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鄂知青
新鄂知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596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初次打羊草

(2017-05-14 17:41:58)
标签:

打羊草

分类: 鄂乡岁月

作者:侯建新

来源:《黑河日报》2014年10月27日

 

1974年我在逊克县新鄂公社广播站担任广播员兼线务员。那时公社有牛车、牛爬犁,归公社管理,夏天拉东西,秋天拉秋菜,冬天打的柈子也都用牛车、牛爬犁拉回来。当然牛吃的草也是我们公社自己解决,这个工作叫做“打羊草”。

那年8月,公社党委副书记刘才、公社党委秘书王庆伟、新鄂大队社员雇工(车老板)崔焕文加上我4个人,在新鄂至逊河土道东侧离新鄂屯子6里处的草甸子里,开始打当年用的羊草,加上堆羊草,大约六七天时间。

  打羊草这活儿并不单靠蛮力,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对于打羊草而言,一把好刀尤为重要。那时人们都爱使用黑龙江对岸前苏联生产的那种钐刀,又轻又薄又耐用。使刀前得先会“垫”刀,这活儿有点像上海磨刀人的“抢菜刀”,就是将刀搁在铁砧上,用小锤轻轻敲出刀刃,“垫”是一个动词。“垫”刀有讲究:刀刃厚了不锋利,太薄了爱卷刃,而且刀刃宽度也不能马虎,过宽要掉刀,过窄你就忙着“垫”刀吧。

  打羊草,肩上扛着大钐刀,腰间挎着一块磨刀石,钐刀在阳光下锃锃闪亮。我们4个人行走在草甸子上,还挺神气的。打羊草的队形犹如半个雁阵,一个紧跟一个,打头刀就像领头雁一样,得多消耗体力。我初上阵,动作笨拙,不得要领,还总担心刀尖扎进地里,不能贴地打,因而草茬子较高,妨碍下家正常使刀,于是只能乖乖地跟在最后面。草甸子与塔头甸子相比,还真是平乎不了多少,也是坑坑洼洼的,一不小心就会栽跟头。穿着高靿雨靴低一脚高一脚的,钐刀却要打在一个平面上,还不能落下,忽闪忽闪的刀影就在脚跟后面晃动着,寒光嗖嗖,逼你跟进,连个喘息的工夫也没有。紧张的手忙脚乱可就越打越慌越觉得累,越甩越远,半天下来,别人都打到头歇着了,我却像喝醉酒似的还在后面晃悠——那可真是无可奈何地、机械地晃悠着,眼前仿佛看见一颗颗星星从自己脑袋里不断地飞迸而出,此时才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眼冒金星。说是在打草,还不如说是在砍草,两臂酸得抬不起来,只能咬紧牙关,坚持再坚持,硬是一刀一刀砍过去。

  当我打完最后一刀,早上出工时的神气劲儿早没了,浑身像散了架似的,两腿死沉沉的像灌满了铅,一步一挪着终于回到自己的家。

  虽说又累又乏,也还是顶了下来,逐渐摸出点门道,掌握了一些窍门,就顺手多了。挥刀前要略弯腰,做振翅欲飞状,右脚向前一步支撑重心,同时腰一扭,肩膀往后一甩,双臂猛地发力,双手紧握刀杆,灵巧地将刀尖贴着地皮插进草丛底部,眼到手到,绕开枯枝草墩,刀尖顺势起伏,只见寒光一闪,羊草齐刷刷顺一边倒下,身后是扇形的低低草茬,碰上比较平整又被火烧过的草坪,羊草根部又没有枯草乱枝,进刀就利索,这时就会越打越来劲,动作舒展姿势优美,还有较强的节奏感,从中还真能感受到打羊草劳动有时倒像是翩翩而又强劲的舞蹈者。

  几天下来,草甸子上铺了一条条割倒的排列成弧形的羊草,恰好三天连着晴天,羊草晒得很透很干,我们一起用杈子把羊草拢成草堆,然后由两个人用木杠子抬起一个一个的羊草堆集中。崔焕文用杈子把羊草堆成一个大垛,大约有2.5米高,圆底直径约有3米,上顶锥形有约1米左右。羊草大垛要在这个草甸子上存放一段时间,然后用牛车运至新鄂屯子牛号的地方,一年的打羊草“工程”就算完工了。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