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望 望

转载 2016-11-12 11:14:00

望 望


 

去超市,习惯站这望望。超市是老房子改的,以前的门都还留着,一个开着,一个锁着。锁着的门前没人,门前有台阶,就站这台阶上,抽着烟望望。

天还是那天,路还是那路,路上车多了,路对面商店多了。以前没商店的时候,路对面是围墙,围墙很长,从南头上了路就是围墙,顺着路往北走、拐了弯往东还是围墙。围墙是红砖砌的,垫着青石,青石凸凹不平,围墙很高,墙头还拉着铁丝网,围墙上有字痕,能辩认出是些口号,是那个年代都熟悉的口号,字是深红色的、描了白边,字很大,一个有一人高。围墙外是排杨树,杨树长得笔直高大,笔直高大的树干上有许多的弧线黑点,像刻画的眼睛。

围墙和杨树间有条道,那是条人行道。那条道铺着砖,砖是水泥的、灰色的,田字形,一个方块、一个方块的,雨水湿了、积雪化了,砖的颜色变深了,太阳晒了、风吹干了,砖的颜色变浅了,干净后的砖面上,能看见细密的气孔。那条道很安静,一边贴着墙、一边靠着树,墙无语、树叶哗哗响,就在那条道上,我走着上下班,走过了十年。

在那条道上走的,不光是我,还有好多人,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认识的人里面有他,他也走着上下班。有时下班路上碰见,远远瞅着背影不像,走近才认定是他,认定才去拍他肩,从左边拍,他往右边看、再往左边看,立马直了腰杆、俩眼放光,声音嘹亮得像吹小号。从背影瞅着,他是那么苍老、那么小地缩成一团。这是后来听说的,听说了他那些不幸的事,他从不跟我讲,一直到死。他死得很早,死的时候才六十岁,癌症。他是我的同事,一个很要好的同事。

不认识的人里面有她,天天照面,每天上班那个点,她就准时出现了,黑瘦黑瘦的,穿一双系带的皮鞋,眼盯着道,踩直线走,远远走来,擦肩而过,远远离去。天天照面,就记住了、认识了,认识了也从没打过招呼、说过话,可时间长了能感觉到,感觉到照面的瞬间有点不好意思、嘴角有一丝丝笑意。还有那个男的,也是天天照面,每天上班那个点,他都准时出现了,乱糟糟的头发、一脸的络腮胡子,自言自语地走,我冲他点头笑笑,他也冲我点头笑笑。点头笑笑的瞬间,他看上去很正常,不像是精神病人。

那条道还在,还有人走,走的不是那些人了。那些人都不见了,不见也有十年了,渐渐就淡忘了,能记着的也就这仨人了。

站着望望,抽完烟,才进超市。进超市去买酱,买袋豆瓣酱。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前一篇: 秋 花 后一篇:老 二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瀹樻槬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62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