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云清卷
紫云清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754
  • 关注人气: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还债  (四)

(2013-11-01 20:48:11)
标签:

文化

分类: 还债(中篇连载)

还债  (四)

 

 

        这不是一个完全真实的故事,但这里面有我熟悉的影子,是些小人物的影子。不同的机遇不同的抉择导致了不同的人生,无心探讨孰是孰非,仅把这些不成熟的文字献给他们,祝他们快乐。                                                                                                     

        不肯脱俗,我也要借用一句名人之语。卢梭:“我的出生使母亲付出了生命,我的出生也是我无数不幸中的第一个不幸。”

 

(四)

 

那时她已怀有五个多月的身孕,她是一千个一万个不舍得让小强走,可她并没有阻拦他,她更愿意让小强顺着他自己的意愿走,她知道小强是为了她也是为了这个家过得更好。很快地,小强便是一通通的电话打回家,话不多却声声报着平安。一封封家书,字不多她却读出了不尽的思念。他告诉她,他一定多挣钱,他一定回来将他们全家搬出那拥挤着好几家的小小四合院。可是她不知道,没有身份没有语言没有技术的他究竟能做些什么。而他只是含含糊糊地说:什么都做。就这么几个字一带而过。年三十的晚上,他多喝了些酒,他在电话里大哭了起来,他说他真想她,他真想回家,他真后悔当初走的这一步,他真恨这个鬼地方。他还告诉她他在养鸡场打过工,在车衣厂打过工,还有他根本说不出口的让他恶心的事他也做了。现在他还兼职做背尸体的工作。一些大楼里死了人不让从电梯里运走,他是要背着死人从楼外面的防火专用楼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走下去。听的她周身发抖,胃里揪来揪去地直想吐。他在电话的那头哭,她在电话的这头哭。她哭着喊着叫他不要再说了叫他赶快回来,他哭着喊着说一定要多挣些钱再回来。她不敢将实情告诉其他人,她默默地为他揪着心,她也在暗暗地琢磨着要走出去,去分担他的痛苦。

想同小强一样偷渡去日本,她找不到门路。同样是一没学历二没技术的她,无论是从哪个途径去努力都只能是碰壁。

天赐良机,在她值班时接待了一位来自加拿大的牧师。加拿大,这是她在精心研究过之后认定的最好去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她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要取得成功。以请教英语为名,她悄悄地多跑了几次牧师的房间,下班后又陪同牧师逛了一些名盛。有生以来第一次她假惺惺地献着媚,做着让她自己都觉得恶心的表演。她知道自己的魅力,当初在学校时,以她的风姿,如果她愿意她一定能够盖过那位被称作是校花的女孩,只是她不肖那么去表现,她只要小强一个人喜欢就足够了。她成功了,在儿子半岁之后,她义无反顾地离开了他,她是抱着要拯救儿子他爸爸的宏愿走的。有着凄伤也有着悲壮。

这位经常云游四海的牧师可真是神通广大,在许多的国家都有他的关系。她就像是一封辗转的家书一般,几经周折便到了南美又进入了加拿大。尝尽了酸甜苦辣,但她终于如愿以偿了。她知道,比起许多走同样路子的人来,她该是幸运的。但那位牧师明显地是喜欢上她了,因而她又多了一位债主。后来,在牧师的帮助下,小强也顺利地来到了加拿大。她让小强脱离了那个让他充满了恶梦的地狱,尽管她的心灵时常都在受着道德的鞭挞,她还是觉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地。

重逢的喜悦带给他们的是新婚般的甜蜜,这再一次的蜜月还没度完,小强的情绪便低落了。他会无辜地叹气,有一次他还把她搂在怀里说道:小雪,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她似乎觉得,他不仅仅是在说给她听,他同时也是在安慰着他自己。她知道他已察觉出了些什么,这使她陷入了迷茫的沼泽,她小心谨慎地试探着迈出的每一步。她知道,她在拯救他的同时也在他的心上撒上了一把芒刺,她感觉得到他的痛苦,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也因此而一直痛苦着。使她感到欣慰的事,小强一如既往地疼惜爱怜着她。在遥远的异乡,他们相依为命相疼相惜,用相互的爱怜来治疗创伤。一无所有的他们,凭着东捡西凑,很快就有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小家。跟着看报纸招工广告的感觉走,他们一起采过草莓摘过黄瓜拔过葱。那也是一段难忘的日子,省吃俭用地数着手里不断增厚的加币,别有一番情趣。有些清苦也有些伤感,但也还是很快乐的。

再后来小强进了阿惠家的车衣厂,得到了阿惠的赏识和提拔,小强也干得很开心很卖力。看得出来,小强的情绪不错。在北美制衣行业并不景气的时候,许多工厂倒闭,而阿惠他们家的生意却蒸蒸日上,这与阿惠的聪慧和小强的努力都是有关系的。她自己在万家乐餐馆里干得也很舒心。去年他们一起回国,用掉了所用的积蓄为老人们买了新房,将老人们搬进了新家。奶奶高兴的走这屋串那屋,摸摸地毯坐坐软床,直说这不就跟住宾馆是的。偿还了她的情债,了结了他的心愿,一家人皆大欢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