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鄂知青
新鄂知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355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萨满—人神之间的“使者”

(2017-02-11 04:25:09)
标签:

鄂伦春

萨满

人神

分类: 故乡风貌

 作者: 侯建新

发表于2012年5月7日《黑河日报》第3版 时空黑河

 

    萨满一词,来源于满—通古斯语。鄂伦春语意为先知先觉的、通晓一切的人,与神沟通者。萨满,是鄂伦春族人专门的宗教巫师。在祖先崇拜兴起以后,人们都把人畜的平安和生产的丰收寄托在祖先的神灵上。祖先在生前既然是氏族成员的生产和生活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死了以后,他们的灵魂自然会被认为是氏族成员的保护者,从而成为他们子孙的保护神。这需要一个通达神灵、沟通人和神灵的“使者”。在宗教观念日益发展的过程中,鄂伦春族人自然产生出了自己的巫师,祖先神灵的代表——萨满。

萨满—人神之间的“使者”

在鄂伦春族人中,开始当萨满的都是妇女,在母权制氏族社会内,氏族长大都由妇女担任,作为氏族的巫师也由妇女担任。但进入父权氏族社会,妇女的地位已大不如昔,出现了对妇女的种种禁忌。尽管如此男萨满并没有能够完全取代女萨满。

作为氏族神灵代表的萨满,原来每个氏族只有一个,名叫“莫昆萨满”,后来有的氏族同时有了几个“莫昆萨满”,而有的氏族除了“莫昆萨满”而外,还出现所谓“德勒库尔萨满”,意即流浪萨满。“德勒库尔萨满”所代表的据说不是氏族祖先的神灵,而是其他一种神。一个氏族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几个“莫昆萨满”,并且又出现了“德勒库尔萨满”,是由于氏族组织的逐渐解体,同一氏族成员不在居住一起,而是各个氏族的成员混杂居住了。有的氏族的“莫昆萨满”是女萨满,当她出嫁到别的氏族,其娘家的氏族就没有自己的“莫昆萨满”了,也需要产生一个在这个女萨满在世期间为本氏族成员从事宗教活动的新萨满。

在鄂伦春族人的宗教活动中,还出现有“屋托钦”和“阿嘎钦”。“屋托钦”是指凡是得过天花或麻疹而又好了的人们。正因为他们病好了,所以他们也就能替别人“治”天花和麻疹。“屋托钦”以娘娘神为其神灵。“治”病时,向娘娘神祷告,据说这样就可以把病“治”好了。“阿嘎钦”是占卜者,占卜时,在一把枪的枪筒上绑上一把斧子,安放在枕头上。“阿嘎钦”站立着,用右手紧握枪把向上举。举枪时,一个神、一个神地挨着问。问不到神灵时枪就举不起来,问对了是触犯哪个神灵时,枪就会很轻便地举起来。自“屋托钦”和“阿嘎钦”出现之后,与萨满形成了一定的分工,一般凡属“治”天花、麻疹和占卜的事不再由萨满担任,而是“屋托钦”和“阿嘎钦”的事了。

但成为一个萨满,比起“屋托钦”和“阿嘎钦”来,却要复杂得多。他不但要具备一整套的法具,而且要有一段训练的过程。萨满—人神之间的“使者”

萨满的法具主要包括下列四个部分:

神帽。是一圆形铁架,顶上有红黄两色圆圈,底为黑色。帽上左右两边各有三至五个铁叉,系着各色的布条。四面垂着珠串,可以遮住半个面孔。

神衣。用犭罕皮制成。无领,近四尺长。上面布满许多小物件:铜盘,在胸前和背后各有几面。“甲哈波屯”,在铜盘上方,类似围嘴,黑布底,刺绣有红色边缘。“聂勒波屯”在铜盘下方,黑布底,刺绣有彩色花纹,并钉有瓷扣子多枚。飘带,在衣服上半部和腰下方都有彩色飘带多条,它象征羽毛,原来的萨满都会飞。小铜铃,挂在衣服的各个部位。铜管,多用弹壳制成。有次序得缝在衣服上,还有不少贝壳也缝在衣服上,其重量达二三十斤,有的甚至达五六十斤,是相当可观的。

手鼓(“文图文”),是扁平的单面鼓,用犭罕皮或狍皮蒙成鼓面,直径约50厘米。平时鼓面很松,用时火上烤一烤或在阳光下晒一晒,鼓面即绷紧,击鼓就可以发出洪亮的响声。击鼓用的鼓槌,长约20厘米,用狍腿皮包裹着狍筋制成。

“档士”,是一根细长的四楞木棍,木棍一端系上各种颜色的布条。每一次宗教仪式上,萨满请来几个神,就在“档士”上刻几个缺口。当做对神的登记。

神帽、神衣,则可能是在鄂伦春族人原有衣帽的基础上逐步发展成的。

新萨满备齐了这些法具之后,还要紧跟着老萨满学习跳神,要连学三个晚上,有的甚至五六个晚上,务必学会为止。跳神跳得神附了体以后,新萨满就可以单独进行宗教活动。新萨满初学跳神时,及审议时非常隆重。但即使是老萨满,每年或每隔三年也要举行一次这样的祭神仪式。

萨满的宗教活动最主要的是为病人祈祷,为死者祝福,也为人们祝愿狩猎生产能够带来丰收,这些都是和鄂伦春族人的生产和生活直接关联的。通过“思都利”萨满在阴间的所见所闻,告诫人们在人间做事不要触犯神灵,要尊敬长老,要为人正直,要珍惜来之不易的食物等,这些都是反映原始社会的道德规范对人们的要求的。还告诫人们在人间要夫妻和睦,妻子要忠于自己的丈夫,是父权制氏族社会末期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已经日趋巩固的反映。每一个萨满,都把从事宗教活动视作是自己应尽的责任,每当有人去请时,总是有求必应。萨满在人们进行宗教活动时不收取任何物质报酬。尽管他是一个专门的巫师,并不脱离劳动,平时仍和大家一同参加各种生产活动,仍然是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这是与阶级社会的宗教巫师迥然不同之点,正由于此,萨满在当时的鄂伦春族人中也是享有很高的威望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