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官春生
官春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4,031
  • 关注人气:1,5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荠菜

(2019-05-18 10:30:06)

荠 菜



 

编织袋里抓一把,勾连起一嘟噜,猜着应该是荠菜,还是抬头问了问,卖菜的看看我,说是啊,音儿拖老长。我掐掐根,说荠菜老了,卖菜的说不老啊,开了花才老,问咋掐不动呢?说烫烫就软和了,这才往袋里装,装了一袋,想想又问,荠菜快下去了吧?说快啦,过两天就没了,就又装了一袋。过了两天,荠菜真的没了。

我对荠菜不熟悉,对苦菜熟悉,苦菜不用问就认得,叶长得像锯齿,绿里带着点紫,叶掐断了会渗出白浆,白浆像奶水,舔舔是苦的,白浆沾了手会变黑,黑了就不好洗了,跟漆似的。小时候跟大人剜过苦菜,大人去野地,我就去麦地,那片麦地真阔啊,麦地里跑来跑去的,像风似的自由,苦菜剜回来,洗洗生着吃,蘸着酱吃,大人孩子都嚼得沙沙响。小时候没剜过荠菜,也没吃过荠菜。

头回吃荠菜是在岳父母家,用荠菜包的饺子,才知道荠菜比苦菜好吃,那味道真是鲜美。那时家里人多,到饭点就都来了,饺子要包好几盖垫,见还有人陆陆续续地来,老人就把馅搁少了包,老怕不够吃。那时年轻,都挺能吃,一个人能吃半盖垫饺子,吃得嘴唇都发了白,看着吓一跳,嘴唇发白是醋给渍的,都好饺子蘸醋吃,小半碗醋呢。那些少搁了馅的饺子最后才下,是老人叮嘱过的,留着自己吃。

荠菜是老人从集市上买的,保姆也从农村老家捎,捎来的荠菜要比集市上的新鲜,保姆说是从自己地里剜的,吃着更放心。我还送过保姆一本书,书是我写的、是她要看的。她看书很慢,看来看去老那几页,我劝过她,说忙就别看了,她说要看的,说就是查字典麻烦,好多字不认识,她是小学文化。老人不在了,保姆离开了,离开了还有来往、还给我家送过荠菜,渐渐才少了音信。我也没再问过她,书看完了没有。

那时吃荠菜没择过荠菜,都是老人在家忙活,老人不在了,自己也老了、也像老人一样忙活了。买荠菜碰见了退休的同事,我劝他注意身体,他说身体没毛病,我说没毛病干嘛老活动脖子,跟拳击手上了台似的,他说脖子不得劲,择荠菜择的。他也劝我悠着点,我说悠着了,他说悠着还买这么多荠菜,当心脖子。店门前坐着老太太,三层台阶都坐满了,像集体拍照似的,脸都朝着阳,路过的时候,听到她们在说荠菜,她们都管荠菜叫功夫菜。

没择过荠菜没体会过那么多,择过了才体会多了,他们说的一点都不假,确实很麻烦。荠菜叶都是往下蜷着长的,紧紧护着根,像是不让碰似的,根上细须多、靠根有死叶,就得一棵棵地翻叶捉根择、反复端量着择,人老了、眼花了就择得特别慢,择了好长时间,还是看着盆里的不多、袋里的不少,择完一袋、还有一袋,就觉得真是买多了,等择完烫好又觉得买少了,一盆荠菜才烫出一笊篱多,老怕不够吃。吃顿荠菜饺子得忙活半天,其实包饺子不费事,就是择菜费事,太费事了。

没择过荠菜没想过那么多,择过了就想多了,常想起老人、想他们的不容易,想起保姆、想她的那份用心,她送来的荠菜都择好洗净烫过、攥成一个团一个团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阳台
后一篇:初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阳台
    后一篇 >初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