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官春生
官春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4,031
  • 关注人气:1,5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雨

(2018-09-08 11:00:19)

秋 雨



 

我要出门,老伴说,下雨还出去?我说,雨不大,出去走走。下了楼,雨大了,地上流水了,雨打得水起了泡、打得伞啪啪响,我还是出去了。

地上积水了,拣着水浅的地走、用脚后跟走,鞋还是湿了,水透进鞋里,脚丫子一阵冰凉,走着呱唧呱唧响。北面的行人道改造了,铺的是吸水砖,雨再大也不存水,只是颜色变深了,南面的人行道还没改造,铺的还是水泥砖,雨稍大点就存水,水老撩脚面子,我还是去了北面。

北面的人行道平常人多,道边老有帮子喝啤酒的,天热了就光膀子喝,聚在树下,那是棵老杨树,树粗得能躲俩成年人,树冠也高大,能遮住半个楼,道上老蹲着些修电动车的,人围一圈、工具摊一地。下雨了,消停了,道边道上都没人了,雨中就我打着伞走,前面能望到很远的地方。

走到北头,是十字路口,路口阔亮,东西大道像条河,车像船在水里跑,乘风破浪。这里的行人道也宽了许多、也铺了吸水砖,砖是红色的,沿着道往西走,像沿着河堤走,打着伞边走边看,看看河、看看船、看看两岸的景。大道那边,店铺一个挨一个亮着灯,树荫里依约闪出五颜六色的牌匾,大道这边,好多的店铺都灭了灯,听说那是些军产,军产不让出租,门头房都关闭了,拉上了金属卷帘。我还跟平常一样,走到这里就在台阶上坐坐,坐坐再走。

平常来这里的人就少,雨天更不会有人来了,没想到还是有人来了。他来得比我还早,一个人在台阶上坐着,他看上去也就四五十岁,虽然秃了顶、还留了很长的胡子,身边四个提袋摆放得很整齐,有红色的、绿色的,还有个包袱,白色的,是那种方布对角系的,提袋、包袱都鼓鼓囔囔的。台阶上就我和他,他坐那边、我坐这边,俩人隔着很远,他抽烟、我也抽烟,有几次想过去搭个话,又觉唐突,就坐着没有动。雨越下越大,雨水在往上湿,都湿两级台阶了,我缩了缩脚。看看他,他还在那坐着,一动不动。

借着树荫看雨,雨像线似地往密了落,落到路面闪烁跳跃着,腾起一片雾气。飞驰的车溅着水,水像浪似地泼,泼进了路边的绿化带。眼前有人走了过去,推着电动车,浑身的肌肉轮廓清晰,跟没穿衣服似的,那个人走远了、模糊了,道上就再没见到行人。再看看他,他不在那坐着了,脱了上衣翻包袱,背对着我,后背很宽厚。他从包袱里找出两块布,像是床单,整理好就躺下了,躺在过道上。近了才看清,他好像是要睡觉了,头平枕着,眼闭着、下巴仰着,身下铺的是废纸壳,身上盖着床单、盖了两层,手紧紧攥着上边。俩脚丫子没有盖,直挺挺地伸外面。

那时才下午四点多,他躺下了,我就走了,回到家雨还在下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石头
后一篇:喝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石头
    后一篇 >喝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