年为7.3亿美元,占印尼橡胶塑料制品总出口贸易增加值的19.5%;出口到日本的橡胶塑料制品贸易增加值也较高,在2011年为6.6亿美元,占印尼橡胶塑料制品总出口贸易增加值的17.8%。1995-2011年间出口到中国的橡胶塑料制品贸易增加值增长较快,在1995年仅为2110万美元,占当年印尼橡胶塑料制品总出口贸易增加值的0.8%;在2011年增加为3.9亿美元,占印尼橡胶塑料制品总出口贸易增加值的10.5%。此外,出口到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的橡胶塑料制品贸易增加值也较高,在2011年分别为2.04、1.83亿美元。
  表6给出了印度尼西亚2005、2011年对世界各经济体橡胶塑料制品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及其分解。印度尼西亚对世界各经济体2011年食品饮料产业垂直专业化水平与2005年相比也有所下降,与中国的橡胶塑料制品垂直专业化水平指数中最终产品出口的国外增加值部分所占的份额较低且有所下降,从2005年的10.3%下降到2011年的4.6%;但与中国的橡胶塑料制品垂直专业化水平指数中来自中间产品出口的国外增加值部分所占的份额有所上升,从2005年的50.2%上升到2011年的59.7%;与中国的橡胶塑料制品垂直专业化水平指数中纯重复计算项所占的份额较高但有所下降,从2005年的39.5%降低到2011年的35.7%;印尼与中国在橡胶塑料制品价值链长度和深度的拓展构建上有所下降。
  3、推动双边农业产能合作的建议
  中国与印度尼西亚在农业科技、农业产业投资和农产品贸易方面已经具有良好的合作基础。最近几年中国在印度尼西亚的投资快速增加,中国与印度尼西亚的农业产业投资合作的企业主要来自天津、辽宁、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和广西等省份,其中投资领域偏向于渔业、种植业(木薯、水稻、橡胶和棕榈)。其中福建、山东主要投资领域均为渔业捕捞;涉及种植业的省份主要是天津、湖南、广东,主要投资农产品为橡胶、木薯和棕榈等印度尼西亚重要的农产品的种植和加工。尽管投资数量和投资金额增加,但是由于企业间缺乏有效合作,同质化严重,未能形成有效的力量,在合作规模和合作层次上仍有很大的提高潜力。
 (一)加强农业科技交流和合作研发
  粮食安全仍然是印度尼西亚政府面临的最大问题,中印尼两国在种植业领域具有广泛的合作前景。2001年中国与印度尼西亚农业部签署的《农业合作谅解备忘录》明确提出,开展农业合作的领域包括粮食作物生产、多年生作物培育、农业机械、园林艺术、生物技术、农业企业管理、农业研究与开发、种子业、畜牧业及相关产业。可建立政府、科研机构和企业联合体,围绕水稻、玉米等主要粮食作物,兼顾油料、蔬菜和水果,建立农业科技合作平台,以联合研发、知识共享、技术转移和培训示范的方式,与印度尼西亚主要农业科研机构、政府、农业企业进行合作,输出中国成熟的农业科技成果,通过种质资源交换、联合研发培育新的适用于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的作物品种。
 (二)研发和推广适合印尼当地的农业技术和农业机械设备
  印尼农业机械化仍处于低水平。印尼人多地少,许多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担心农业机械化给农村造成大量的剩余劳动力,引起严重的就业和社会问题,所以对农业机械化持反对态度,多年来印尼的农业机械化发展相对缓慢。目前印尼国内使用的农机基本上是从国外引进的,本国农业机械工业体系不完整、配套能力差,自主研发的农机品种少且售价高,农机在实际生产中的应用程度还很低。在耕种、植保、防止病虫害、谷物干燥等方面的机械化仍处于低水平。农业科技的推广普及不足,农民教育水平偏低,农业生产基本上处于简单耕作阶段。印度尼西亚和中国均是以小农生产为主的生产方式,因此中国的农业技术和农业机械设备较欧美国家更适合印度尼西亚的农业生产,但产品质量和服务仍有待提升,中国企业可结合当地市场实际需求,研发和出口适合印度尼西亚当地的农业技术和农业机械设备,提高服务质量。
 (三)着眼大农业产业链,对接双方农业产能合作
  中国企业已经“走出去”到印度尼西亚进行种植业和加工业投资,但缺乏有效合作,没有形成强有力的力量,在合作层次、合作领域方面仍具有很大的拓展潜力。事实上,直接购买或租赁境外土地进行粮食生产,先期投资和风险较大,而且通过境外种粮、回运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不一定是最优的保障中国粮食安全的策略。尤其是在印尼粮食市场波动较大,以及全球粮食库存减少、粮价上涨的压力之下,印尼会通过禁止出口等手段阻止粮食外流,优先保障国内粮食安全,因此以农业为基础,但在核心区产业布局上重点向食品深加工、生物制药、保健品、食品物流等高附加值产业倾斜,通过发挥产业链高端的带动作用,构建从田间、养殖场到安全健康食品研发、加工,再到市场终端的完整产业链,会更有利于保证“走出去”企业的平稳运营。
  因此,围绕水稻、玉米、棕榈油、橡胶、木薯等粮食作物和经济作物,建立企业联合体及有效的合作机制,布局种植业上下游环节,发挥技术、资金上的优势,通过开展农用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改善当地的生产条件,结合农业技术推广和示范。进行从育种、生产资料一直到作物种植、农产品加工和仓储物流系统的产业合作,构建全产业链的双边农业产能合作。
 (四)积极引导国内企业在印尼建立开放型园区,形成产业链配套。
  境外农业园区建设是政府引导、企业参与的农业国际合作新形式,有利于发挥“走出去”的集聚效应,符合互利共赢的国际化发展理念,正成为推动农业“走出去”的积极力量。因此积极推动企业在印尼境内农业园区的建设,引导农业“走出去”企业集聚发展,提升园区内企业的产业化水平,降低“走出去”风险,以开放的机制和完备的基础设施吸引优秀企业入园共同建设园区,打通农产品生产、加工、储存、流通、销售等环节,形成产业链协同发展机制,提高农业企业的资源配置能力和竞争能力。建议在印尼重点区域优先选择条件较为成熟的园区实施重点推进,优先建设示范性农业园区,加大园区内良种、良法、良机综合配套,通过示范和积极引导提高此类园区发展模式的影响力,充分调动企业的积极性和创造力。引导和鼓励具有较强竞争力和“走出去”意愿的农业科研机构、种植、养殖、深加工、农用机械、农用物资等企业发挥自身优势,采取集群方式在印尼农业园区发展,形成集聚效应,以成功的模式和可复制的经验带动更多企业“走出去”,为中国企业在印尼集群式发展创造条件。
  以上内容摘自环球印象(www.zcqtz.com)原文链接:http://www.zcqtz.com/news/73805.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