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幽幽南山
幽幽南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08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

(2019-08-30 09:17:49)
标签:

我爱我的家乡

 

老君山巅看火车

  王枝正

 

喜欢登临老君山,不仅仅因为爱山的缘故。老君山是渭源县城的地标,也是县城的屏障。站在山巅可以极目四顾,东望旭日初升,西眺鸟鼠烟云,渭水蜿蜒东流,火车南来北往,心胸无比敞亮。

   每次登临,必达山巅,每次远眺,心中都会涌起无限感慨。在岁月的沧桑巨变中,老君山应是最有权威的见证者,大禹治水的风尘仆仆,伯夷叔齐的蹒跚步履,秦始皇西巡,隋炀帝出征,建文帝隐遁……莫不与这片神奇的土地关联!那时的渭源很古老,《山海经》《禹贡》里都有记载,那时的渭源很偏远,成为夷齐、老子、封衡们最向往的归宿地。

两千二百多年前,渭源就已经建县,可谓历史悠久。悠久的渭源史可以说是一部战争史,一部苦难史。翻检渭源古籍,每个朝代,在渭源似乎都有较大战事发生。

新中国成立后,渭源县面貌焕然一新。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全县变化更是天翻地覆,日新月异。这变化来自各行各业,各条战线,更重要的是交通道路,而兰渝铁路的建成通车,无疑成为渭源县经济腾飞的巨大动力。

老君山巅是看火车的最佳位置,渭源火车站就建在老君山对面的南横山下。我偏爱看南去的火车,因为那是向着故乡的方向。也许用不了十分钟,火车就到了家乡的位置,而就这十几分钟让火车所跑过的距离,以前是那么遥远!老家在首阳山以南,我的童年、少年就在那里度过。记得老家很偏僻,乡亲们的许多理想和美梦都被大山和河流阻隔,那条坑坑洼洼、泥泞不堪的土路是他们唯一一条出山的大路。那时村子里也只有一辆马车,属生产队专用,只有队长、会计、保管员才有特权坐。那辆早已被岁月尘封在故乡历史档案的马车,在昔日的荣耀与辉煌不亚于现在的奔驰、宝马。更多时候,乡亲们外出走的是山路。出村子首先要翻越一道陡峭的山梁,名叫崖门梁(当地人把“崖”叫ai),下了崖门梁还要沿山走好长的山路才能到平路。去莲峰赶集是件圣神的事,因为要肩扛背掮,负重远行,所以天亮前就要出发,天黑后才能进家。经年累月,乡亲们被生活逼出了吃苦和耐压,我的父母便是这苦难队伍里的重要成员。当然,赶集充满了诱惑,赶集是文明的相约,是理想的寄予,只有去了繁华的街道,才能见到丰富的商品、稀罕的汽车和穿戴时髦的女人。

“呜……”,一声宏亮而激越的鸣笛把我从遥远的回忆中拉到现实,是一列载着乘客的列车在老君山下驶过。我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兰渝铁路像神话中神秘架起的天桥,突然降临的幸福让人猝不及防、惊愕狂喜!其实,兰渝铁路的设计、开工、建设真正不易,从2008926日正式动工修建,到2017929日全线通车,历时9年,9年是漫长的又是短暂的。201918日,兰渝铁路全线正式开行动车组列车。这条连接西北、西南的大动脉过境渭源县,彻底解决了渭源县交通运输的瓶颈问题,从闭塞到便利,其功绩和影响不可估量。

兰渝铁路的建成只是开了个好头。过境渭源的高速公路在不断增多,临渭高速、兰海高速、渭武高速,天高速延伸段,国道有“316”、“212”,新增的“310”,定渭公路,全部硬化或铺油的乡村道路,村村通达工程……随着兰渝铁路建成通上火车,通往家乡的沙路变成宽敞洁净的水泥路面,老家门前的土路也被硬化,路边还安装了路灯,泥泞不堪的土路已成为历史。从“山穷水尽疑无路”到“条条大路通罗马”,从“养在深闺人未识”到“天下谁人不识君”,渭源已从封闭、贫穷、落后的困境中彻底走出,成为周边地区影响越来越大的县份。

站在老君山远望,家乡曾经遥不可及的群山仿佛近在眼前,首阳山、崖门梁、火烧沟、李家崖、叶薄崖、楞干梁、旗杆山、重山……纵横错落,和谐揖让,洁净如练的莲峰河潇洒自然萦绕期间,那么和谐,那么亲切,组成人间最美的风景!目睹眼前的巨变,家乡昔日的闭塞和苦焦总是拂之不去,那时能去莲峰赶一趟集,其激动心情不亚于现在去一趟北京。村子里偶尔来一辆汽车,全村男女老幼会在“汽车来了”的叫喊声中拥到大路上去看个究竟。在乡亲们的眼里,汽车就是先进和文明的身影,是富裕和美好的承载,那时候,一辆架子车就足以抬高东家的身份和地位。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工作,临近过年购买了一个北京“牡丹牌”收音机,成为村子里的“第一”,是它陪伴我在一个大雪纷飞、阒无人迹的下午进了大山回到老家。不久又买了录音机,自然成为村子里的“第一”,路过者第一次听到了《牡丹之歌》、《十五的月亮》这样好听的歌曲。又过几个月买了一辆“红旗牌”自行车,也成为村子里的“第一”,那辆自行车载着我进县城跑乡下,一路铃声,一路风光,引来无数羡慕的目光。五年前,我购买了一辆“雪佛兰”轿车,也成为村子里的“第一”,其影响可想而知。去年过年,村子里办起文艺晚会,现场停放了很多车辆——小轿车、四轮拖拉机、三轮摩托车,还有小吃摊点,夜晚看不到大山,误以为身处城镇。在当地群众眼里,小轿车已不是稀物,本村40户人口,仅小轿车已发展到8辆,还有其它车辆不一而足。作为交通工具,从架子车到小轿车,每种车辆都是一个时代的烙印,是社会变迁的代表,六十年代前的骑驴骑马,七十年代的马车,八十年代的自行车,九十年代的摩托车,以后的三轮摩托车、四轮摩托车,再以后的小轿车,它们依次排列,各自晾晒时代的烙印,诉说岁月的沧桑和曾经的热捧。

车辆的交通变迁史,是一个家庭的生活发展史,也是一个村庄、一个地区、一个国家成长的经历史。七十年的沧桑巨变,七十年的风雨兼程,新中国已完成了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华丽转身,真正成为世界崛起的东方巨龙。“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有了强的国,才有富的家”。亲历了家的变迁,才体会到国的伟大。曾经贫穷的渭源,做梦也没想七十年后,竟成为交通发达、经济腾飞的地区!

“快看,动车来了——”一声惊叫又把我拉回眼前,是登山者欢呼雀跃!高高架起的兰渝铁路上,一列翠绿色的动车自兰州方向而来,声音柔和亲切,像清风拂过。站在这个理想的看点,我有点“飘飘乎如遗世独立”,思绪便随着动车,驶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下山的路上,心中格外清净,雉鸡的叫声此起彼伏,广场舞的旋律明快悠扬。那些曾经被大山隔绝的日子,像远遁的烟尘,清淡再清淡,了了无痕……

 

                                                     2019年8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