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兰心
兰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310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绿樱桃,红芭蕉(中一)/弋铧

(2019-12-20 11:53:55)
分类: 小说
第三章


1艾英临到下班才回支行。彼时林核已经换掉行服,穿上自己的衣服,公主裙确实太显拖沓冗长,一路繁复地过来,仓促间被艾英叫到她的办公室。艾英这次让林核坐下,把办公室的门带上,看来有严肃的事情要交代。林核疾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想今天有没有工作上的纰漏。艾英问:“你那天在饭堂里,怎么和汪清清有冲突的?”原来是这个。林核调整呼吸,平缓地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是你先惹她的啰。”艾英结论道。林核刚想辩解,艾英做手势,打断她:“人现在在医院,请病假了,医生会诊的,说是急性心理创伤,要留院观察两天后再说。我和傅行长一行,去医院看过于主席,也顺道过去看望了她。”林核有点不相信:“汪清清?汪清清住院了?因为我吗?”艾英倒利索,认真地点头:“对,直接说是因为你。在饭堂的大庭广众下,无缘由地侮辱她,个金部的老钱,还有其他部门的负责人,以及一些员工,都说能做证。不懂为什么你挑衅她。”这也太能装了吧?!林核差点儿哼出一口冷气,脸面上大约是决然得不屑,这点表情被艾英尽收眼底,艾英严肃地冲向她:“她指名道姓说是你,无缘无故谩骂她,傅行长没表态,但在病房探视也就十分钟,你的名字被汪清清叨咕几十次,连一边的护士都知道你这个始作俑者了。”艾英电话在振动,她接电话,回转身,小声嘀咕什么。林核的脑子有些空,盯着艾英的后背非常恍惚,看到她丝质的浅灰色带小碎花的上衣里,胸罩后带扭转一道,明显地不规整,林核的强迫症差点儿犯了,真想过去把艾英的胸罩后带给撸撸平——这得脱下再重新穿上才行吧?艾科长这个人,一天就穿着这样没系规整的胸罩,也不知难受不难受。“是要我给她赔礼道歉还是有别的处理方法?”林核缓过神来,一俟艾英放下电话,柔眉顺目地问。艾英盯着林核,半天才说:“你觉得你有什么必要给她道歉吗?真进了医院,也只是女人间的小打小闹,她承受不起才对,这种心理素质,还能在社会上工作中混吗?”林核不知说什么好,脑袋又在疾速飞转,想明白艾英的话中话。这个女人,她的上司,打交道这么久,跟着她也有这么些年了,林核却始终摸不准也猜不透她。艾英是那种表面上似乎能一眼看得透的女人,跋扈,强势,斩钉截铁,有时候却又柔情似水,温润如玉,她是谜一般的女人,有关她的上升史,有关她的家庭背景,有关她的人脉,在支行上下,甚至在市行里,传得甚嚣尘上,众说纷纭,但都没办法整理出个有序的版本,来解释她看着并不复杂的人生。“杨大姐又找你帮忙做文件了?”林核点头。这世界,估计是没有秘密存于艾英的眼下的。“林核,你是我看着进银行的,也是我一步步看着成长起来的。有些事情,能拒绝就拒绝,能不招惹就不招惹。你今年多大了?”林核刚想回复,艾英便连珠炮似的丢过话来,“八零年的,还是年头的!既不是八一,也不是八二八三的,你是八零年出生的!现在也是近四十的人了!还是我们科的副科长!你不能让别人把你当孩子看!你自己更不能把自己当孩子看。你的装扮,你的谨小慎微,在职场是没法行得通的,你得把自己弄成有魄力的人!不是扮小就能得到旁人的心疼和体谅的。你得拿出劲来,表现出一个领导者才有的性格!”


2老包不在家,妈妈和小豆子以及林妞儿在房里。林妞儿画画,小豆子看电视。妈妈看见林核回来,没搭理,直接进房去,把嘭的门声摔在林核想要休战的脸上。林核声音软糯,像磁石一般想粘住母亲的心:“我还没吃饭呢,你出来陪陪我?”房里窸窸窣窣一会儿,妈妈终于拗不过,眼睛红红地出来。桌上布的菜,都是妈妈给小豆子和林妞儿吃之前就另碗另盘盛出来的,有道蒜苗烧鱼子,用豆瓣酱大蒜葱姜煨出来,是林核打小爱吃的家乡菜。林核眼睛笑弯成一道线,硬拽过妈妈,噗地亲一下。妈妈避让不及,推开她,使劲唾一口,却也笑逐颜开。“你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丫头。用我的时候,把我颠颠地招来,不用我的时候,像扔旧抹布一般,随手就丢进垃圾桶了。”妈抱怨道。妈妈做的饭,永远是小时候的味道,大米水饭,配鱼子,还有盘虎皮椒,林核吃足两大碗。当时确实有人追求她,也有热心的人给她说媒。林核长相不丑,性格乖觉,工作又好,虽说拖个女儿,但在婚嫁市场还有些价值。可是经过了前夫,林核到底有些害怕,而且自卑感顺势成长起来,和那段破碎的婚姻,一起茁壮成形,开枝,散叶,结果。她没办法再挑人家,只能矮子里面拔长子,剔掉那些有儿女的(她怕重组家庭会处理不好双方的孩子),排除那些有不良嗜好的,删除那些控制欲强的,她选择了老包。老包比她大两岁,工作还行,家境一般,行二,上头一个哥,底下一个妹,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中间孩子,从来把自己看得不那么重。最主要的,个头矮小,长相不帅,所以拖到三十大几,才有林核这样的女人对他抛下橄榄枝。老包性格好,没有觉得林妞儿碍眼,反而和林妞儿相处融洽,后来生下小豆子,男人的虚荣心嘛,让他觉得自己牛哄哄的,毕竟有了传宗接代的根了,所以对林核,好得一直没话说。结点在妈妈身上。因为林核的房子是自己买下的,用了公积金贷款,首付和每月的还贷,对林核来说还是消耗得起的,而且林核骨子里有傲气,对林妞儿的开销,她全是用自己私人的款项,毕竟是前夫和自己的孩子,她的心气里不愿意老包负担林妞儿的成长费用,到底她也担负得起。妈妈当然不依:房子是你买的,林妞儿的学费、艺术培训费、学英语的费用、穿衣打扮的费用,甚至学校组织的游玩,也全是你自掏腰包,不从公账里出。你这操作,是让老包自己攒钱,留着给谁花?林核不想和妈妈讨论这些,老人只看到她出的,没看到老包也有承担家庭的责任,物管费水电费生活费,平常下馆子打牙祭的费用,小车的油钱还有维修费,更别说小豆子的费用,妈妈在家里的开支,老包从来没有斤斤计较过,很像个男人,该出手就出手,没皱过眉头,也从不和林核算计这些小钱。再有,老包勤快,喜欢收拾家,喜欢鼓捣家里的维修,把个家总弄得像模像样。而且,老包和林核在一块儿,总能说上话,躺在床上,走在街上,拉拉扯扯出一堆,有趣,也有思想,这是林核最受用的地方。她没啥朋友,和同事也不亲密,大哥二哥大姐,早没体己话,偶尔通个电话,也是问春节什么时候回家,三言两语便挂掉。林核孤独,在这座陌生的城市站稳脚跟,可还是陌生人,就连在丽溪支行,同事间都是人心隔肚皮,真一个个斗眼鸡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没一个能讲出心里话。枕边安睡的人,你总得找他拿个主意吧?老包帮林核分析艾英今天下午的话:“她意思是,你是她的人,得跟她一条线。那个什么发神经的汪清清,就别管她了,傅行长那里告的状,艾科长应该帮你打点好了。就是想让你强势些,也别再管那什么杨大姐的工作。本来就是这样的,她的工作你给做了,她的薪水能分你吗?”林核躺在床上想一会儿老包的分析,觉得颇有道理。“我没啥背景,没啥能耐,就是靠自己干出来,拼命工作,希望哪天能熬出头来。谁想到一堆小鬼拦着你,你不惹她,她却惹着你。”老包扬起身子,认真对着林核的脸:“不是吧,你真是惹了汪清清呢。人家还真没招惹你。你到底怎么了,这不像你为人啊,怎么冲着同事发火了?”林核拍一下老包探在眼前的脸,闭眼睛:“也没有啊。可能,昨天心情不好吧,随便找她出口气。捅了娄子!”“你昨天怎么心情不好了?看你出门时挺乐呵呵的。”老包倒不依不饶。林核仍旧闭着眼:“睡吧,好累了。这人生,怎么净是烦心事啊。”她顺手闭灯,再不言语。


3屋子里摆几束花草,只有一盆是真的,铜钱草长得茂盛繁密。芭蕉是假的,火红热烈,热辣辣的色泽,倒让人不适,快要落败的秋天的那种熟透感,垂死挣扎的回光返照。樱桃偏是绿的,和嫩翠的枝叶裹在一起,显不出果实的收获来。不知是什么样的审美?半年没有过来,价格涨了一成。预约的时候本来想抱怨一下的,但林核还是忍住,吞下讨价还价的心思。张老师没什么变化,一样的短发,烟灰色的过膝裙,项上一圈大小合适的珍珠项链,脚上一双裸色的粗跟鞋。工作的烦恼全部倾诉一遍,还是像前两次一样,重复了自己的野心。退休前,能当副行长。现在是副科,还得两级呢,一级比一级难,但如果人生没有理想,那么和咸鱼有什么分别,对吧?艾英应该是这届的副行长人选,风传很厉害,她又是单位里的风云人物,业务上一把好手,向上又有人脉。对,她是我的楷模,我了解过她,她没有背景,没有什么资历,完全靠自己一路打拼干出来的。我现在有样学样,像上回说的,我观察到她特别大气,和别人一起出去,从来都是主动买单,当然是平级或者上级,谁会对下级这样?算是巧言令色吧,如果真用词来形容她的话,是这样的,对每一个上级或者平级都是不一样的嘴脸。我没有鄙视她的意思,只是一种形容。我一直在努力争取做到。我听说过她的从前,我还没进银行前的她,人家说她和我很像,性格好,总爱笑,爱帮人,大事小事,只要到她那里,一准给你帮忙到底,请同事吃饭,出差时给每个人带礼物,当然,也爱学习,非常钻研,不然我们那种单位,光靠嘴皮子也是上不去的,她又不是多好的大学毕业的,没有校友在银行里成为校党,会拉她一把,她只能靠自己。她原来爱穿花裙子,艳丽的颜色,我这点和她不一样,她文艺好,能唱会跳,所以在银行可能更出挑些,更招眼些,反正领导都喜欢她,男的大概全喜欢她,女的可能差一点,但吃人家嘴软,她对别人用心用力得好,总不能再讲她不是。我没她出挑,没她个子高,也不会唱不会跳,领导不大容易记住我。她前两天暗示我装小。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侵犯了她?哦,是的,像今天这身,对的,我每次来都爱穿这类的衣服吗?哦,这样说的话,其实是我的衣柜里只有这些衣服,全是这些衣服。我喜欢公主装啊,粉嫩粉嫩的,蕾丝,荷叶边,泡泡袖。我小时候?这样一说,确实有邻居,我很羡慕的邻居,她的叔叔从省城给她带洋娃娃,金色的鬈发,长长的,一直披到肩膀那里,睫毛像小扇子,密密的。还有个表姐,她住市里,暑假会过我们这边来玩,她的外婆也是我的外婆,我们的妈妈是亲姐妹,她总穿蓬蓬裙,或者蛋糕裙,戴有蝴蝶结的头绳,不像我们,我们得穿长裤,因为做什么事都会方便些……花四百多块钱让张老师听她叨叨咕咕一小时后,林核走出这家掩在老城区里的心理咨询室。咨询室不在门面上,要穿过下面的一家湘菜馆才能到达三楼。张老师说,都是熟客介绍过来的。林核一直不相信她的说法,在这个社会,有谁会让熟人知道自己有心理问题?她依稀记得一句宋词: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张老师咨询室里摆放的假花假草,却是绿樱桃红芭蕉,这多少有点挑战林核的知识点,让她本来一吐而快后稍显豁达的心,又充满困惑。有什么讲究吗?


 

https://mp.weixin.qq.com/s/RTR2UIzME4cL0ckdamEQzQ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