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图特
图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761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情的样子

(2019-11-14 07:10:22)
标签:

gay

hiv

艾滋病

情感

同志

确诊的第2634天,吃药的第1797天。
今年的双十一,没有购物,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失眠了,因为在睡觉前我翻到了微信聊天记录,然后想起了一个人,约了四年多,但是没有修成正果,后来他消失了。
在确诊前我有一个相处了三年的男朋友,同居在一起那种,感情很好、SEX很和谐,而且也不不介意开放性关系。后来我确诊了,不想影响到他,所以选择了分手。分手是件说起来很冷静但做起来很痛苦的事。分手后的一年我一个人走了中国三十个省市,想要换一种心情,但是当走到一个新的地方给朋友明信片的时候,我都会给他也寄上一个,上面只写一句“Miss You.”几年后他有一天给我打电话说,当他打开他们家的信箱,看到里面堆了一箱子的明信片,每一张都来自不同的地方,上面写着同一句话。我笑一笑说,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和他就是那种青春故事里的爱情,校友,师兄弟,毕业同居在一起,手机亲情号,一天一直在通话聊天,可以在浴室里打闹闹得兴起开始热吻啪的那种。不过命运弄人,阴阳两隔。前几天,我打电话跟他咨询买房的事,他还说起:以前在一起的时候穷,没过上什么好日子,等后来日子好了,却分开了。想想也是,当时我受困于职场,工资也将将能够还得上月供,他刚刚毕业,面临着找工作的压力,在加上都有了各自的房子,不住在一起了,压力变大、共同的时间变少,难免会分开。
确诊后的第一年我很保守,不要说谈恋爱,打飞机都基本没有,当时的我把注意力放在调整心态和身体状态上,还有就是到处去旅行,想让自己的经历更丰富一些。之后三段感情的对象都是在微博上认识的,其中两个当时是异地恋,虽然距离很远,但是当时也会经常飞过去周末聚一下。可是距离始终是感情的问题,我之前也写到过,两个人不能共情,然后需要刻意感受对方的情绪,会让这段感情很辛苦。所以这两段感情也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结束了。不过好的结果是,没有成为恋人,也成为了朋友,现在还是会隔三差五的聊天、扯皮、调侃。吸取了之前的经验教训,确诊后的第三段感情是发生在同一个城市的,两个人一条狗,一半的时间住在一起,看电影、做饭、逛街,一半的时间我回家陪爸妈,生活很简单,但是后来他受依非影响而抑郁了,而我工作上有了些负面状况,这个时候两个人在沟通上存在的一些不合适的地方就暴露出来了,所以两个人就分手了。
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想过谈恋爱的事情,因为工作不顺心,加上之前发生的事情对我影响蛮大的,所以我一直处在单身的状态。虽然每年都会在微博上来一次征友,但是将近六年的时间里真正走到线下来见面的只有五个,而且都只见了一面,吃个饭聊聊天。不是说谁看不上谁,我是觉得一直找不到恋爱的感觉。没有那种冲动。感觉心打不开了。
但很意外的是,后来我有一个P友,小蓝上认识的,两个人住的楼隔一条路,就是那种想要了发一条信息就见面的那种。SEX很和谐,两个0.5,每次约之前还商量下角色。但是我很矛盾。因为我是感染者,所以我们之间就像一直都有安全套隔着一样,我不能敞开了说什么,每次都是只是说啪的事情,虽然感觉很合适,但是心有芥蒂,也没办法让关系更进一步。而意外的一点就是,后来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他——他也是感染者。而从微博的注册日期上看,确诊应该是在我们认识的两年之后。我很明确的一点就是我病载是0,而且每次都有使用安全套,所以他的感染和我无关。但是我还是不敢跟他说明说,我怕都说出来以后他会认为他是被我传染的。所以这个关系还是维持在P友的这一层上,不一样的是,后来他说不用安全套了,而我知道他的组合和我的一样,他的病载也是0,所以我也就同意了。故事发生到第四年的时候,我跟他提出过一次,我觉得我们还挺合适的,要不要谈恋爱。他说他觉得现在的关系挺好的,就这样保持下去吧。所以我们的关系就还是那种随叫随到的P友。但是毕竟P友也没有其他交集,所以后来我经常出差或者休假出国,而他这个时候找我就会找不到人。但是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埋怨——我觉得这是这段关系里最融洽的地方——我们知道如果对方找不到自己的时候可能会约其他人,但是我们都不介意,有一种信心,知道我们俩啪是最爽的,胜过旁人。但是去年年初我要开始读书了,他不知什么时候找了个男朋友,把我的微信删除了。这样做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可以理解吧。可是后来他的微信就注销掉了,人也突然就搬走了。这个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这个人可能永远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我没有他的任何信息和联系方式。一个约了四年的P友,合适,却没有修成正果。
所以双十一这天,当回忆都浮现的时候,我在后悔,为什么当初只留了一个微信,没有留手机号,或者如果当初打开天窗说亮话告诉他我也是感染者,我们会不会在一起。不过当熬过那一夜之后,我还是觉得我不会主动告诉一个人我是感染者。我可以接受面对一个感染者我告诉他我是谁,但是接受不了面对一个认识我的人告诉他我是感染者。
今天下午,我在跟那个异地恋的前男友聊天,聊到交友,他说觉得随着年龄的增加和工作的忙碌,欲望越来越低,所以性变得不那么重要了。而我却觉得,欲望不是低了,而是急了,想要的时候就希望有个合适的人在身边,我懒得再去约一个,为了约P而聊天的过程并不能让欲望变得强烈,反而是削弱得很厉害的。我知道我很难再找到十年前那种和前男友在浴室里擦出火花然后啪的感觉,现在的理想状态就是能有一个能够聊天、感受到彼此的情绪,然后SEX又很和谐的样子吧。
刚才,在刷抖音的时候,我听到了田馥甄翻唱的《爱有可能》,然后双十一那个失眠夜里的问题都豁然开朗了:因为你有你的人生,我有我的旅程,在前方还有等着你的人……
(原文2019年11月13日发布于新浪博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爱情的样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爱情的样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