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伙 伴

转载 2016-09-24 12:21:36

伙 伴


 

伙伴比我们大,还愿和我们玩,玩弹玻璃球,是玩进洞的那种。听路过的大人说他,才知道伙伴十八了,比我们大五岁。伙伴比我们大,我们也都愿跟着他,可他有时不让跟着,不让跟着肯定有事,有他自己的事。

那回就让我给撞见了,他偷着抽烟。伙伴没撵我走,我就看他抽。他抽烟老是使劲往肚里咽,憋一会才往外冒,呼呼地冒。他会吐大烟圈,烟吸进去,先闭嘴咕嘟咕嘟,再张嘴用舌推,推出的烟圈又浓又圆。他还会吐小烟圈,撮着嘴、点着腮,烟圈一串串冒,像鱼吐泡。烟抽到快烧指头了,才噗的一声,烟蒂飞了,烟纸还粘唇上,伙伴很得意,说这叫仙女脱衣。伙伴叮嘱我,不准跟别人讲。

还有一回也让我给撞见了,那回差点没认出他来,他在一路口转悠,戴着口罩,口罩捂得很严、只露俩眼。伙伴撵我走,我没走,想看他干啥,见有人来了,伙伴不撵了,冲那人去了。那人戴着军帽,是新军帽,布都绿得发亮,伙伴上去就揪衣领子,那人攥着伙伴的手、一口一个哥地叫,纠缠了好长时间,伙伴才松手,放那人走了。放走那人,伙伴埋怨我,说今天不是为了你,军帽就到手了。伙伴戴口罩转悠,是在抢军帽。

伙伴让我们跟着,有时也不让都跟着,那回就只叫了我一人。那回是跟他往南山去,我问是不是去爬山?他不说。俩人默默地走,朝那个荒坡走,我又问,是不是去枪毙人的地?他还是不说。

就在前些日子,就在那个荒坡,枪毙了一个人。枪毙人的那天,伙伴去了,我们也去了,他在前面跑,我们跟在后面跑,疯了似地跑。荒坡上、庄稼地里站满了人,黑压压的。远远瞅见,一朵烟绽开,淡淡的,一细响传来,轻轻的,伙伴不跑了,蹲下喘气,我们也不跑了,也蹲下喘气,看着人散了,像稠粥摊开。那天,还是去晚了。

伙伴真的去荒坡了,去枪毙人的那个荒坡了。荒坡静悄悄,跟没这事一样,只是庄稼还倒着、有些都踩平了。地上有把锹,不知谁留下的,锹不远有个坑,坑很浅。坑里一张人脸,脸沾了土,土很细,像粉,脑门有小洞,青黑色,风拂来拂去,脸无动于衷。

伙伴拿锹挖,没几下就见了臂膀,臂膀破了皮,皮像片黄纸揭开,露出脂肪,脂肪青白,像煮熟的蛋清。不知为啥,伙伴不挖了,扔锹说走,我就赶紧跟着走了,走着还看,看那张脸、那只臂膀,直到模糊了,跟那荒坡的颜色分不清了。那是我头次见到死人、见到死人的脸。

听说那个被枪毙的人,是流氓团伙的头,跟伙伴同岁。那是文革二年发生的事。

发生那事两年后,伙伴当兵去了。伙伴当兵去了,不再和我们玩了,我们也不能跟着他了,刚分开的那段日子都很想念,大伙让我代笔写了封信,伙伴好像还回了信,之后就没信了。过了几年,我也当兵去了,家也搬走了,我跟伙伴就再没见过面。

后来,伙伴复员了,在工厂干。伙伴死得早,还不到五十岁。伙伴死的那天,媳妇回娘家了,第二天才发现,他死了。伙伴是跪着死的,跪在床上,一只手往前伸着,给他穿衣服都困难。后来的事是听说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前一篇: 老 师 后一篇:秋 花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瀹樻槬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9,20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