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90范墩子
90范墩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8,731
  • 关注人气:2,7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荒芜童年成长的力量

(2019-05-20 11:10:19)
标签:

评论

分类: 评我
荒芜童年成长的力量

荒芜童年成长的力量

——读范墩子短篇小说集《我从未见过麻雀》

 李莹

    那些荒芜之地的少年心灵是从什么地方开始打开的呢?是一颗玻璃球,还是一个外来者的闯入?在充满野蛮与暴力的西北乡村,尽管那个年代没有留守儿童这样的社会问题,但贫穷让童年与亲情都披上了陌生的画面。童年,本应无忧无虑,但却承受着暴力的摧残,不幸或者不快总是从天而降,不堪一击。
    青年作家范墩子收集在新作《我从未见过麻雀》中的每个短篇都呈现出与传统写作不一样的特征,其中瑰丽的想象、成熟周密而又详尽的心理描写令人印象深刻,可以看做是青年创作方面的成熟与收获。在这部小说集中,童年成长在野蛮和暴力的力量之下,却奇迹般孕育出了豪迈与气势,这是通过语言对于现实的张力来实现的,这张力似乎有些“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范墩子的作品里有股英雄情结。男孩子们聚在一起总是怀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充满英气的“杀出潼关”是他们的战斗口号,那可不仅仅是荷尔蒙激素制造出来的打打杀杀瞎胡闹,而是秦地气势底蕴十足的男孩子世界在童年的兜兜转转。总有外力来打破他们单调的生活和如同白体梦般的理想,有时外力是城里来的一个男孩子,带给乡村孩子从未想象过的世界,他们享用的物质富有与精神富有让孩子们倍感新奇,孩子们通过“他者”就是这样认识了这个世界,慢慢成长起来了;有时外力来得更猛烈一些,工业化和城镇化势力更不可阻挡。“他者”也许只是孩子们之间友情的离间那么细微,有时却造成了家庭的破碎和亲情分崩离析,就这样,这些孩子们接受了来自世界的第一次启蒙,初步认识到了强大又无情的世界本来面目。
    乡村的文明与光明在哪里?这里的短篇由于矛盾冲突剧烈,因而涉及到的城乡二元对立似乎并不比当代许多反映城乡文明冲突的长篇缓和多少。贫穷让位于工业化,试图得到富裕和安定的生活。最终业化却不能解决乡村中的所有问题,在《父亲飞》中,父亲走了,作者找不到该去责怪谁,却只能怪罪于那只猫。《柳玉与花旦》中,无人在意少年柳玉无处安放的青春,在外界的喧闹中青春畸形发展。
    也许是地域原因,范墩子的作品中总能看出杨争光写作风格的影子,对于西北这块苍凉又厚重的土地,他们共同选择了用文字去浇灌。以单篇《我从未见过麻雀》为例,少年山羊犹如精灵般地与麻雀的对话,充满了对这块土地生态伦理的担忧,在今天看来,这种担忧正在变成现实。曾经在这块土地上有过类似童年的一员,我在书中体会着那些孤独孩子们童年里的里的悲欢离合,重新遇见在这片土地上同样孤独存在着的昆虫、麻雀、玻璃球和老屋,我们有理由一起让世人认识她,了解她。
    如今,那里的孩子们告别了贫困的物质生活,可留守生活、网络时代生活成为他们新的烦恼,还有人去理解他们的苦与痛吗?那些豪气冲天的少年英雄杀出潼关了吗?杀出去后他们还好吗?这是我想从关心那些孩子们的青年作家那里看到的答案。(作家系西安财经大学副教授)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镇歌手
后一篇:《滇池》专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镇歌手
    后一篇 >《滇池》专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