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官春生
官春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4,031
  • 关注人气:1,5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冬夜

(2019-03-09 09:02:20)

冬 夜



 

一个人走在路上,只有路灯亮着,路灯照着树上的枯叶、照着脚下的路面、照着我的影子。

四十多年前,也是在冬夜、也是一个人走在路上,那是当兵头回探亲,在上海转车,逗留的时间很短,夜已经很深了,我还是去看了看南京路,南京路空荡荡的,只有路灯亮着。四十多年过去了,又是在冬夜、又是一个人走在路上,路不是那条路了,景还是那样的景。

小的时候,路没这么长、灯也没这么多,一个人走在路上,像走在荒野上。路黑了好长一段,才望见一盏灯,灯安在电线杆上,电线杆是黑色的,木头涂了沥青,灯罩是白色的,像吊着个盘子,盘子有疤痕,是孩子用弹弓打的。再往远去,路灯没了,两条路也断成了一条。断头路上老有人问,前面黑咕隆咚是路吗?说不是,是大沟,问的绕开了,不问的就下去了,摔伤过好多人。灯是后来才有的,没安电线杆上、安在了水塔上,水塔高,弹弓打不着,灯也亮,都管它叫水银灯。灯照着断头路、照着大沟,像一片月光。

长大了,路长了、灯也多了,却还是小时候的那种感觉,一个人走在路上,像走在荒野上。路旁的墙角旮旯里,人和猫都不见了,可能是天太冷、也可能是太晚了。平常总有人蹲那里喂猫,喂猫的是个中年汉子,背影很厚实。猫养得很肥大、毛是白色的,眼眯着、眼角吊着,很像见过的那只白狐。白狐是在小区里见到的,后来让人捕了,装进笼子、送了动物园。

白狐是个女人喂养的,女人说是从山上捡的,捡来还不会叫,会叫了才发现不是狗,她孩子特别喜欢就养着了,先是搁家里养,养不成才放养的,防盗窗是铁的,铁都给咬断了。白狐咬死了人家养的兔子,咬死了不吃,找地挖坑埋,怕咬着孩子,有人就报了警。白狐送走的时候,女人来了,来了就直揉搓白狐的脑袋,手很使劲,白狐一动不动,她孩子没过来,远远地站那看着。白狐尾巴很大、很蓬松,跑起来像飘着一朵云。

口袋公园里也有灯,灯没路灯亮,光青幽幽的。空地上有松、有灌木,还有两把连椅,松用三根棍扶着、松上捆了观赏灯棒,灌木也捆了两层,里面是草苫子、外面是透明塑料布,连椅上似有水痕,抹抹才知是漆,漆淌下来,凝固了。坐不一会就觉冷了,寒气像水浸透了衣裤,面包服帽子遮眼,只能看着眼前,眼前烟头一明一暗,哈气掺着烟吐,哈气很快散了,烟慢慢才散去。头使劲后仰,才看见前面,前面有只猫昂头路过、嘴上叼着只鼠,鼠爪垂着、尾巴荡悠着。白狐不该白天出来溜达,夜里可能就没事了,像这只猫。

夜深了,路灯更亮了,都亮着同样的颜色。这颜色很熟悉,在梦里也见过,是我妈去世后梦见的,也是在冬夜、也是一个人,她不是走在路上、是坐在屋里,屋里有光,跟路灯的一样,都是橘黄色的。橘黄色的光,充满了她坐着的小屋、充满了我走着的路上。

路灯看久了,光芒更多了,一道道的晶莹闪亮,数都数不清,可能是眼睛湿润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过年
后一篇:阳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过年
    后一篇 >阳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