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兰心
兰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578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绿樱桃,红芭蕉(中二)/弋铧

(2019-12-20 11:57:29)
分类: 小说
第四章


1省行的代表大会已经更改过几次日期,听说是要配合大领导出席的时间表,可见这次省行代表大会的重要性。大部分代表名单是区里内定的,然后上报到市里,再到省里,层层把关,看来这五年一届的职工代表大会确实蛮受重视。区里另有两个名额是群选,无记名投票,最高票数的两人出席(当然不包括内定的已经公布的名单)。林核对这种会议挺重视,来银行这些年,算上这回,她已经经历过四次这种省级代表大会,每次都没轮到她。一是她的级别没到,再就是她的级别不够。可是这次不一样,改制了,可以群选出两张入场券。她突然又心有所动。结果出乎意料,票数第一的是个好好先生,在票据科任职,无关痛痒的职务,基本没和同事有什么纠结。票数第二的是汪清清。林核大跌眼镜。这就是所谓的群选?完全是捣乱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可是群众的心灵却是龌龊的,他们永远事不关己,他们也永远不够努力,但凡自己得不到的,也绝不让比自己努力却和他们差不多级别的人得到。羡慕,嫉妒,还是仇恨?林核的心都凉透了。她朝朝日日地努力工作,对任何人都保持温良恭俭让的态度,对上不能得罪,对下绝不轻视,还是换来群选第七名的结果?她这么多年在丽溪支行塑造的完美人设,大家只当是部肥皂剧,看过连记忆都没有的一部流量剧?到底是些谁,宁可选娇气无脑的汪清清,也不肯选择她?是的,汪清清,她竟然败在汪清清的脚下。她不是还有精神病的?受了林核一句刺挠,就得进医院?这该有多矫情。艾英当时怎么说的:“行里也不想担责。有医生的诊断书,你怎么辩解都没用。确实是抑郁症,搞不好会死人的。”艾英看林核一眼,深到深渊里去的无边无际,经过半个月,林核也琢磨不出艾英那一眼的深意。“如果她真因为你一句话跳了楼,你想想你的后果。我倒真不明白了,你平常不是谁都不肯得罪的人吗?怎么那会儿被下了降头?火药冲向她了?!”那汪清清到底是什么背景,真有这么不能得罪的吗?来银行十多年了,林核早排摸清楚行里的人事关系,她在脑子里飞速地理顺一下汪清清的背景:四十三四岁,无婚史,身材和脸面管理得不错,看着比实际年龄要小许多,并不特别艳丽,胜在五官端正,成熟有气质,职位是储蓄业务的事后监督,也就是审核前台的账务处理工作,并不多重要的岗位,无官无职,本地人,听说在丽溪中心区有套三房两厅,父母帮忙买下的,独居。她凭什么得到这么高的票数?有这么好的群众基础?那些男人喜欢她吧?比如个金部的钱总,老像只苍蝇一样黏着她,鞍前马后地搭讪她。听说钱总离了婚,在婚恋市场有不错的选择权,那么多女孩子他不要,偏喜欢汪清清这种老姑娘?当然还有于天威。林核见过于天威在众人面前对汪清清的赤裸恭维,有一次还在班车上专门挑林核和汪清清比较。你俩差不多年岁吧?嗬,清清还大几岁呢,真看不出来。清清真是名如其人,对什么都清心寡欲的,所以眼见着就纯净,没有欲望,脸面上便没有那种急吼吼的让人紧张的压迫感。小林核就不一样,你别看小林核一副天真烂漫没心没肺的表象,我总觉得你小林核老绷着,像紧弦,稍用力一弹,就会断了。林核当时脸冲窗外,如平日一样,不理会于主席的高论。于主席总在大庭广众下做演讲,自从他被新班子由人事科科长升任为工会主席后,他就如此自暴自弃地成为众人眼中的谐星,有一腔没一调地乱说段子,真是为老不尊的禀性。他大约也追求过汪清清吧?按于天威的性格,绝对不无可能。


可是于天威还在住院,没参加投票。便是钱总投了汪清清,也就铁定这么一票。支行三四百人,那可是大把的人在给汪清清示好啊,还是匿名的。
林核觉得自己很失败。别人的成功就是自己的失败,她一向这么定义。何况失败于她根本没当回事的人身上。


2小豆子今天第一天上幼儿园。林核给三个带班老师都送了礼物。咨询过林妞儿,如果给你送化妆品或者送可以防衰老的滋补品,你会选择哪一样?林妞儿说,我都不要,我比较喜欢钱。林核笑着拍下女儿,才十三岁,那么爱钱?林妞儿说,钱什么都能买到啊,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林核想想,摇摇头,说,第一天,这么大手笔的话,会把老师吓到的,也会把老师惯坏的,还是送化妆品吧,东西小,旁人也看不到。林妞儿淡淡地问,那我上学时,你给老师送的啥?林核搂过女儿,弟弟太小了,还不太能主动吃饭,上厕所也不太自立,总得托老师照顾下。你那时候不一样,你大了,而且比弟弟学得快,没用我费心。林妞儿哼一下,不再吭声。把妈妈送走后,老包承担起大部分家务,现在又揽上送小豆子和林妞儿上学的活,再把林核送到银行,然后自己才上班。回来也如此,接小豆子和林妞儿,在家做饭。林核回来晚,就改乘地铁或者坐银行班车回家。家里现在其乐融融,饭菜都摆好放置在桌上,四菜一汤,都是老包的拿手快菜。小豆子在厅里摆乐高玩具,专心致志。林妞儿和老包在房里,有道数学题,老包很耐心地教授,林妞儿一直没理解,老包却不急,画了两三张图,循循善诱,林妞儿一拍脑袋,终于解出,两个人高兴得大笑大叫,好像打了胜仗般开心。林核有些疲惫,扔下手提包掷在沙发里,摆出葛优躺来。老包忙把碗筷布置好,林妞儿把饭盛上,一家四口开开心心地吃晚饭。老包问:“我做的椒麻 鸡还不错吧?这青胡椒是在小菜场碰到的,真不多见,鸡摊那里正好杀只走地鸡,我有次去河南出差,吃过这个味道,非常不错,查下电脑上的菜谱,按图索骥一气呵成。还行吧?”林妞儿夸张着表情:“爸做的,就是好吃。”林妞儿四岁的时候,林核和老包结婚,一直按妈妈的叮嘱叫老包为“包叔”,但有时候在不熟悉的外人前,她也会改口叫声“爸”,小孩子嘛,单亲家庭出来的,总比普通家庭的孩子怯懦多了,所以林核听着林妞儿唤老包为“爸”时,心下里也为女儿的落寞和孤寂难受过,便随她,毕竟弟弟小豆子有个真正的爸,林妞儿时不时地叫声“爸”,也是她心情的表露。老包今天高兴,连碗筷也顺手洗了。林核说,我有事要告诉你。我这次,被推荐到省行去参加代表大会了。林核得过区里的先进,也得过市里的先进,省里的从来没得过,也不是正科,所以心里老向往着能开这种代表大会,俨然就是进入高 层的节奏,却没能如愿过。老包净过手,转头开心地问林核:“不是群 选没你的份吗?怎么又让你上去了?这是要晋级的信号吧?会不会转成正科了?”林核把经过给老包仔细讲一遍。是艾英通知她的。说群 选结果出来后,银行领导开过扩大会,认为群选这样的无记名投票,让很多员工没把自己神圣的选票当回事,开玩笑一般地选出两个没什么成果和业绩的代表,这是给丽溪支行做出民主决定的行为丢 脸。所以行里还是让各部门负责人再选两名业务骨干或者基层干部出来,这样才真正对得住代表大会的代表性。艾英告诉林核,她力荐了她。傅行长点头,一致通过,她和杨大姐一起出席在省城举行的这次代表大会。老包说,那你怎么不高兴?林核说,我哪里不高兴,我就是觉得有点儿蒙,好像不该自己拿的东西,硬从人家手里抢夺过来似的。德  不配 位吧?群选没选我,到底有些没底气。老包倒乐和:关群众什么事?群众就是起哄的,眼睛  瞎 着呢。你这次可得把握住机会,能见到好多大领导呢。林核点点头,兴奋过度后的不太自信,让原来一直坚持的某种拼劲,也有点说不出所以然来。


3艾英在台上发言。她化着妆,头发做了,微微外卷的花搭在脖颈上方,有两三缕碎刘海从侧边打过来,衣服是两件套的灰色裙装,黑色斜方头高跟鞋,今年最流行的款式,有一枚闪亮的胸花在外套的翻领上熠熠发光。她唯一的首饰是耳垂上的那对钻石耳钉,在主席台的灯光下,淡淡地闪着略显隐忍的光芒。林核不确定那是不是当年送给艾英的首饰,那对耳钉的品相极好,颗粒饱满,无杂质,雕琢精细,花了她一年多的薪水。林核身边是另一城市支行的代表,戴眼镜的一位中年男士,总是笑眼眯眯,他用手肘碰下林核,用嘴朝台上努努:“她是你们市里的风云人物吧?”林核不置可否。对台上的这拨操作也有点儿想不通。这种大会,唯一选上基层业务干部代表发言的,竟然是在千人中挑出的艾英?艾英比林核早进银行三年,有关艾英原来的奋斗史,大都是同事们零零散散的传闻,唯一确认的,艾英和汪清清是同年同批进来的。银行有不成文的规定,不管你学什么专业,以后会再分配从事什么岗位,刚进来,每个职员都必须在一线至少待上半年。艾英和汪清清分在一个储蓄所。艾英很快就崭露头角。银行有各项技能的考核和比赛,有时候会抽调高手到市里甚至省里参加角逐。艾英虽然非常优秀,但遇到市里省里的标兵时,还是在这种比赛里频频败下阵来。她转攻领导。这种传闻应该是确实的,不然不会流传得那么广。在市行领导集中居住的小区院子里,真有人看见艾英拿着满满白色塑料袋装的厚重的礼品,一趟又一趟地出入各级领导家中——楼下有部厢车,像仓库一样守在黑夜里,专门供她每次只拿一件,好分送给不同的领导们。那会儿还没有八项规定,艾英得着了往上逢迎的门槛,投石问路,终有所报,她很快调离储蓄所,挤进会计核算部,然后,凭着她的工作热情以及多年来的业绩,她终于成为副科长。艾英没有满足。她确实没背景,老公也不知何方人士,从传闻来看,她的老公应该没有顾过她工作上的事情,她单枪匹马,运筹帷幄,孤胆英雄般地奋战在四面楚歌的职场中。有年会计核算部正职调走,支行领导让转业入职的、并不懂业务的于天威接任,艾英在两个副职完全抱着一副隔岸观火看笑话的同时,却每日每夜地操劳,只身把会计核算部的正职工作交接辅助性地完成,早起晚走地帮核算部接入正轨,让于天威得心应手地接任。这些,银行的高层领导全部看在眼里,两个副科的不作为,把拼命三郎般的艾英衬得完全不计较个人得失般的大气磅礴,两个月后,领导班子重新做出决策,于天威到人事科任职,艾英直接升任正职,成为会计核算部一把手:这可是整个银行的核心部门啊,可见对艾英的器重。林核想成为艾英这样的人,成功的典范。她和她应该一样没有背景,她也和她一样有把自己往死里折磨的勇气和毅力,天道酬勤,她凭什么不能成为又一个艾英?底下是雷鸣般的掌声,艾英走出发言席,给下面的与会代表鞠了一躬。她光彩照人,神采飞扬地离去。旁边的男士似乎消息灵通:“她好像要当你们区里的行长了,破格提拔的。”林核大吃一惊。行长?现在门槛要求得那么严,没有硕士以上的文凭都免谈提拔和晋升,艾英,她甚至只是一介大专生,她凭什么能提为行长?

https://mp.weixin.qq.com/s/RTR2UIzME4cL0ckdamEQzQ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