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市北長山路菜店印象-----青岛旧事

(2016-05-17 08:46:15)
标签:

青岛周老川

青岛旧事

老市北回忆

桓台路菜店

分类: 青岛老味道

说起长山路菜店,那可是公家开的菜店。几十年前 ,城里的菜店都归蔬菜公司。估计八零后出生的人不会知道,退回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市区没有农贸市场,没有路边摊,没有超市,也没有游商浮贩。城里没有自由职业者,老乡们则在人民公社旗下给集体种地,不可以随便进城的。如此这般,市民们日常要买菜什么的,只能到公家的菜店了。大约六几年吧,我长到能打酱油年龄,常去的就是長山路菜店。记得经常是接过大人给的零钱和酱油瓶子,踮踮地出门了。若是要买好几样东西,就提溜个用玉米棒子皮编的菜篮子过去。菜店的位置就靠近长山路跟桓台路拐角,哟,准确地说是桓台路高苑路拐角处,因為菜店的后院靠近高苑路那边。桓台路这一段是个斜坡,菜店正在这个斜坡地界上。
菜店的建筑是民国式样沿街房,但要比普通民宅要高大开阔些。从长山路这边过来,先拐进菜店下面一间大屋门,正对着的是有木框玻璃隔断的柜台。这柜,专买油盐酱醋咸菜豆腐乳豆腐干什么的。那时候调味类酱菜类品种很单调,没有花花绿绿的塑料包装也没有那么多瓶瓶罐罐。记得家里平常就用花生油酱油和醋这三个瓶子。另有个小香油瓶子的,轻易不取用,偶尔取用一次是用筷子伸入瓶里蘸取的。开着玩笑说,筷子要先蘸上水再去蘸香油,这瓶子香油会越吃越多的。
记得当年的普通酱油卖一毛二,高级酱油还贵几分钱。米醋便宜些,一毛钱一斤。这酱油和醋都是散装的,柜后就是几口大缸,缸沿挂着半斤和一斤的提子,要多少打多少,瓶上插漏斗灌上就成。当年打花生油使用像是不锈钢的设备了,是一件看上去很现代化的手动抽油设备,立在油桶上,营业员按量拨定刻度,将手柄提上来也就是把油抽上來了,再将油瓶对准出油口将手柄慢慢按下,就把花生油压到油瓶里了。用这设备有利精确计量吧?因为花生油比较贵重,八毛六一斤,是需要凭票供应的,每人每月只供应半斤,够不够的省着点吃吧。对了,天冷时候花生油容易凝固,这柜台里面冬天就会生炉子,有隔断也是为了便于保温吧。
按人口凭票供应的还有豆制品,包括豆腐豆腐皮豆腐干什么的。柜里的豆腐装在方方篦子上,四周有木框便于摞装运输,上下盖苫布。那豆腐卤味重,香,添称的零星豆腐经常半道上就填嘴里吃了。那时有一种机器压制的、下沿方形上沿圆形的豆腐干,咸牟滋滋地挺好吃,跟现在常见的豆腐干差不多,适合拌凉菜。当年还有一种卤制好的酱油色的五香豆腐干,更干更緊更有嚼頭,口味更好,好像更贵一点,不常买。
常买这个柜的麻袋装的大粗盐粒子,很少买细盐。柜里还有五香豆腐乳和臭豆腐乳,是大坛子装的按块售卖,红豆腐乳五分钱一块,块头比较大。买豆腐乳要自带小碗什么的,夹上豆腐乳还可以多少添一点汤汁。这个柜的咸菜常见疙瘩头疙瘩丝刀把萝卜咸菜和雪里蕻,不过这些自己家咸菜瓮里基本都有的。自家没有的是南方来的榨菜和切有花刀带香料味的五香疙瘩头。柜里还有一种什锦咸菜,红红白白绿绿混搭着腌黄瓜萝卜胡萝卜花生米等等,而且用机器把咸菜加工成菱形梯形之字形螺旋型什么的,看着挺馋人。
这屋的另一段柜子是卖肉和鸡蛋的。奥,这段不该叫柜子,因为是砖砌的水泥案子。案子不靠墻一小段是卖鸡蛋的。装鸡蛋的木头箱子填充着麦秸草,经常见麦秸碎蛋和鸡粪混杂,不利不索的。其实鸡蛋挺金贵,按等级分几个价。可能因为那时候没有冰柜吧,放久的有些散黄的鸡蛋四五毛钱一斤,新鲜的要贵一些。挑选鸡蛋的办法很简单,就是把鸡蛋放在个纸筒的前端,冲着灯光看,透光的就是好的,越浑浊了就越差了。鸡蛋也是凭票供应,每人每月给半斤吧。
挨着卖鸡蛋的是卖肉的。肉案子上架粗钢管,用大钩子吊挂着几扇猪肉。猪肉价八毛三分,凭票供应,也是每人每月给半斤。记得当年卖肉的挺辛苦,空闲里要逐张把肉票贴上本子,看来钱数票数都得对起来。来客了就显摆功夫,秤盘子先拨到位,一刀剌下一片肉,盘子上一摔,刚好起称,麻溜裹一层纸递过来了。干商业的术语,这叫一刀准吧。那时候肉案子上吊挂的经常是瘦肉核,因为买肉的需求跟当下相反,都央求多给些肥肉,巴望回家把这肥肉熬炼成猪大油,以便多吃些日子。因为供应数量限制,有钱也买不到猪肉。记得唯一能够取巧的,是偶尔有售卖不要肉票的“小肉”,是些剔骨头剔出的零碎肉,那得巧遇上,也得赶早才有机会。
这间屋的柜台后面,有门通后院,便于进货出货。柜台前侧有门洞,上两阶梯通上面一间营业厅。上间厅布局跟下面差不多,前有客门后有货门,依后门一侧设买菜案子,另一侧是卖鱼案子。那时候没有蔬菜大棚也没有反季节菜,冬天里就是白菜萝卜当家,开春了就是菠菜为主,夏秋季黄瓜土豆茄子芸豆西红柿韭菜大葱等菜品陆续多起来,却往往供应不足,出门晚了买不上像样菜。售货员身后的货架上斜放着一些放菜的长木盒,里面可能仅有几样干瘪萝卜蔫蔫大葱什么的,在柜子底下,会给熟人留一些新鲜菜。到了冬天,青萝卜大白菜供应比较充足了。白菜是堆在店外马路边,盖着厚厚的脏兮兮菜棉被,售货员穿棉衣棉鞋戴棉帽子在街旁过磅售卖,带青帮带菜疙瘩的大白菜一分五一斤。那时候居民有冬储大白菜的习惯,只要别冻了,带菜疙瘩的白菜放得住。
这屋另一段案子,属于卖鱼卖海货的。平日里摆放的就是些咸鲅鱼咸白磷鱼以及适合烤着吃的干青板鱼之类的,还有些泛着盐花的干海带。唯有逢年节,才有鲜鱼供应。年节凭票每人可以买半斤鱼,严格说供应的是冰鲜鱼,品种有鲅鱼或黄姑鱼黄花或刀鱼。来货都是冰成扁长方的鱼坨子,要用大木槌敲开卖。春节前忙碌时刻,经常是在店外马路边售货,遇冰冻太结实的魚坨子,售货员會举起它向马路边石头沿用力摔,會將凍魚摔的七零八落。见到心爱的刀鱼摔碎的白花花的肉,一番痛惜湧上心头。这鱼两毛三一斤,倒是很不贵,可数量有限。对了,刀鱼是我当年的最爱。
回想起来,当年喜欢过节,也是因为年节供应的食品比较丰富,有鱼有肉有蛋,遇上每户供应个猪头的日子,真是值得心花怒放一阵。不过当年买东西挺麻烦,不仅要带钱,还要带好副食品证,还要带着副食品票,一样不能少。票上编着号,买鸡蛋的票不能用来买豆腐的。
告别票证多年了,也搬离老市北多年了。因这篇文字,特意回到长山路旧地寻访,菜店原址早已经建成了住宅楼,不过这楼下依然是菜店,居民们还是叫它长山路菜店,只是此菜店已经不是彼菜店了。好处是此楼旁边还有几栋民国式样老建筑,老房子连接着几十年前往事,连接着老菜店。赶紧拍几张照片,再录下这些文字,见证曾经有过的物资匮乏的年月,也是跟长山路菜店相伴的难忘岁月。

(多位同学朋友,协助回忆相关副食品当年计划供应数量和价格,一并鸣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