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鄂知青
新鄂知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596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雪中查线

(2017-05-14 17:57:12)
标签:

查线

分类: 鄂乡岁月

作者: 侯建新

来源:《黑河日报》2013年3月25日

 

1971年3月到1976年年底,作为上海知青,我在逊克县新鄂公社(现新鄂鄂伦春族乡)广播站担任广播员兼线务员,同时负责看管维护逊克至新鄂的广播线路,查线是我的日常工作之一。

1972年12月的一天,天阴沉沉的,在千里冰封、一片茫茫的雪地里,在一阵阵刺骨的西北风中,只有逊克县广播站线务员王连弟和我背着工具袋顺着广播线路走着。我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嘀咕:干嘛一定要今天来查线?

  王师傅是上海支边青年,1968年毕业于上海无线电中专学校,1969年分配到逊克县广播站工作。那天一早,王师傅就跑进公社广播站里,说:“小侯,准备一下,咱俩今天去查查线路。”前几天我刚查过,估计没啥问题,我满有把握地回答。王师傅皱了下眉头说:“小侯,不能光靠估计呀,万万出不得半点差错!”

  我踩着没脚脖子深的积雪,眼睛盯着空中那两条齐整的银线往前走着,不一会儿,就把王师傅落下了近百米。回头望去,王师傅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走着,一会儿敲打一下这个线杆,一会儿又用耳朵贴在线杆上面听一听。这样查什么时候是个完呀?我大声招呼起来:“王师傅,快走吧!”

  王师傅好像没有听到我的呼唤,不仅没加快速度,反而爬上线杆,待了好一会儿才下来。等王师傅走近,我急忙上前道:“刚才你查到什么故障了?”“瓷瓶上绑绳(铁丝)松了。”王师傅严肃地回答。我知道,瓷瓶上的绑绳绑不紧是会影响线路畅通的。王师傅虽然没有批评我,但我心里总感觉不对劲。

  我们一前一后继续往前走。走到“对泡子”屯子往北,叫“大山头”的地方,进入树林里。突然,王师傅大步往前走,我向远处一瞧,只见一棵树倒在广播线上,一根线被压断了,一根线正压得像一张弓那样弯着,在西北风中发出“嗡嗡”的声音。

  没问题偏偏出了问题!我责怪着自己,大步走上前去。

  王师傅一到树下就用自己的肩膀往上顶着,两只脚在雪地里蹬出了一道深沟。我连忙上去一起往上扛,咬着牙,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这棵树扛了过去,把断线接上。王师傅要上线杆拧紧线,我抢先了一步就往上爬。风雪中线杆表面穿上了一层“冰衣”,脚扣(一种爬上电杆的工具)根本不好使,没攀几步,我就滑了下来。“让我上!”王师傅过来抢我的工具。我固执地继续向上攀。刺骨的西北风越向上越大,不一会儿,我的手脚都冻得麻木了,但一看到王师傅在下边望着我的眼睛,一股“虎劲”油然而生。我扣上了保险带,拧紧了绞紧器,咔咔咔……线迅速从地面升了起来。

  我从线杆上下来,一边跺着脚,一边轻松地说:“这回没问题了!”“没问题?不把这棵树搬走还会出问题!”王师傅严肃地说。“那怎么办?”“砍倒!”王师傅说。把树砍倒?没有锯,又没有大斧子,咋砍?王师傅二话没说,从自己工具袋中拿出小斧子,咚、咚、咚……铿锵有力地砍起来。看来,不把这棵树砍倒搬走是没有个完的。我拿过小斧子也干了起来,快到晌午时,终于把树征服了。

  笼火、吃干粮的时候,我望着火苗,心里想:要不是王师傅让我查线,线路故障将会给工作造成多大的损失呀!

  太阳出来了,给大地披上了一层灿烂的银辉。我带着油然而生的责任感,背上工具袋,又跟着王师傅迈着坚实的步子向前走去。

雪中查线

图为侯建新在广播站播音室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