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琳之
李琳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8,241
  • 关注人气:1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龟山留侯祠(下)

(2013-05-15 21:55:11)

 

                                         

龟山留侯祠(下)

                                       

龟山一带的老百姓传言,张良归隐到他的故里修习黄老之术了。不过,张良也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他也时常帮人看病祛灾,还一度被当地百姓传颂为神医。据说,当年离龟山不远的中苏里村有个年轻后生得了一种怪病,一吃东西肚子就疼,不吃时和好人一样,几天下来,饿得面黄肌瘦,皮包骨头。而且肚皮还不断地鼓胀起来,用手指头敲敲,“砰砰”直响。虽然四处求医问药,病情却不见好转。最后经人指点,这家人上龟山找到了张良。张良问完病情,又用手拍了拍患者的肚子,就微笑着说:“没什么大碍。回去烙上几张香喷喷的油饼。再找上一条大口的长袋子和几把锄头镢把,天黑后等着我。”

日落西山时,这家人已经按张良的吩咐准备好了一切。天擦黑时,张良如约而至。他命人把小伙子光着下身抬到磨盘(古时磨面用的石盘)上,把双腿和屁股吊下来,然后把烙饼装进袋子里,再把袋子的口对着他的屁股绷紧。众人莫名其妙,就窃窃私语,张良忙摆手:“都别说话,一会儿我说捂紧袋子口,你们就赶紧捂住;我说打,你们拿起锄头和镢把就使劲照着打。”不大一会儿,就见小伙子身子开始发抖,底下的袋子里似有东西在蠢蠢欲动。又过一会,小伙子恢复正常,张良见状,就让人赶紧把袋子捂紧拿开,横放在地上,说:“扎住袋口,用绳绑紧,打!”大伙噼里啪啦就是一顿狠打,直到袋子里没动静了,张良这才让人把袋子解开,把里边的东西倒出来。众人睁眼一看,不觉头皮发麻,原来,里边是一条已经被打烂的大虫子,长几乎一丈有余,有两个手指头那么粗。

张良是做大官的出身,心怀天下,虽说喜欢黄老无为之术,但归隐也毕竟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修身养性之余,还总想为老百姓做点事,这样他就在龟山脚下办了一个私塾,常年免费教孩子们读书,人们就称他为“文曲星君”。这个私塾的遗址,后来被改建成了一座文庙。天下文庙一律是供奉孔子的塑像,但龟山脚下东张村的文庙供奉的却是“文曲星君”的张良塑像。

张良归隐不久,高祖突然后悔了,一来是害怕张良替别人谋划他的江山社稷,二来是没有张良的出谋划策,他心里老觉不妥,于是高祖一声令下,派人去寻找张良的踪迹。派出去的人一拨又一拨,但都没把张良找回来,只是把张良隐居在龟山的消息带了回来。高祖觉得可能是张良认为自己诚意不够,于是决定“御驾亲征”,临走前还把张良的儿子带上了。张良呢,跟随刘邦戎马数载,对刘邦的性格了如指掌,知道刘邦疑心太重,且反复无常,就雇人在龟山和对面的少石山中间挖了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堑,让刘邦人马无法通过。刘邦带人来到此地四处都找遍了,就是无法通过这道障碍,一怒之下,就把张良的儿子绑缚到少石山对面的山峰上,指望能把张良“激”出来。几天过去了,正当刘邦望眼欲穿的时候,不知从哪里飘悠来张良写给刘邦的一封信,信中说,自己已经归隐,就绝不会再问世事,更不会去扶持什么人来造反,他只希望大汉江山长久稳固,天下百姓能过太平日子。士兵又报,在少石山脚下的一块石头上,捡到了“汉侯留印”,刘邦一看,正是自己亲自授给张良的那封留侯印,刘邦长吁了一口气,那颗悬着的心才算安定下来,再说折腾了这么久也没有找到张良,干脆就放了张良的儿子,打道回府了。后人为了纪念这件事,就把那条沟堑叫做“划划子沟”,意思是老天故意用宝剑划开这条沟来保护张良不受侵犯;那个绑架寄放张良儿子的山峰,就被称作“寄子孤顶”。至于那块放置张良官印的大石头,上面还很清晰地留下了“汉侯留印”的篆字印记,旁边还有一个马蹄印,至今还留在龟山东边和少石山相接之处。

刘邦放心张良了,吕后却还念念不忘。刘邦察觉吕后有野心,便把万千宠爱都给了戚夫人,爱屋及乌,还一心想废掉太子刘盈改立戚夫人之子赵王如意为太子。吕后惴惴不安,绞尽脑汁就是想不出好的办法可保她们母子无虞,身边的近臣就给她出主意去找张良。吕后知道张良已经不问世事,难以请动,可是黔驴技穷,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于是就效仿高祖的办法,派她的哥哥吕泽悄悄带上张良的儿子再去龟山寻找张良,逼着张良献计。张良虽说已经修行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可是和儿子毕竟是十指连心呀,再加上废立太子一事,可能会引起天下大乱,臣民百姓无辜受殃,于是张良现身,给吕泽面授机宜:“皇上非常看重的‘商山四皓’(隐居在商山的四位年长的高士)却始终请不来,因为他们认为皇上对臣下态度一贯傲慢。如果你们想个办法把‘商山四皓’请出来辅佐太子,让他们陪伴太子上朝,皇上一定会看见。皇上知道‘商山四皓’辅佐太子,也许会有一用。”吕泽回朝报告吕后,吕后立即依计而行,想方设法请到了“商山四皓”。一次,太子上朝,参拜父皇,刘邦看见太子身后跟着四个白发皓首的老者,就问他们是谁,旁边的太监答曰:“商山四皓”。刘邦不觉大吃一惊,心想,我三番五次都没有请到他们四位,太子却请到了,看来太子羽翼丰满,已经培植了一定的势力了,不可妄动。自此后,刘邦就彻底摈弃了改立太子一事。

张良隐居在龟山一带,深居简出,粗茶淡饭,日子过得逍遥自在。他拜赤松子修仙练道,经常以野果野菜充饥,但爱喝茶水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变。久而久之,他发现山上的一些花儿晾干泡茶喝,口感鲜美,还有祛病延年的功效,于是他不但自己喝,老朋友去看他时,他也用这种茶水来招待客人,并名之曰“吃茶”。张良“仙”去后,附近村民上山祭祀张良时,都不带什么祭品,而是就地取材,采摘几朵应时的花儿,用山谷里的泉水泡好,恭恭敬敬地泼洒在张良墓前,以此来寄托他们的哀思和崇敬之意,这就是流传很久赫赫有名的龟山“茶水祭”。


                           龟山留侯祠(下)

                                        

数十年前,龟山一带,花红柳绿,树木葱茏,沟里柳树成荫,山上松柏成林,一年四季绿色盎然,生机勃勃。尤其是每年三四月份,春暖花开的时候,在漫无边际的绿色中,古刹林立,小鸟啾啾,木鱼声声,微风拂面之际,天空中忽然纷纷扬扬地飘来无数鹅毛般的雪花,铺天盖地、飘飘忽忽地撒在树上、房顶上、人们的身上,蜿蜒起伏的大地上更是漫无边际、白绒绒的一片,在柔和的春日普照下,天上地下,红绿粉白,构成了一幅人间绝世动态的优美画卷,这就是古襄陵历史上著名的“龟山晴雪图”。其实,三四月份春意盎然的时候,哪来的雪花呀,是当地载满柳树的柳沟里飘扬出来的柳絮,漫天飞舞,形成了这一独特的景致。清人侯文灿曾赋诗《龟山晴雪》赞叹:

   石纹如织草荫香,雪后还宜早旭光;

   古树缀花成庾岭,乱烟浮石作昆冈。

   棋枰错落诸村映,衣带回还一水长;

   试依危阑看晓色,白龟疑出预且囊。

乡人传说,“龟山晴雪图”的始作俑者是张良。当年张良回归故里隐居后,龟山脚下的柳沟,光秃秃的,连草毛也没有,每年冬季和春初,寒风呼啸,飞沙走石,附近居民的茅草屋都被纷纷吹倒刮塌,甚至有村民被狂风携裹上天空,一命呜呼,百姓惊呼是妖怪作孽,纷纷杀猪宰羊祷告祭献,祈求妖怪手下留情。张良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就利用了老百姓迷信的心理,告诉他们说,这是风妖在兴风作浪,此妖是这沟里千年风沙修炼而成的妖孽,唯一的办法就是多种树木,阻挡风妖,风妖没有了开阔的场地,就施展不开妖术。柳树见水即活,成活率高,应该在沟上沟下广植柳树。乡人闻听,恍然大悟,于是大家组织起来在沟里沟外的旮里旮旯都载满了柳树。风妖果真没有再出来胡作非为了,那个山沟也从此被乡人称作了柳沟。

张良在龟山修炼很长一段时间后,于公元前186年阴历328日羽化成仙,后人为纪念张良,就在这一天祭拜他,附近的东张、大邓、小邓、赤邓、范村、西张、吉柴七个村由此形成了一个规模宏大的“七村朝山”的风俗。每年一小朝,七年一大朝。在大朝年的阴历328日,七个村子组织人马披红挂绿,敲锣打鼓,还举着五颜六色的彩旗,抬着绘有梅兰竹菊、亭台楼阁的大彩轿,里面端坐着张良的塑像,热热闹闹、声势浩大地去朝山祭拜。除过“文革”等特殊年月不能活动外,千年乡俗,一直缠缠绵绵地延续到了今天。

                                            

《襄陵县志》说,张良去世后,乡人遵照他的遗愿,在龟山凿洞为墓,将他的遗体安放到了龟山石洞。后人为纪念他,又在龟山上修筑留侯祠,并筑张良衣冠假冢,以防不测。清末,有人在庙后石崖上发现墓葬洞口,内厝石棺一具,旁有墓碑,上刻“汉留侯张良墓”,后战乱频仍,盗贼蜂起,张良洞墓被毁于一旦,石棺不知所踪,所存墓碑还是明成化年间重新栽立的残碑。

2000多年来,张良一直被视作智慧的化身,他的大智大勇,他的淡泊名利,他的急流勇退,使得“狡兔尽,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在他身上失去了它的普遍适用性,张良不仅保全了自己的晚节安然无恙,而且间接保护了他的家族能够香火旺盛地绵延下去。

张良之子张不疑,后因父功荫袭侯爵,但在汉文帝五年(公元前175),张不疑参与谋杀原楚国的旧贵族,犯不敬罪,被判处死刑、削夺留侯国爵。后倾尽家产赎命为一守城更夫,苟延残喘。但过了若干年之后,他的后人在其家传深厚的文化底蕴栽培熏陶下,又一次浮出了历史的水面。汉武帝时,张安世横空出世,贤名博闻天下,深得武帝倚重,曾三次拜相,辅佐武帝、昭帝、宣帝三朝,政绩卓著。自汉昭帝封张安世为富平侯起计算,张安世一门三侯,直至东汉安帝永初三年,张吉死而断后,张家传国九世“历经篡乱,二百年间未尝谴黜,封者莫与为比。”(《后汉书》为后人拍案称奇。

这之后,朝改代换,世事沧桑,张氏后人再次崛起,已是千年以后的元朝,但这次不是通过仕途荣身,而是以诗文立世,张氏一族终于改头换面,绽放出了一支中国思想史上芳香四溢的奇葩,这就是元代名士张著,字仲明,元初人,研讨伊洛理学,造诣颇深。一生有《蒙溪集》12卷,《诗学渊源》20卷,《春秋隐括》2卷行于世。张著之弟张翥也是元代著名诗人,字仲举,为官曾被任命为国子助教,后来升至翰林学士承旨,阶荣禄大夫。著有《蜕庵诗集》6卷等。

元至正四年(1267),张氏后人在其故里龟山脚下的张相村,修“训义门”,并作《训义门记》,镌石于楼门上,文中鼓励人们以义为训,成为数百年之村规民约。后又于门楼上建“三乡贤祠”,内祀张良、张安世、张著塑像,以示永远追念。元代名士孙仁前往凭吊时,曾赋诗《龟山谒留侯墓》赞曰:

隐隐龟山最上头,佳城云是汉留侯;

当时辅佐兴王业,帷幄从容任运筹。

                                          

离开龟山时,我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尽意之处,一是龟山景点的整体建设还显滞后,很多遗迹都未得到妥善的保护,整体给人感觉有些荒凉;二是上山道路的坎坷和艰难,仅有一条狭窄的沙石铺就的羊肠小道,一般的小轿车都无法正常通过。我向陪同我们游览的孔祥玉先生坦承了我的忧虑。孔先生苦笑着说:“没有投资啊。我把我石料厂的所有盈利都拿来搞留侯祠的重建活动,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扔进去了100多万。哪敢指望什么盈利呀,我就希望圆自己的一个梦想,能把老祖先的业绩留给后人观瞻就行啦。”

我一时怔住了,久久说不出话来。在这个喧嚣浮躁、物欲横行的社会里,一个农民竟然还有这么一颗晶莹透亮的赤子之心,着实令人敬佩。我忽然想,张良当初遁世修道,真的仅仅是为了逃避杀身之祸吗?其实,后人可能真的低估了他的精神境界。他借助刘邦之手,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即一是为故国韩复仇,锄去强秦;二是安定天下,让百姓过上和平安宁的日子。至于他自己,早就摈弃了世俗的观念,视富贵如浮云,视金钱如粪土,所以他想丢却人世间的事情,自由自在、无所羁绊地随赤松子逍遥天下,这应该看作是他的一种心声,而不是什么虚无的托辞。

孔祥玉呢,仅仅是一介农民,明知道修建留侯祠是一种没有利润回报的事情,还乐此不疲,为了儿时的那个梦想,他数年如一日孑孑而行。2000多年的历史红线把张良和孔祥玉两个人在同一点上紧紧拴在了一起,这大概就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传承吧?

我不能确定张良故里和张良墓是否就在龟山,尽管乡人都言之凿凿、信誓旦旦,但眼前其貌不扬的孔祥玉先生却使我相信,张良的魂确确实实就在这里。

                                                                   2013.5.8.于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