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些年,我错过的女孩儿

(2014-08-27 23:04:49)
标签:

青春

白灵

白雪

白瑜

分类: 虚构小说

 

“我……”

她正准备说什么,但突然又没有了下文。

她叫白灵,住在我们家对面。他们是从其他地方搬过来的,因为我们这里的人大多都姓梨,姓氏来由不言而喻,就是这里盛产梨。

从我记事起,她就住在我家对面了。我没有兄弟姐妹,就经常跑出去找其他的小孩子一起耍。由于我们两家离的比较近,我没事儿就去白灵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兄妹,知道的常跟我们开玩笑,说让我们定个娃娃亲。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是拉着白灵一边跑一边笑。

我望着他,脸绷紧着,等着她继续说话。她笑了笑,好像等待着什么。我说,放学后,我们一起回去吧!她没说什么,就到教室去了。

这时候,我们刚好上同一所初中。我们通常一起上学一起放学,除下上课时间外几乎都在一起。在这个情窦初开的年纪,我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们的事在同学之间早已被传得沸沸扬扬,好像只有我们两个蒙在鼓里,也可能只是我一个人不知道。

放学后,我就径直地到白灵班外面等着。她出了教室,我向她挥手,她好像没看到。我接着喊了一声,她才朝我这边望过来。

“我……”他刚要说什么。

“我们一起回去吧!”我就接着说。

她犹豫了一会儿,朝远处望了一下。

我问:“怎么呢?”

她说:“没事儿。”

我们就一起回去,有说有笑,一切又恢复正常。我们聊着课堂上发生的趣事,看着蝴蝶在草丛中起舞,听着路上的笑声。白灵突然问,你有喜欢的人吗?我一时语塞,没有回答上来,只是一个劲儿地笑,她也在笑,我们相互对视着,什么都没说。

我回到家后,一个人躺在床上时,才觉察到有什么事不对。白灵今天怎么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要对我说。“我……”,该不会是“我喜欢你吧”?路上她也问了我,我还以为她是开玩笑。女生开口多不好意思啊,自然是男生应该主动些,我这才明白些什么,难怪她今天与以往不同。也许,我应该找个时间好好跟她谈谈。

我们依旧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我们仍然谈论着课堂内外的奇闻轶事。她在也没问我什么,我也没提什么。

早上,太阳还没爬出地平面,我们两个就一起去上学了。走到半路,“我……”白灵笑着说。我准备接话,白灵突然说,想给你个惊喜,晚上放学再说吧。我说,好啊。

一整天,我坐在教室里,心魂不定,被老师提醒了好几次。我该说什么呢?到时候我要用什么样的语气呢?一连串的问题扰得我静不下心来。

在听到放学铃声的那一刻,我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似的。我听到外面隆隆作响,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才发现是自己的心跳。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也没什么。

夕阳西下,半边天像锅一样盖在大地上,我好像闻到一股香的味道。白灵往回走,我也跟着,开始我们什么都没说,走着走着,我就起了个头儿,那个……。白灵问,什么。我说,没什么。又走了一段距离,白灵顿了顿,说:

“我……”

“我也喜欢你!”我正准备接话,还没说出口。

她笑着说:“我有男朋友了!”

我面部表情依旧保持着原样,心里却已经凉了半截。

她说:“其实,我很早就想跟你说。除了你以外,我谁都没告诉过,因为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我听罢,笑着说:“那……那……挺好啊,祝贺你!”

她说了声“谢谢”。

之后的对话,我都已经记不清了,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故意不想记起,反正那里只是一片空白,也不全然是空白,也许只是看不清。

后来,我们上了不同的高中,联系也就很少了。在上高二时,她们家又搬回原来的地方。除了过年,她们回来走亲访友我们能偶遇外,其余时间我们从来都没什么联系。

上高中时,我遇到了一位叫白雪的女孩儿。她面容清新,声音甜美,当时就坐在我前排。对于这样的女孩儿,毫无疑问,我从来都没有抵抗力。

于是,我就千方百计地去搭讪,有时帮她打水,有时帮她带饭。还通常装作不懂的样子向她请教问题,也可能到她面前秀一下自己的真实水平。久而久之,没有人会不厌烦,但是在一次下自习后,我厚着脸皮向他表白,结果她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想,她更多的是不耐烦吧,省去麻烦。

我们一起吃饭时,我就问,那么多男生追你,你怎么就答应我呢?她笑着说,因为只有你跟我表白,别的好像都是闹着玩儿的。听罢,我没作声,觉得应该好好对她。

虽然学校不让恋爱,但地下工作同学都知道,甚至老师也知道,不过又能怎样呢?我们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们假期通常会一起出去玩,在学校呆久了会发霉的。我们相处也很融洽,从来没吵过架,不是不想吵,而是根本吵不起来,我觉得我们两个简直是为彼此而生。

到高三,我们相互承诺一起考到汉大,汉大是我们省最好的大学之一。从我们平时的成绩来看,上汉大的可能性很大,就算发挥很差劲儿,也能上个不错的大学。我们两个一起去吃饭一起去教室,早上很早就到教室,晚上很晚才回寝室。连老师都公开表扬我们两个,说我们两个是模范搭档,同学们听了都哈哈大笑。

高考刚一结束,我就联系到白雪,白雪看上去发挥的不是太好。我见她时,她一脸惨淡的样子。她说:

“我们……”

我望着她,等着她继续说话,她把头斜到别处,像是在寻找什么。我接着说:

“我们去吃饭吧,考完就不要再想了,等结果出来再做决定。”

她点了点头,我就拉着她往外走,找了一家餐馆,我们相对坐着,吃着饭,对视了一会儿,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我觉得心里空空的,那里面一片空白,是完完全全的空白,身子像薄雾一样轻飘飘的,有种要飞起来的错觉。

吃完饭,我们约定等高考放榜后再聚。临走时,他又说道:

“我们……”

我不接地问道:“怎么呢?”

她望了望远处深沉的夜,没说什么。

我也没好意思再问,因为才高考完,觉得都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

回到家后,我像才从酒中醒来一样,我怎么那么傻啊?“我们……”我们能干嘛啊?自然是开房了。我心里一阵懊悔,这种事哪能让女生先开口了,肯定应该男生主动提出啊。

我计算着高考放榜的日子,成绩一出来,我就打电话给白雪,白雪比我高十分,不过我们两个考得都还算好。最后她去了我们约定的大学——汉大,我去了另一所也比较好的大学——楚大。在知道成绩后,我们又见过面,这一次她明显比上一次有精神,倒是我因为分数略低而感觉不好意思。

她见到我后,开口第一句:“我们……”

我当时还身在情绪的漩涡中,说:“再等等吧,还早,怎么能说这样就这样了!”

她没说什么,好像在等待着什么。这一次,我们没有一起吃饭,只是一起走了很久,一路沉默,最后各自散去。

在回去的路上,星光点点,灯也格外刺眼,我突然感到眼前一阵黑暗,那里就像一幅暗黑的风景画,或者黑夜里看不见黑,总之,是黑夜照亮了黑夜……

在收到通知书那天,我迫不及待地给白雪打了电话,她也刚好收到,电话那头给人一种很兴奋的印象。

“我们……”她没说完。

我接着说:“等一下,让我平复一下紧张的心情,毕竟我是第一次啊!”

那边突然很静,我顿时没了方向感。

她平静地说道:“我们分手吧!”

听完,我一怔,头脑像泄洪的水,一泻千里,不知道要流到何处去。

我正准备说开什么玩笑。那边传来:“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后面我没听清,她就挂了。我才知道这不是玩笑,这也不是梦,这是真的。

电话里发出“嘟嘟”的声音,我听到的却是一块石头沉入大海的寂静声。我把电话放下,走到卧室,躺在床上,好像看到白灵的面容。但不一会儿,那里又只剩下一片空白……

就这样,我们上了不同的大学。虽然我们同在一个城市,但我们从未再见过面。通讯录里留着对方的号码,却再也没有拨通过。

进入大学,迷惘,找不到方向,焦躁,看不到出口。日子一天一天,今天置换昨天,明天又替换今天。望着校园里遍布的情侣,我忽然有种落寞之感。

偶然间遇到同一个学院的一个女孩儿,她叫白瑜,清秀含蓄,浑身透着一种古朴美。我们相识于社团里,除下学习,很多时间都共事。我跟她说我对大学的困惑,不知道她是真明白,还是装作明白,她也表达对大学现状的不满。

我们谈论着对文学,聊着生活,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不过,我也从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只是比熟人熟一点儿罢了。她也是如此,从没听她说过有男朋友。

记得一个周末,我和白瑜刚好做完社团的工作。白瑜说:“我们去……”

我望着她,等着她继续把话说完,她却把头转向别处。我开玩笑:“我们一起去看流星雨吧!”

她也笑,但不说话。我想问,也没多问。虽然我们很熟悉,但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横亘在我们两个人之间,时而隐,时而现。

我们各自散去。错过了初高中的女孩后,我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莽莽撞撞了。也可能是更加在乎自己了,怕自己再受到外来的伤害,从而带来莫名的情绪。

直到大学毕业,我和白瑜依旧不冷不热,关系很微妙,我自己根本说不清。毕业前夕,她又找过我,说是道别,可是开口:“我们去……”

没说完又停下了。当时我简直有种要要哭的冲动,我们去做什么呢?算朋友吧,异性之间真的存在纯洁的友谊吗?算恋人吧,我们两个倒是擦肩而过很多次,可是衣服都擦破了,也没见擦出什么火花。

“我们去吃饭吧!”我笑着说。

她说:“现在每天饭局很多,哪吃得下啊?”

我就问:“那做什么呢?”

她说:“没事儿!”

我也只能做罢。我们毕业时,聚在一起吃过一次饭。我们去了不同的城市工作,我也没再问她她那时要说什么,她也没提。

一个偶然的周末,我去她所在的城市出差,事先也没告诉她,谁知竟不巧地与上了她。办完事,我又去找她。历经了不是沧桑的沧桑后,显然我也不是以前那个羞涩的男孩儿了。我好奇地问:“你那时说我们去……还记得吗?”

她笑着说:“那啊,当时想找你一起去看电影!”

“我们去看电影?”我重复道。

她笑了几声:“那你还记得啊?”

我说:“刚好,我们晚上一起去看电影吧!”

她又笑了几声:“我开玩笑的,你还当真啊!”

我说了她几句:“怎么可以这样?老同学见面,你太邪恶了!”

我们没去看电影,倒是一起吃了饭。吃完我们就各自离去,之后我们也没怎么联系,我也不知道她那句玩笑话是真是假,不过,真假好像也没多大的影响。我在我的生活轨道上行驶,她也在她的生活轨道上行驶,我么就像两条交错的铁轨,相遇了,然后分开了,仅此,罢了。

一个下雨的深夜,我独自躺在床上,突然想到了白瑜,看到的却是白雪的面容,时隐时现。到后来,什么都看不清,又成了一片空白……

 

我好像赢了,然后就输了。

感情世界里的孤独,有时候像黎明前沉寂的雪原,喧嚣都在梦里,温暖亦如此,声音落入风中,万劫不复。by 理查德·耶茨)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