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国人物网
中国人物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736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译:我确实是那种“不好合作的演员”

(2013-10-14 14:48:46)
标签:

中国人物网

张译

不好合作

演员

时尚

分类: 【人物访谈】
 

演员张译
 
  前一阵,张译主演的《抹布女也有春天》《辣妈正传》相继播出,两部热门剧为其进一步提升了知名度,也带来了网友的调侃:“如果你看到海清和孙俪都叫张译‘老公’,请不要惊慌。”本周,张译再出新作:新书《不靠谱的演员都爱说如果》上架。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他不仅讲述了成长故事、新书来由,也介绍了自己是如何成为海清、孙俪这两位当红女演员“老公”的,而对于接演的角色很贱、自己的“丑乖丑乖”,他也有独特的解释。C14-C15版采写/新京报记者勾伊娜
  
  入行爱播音、恨“假模假式”的表演
  
  正式成为职业演员前,张译在部队跑了十年龙套,虽然创作才华被肯定,不过在他内心深处,最钟情的事业却是播音。1996年,高三的张译报考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专业课和文化课都过了,却由于黑龙江的招生名额有限而落榜,并很快收到了居委会发来的待业证,这对他的打击非常大。当年哈尔滨话剧学院招表演学习班,待业青年张译虽然对表演一无所知,并且痛恨这种“假模假式”的东西,但还是在家人的劝说下去了。
  
  从那时接触表演的张译被告知,北京是个搞话剧的好地方,只要买得起票,每天都有戏看,于是他把所有学校都考了一遍,除了北京电影学院,“因为我那时候就知道,北电要长得好看的。”但这些学校的大门都没有向张译敞开。幸运的是,赶上了北京战友话剧团学员班招生。在地方待了一年后,张译穿上了军装,成为了“北京话剧界”的一员。
  
  运气能当演员,还能同期演三部戏
  
  如果不是五年前的那部《士兵突击》,张译依旧安稳地留在部队做着编剧工作,凭借良好的声音条件偶尔录些广播剧。可是,命运就是如此眷顾这么一个看似并不具备演员外形条件,也并不向往演员职业的人。当年,为了能演许三多,张译给导演康洪雷写的三千字《我的请战书》被译迷们津津乐道,但他最终出演的是班长史今。拍摄史今转业的那场戏时,张译的转业报告也被批准,他离开了工作十年的北京军区战友话剧团,成为华谊兄弟的签约艺人。
  
  在《我的团长我的团》《北京爱情故事》《匹夫》等影视作品中,张译进一步提升着知名度,而今年,张译还得以同时与两位当红女演员合作,话题电视剧《抹布女也有春天》《辣妈正传》近期接连播出。拍摄时,张译曾面临着在两部电视剧中抉择的难题,此外,早前曾签约的由许鞍华执导的电影《黄金时代》也启动了,但张译又一次遇到了眷顾:在三个剧组的统筹协调中,他一部也没耽误。
  
  写作写这本书就像蒲松龄写《聊斋》
  
  写剧本是被逼出来的。在部队时,张译被团里“盖了章”:做文职还行,演戏就是个死。他只能从文字中找到快感,“一个人写到半夜,一边哭一边跪着写的状态让我着迷。”相比于看书,他更喜欢看“高度凝练”的剧本,他说自己“看了大概两千多个话剧剧本”,这为他日后写作打下了基础。
  
  很早张译就开始写博客和专栏,储备多年,最终结集成一部作品:新书《不靠谱的演员都爱说如果》。在他看来,自己写这本书就像蒲松龄写《聊斋》,把道听途说的故事或变形、或夸张。他在每一个采访里都强调说,这本书绝不是那种“心灵鸡汤”,他说自己特别不喜欢看的就是这样一种书:“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我的卧房,我趴在闪烁的阳光之下拨开窗帘,天格外的蓝,我忽然觉得也许人生就是如何……”为了不突出自己的演员身份,全书内页没有一张他的照片,封面也只是他的背影。对于书名中的“不靠谱”,他解释说:“我觉得自己不是个靠谱的演员。我先天感觉最良好的部分不是在演戏上,我的心始终有一部分在别的事情上。”
  
  感情轻易不回应,还劝过好哥们李晨
  
  当年的“士兵”们各自抒写着人生故事:王宝强结婚生子一路奔向“影帝”;陈思成当了导演与佟丽娅高调秀恩爱;段奕宏结了婚走向电影圈;李晨、王大治的爱情、绯闻比作品更受关注……但张译对自我感情的保护,用“低调”一词都不够形容,他说:“我永远不会把我的私生活晾出来,以前是,将来更是。”
  
  张译说自己轻易不会在网上回应什么事。去年,好哥们李晨在网上回应谩骂时,张译就曾劝他别再回应,“越回应越受伤”,但李晨不听。而前一阵,李晨陷入与张馨予的分手风波后,张译也并没有去安慰他,“我一直不认为这事是能安慰明白的,还得是自己走出来。李晨很善良,有时候受伤也是因为他善良,他不愿意把别人往坏处想。我看他的微信圈,现在应该好很多了。”
  
  我知道我长相方面有一定不足,有不足应该努力改正,但这改不了。反正总不能要求每个角色都又高又帅,总得像我这样的人来衬托吧,总得有像路人的人来演戏吧。帅不帅不重要,我负责深层次的内心,我认了这事,认了就比较快乐。
  
  ■对戏孙俪
  
  不是紧张,我也没做什么亏心事,但有种不自然是真的,毕竟是跟人家老婆演两口子,有些亲密戏不太好下手。将心比心,如果我是超(邓超)的话,我会不会有点别扭啊!我们是干干净净演戏,但对人家是不是不尊重呢?
  
  每次我都跟孙俪小声讲:差不多就行了啊,是不是让你老公带孩子回家休息玩玩啊。孙俪特别通情达理,过去直接跟探班的超说:“你回去吧,我拍完就回去了。”邓先生尤为通情达理,每次都是把吃的喝的一卸,象征性地坐一会,要么自己走,要么听老婆一说马上走。这两口子挺棒的。口述:张译
  
  ■对话张译
  
  卑躬屈膝的男孩有自己的生活情趣
  
  新京报:“辣妈”中,元宝这个角色引发争议,觉得他太贱了。
  
  张译:相信骂我的人有一天也会长大,对照自己的婚姻重新来看这个故事,可能就会理性很多。我挺心疼这些孩子们的,现在网络风气不是特别好。在网络语言暴力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们,用最逞强的方式当英雄,但脱离生活,没有真正思考。
  
  新京报:拍摄过程中,你本人对元宝这种贱有感受吗?
  
  张译:剧本拿到手就感觉到这个问题了。“贱”倒不是问题,小两口谈恋爱,各种形式都有,有的男孩就是贱兮兮的,有的就是女孩愿意付出一切。“辣妈”只是提供了一种常态中的可行性:男孩在女孩面前卑躬屈膝未必就是坏事,不是丢人的事,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情趣。只要夏冰接招,元宝的招就是对的。如果你自己贱,对方不买账,那是挺悲催的一件事。
  
  新京报:你有没有过元宝这种相似经历,追女孩追到贱的程度?
  
  张译:还好,我不会那么的卑躬屈膝。我之所以让元宝这样做,是想告诉观众:恋爱时我们可能都不够成熟。年轻人恋爱在激情的催化下,会做出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我二十多岁时也做过,当时我给那个女孩子的整个厨房做了一次大扫除,排油烟机上的油渍都擦得一干二净。我干了整整一天,认为这是我为这个女孩做得特别骄傲的一件事。当时那个女孩靠在门框上,说了我能记得一辈子的话:张译你知道吗?男孩子不应该是做这个的。我一下子就傻了,好像一天的努力都白费了。长大后发现,实际上,女人是一种很矛盾的生灵,既需要男人的呵护,又要看到男人事业成功,这个太矛盾了,偏重哪一边都不行,所以我再也不那么做了。
  
  不会为等一个好角色而一年不拍戏
  
  新京报:据说是海清敲定你来出演《抹布女也有春天》中的男一号?
  
  张译:我问过海清为什么定我。她说,我哪能定,我只是建议。当时选了很多人,海清看了我的照片,问这是谁,有人告诉她,他叫张译。海清说,长得够难看的,嗯,可以试一下吧。旁边有人说,还是算了吧,据说这个演员不是很好合作。结果她特别高兴地说,太好了,那就他吧!
  
  海清很能理解,被人传成“不好合作的演员”究竟是怎样的演员。不好合作有两种:一种是耍大牌,一种是对剧本、对表演很较劲。我确实是后者。我不是耍大牌的人,也没长耍大牌的脸,但我的确经常在现场修改剧本,而有些人对演员修改剧本深恶痛绝。我本身做过编剧,我的编剧老师是高满堂,几部戏下来我一直都在修改剧本,沈严、乔梁导演都很信任我。
  
  新京报:那接演“辣妈”呢?
  
  张译:“抹布女”拍摄过半,新丽传媒通过导演找到我,说有这么一部戏,女一号是孙俪,导演和孙俪共同指定我。当时的情况是,“抹布女”没拍完“辣妈”就会提前开机,两部都是男一号,这是个很痛苦的事:要么把第一部的男一号演好,把第二部推掉;要么第一部草草收场或者删戏。我倾向于第一种办法,当时跟新丽传媒明确我的观点:找机会再合作。但是沈严导演一直不放弃,动用所有的力量,来探究“抹布女”的档期问题。
  
  新京报:最终同时把两部都拍了?
  
  张译:是三部。我提前签过的一个合约——电影《黄金时代》也在这时候启动,我的戏不多,但也需要将近20天时间。当时完全处于“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的状态,爱咋咋地吧,我不管了!那时我认为“辣妈”必须要推了,但神了!不知道当时是哪来的力量、三个剧组统筹如何协调,总而言之,拍完了“抹布女”和《黄金时代》,也开始了“辣妈”。
  
  新京报:那段时间你感觉如何?
  
  张译:蛮充实的。工作越多,对于我们这些自由人来讲,越踏实。我暂时还没有那种定力:一年不拍戏就为了等一好角色、就为了让市场保值。我觉得现在的市场也不是那样的市场了,你闷住了,市场能把你忘了。我还是需要工作,有工作我高兴。
  
  ■新书简介
  
  张译原计划出一本结集自己博客及专栏文字的书,在编辑建议下,他在演戏之余重新写作、修改,最终成为目前的“坏脑子的橡皮擦”“我见过的躯壳”“所以我什么都不怕”“演员能事录”“猫某某”五个章节。
  
  张译说,自己用了5-7年完成了这本17万字的书,“有的部分甚至按照相声节奏在写,都是干货,只希望读者能够在每天上厕所的时候想起这本书拿出来看一会就行。”(来源:新京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