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缤纷上海
缤纷上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7,584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唯铭】“大怪路子”与血腥游戏(09.4.29)

(2013-06-11 18:40:46)
分类: 沪上风情

他从来不“赌”,不管是六十年代的“四十分”还是七十年代的“博眼子”;不管是八十年代的“麻将”还是九十年代的“百家乐”。如果说他酷爱“大怪路子”,那也只是因为他钟情这六人游戏中的智力博弈;钟情双方为了争夺上游而显示出来的“高级过桥”技巧;以及,钟情在精确算计之后的带牌。那是真正的男人作派:要么你在绝对正确的判断之后带牌成功,从而拔得头筹;要么你因为少记住一张牌或判断发生错误而带牌失败,结果是无论台面上发生怎样的变化,你总归是一个输家。

遥远的六十年代晚期,当红色恐怖以巴黎公社这样诗意的词语而在上海展开时,当空气中音乐一般飘荡着那声声苍老的“西瓜要吃杀拉里甜个来”,他在合肥路的路灯下,沉迷于绰号“老皮”的与外区模子们比拼“大怪路子”,他知道,他们不仅在比拼技巧,而且还在比拼人民币,那时的“切口”叫作“青皮蛋”。

那一瞬间可以堪称石破天惊。

只见“老皮”的手腕潇洒地一抖,一张黑桃10后面“带”出了一张方块5加一张红桃5,也就是说,高手“老皮”以10带牌。

他的眼前闪起一道耀眼的光芒,他已旁观了不下一百次的“大怪路子”格斗,有“A斯”带牌、有“老K”带牌,但10带牌,那就意味着“老皮”要在敌我六方高速出牌的时候记住整整162张牌中的三分之一,他折服于“老皮”的记性和算度,当然,对“老皮”后来在昏暗的路灯下与牌友们瓜分“青皮蛋”一事他没有任何感觉。

就这样,他的“大怪路子”技艺在“老皮们”的反复锤炼中日益精湛,但他从来不赌,决绝地不赌。

21世纪的某个夏季,他与朋友们一起前往韩国旅行,他们由海上一路而去。

船进公海,朋友们玩起吃角子老虎机游戏。

他不玩。

朋友们将一大把角子放到他的手中,他婉言拒绝。

因此,他在朋友们的眼中变得不仅古怪而且可疑,并且这种质疑分明写在了朋友们的眼睛中,变成了对他人格的拷问。

是仁川的那个夜晚。

他将所有的朋友们召集在了一起,男女刚好十三人。他说:今夜我开戒,我们来玩个游戏。

朋友们先是十分错愕,随后一片哗然。

他接着说:诸位知道,我做人向来十分简单,要么是,要么不。今天,我们不玩吃角子老虎机,这个我从来不会;我们也不玩“大怪路子”,这对你们也不公平。我们只拿一张牌,先数点,从数到的人开始。随后,他再拿出任意一张牌,这张牌的点数落到谁的身上,谁就是赢家。

朋友们又是一阵喧哗,当然,赞成者占了多数。

他不动声色地继续说:本次出国旅游,我们每人在海关调换了1200元美金,因此,每一次的输赢我想应该是100美金。

朋友们中发出了尖叫,是女子,但谁也没有提出要退出这个游戏。

他环视四周,更平静地说:但游戏的规则是任何一个赢家得到100元美金后,都必须将这100元美金撕掉。随后,再玩下去,直到每人身上的1200元美金撕光为止。我想玩的就是这种赌博游戏。

没有声响,仁川之夜仿佛是地球的洪荒年代。最后,一个赌性十足的女子说:这太血腥了,我不玩。

他看着这个女子说:我知道你不会玩,很多人都不会。因为几乎所有热爱赌博的男女希望的就是从他人身上获得更多的东西。但我的游戏规则则相反,我赌“失去”,看我们在“失去”中能够坚持多久;或者说,看我们在“失去”中能够获得什么。

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让他介入任何一种赌博,无论是麻将还是“沙哈”;无论是国奥队与马来西亚的厮拼还是皇家马德里与巴塞罗那的对决。

而他依然那么钟情“大怪路子”,他只是遗憾,自从“老皮”用一张黑桃10带牌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看到有人重复这一景更不用说在10以下的带牌。

我说完了这个故事。故事中的他可能就是故事的叙述者,也可能不是。但那个故事是真实地存在着的。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