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这一年,给自己

(2015-11-18 17:32:43)
标签:

这一年

分类: 随笔
                    这一年,给自己  
    这月的某天夜里,做了一连串的梦,晨五点多时突然醒了过来,然后便大口大口喘气。梦里的场景确实吓人,也没有什么连贯性,从这个片段越到那个片段,我心里想,这些破碎的梦可否和现实的某些场景对应起来?我一时回答不出来。一年就这么过去了,这一年我老做噩梦,记得以前连续做噩梦的时候还是在我特别小的时候,总是梦见奇形怪状的动物,比如有个像皮影般的狮子不停地在哗哗闪动,这个场景我至今仍然记着,无法忘记。返归童年,这个词的出现,吓了我一跳,我坐在坚硬的木床上开始回忆这一年发生的点点滴滴。从西安到沈阳,从沈阳又来了杨凌,这一切想起来简直恍若做梦一般,年初在家里,下大雪,自己在家里写了短篇《幻觉》,去了学校后又写了几篇,但都不尽如意,我总对自己说:好东西还在后头哩。这种无法隐退的欲念时时刻刻在我脑子里闪现,然而终究自己还是太懒,仅仅写了几篇稚嫩的东西。
    这一年,我去了大连,第二次看见了大海,也读了些许书,记了点笔记,这些东西难见人,见了必然羞涩,就放在自己的篮子里,任由其慢慢风干,成为历史的纪念品。我无法忘记从沈阳毕业回家的那天,那么多的兄弟,给我提着行李送我到门口,刚坐上车回看了一眼,便泪眼婆娑,我知道从此后我们都是各路天涯,相见谈何容易,此刻,我明白虽然相隔千里,留在心间的却都是些美好的瞬间和记忆。人长大了,烦恼着实多了,但我不从痛恨这种感觉,也正是因为这些,自己才渐渐在深夜里体味到了人生的冷暖。我尚在思索,尚在用心打量着这个有些虚幻的世界,一切刚刚开始,我想我只能这么说。对写作,我没什么宏大的理想,对得起对不起社会这不是我所能左右了的事情,能对得起自己已经就很不错了,写作的成绩不在你印了多少铅字,而在你的心里,只有自己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
    这一年,摆在我面前的最残酷的事情不是写作的问题,而是人生,写作仅是我与这个世界沟通的一种手段,而人生的选择却将永远在我的身上留下很深很深的烙印。永远有多远?我有时会问自己,我常常感到困惑,很多时候我无法直视这个问题,简直有些可笑了,这么滑稽的问题,而某次回家,父亲开着蹦蹦车来河道村口接我时,他将我的行李提着放在了车上,我回头便看见了他鬓角上的白发,我看见了爬满在他脸上的众多皱纹,啊,那一瞬,我恍然觉得我是一下子从童年到了青年,中间省去了很多年,那一瞬,我突然意识到了人生。我坐在一起一落的蹦蹦车上,内心里汹涌澎湃,各种滋味一下涌来,这是我第一次直面的人生。我在心里流着眼泪对自己说:永远其实就是每一天。意识到此,我方感有些许轻松,开始事事为着爹娘着想,我长大了。呵,写了这么多东西,总算说了句人话。最近还在做噩梦,这不是自己想得多,是长大了,确实需要面对些东西了,也或许这些噩梦未免不是啥坏事,由着它罢了。怎么说呢,一切都还在继续,比如人生与写作。15.11.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