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黎方
黎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571
  • 关注人气: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申双鱼:抗战时期的太行文化

(2019-04-15 01:56:27)
标签:

抗战

黎城

分类: 背景资料
抗战时期的太行文化 
2016-05-23 11:15
一、我爱太行抗战文化
抗日战争时期,全国有陕甘宁、晋察冀、晋绥、晋冀鲁豫等十九块抗日根据地。党中央在陕北延安,八路军总部在太行山上。当时华北地区的县城都被日本鬼子占领着,离县城较远的山区农村是抗日根据地。武乡王家峪、左权麻田、黎城西井、涉县索堡那片山区离四座县城都远,是太行区的中心,八路军总部、一二九师师部、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等机关,都住在这里的农村。
晋冀鲁豫边区,分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四个分区。太行分区又以邯长公路为界分太北、太南两个行署。太北行署在武乡、左权。太南行署在平顺寺头。管辖黎城、平顺、潞城、长治、壶关、陵川、高平、晋城等县的根据地农村。
我家在潞城县黄池乡南村。1939年,潞城县城和大部分村庄被日本鬼子占领。我村在县城东边的偏远山区,是太南抗日根据地。这年我六岁,在村里上抗日小学。一面念书一面站岗放哨。村里有民兵、自卫队、妇女识字班,遇到开群众会我们儿童团就和他们比赛唱歌。遇到鬼子出发,大家就去钻山洞逃难。1944年,我入潞城县第二抗日高小。
1945年长治、潞城解放。1946年12月,我13岁,是高小六年级,同全校二百余名师生步行55里,到长治市参观太行区第二届群英会美术展览。1947年6月,我14岁在潞城县参加工作,任农村小学教员。50年代,我在壶关县从事区县青年工作,办《壶关小报》。60年代,我在晋东南地委宣传部文艺科工作十年。后来到地区和长治市文联工作。
因为青少年时期接受过根据地的抗战文化教育,所以后来一直热爱太行文化。在长期从事文化工作中,我接触过北京当年在太行根据地从事文化工作的张磐石、陈荒煤、赵树理、阮章竟、康濯、苗培时、刘备耕、李庄、皇甫束玉、韩钟昆等老同志,访问到一些太行抗战文化资料。1963年到1987年,我组织晋东南地区文艺界代表,参加过山西省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文代会,多次接触到省里文艺界许多老同志。其中有抗战时期在太行根据地从事过文化工作的江萍、史纪言、王中青、郑笃、高沐鸿、夏洪飞、寒声、张万一等。在地市文联工作中,我和韩文洲、程联考、徐飞、王聪文、段二淼、郭金顺、杨福禄、郝聘芝(女)、吴婉芝(女)、秦桂花(女)等同志一起工作多年。从他们身上了解到许多太行根据地的抗战文化。
我热爱太行抗战文化,在工作中写过《陈庚将军战神头》、《黄小旦大闹理发馆》、《杀敌英雄李岐鸣》等故事,出版过《窑洞保卫战》、《太行山里的传说》、《八路军故事》、《抗战故事》《冀南银行》等几本书。记下了神头岭战役、响堂铺战役、百团大战、关家垴战斗、长乐滩战斗、保卫黄崖洞、窑洞保卫战、英雄沟、地雷大王、沁源围困战、五月反扫荡、左权将军殉难、红星杨、朱总榆、刘师长退瓜、邓小平住在樊家院等二百多个抗战故事。这些故事记录了太行根据地的抗日战争,是珍贵的太行文化。
二、太行抗战文化概况
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为了纪念这个日子,我编写出《太行文彩》一书。现在我们来回顾一下当年太行根据地抗战文化的大概情况。
1、八路军带来抗战文化。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八路军从陕北东渡黄河,开来太行山上,开僻华北抗日根据地。1938年11月,朱德总司令带几个八路军战士和吴伯萧、马加、卞之琳、林火、朱野鬓等五个文化人,乘一辆载棉衣的大卡车,由延安经西安、洛阳、渑池渡黄河,再经垣曲、沁水、阳城、晋城、高平、长治等地,来到潞城、武乡、辽县,开僻太行抗日根据地。“鲁艺文工团”陈荒煤、黄钢、乔秋远,太原的高沐鸿、王玉堂,还有何云、刘伯羽、李伯钊等也从四面八方来到太行山上,开展抗战文化工作。1941年8月,晋冀鲁豫边区在辽县成立。八路军总部政治部、一二九师政治部和晋冀鲁豫边区党委宣传部等党、政、军领导部门对于文化工作很重视。接着又成立了太行区文联、晋东南文化教育界救国会、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晋东南分会等群众文化组织,太行根据地的抗战文化工作,很快有组织有领导地开展起来。陈荒煤的报告文学《童话》、《塔》、《刘伯承将军会见记》、《陈庚将军印象记》。刘伯羽的报告文学《八路军七将领》、小说《游击中间》、《八个壮士》、《五台山》、《在黄河的一个湾》。叶以群的报告文学《山村一夜》、《渡漳河》。吴伯萧的报告文学《潞安城》、《沁州行》、《响堂铺》、《神头岭》。赵树理的小说《魏启明》、《喜子》、《探女》、《二木匠》。卞之琳的报告文学《第七七二团在太行山一带》、《晋东南麦色青青》、《长治马路宽》、诗歌《前方的神枪手》。李伯钊的剧本《农救秘书》、《村长》、《母亲》。阮章竟的剧本《“九一八”的前夕》。蒋弼的小说《我要做公民》、《多多村》。李庄的小说《良民证》。王玉堂的诗《河边草》、《七月》、《百团大战之歌》等作品,陆续出现在报纸刊物上,在群众中传颂。
2、报纸与刊物。报纸与刊物是文化工作的龙头。太行抗战时期的报纸是《新华日报》华北版。1938年冬,何云同志根据党中央六届六中全会“在晋东南创办《新华日报》华北版”的决定,在沁县创办报纸。他首先在八路军连队选拔一些有文化的青年战士,办了一个月新闻记者训练班,又吸收一些延安来的抗大、陕工、鲁艺人员,组成了办报队伍。1939年1月《新华日报》华北版在沁县南沟村创办。当时,只有一个部队从黄河西岸运来的旧印刷机,老五号铅字用了三个月就坏了。后来王显周、周永生、张建功同志研究出了半铅模。老工人周之高,化妆成卖油翁,到敌占区太原买来油墨和纸张。工人们到山坡上去砍松枝造油墨,到农村去收破布烂鞋造纸。千方百计克服困难,终于把报纸办起来了。到年底,已在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晋绥、晋察冀等地发行了3万余份,成为指导华北军民抗战的明灯。1939年7月,日本兵占领沁县城,报社搬到武乡县安乐庄。1940年百团大战中,报社人员跟随彭德怀、左权将军战斗在火线上。1941年冬黄崖洞战斗中,报社人员抬上印刷机随部队打游击。报社大力培养新闻人员,支持各地办报办刊物。办起《大众力量报》、《活路报》、《太南导报》、《冀西导报》、《晋中导报》、《胜利报》,还有张磐石主编的《抗战生活》、高沐鸿主编的《文化动员》、李伯钊主编的《鲁艺校刊》、蒋弼主编的《华北文艺》、张秀中主编的《华北文化》以及《今日中国》、《中国人周刊》、《敌伪动态》、《青年与儿童》、《文艺增刊》、《党的生活》、《前线》等一百多种报纸刊物。
3、剧团与宣传队。1938年5月7日,中共中央北方局委员朱瑞同志,在晋城县联合华北军政干部训练班话剧团,陵川县民族革命学校儿童抗日宣传队等,成立起太行山剧团。赵洛方、阮章竞、王丙炎、赵迪之、赵子岳是剧团干部,剧团归晋冀豫区党委领导。三八六旅补充团拔给剧团绸缎、布匹等一些物资,阮章竟在绸缎上绘图写字、做成幕布。他们买来乐器、汽灯等,排出小戏《打鬼子去》、《保卫抗日根据地》、歌舞《国际歌》、《义勇军进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流亡三部曲》等节目,便开始演出。当年10月至12月,他们进行了一次流动演出。从屯留县的东古村出发,经襄垣的下良、西营、到武乡的蟠龙、洪水、再到辽县(左权)翻摩天岭,到河北邢台县的路罗镇、浆水镇、北上到内邱、临城、赞皇、元氏。在峰石岩登十八盘,返山西昔阳、和顺、辽县、榆社、武乡、襄垣、黎城、潞城回屯留东古村。3个月行程2500余里,演出30多场,观众达30余万人次。1939年1月太行山剧团、火星剧团、决死一二三纵队剧团、一二九师先锋剧团、三八六旅野火剧团、四专署抗战剧团等,在沁县汇演,成立中华全国戏剧协会晋东南分会。后来沁源绿茵剧团、武乡光明剧团、襄垣农村剧团以及沁县、黎城、潞城、平顺、壶关、陵川、高平、晋城、屯留、长子等县剧团相继成立。赵树理的《万象楼》、阮章竞的《未成熟的庄稼》、《糠菜夫妻》、李伯钊的《母亲》、《紫坊村》、程联考的《一担水》、关守耀的《回头看》、张万一的《义务看护队》、李岐鸣的《李来成家庭》、《十二月对花》等剧本相继登台。各剧团开始招收女演员,改变了男扮女装的旧风俗。当时剧团是一天两开演,下午演传统戏,黑夜演现代戏,开演前加演鼓书、快板等。各地还成立起一些专业和业余的宣传队,编演现代节目,宣传团结抗日。
4、图书印刷发行。抗战时期太行根据地没有出版社和书店。1940年,以“新华日报华北分馆”名义出版了《社会科学概论》、《毛泽东论文集》、《左派幼稚病》、《斯大林选集》、《马克思主义与民族问题》、《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阎锡山先生学术研究》、《中国青年运动新方向》等政治读物和几本抗日小学课本。1941年5月5日,中共北方局宣传部作出了开办书店的决定:“在《新华日报》华北版所在地,开设新华书店总店,每个区党委所在地开设分店(太北区分店由总店兼)。总店在报馆领导下工作。”当年,新华书店和各分店出版了《阿Q正传》、《狂人日记》、《故乡》、《鹰之歌》、《不走正路的安德伦》、《死敌》、《第四十一》、《二十六个和一个》、《严寒·通红的牌子》、《盆里人》、《表》等文艺书籍。1942年1月1日,华北新华书店总店在辽县岭南村正式成立。与《新华日报》社合署办公。既印书也卖书,产销一体化。这一年总店和各分店出版了《烟袋》、《我和列宁相处的日子》、《生活与美学》、《给初学写作者的一封信》、《创作的准备》、《季米特洛夫传》、《朝花拾集》、《我是劳动人民的儿子》、《外套》、《整顿三风文件》、《反对主观主义》等书。1943年10月,林火、王春、赵树理、冯诗云、张诚、浦一之等调入华北新华书店,书店既出版根据地用的中小学课本,民校课本,也出版政治、文艺、科普等书。赵树理在书店出版了《小二黑结婚》和《李有才版话》,销往各根据地和蒋管区。1945年,出版了《赵申年》、《周喜生作风转变》、《一捆柴》三本书,在左权县引起一片欢腾。
5、民歌与秧歌舞。当时,根据地盛行民歌。1941年,我是二年级。唱过两个歌子,至今还记得几句。
一个是:七月太阳似火烧,
日寇侵占卢沟桥,
亡我国,灭我族,
开枪图杀我同胞。
65 61 5 5
65 61 5 5
另一个是:八月十五儿园,
红军开到雁门关,
为了国家为民族,
应该冲锋杀向前,
唉哟唉哟依唉哟,
应该冲锋杀向前。
1943年,武乡县编出了《逃难调》,第一段是:
家住武乡县哟,四区胡峦岭,
日本兵来扫荡不能在家中。
左权县皇浦束玉、王恕先、阎濂甫编出了《左权将军之歌》,到处传唱。还有《太行山高又高》、《麻雀战》、《民女告状》等民歌,都是群众很喜欢的。
抗战时期,陕北的秧歌舞传来太行山上,歌谱是:
|56 56 16 1| 51 65 32 3|36 53 21 2|25 323 26 1|26 1 26 1|26 26 26 1|56 5 16 1|56 56 16 1| 32 32 13 2|62 76 56 5|
秧歌舞很活泼,逢年过节,人们都喜欢化装起来,走上街头,又跳又唱扭秧歌。
6、农村群众文化。抗战时期,根据地农村的群众文化活动也很活跃。墙上要写大字标语,宣传团结抗日。村村办有黑板报,表扬好人好事。村村有义务教员,每三、六、九日,要给青年上文化课,男青年是黑夜,女青年是下午,也叫“妇女识安班”。壮年(二十五岁以上)和老年,是逢五排十黑夜上民校。义务教员给大家讲报纸上的胜利消息和反迷信等科学知识。
说到太行根据地的文化活动,我还想说明两点。
第一,在那种环境里参加文化活动是得有艰苦奋斗精神,是得吃大苦耐大劳的。在这里我给大家讲一个赵树理的故事。1943年冬天,赵树理在新华书店工作,住在黎城县北山下一个村。一天黑夜,他到一个村里去看戏,唱得是新编历史剧《杀宋》,他觉得这个剧本好,想出版。听说这个剧本是太行文联苗培时写的,太行文联住在涉县下温村,就在大山北面。这天黑夜他就不睡觉了,爬了一黑夜山路,天明走到下温村,找到苗培时要剧本。他独自一人爬一夜大山,你看要吃多大苦?
.第二、遇到敌人扫荡,就得逃难。1942年5月,日寇集中3万兵力,对太行根据地实行大扫荡,八路军总部从辽县麻田镇起身,带领部分文化团体转移,在武安、涉县、林县、平顺的大山里转了一个月,损失惨重。5月25日,左权将军在南艾铺十字岭牺牲。《新华日报》社200多人,这次有何云、黄君玉、高咏、缪一平、黄中坚、乔秋远、王键等46人牺牲。太行山剧团在平顺县井底村遇敌,10人跳入水中。阮章竟、常振华、康方印、崔家俊、夏洪飞、袁秀峰(女)等6人负伤后爬上岸来,章杰儒(女)、陈九金、郝玉玺、王艺等4人牺牲。这次反扫荡6月10日取得胜利。9月1日,太行文联、文协、《新华日报》社、新华通讯社、太行山剧团等新闻文化界5000余人,在辽县西黄漳村召开庆祝“九一八”大会,把辽县改为左权县。
三、革命传统 有益后人
太行精神应该发扬,革命传统有益后人。我热爱太行抗战文化,愿意继承它的革命传统。我在三个问题上尝到了甜头。
1、习近平总书记讲得好,人民离不开文艺,文艺离不开人民,我在工作中也有这种体会。我到农村去下乡,只要能在这个村住半年以上,就要组织群众搞文艺演唱活动。1954年我在壶关县西川底村住一年,配合县文化馆干部把川底俱乐部搞成了全省旗帜。70年代我在潞城县韩家园、古南关、南街、南关等村下乡时,也都组织青年演节目,很受群众欢迎。
2、太行文化给了我顽强拼搏精神。1984年至1994年,我编了五本《长治市民间故事集成》。2000年之后,这套书用完了,不少人又来要。为了满足群众需要,我虽已离休,也要想办法去办这件事。2006年,又出版了《上党故事选》。
3、学习赵树理夜访苗培时的吃大苦精神,1957年11月,我用一夜不睡时间,在饲养室抄出二万字的《窑洞保卫战》书稿,第二年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太行抗战文化带给我的好处,我不会忘记。(申双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