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NanmoBuddha
NanmoBuddh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30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個年輕女居士的極樂淨土遊記

(2013-09-30 13:13:19)
标签:

杂谈

南无阿弥陀佛

教育

佛学

分类: 读书笔记
一個年輕女居士的極樂淨土遊記

作者: 彭妙音
(了悟子注:這篇文章是一位青年女居士的修學體會,也是她在一心念佛的狀態下親身遊歷極樂世界和參觀地獄的見聞紀實。綜觀文章所描述的景象,都非常符合佛教經典所說;有些細節經典中沒說,但早已被祖師大德所指出。由此可以斷定,此文是作者真實見聞。因為這些境界絕對不是依靠凡夫想像所能虛構出來的!據作者自稱,這些見聞和體會來自于一心念佛的定境,而且在寫這篇文章時,也是聽阿彌陀佛聖號的錄音磁帶,依靠阿彌陀佛佛力加持才寫出來的。可見淨土不可思議,非凡情能測能宣。《無量壽經》雲:“若不往昔修福慧,于此正法不能聞;已曾供養諸如來,則能歡喜信此事;惡驕懈怠即邪見,難信如來微妙法。” 信然信然,如是如是! )

一、上下求索
學佛修行,我是氣功引入門的。1991年,我21歲,因為身體虛弱多病,開始學氣功。在氣功的學習班上,我開了天眼,發現在我們生活的宇宙空間裡,還有一個與我們不同的陰性世界,這引起了我極大的探索興趣。從此,我有了新的愛好 —— 練功。我喜歡靜心打坐,去觀看那個變幻莫測的世界。還看了許多關於佛、道、醫、儒的書籍,學習了許多種功法。一九九四年五月,我身上開始出現自然辟穀現象,一辟就是半年多時間,不沾一點葷,也不能吃五穀雜糧,只喝一些水,吃些水果。用現代生命科學的語言說,這些叫做特異功能;用宗教的語言講,叫做神通。我有透視、遙視的功能,可以穿過人體看到五臟六腑、四肢百骸,能為人診病、治病。可是,我發現有許多是因果孽障病,根本不是用氣功的方式所能解決的。........這許許多多的的疑問,都是我無法解答的。
我一直在苦苦思索,我到底是誰?生命的根源到底來自何處?宇宙的根本又是什麼?我很想知道究竟。 

二、 極樂大學
1994年底,我隨緣到了千里之遙、冰山雪地的四川省甘孜州五明佛學院。這是一個佛教密宗聖地,五千多僧眾與活佛們在這連草都不長的冰山雪地中修學,有許多內地僧人也放棄他們優厚的物質條件前來苦行。活佛們大慈大悲、捨己為人的崇高精神讓人心靈震撼。在這裡,我皈依了佛門。 密宗很好,我修學起來感應也非常好。但密宗屬於難行之道,沒有上師的親自指點,修學既艱難又十分危險。回四川江油之後,由於身邊沒有老師,我的修學不得不停滯。 就在我彷徨的時候,1995年7月,我得聞淨空法師宣講的《淨宗科學觀》,對佛法、對人生有了嶄新的認識和理解。於是我放下了以前所有的修學,改修淨土法門,讀誦淨土經典《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看經文注解,聽講經錄音磁帶。堅持在行、住、坐、臥中用阿彌陀佛聖號來淨化胡思亂想的腦袋。八月,在江油市宗教文化服務部,我遇到了一個比我大幾歲的女孩。佛門中稱年長者為師兄,我就叫她周師兄吧。周師兄與我很投緣,都是從氣功轉入學佛的,而且也是修學淨土宗。她向我介紹說:“江油西屏鄉四方村有一個專修淨宗的道場,原來是念佛堂,現辦起了極樂大學校,非常好。”我一聽很高興,立即與她相約同往。 我們來到西屏的極樂大學校,收穫很大。老師的教學非常的圓融自在,在這裡上課是念佛,拜佛,繞佛;下課就誦經,念佛。誦經只誦《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或《阿彌陀經》;念佛只念“南無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是光中極尊,佛中之王,念一句阿彌陀佛,十方三世一切諸佛都護念你,也就相當於稱念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本師釋迦牟尼佛在世說法四十九年,講說最多的就是這部《無量壽經》。在這裡,老師的一句句開示,解開了我們心中重重的疑問。 我們在學校住了一夜,也是在這裡,我們真正感受到了什麼叫淨念相繼,念念相繼。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你能感覺到就連學校周圍,竹林叢中的各種小動物,也仿佛發出不間斷的佛號聲。 在這裡,我與幾百師兄同學一起面對西方禮拜佛像,稱念“皈依佛,阿彌陀佛,當願眾生,體解大道,發無上心;皈依法,無量壽經,當願眾生,深入經藏,智慧如海;皈依僧,觀音勢至,當願眾生,統領大眾,一切無礙”。 從此,我的修學更加精進,效果也越來越好。念佛開始是積極主動地去念,後來慢慢形成一小段一小段不念而念的情形;開始口念的聲音大,心念的力量小,後來心念的力量漸漸增加。 有時,我在田野或江邊大聲念佛,能感應到虛空中有無數聲音在護念,好象遍滿虛空,又回蕩在心間。我誦經的效果也很好,開始誦一部經需要一小時四十分鐘,逐漸減少到一小時二十分鐘、一小時,後來五十分鐘到五十五分鐘就能圓滿。不誦經的時候,經文中的語句也不時回蕩在耳邊,經聲佛號,妙音繚繞。 我還特別喜歡想像經中所描繪的西方極樂世界的景象,想像七寶樹、七寶池是什麼樣子。

三、 八關齋戒
一個月之後,我聽說西屏極樂大學校要舉辦一次八關齋戒會。我也不懂什麼叫“八關齋戒”,反正去看看就知道了,不懂可以學嘛。在這時,我又遇到了周師兄,於是同去。八關齋戒是從十一月一日(即農曆九月初八)上午七點開始的,歷時二十四小時,參加人數約有一千多人。在這二十四小時內,大家只是拜佛、念佛。因為只念佛拜佛,所以殺、盜、淫、妄、酒五戒自然都守住了;再加上不坐高廣大床,不著香花、瓔珞、不以香油塗身,不觀聽歌舞倡伎(即所謂娛樂生活),過午不食,合起來總共八戒。 受戒開始後,我們一千多人都不再說話,只是念阿彌陀佛,默默地數著念珠,或自己拜佛。無論做什麼,都不與旁人說話。飯是準備好了的,餓了就自己去打飯吃。但中午過了12點以後,就不許吃飯了,這叫“過午不食”。
白天過去了,夜幕降臨,同學們象白天一樣安靜,靜心靜意專持阿彌陀佛聖號。我也很認真地靜心念佛,雖然沒有吃晚飯,午飯也吃得並不多,倒並不感覺餓,若在平時,早就撐不住了。可是,睡魔漸漸地靠攏我、侵襲我。開始我還能極力與睡魔抗爭,支撐自己不睡覺,可後來還是睡下了。 在午夜兩點的時候,一陣強勁的佛號聲突然喚醒了我,這是康老師用答錄機在播放阿彌陀佛聖號。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這佛號聲有一種巨大的震撼力。我開始隨著這佛號聲拜佛,自己的身心世界也隨著這佛號清淨了、融化了,仿佛從體內的每一個細胞到整個宇宙虛空,都被阿彌陀佛的名號所充滿、所包容、所融化。一切都虛化了、遠去了,只有阿彌陀佛的名號最真切,回蕩在體內、回蕩在虛空…… 我面向西方持續不斷地禮拜著。突然,我看見阿彌陀佛如一座黃金大山,高高矗立在我前方的虛空中!他的形象是那樣廣大無邊,容顏是那樣金光煌耀,相貌又是那樣慈祥莊嚴,使我驚喜不已!只見阿彌陀佛矗立在虛空中,左手執著蓮台,右手執接引印,還有許多聲聞菩薩圍繞在阿彌陀佛周圍。阿彌陀佛手掌中放出無量光芒,直照著我們學校。所有的聲聞菩薩也都在放光,加持我們一千多受持八關齋戒的同修們。接著,我看見一朵巨大的七彩蓮花圍住了我們所在的大殿,整幢大殿正好座落於蓮花的花蕊上。場境非常壯觀,感動得我淚流滿面,除了拜佛什麼都不想了。佛菩薩們都慈祥的看著我,很久很久……直到答錄機中念佛的聲音結束,阿彌陀佛才領著諸菩薩向西方漸漸隱去。 次日清晨七點,八關齋戒圓滿結束。老師告訴我們:“十月三日,及以後三天時間裡,在西方極樂世界有一次考試,到時阿彌陀佛會打開法界讓我們參觀,凡是願意參加的都可以參加。” 對這事我似懂非懂,但很想瞭解個究竟,於是向工作單位請了假,準備參加考試。說實話,我在學校裡上學的時間倒是不短,但很少有喜歡考試的時候。這次考試考什麼,怎麼個考法,對我都是個迷。可我既然已經留下了,就硬著頭皮試試吧。 

四、兩土會考
十一月三日,即農曆九月初十的上午九點,考試正式開始。老師並沒有為難我們,只是讓我們各自坐舒服,心裡默念阿彌陀佛的名號就行了。這簡單,我閉上眼睛,開始念佛。漸漸地,我的心清淨了,別人走路的腳步聲,數念珠的聲音好像都與我無關了,心裡只有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不久,我看見從西方飛來許許多多的大大小小色彩各異的蓮花,又見許許多多的老師兄很有次序的上了蓮台,可到我面前的蓮花不是太小,就是“顏色”我不滿意。我也不著急,還是繼續不斷地念阿彌陀佛。不一會兒,我看見觀世音菩薩托著兩朵非常漂亮的蓮花從西方飛來,觀音菩薩身著白衣,容貌非常的端莊慈祥,他把兩朵蓮花放在我和周師兄面前,右手牽著我,左手牽著周師兄上了蓮台。我轉眼間就到了西方極樂世界,在極樂世界門口,我還見到了淨空法師,看樣子他是極樂世界的常客,好像是剛彙報完工作,我們都合掌互稱一句“阿彌陀佛”就算見禮了。可這時卻沒見了周師兄。原來,周師兄跟我一樣,也見到了蓮花佛像,但她所見的佛像卻不是真相,而是歡喜魔變現出來的假像。事情是這樣的:周師兄家裡在不久前請回一張很莊嚴的釋迦牟尼佛像,因為佛像莊嚴,周師兄就每天在佛像前生歡喜心。所以,當觀世音菩薩送蓮台給她的時候,歡喜魔就變成她家釋迦牟尼佛的樣子,障礙在她眼前,她不辨真偽見佛像就拜,拜了三拜“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後,才發現自己間斷了阿彌陀佛的佛號聲,心想:“糟了,我在念阿彌陀佛名號,我要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怎麼會夾雜進了本師釋迦牟尼佛名號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一尊非常高大的威嚴的護法菩薩擋住了她,她一下子就從蓮臺上掉下來。從她的經歷,我們得到證實,修淨土宗的念佛法門,必須要一向專念阿彌陀佛名號,一定不能懷疑,不能夾雜,不能間斷,功夫方能成倍增長。我因為一向專念阿彌陀佛名號,而順利的來到了西方極樂世界。這裡的景象立即吸引了我,我顧不上考試,對走在前面的師兄叫到:“你們先走一步,我玩一會兒再來”於是便遊玩去了。

五、神遊淨土
這個世界簡直太奇妙了!世尊在《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上所描繪的西方極樂世界的景象,言言屬實,句句是真,沒有一個字是假的!極樂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無量妙寶自然合成,嚴淨光麗,形色殊特,窮微極妙,不是能用語言可以描寫得盡的。 這裡的道路是黃金鋪設的,寬廣而平直。國中有諸多寶樹遍滿國土,宮殿樓閣,亭台樓觀,繽彩紛呈,都是眾寶自然化成。在宮殿的周圍,泉池交流,這裡的水既能發出微妙的音樂聲,又散發著無量的芳香。池底是由純金的細沙鋪設,還有各種光色的寶石裝飾;池內有大大小小無數的各色蓮花;池邊有無數不知名的奇花異草。在那些黃金、白銀、水晶、琥珀、美玉、瑪瑙轉共合成的寶樹間,有著神奇得不可思議的顯視器,凡是你所想要見到的一切景象,都完全可以隨著自己的意念變化顯示出來,比人間用遙控器的大彩電先進多了。在樹間還有無數珍奇的妙寶點綴在上,這些寶貝我都沒有見過,也叫不出名字。 我想上寶樹玩,這個念頭一動,就發現自己已經在樹上了。真是太奇妙了,我也有了神通,還會飛。我得意起來,從這顆樹飛到那顆樹上,觀賞著,遊玩著。一邊忙著觀賞遊玩,一邊也沒忘了不停地往嘴裡塞樹上那些無比香甜的果子,可把我樂得。 我在樹間玩,發現其中一棵有十平米寬高的琉璃樹特別有趣:從外面看跟別的樹差不多,但在樹幹分枝處才發現樹幹原來是空的,裡面佈滿了甘露泉,泉水呈七彩光,還發出美妙悅耳的音樂聲。因為所有的寶樹都是阿彌陀佛功德願力變現而成的,所以絕對用不著擔心空心的樹會死掉。 在極樂世界居住的人都是佛菩薩,他們的相貌相同,都有無比的相好光明。這種相好不是單一的、固定的,而是無量多種的相貌,隨時隨地都可以變化。在一朵巨大的、直徑足有二十多米的蓮花花蕊中,我看見有許多光頭的菩薩,樣子小巧玲瓏,很有趣,我也立刻變成跟他們一樣大小,一個模樣,與他們在花蕊中捉迷藏玩。(了悟子注:在極樂世界中,蜜蜂、螞蟻、鸚鵡等也都是菩薩,但這並不意味著那裡有三惡道,因為這一切都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綜觀作者所描述的景象,都符合經典所說,可以斷定是真實的見聞,而不是虛構。因為這些境界憑想像是絕對虛構不出來的!)有一次,我正在樹葉間玩耍的時候,不小心掉了下來。原以為會摔著,可誰知樹蔭下的翡翠地上,七彩的鮮花花瓣堆了足有半尺高,哪裡能摔著?我落在了軟綿綿的花堆裡,乾脆又讓自己變小,在花瓣叢中玩耍起來。(了悟子注:樹葉間容納宇宙,花瓣裡別有洞天,果然是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非親臨其境,道不得此語!)在這裡,我遇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老朋友,他告訴我:“在上一劫中,我們是好朋友,因為我比你先遇到了淨土法門和正確的修法,所以早已念佛往生到了極樂世界。”他還笑我說:“你還象從前一樣頑皮啊。” 我又走近了七寶池,這裡的水是八功德水,華光流溢,明耀顯亮,清澈見底。我忍不住跑入池中,這水如此甘香甜美,勝過我曾經喝過的所有的靈山甘泉,玉液瓊漿。八功德水還可以隨意變化,我想水冷,想水熱,想水流急些,想水流緩些,都可以隨著我的意願而變化。當我用水灌身的時候,那水就變成了噴泉淋浴,從我的四周噴在我身上。這時,我看見我多生多劫以來在凡塵世間沾染的污穢,都被這種淋浴沖刷散化盡。我的身體因此而變得更為柔軟,心境更加清淨。我本來不會游泳,這時也可以隨時潛水了。我一個猛子紮到了水底,發現水底不僅是金沙鋪成,還裝飾佈滿了七彩寶石。我隨手拿了一顆寶石放在嘴裡嘗嘗,竟然甘甜清香,無可比喻。這裡還有無與倫比的美妙音樂,讓人心曠神怡,流戀忘返。於是,我乾脆躺在池底,在這裡看光色,聽音樂,吃寶貝,美美地小憩一會兒。 當我從七寶池中出來的時候,發現身上換上了一套粉紅色的錦蘭色袈裟。我沿著寬廣的黃金大路向前漫步,邊走邊看,一座水晶琉璃塔吸引了我,我便飛身上了塔。這塔很奇妙,華光四溢,通體透明,塔身是由大大小小的很多圓臺組合而成,有十層樓高,每層塔的邊緣都噴著七彩的噴泉,光亮耀眼;塔項是個小圓池,池邊有各色美玉裝飾,池中有溫泉在向上冒,一片大如小船的鮮紅的蓮花花瓣正在搖曳。我就把那花瓣當作遊船搖床,在上面戲水玩耍……  這時,一隻美麗而巨大的銀鶴來到我的前面,它用嘴輕輕啄住了我,飛起來。我一翻身,正好騎在了它的脖子上。美麗的巨鳥帶著我,象乘坐飛機一樣,從空中去觀賞西方極樂淨土,發現這個世界如此淨潔莊嚴,又廣大無邊。大鳥帶我去參觀了邊地疑城,那是不深信阿彌陀佛的智慧大願,但又念佛而往生的諸善上人所住的宮殿,他們雖然飲食衣服與其它佛菩薩一樣,但宮殿在地,不能隨意高大。這是由於他們在以前修行的過程中,不求佛菩薩的慈悲與智慧,所以他們雖然也到了西方極樂世界,但缺乏智慧,所以心不自在,意不歡樂。 參觀過邊地疑城後,巨鳥就帶著我直接飛向矗立在虛空中的一座巨大的宮殿。這不是阿彌陀佛的金鑾大殿,而是這次考試的考場。巨鳥帶我進了拱圓形的宮殿大門,我看見有許多人坐在裡面,其中有我們極樂大學校的所有師生,還有許許多多我不認識的人,他們整齊地坐在桌椅邊,像是挺認真地在答題。阿彌陀佛和本師釋迦牟尼佛在當監考官。 我雖然看著別人那麼認真,但自己感覺還是沒玩夠。於是,我變成了只有寸大小的小菩薩,藏到了阿彌陀佛的座位下面;被阿彌陀佛發現後,我又躲在釋迦牟尼佛椅子背上的雕花裡,但還是被他們找到了。不過,無論我怎樣調皮嬉鬧,阿彌陀佛和本師釋迦牟尼佛總是笑咪咪的樣子,沒有一絲毫不高興的表情。 當我從阿彌陀佛金鑾大殿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鮮花供佛的景象,有些象國慶時天安門廣場舉行的煙花晚會,但要比那美麗壯觀無數億倍。菩薩們以意念而得花,花又自動旋轉到空中,然後裂變成巨大的花藍、花蓋、花幢,遍滿整個虛空;同時,花蓋周圍的無數叢鮮花散往到他方世界供養諸佛,而中間的鮮花卻又不斷地更新、綻放,燦爛輝煌,美妙絕倫。 我還看到,很多穿同樣衣服,身體相貌都一樣的聲聞菩薩成群結隊地離開極樂世界,以大慈悲、大願力去度化他方國土的眾生,希望所有的法界眾生都能來這莊嚴清淨平等的西方極樂淨土(了悟子注:往生淨土就是進修學習,極樂大學畢業成佛後,再到十方法界各國宣傳佛法、度化眾生、推廣淨土法門),而其它的菩薩則以鮮花和音樂去送他們,場景非常壯觀。與此同時,也有數不清的菩薩正從他方佛國返回極樂世界。在我離開極樂世界的時候,文殊、普賢等諸大菩薩來送我。我剛剛踏上他們送我的蓮花,就立刻回到了西屏的極樂大學校。(地獄淨土皆不遠,來去只在一念間!)這時,考試時間還沒有完,幾百位師兄都還安靜地坐在那裡念佛。 

六、再遊淨土
下午的考試時間是兩點至四點。老師告訴我們:考試時還是靜心靜意地念阿彌陀佛名號就行了。我開始念佛,這次剛念了十幾聲佛號,蓮花就出現在眼前,而且蓮花的大小很適合我。 我坐上蓮台,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西方極樂世界的考場上。我先向本師釋迦牟尼佛和阿彌陀佛頂禮,然後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在我右前排位置上的是住校的那位楊師兄,坐在我後排的就是周師兄,這次她準時到了。 考試開始,我開始看到手中的試卷。第一題:什麼叫做忍辱般羅密?第二題: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的內容是什麼?對第一個問題,我的體悟不深,不知從何說起。我開始默背第二題,即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可剛背了七、八條願,我就坐不住了。我皈依阿彌陀佛才一個多月,對於他老人家的四十八願,我讀起來倒是挺熟悉的,可是要說背,便沒那麼容易啦!因為既有內容的不同,又有次序的差別。 我背不出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但又不想一直在考場上呆下去,於是悄悄放下考卷,溜出了考場,到外邊玩去了。這時,文殊菩薩走了過來,他不但沒有責怪我,還主動為我當嚮導,領我遊覽西方極樂世界。文殊菩薩把我領到寶樹邊,讓我從寶樹的顯示幕上參觀他方佛刹土。真是神奇極了,這些寶樹的樹幹上不僅能顯示彩色的圖像,而且還具有立體多維、全方位同步顯現、即時參與的功能和效應(了悟子注:人間的電視設備再先進也不過是三維,畫面好象立體劇場一樣,但顯示幕仍然是平面的,你根本進不去。而極樂世界的顯示幕,裡面就是一個可以自由進出的大千世界,好象太空旅遊一樣,但比我們的宇航技術要先進百千萬倍)。我一下子被一隻紫色的鳳凰帶入虛空。 我從一個佛刹土飛到另一個佛刹土參觀,這些佛刹土都比我們地球要平坦得多,清潔得多,光明得多。有些佛刹土很有趣,構圖如巨大的葵花,上面不同大小的地方,就是不同的國家。在我遊覽這些佛刹土的時候,一邊還有文字解說,可我有些心不在焉,心裡總想著西方極樂世界。我急急地說:“我知道了,十方一切世界都有比我們娑婆世界好,但都比不上西方極樂世界。”(了悟子注:地球如糞球,娑婆如魔窟,三界如火宅,這些都是我們罪業凡夫所感現的世界;而佛國淨土則是諸佛不可思議功德莊嚴而成,彼此不可同日而語。所以說,為人不念佛求生淨土,實在是愚癡可憐!)遊完八九個佛刹土的時候,我就再也不想遊了,於是返回了西方極樂世界。我見時間還早,想看看我們娑婆世界的師兄們現在怎麼樣了,便坐蓮台回到西屏極樂大學校。  我回來的時候,看見大家還認真地坐在那裡閉目念佛。大殿裡有些冷,我便出去跳了一會兒,活動活動身體,沒有人跟我玩,我在學校周圍轉了一下,又坐回座位,念佛坐蓮台到西方極樂世界的考場去了。這時的我只要靜心念佛,就可以隨意地往返於西方極樂世界與娑婆世界之間,很是自在。 

七、三遊淨土
這次我到西方極樂世界的考場後,直接拿到我的試卷開始思索起來:“我有這麼多經文都不會背,試卷怎麼答呢?”又一想:“無論什麼問題,正確的答案都應來源於自性,從自性中流露出來的才是真智慧。阿彌陀佛的別名不就是叫智慧光佛嗎?”(“阿彌陀佛亦號無量壽佛,亦號無量光佛,亦號無邊光佛,無礙光佛,無等光佛,亦號安隱光,智慧光,常照光,清淨光,歡喜光,解脫光,超日月光,不思議光”,阿彌陀佛是“光中極尊,佛中之王”。)“對,我的答案找到了,就是阿彌陀佛!”於是,我用筆作起回答,每道題目的答案都一樣,都是阿彌陀佛。 我很快答完了試卷,走出金鑾大殿,又開始在西方極樂世界遊玩。這次,我想看看大菩薩們在這裡怎樣修學的。我到七寶池中洗了個澡,換了一件鮮紅的錦蘭色袈裟,就去了經樓。 八角形的經樓光亮而堂皇,足有十層樓高。走進經樓,裡面的牆上全是彩色的顯示幕。屏內所顯示的恰好都是你所需要的,你想讀哪一部經,顯示幕中就顯示哪部經。從世尊宣講經時的場景,到經文的含義解釋,無所不包,無微不至。如果你不理解經中的含義,它就用善巧的方式把經意顯示出來,讓你領悟。有許多修習小乘佛法的須陀洹、斯陀含、阿羅漢等都在這裡精進的修行,他們或立或臥,都表現出心解得道的歡喜。 經樓的外部同樣可作顯示幕。在極樂世界,修學是非常容易而又快樂自在的事。我看見有個須陀洹竟然在樓項的翹角上打坐,跟我一樣,真夠調皮的。在整個經樓的最項端,擺放著一部經書,放射出耀眼奪目的萬道金光。我一細看,那正是我們所修學的《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參觀過經樓以後,我又到光輝遍照的七寶池中游了一會泳。我游泳的方式很頑皮,不只是在水中游泳,而是在那些珍奇的水草之間遊玩,或乾脆穿進蓮花的花莖中,或躍上五米高的蓮花,從蓮花瓣上往下跳水。我看到自己多生多劫以來所造的罪業,就在這種輕鬆愉快的遊玩中競相消釋散盡,我的心情無與倫比的清淨與歡愉……就這樣,我玩了好一會兒,才坐著蓮花回極樂學校。回來後,我見大家還坐在那裡安靜地念佛。大殿中好像是降溫了,殿裡很冷,凍得我指甲都青了,就趕緊跑到殿外去活動。 “唉,還是西方極樂世界好,沒有白晝黑夜、無須日月星辰,所有一切萬物都能自己發光,世界永遠是光明遍照;沒有四季寒暑,氣候永遠溫暖如春……”我一邊不斷地念阿彌陀佛,一邊這樣想著。這時,我突然發現,我在這一天內沒有間斷的佛號聲,不是來自口中,也不是來自頭腦裡,而是來自本心自性!這種從自性中流露出來的佛號聲,不急不緩,不高不低,不緊不慢,聲音不大,但從來沒有間斷過;無論我眼睛看什麼、耳朵聽什麼、心裡想什麼,都無法阻擋、污染、間斷這種從自性中流露出來的佛號聲! 我一邊行走,一邊思考著,發現自己的法身慧命又去了西方極樂世界的考場。這時我想:考試不是還有兩天時間嗎?既然我已經知道答案了,就乾脆把以後的題都答完算了。於是拿起筆,看都沒看清楚問題是什麼,就在每一道題的後面都寫上“阿彌陀佛”,然後就交了卷,分別向本師釋迦牟尼佛和阿彌陀佛兩位老師頂禮三拜,便回來了。可真有趣,我的肉身還在走路,我的法身慧命又去了一趟西方極樂世界。(了悟子注:法身慧命即是妙明真心,包含法界,無來無去;有來有去的是神識,俗稱靈魂。成佛必須轉識成智,轉魂為覺,轉染成淨方可。作者以凡夫身遊歷佛淨土,一是念佛得力,二是佛力加持,以後必須更加精進,不可驕傲自滿。)

八、 親歷地獄
第二天考試時,我還是與師兄們一起默念佛,坐蓮花到了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的金鑾殿裡。我們向阿彌陀佛和本師釋迦牟尼佛頂禮三拜後,別的師兄考試去了,我正無事可做,阿彌陀佛笑咪咪地走過來,說要帶我去玩。我跟著阿彌陀佛來到寶樹旁,他給我指,讓我看樹幹上的顯示幕。我一看不打緊,嚇得我撒腿就跑回極樂學校。 你猜我為什麼要跑,我看到什麼啦?我看到孽海就在我腳下,那是地獄的所在地呀!我沒有讀過《地藏經》,但卻聽別人讀過,所以知道那叫孽海。只見那海水翻滾著,湧出很多的斷手斷腳,場面很恐怖,而且還有很多鐵兵鐵狗在追殺那些人。哭喊聲、尖叫聲、嘶殺聲,振天動地,能不嚇得我撒腿就跑嗎? 我回來後,還是沒什麼事可做,休息了一會兒,仍然想念佛,便又回到了殿內,閉目清淨,持佛名號。這次我到了西方極樂世界後,阿彌陀佛送了我一朵光芒萬丈的金蓮花。我站在蓮花上,佛光立刻罩住了我,包圍了我。我在佛光中,佛光又在我心中。 我乘著金蓮花直向孽海去。先看到一條污濁的瀑布,飛流直下萬丈深淵;再看那水,竟然是人骨、人肉連同糞水、血水混合而成。這裡黑暗無比,污穢不堪,即使佛的光芒照耀在這兒,仍然深不見底。原來,這裡是最苦的無間地獄,因為人體已經被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所以,雖然我不停地念著佛號,他們也很難聽得見;只有離我較近的地方,才可以閃亮出如熒火般微弱的光芒。墮入地獄的眾生,能夠得到解脫的機會還不如大海中的一滴水。 我從最底層的地獄開始參觀,接著到了外地層的地獄。在這一層地獄中受罪的眾生,勉強還能看得出人形,但刑具很繁多很可怕,我連名字都沒聽說過。幸虧我被佛光罩著,知道自己是個參觀者,否則早就嚇破膽了。 這裡的刑具是一排巨大的輾壓機。機器的上面有一組直徑二十釐米,長寬約有兩米的大鋼滾筒,下麵有巨型的鋼塹板。人在這裡,先是前後身體被活生生的片開,然後放入滾筒輾壓,一根滾筒壓過後,接著又轉入另一根滾筒下壓。那情景很象給相片加壓過塑,不過這裡壓塑的卻是活人!這裡的陰森恐怖不是我們常人所能想像到的。我雖然對地獄的景象非常陌生,但在人世間我也曾見到相似的情景。在人類現代化的食品工業中,我們對待大量的家禽和鳥類魚類,就是採用這種方式:先用機器打成片,然後烤幹、成形、包裝、出賣……只不過,在地獄中受刑的全是人,沒有其它動物。在我參觀地獄的時候,只要佛光照在那些刑具上,那些機器都會暫時停止一陣。我很希望那些受苦的人們都能得到解脫。 新的地獄景象又一幕幕地展現到我眼前——開腸肚的;用活人的腸子來編織魚網的;強水煮人的,身體下去多少就融化多少;炸眼珠的,把炸藥直接塞進眼睛內;挖鼻子的,鼻子挖成洞後還讓糞蛆咬……我不知道地獄到底有多少層、有多少座,我只知道我所見到的地獄只是微乎其微的一部分。因為在我參觀地獄的時候,一直沒有間斷過念阿彌陀佛,所以那些與阿彌陀佛有緣的受苦眾生,只要聽到佛號聲,能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能得到解脫。(了悟子注:念一句佛號,破一層地獄。只有佛法才是解脫痛苦、擺脫輪回的利器!努力啊!)在經過槍殺地獄的時候,我看見搶劫殺人的人在這裡受罰。還有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犯,他們被綁在那裡,手腳都不能動,眼睜睜地看著槍口對準自己的心臟,扳機扣響,鮮血噴射到幾丈外!要不是有佛光罩著我,我真怕血會沾到我身上而逃之夭夭了。寒冰地獄,是先把人體的一部分,或手或腳凍硬凍脆,然後用錘子細細砸碎。那些人神志清醒,眼看著自己的手腳被凍壞砸碎,真是痛不堪言。我在想:當人們捕到大量的活魚,把它們活活凍死再分別切碎的時候,如果能多憐憫一下那些生靈,可能此時,在這層地獄中受罰的人就會少許多。扒皮地獄,是活活地把人皮扒下,鮮血直流,其人痛苦而死後,然後被灑上還魂水,等到他活過來長出新皮的時候,又被扒下人皮,周而復始,永無休止。(了悟子注:人類獵取動物的皮草,就是這樣活生生地扒下來的。前段時間,在網上流傳著人類活扒熊皮的視頻,引起一片憤怒的譴責和詛咒。這樣看來,用不著詛咒,因果報應是很公平的。)
在火山地獄,我看見許多人在烈火中哭喊,其中還有許多小孩。有的小孩不懂事,把燒殺蟲蟲、螞蟻等小動物當做玩遊戲,結果落得玩火自焚的果報。我們很多人總是把“不知道不為過”當做處世原則,為自己的罪過找藉口,可惜宇宙的原則卻不是這樣,“世人不知有因果,因果從未饒過人”,因果報應的確是宇宙的原則和生命的真相。無知和愚昧只能讓人類肆無忌憚,自墮地獄,這是那些唯物主義者始料不及的。我看那些小孩實在可憐,全身都燒黑了,還在那兒拼命掙扎。我放大了心音,對著他們高聲念阿彌陀佛,並親眼見到一片佛光,一陣甘露灑向他們,方才離開。在經過拔舌地獄的時候,我居然還見到了兩個我認識的人。這個地獄裡的刑具,是用三十釐米長、手腕粗、前端呈勾形的夾子,夾住人的舌頭向外拉。有的人連食道、氣管都拉出來了,非常恐怖!在這裡受苦的眾生,都是在人間花言巧語騙人的人。我所認識的那兩個人,一個是演戲的名角,一個是唱情歌的高手,生前是常出現在電影電視中的明星。  我一邊參觀拔舌地獄,一邊聽耳邊響起解說的聲音:“演員這一職業在社會中起豐富人們精神生活的作用,他們本該教化眾生棄惡從善。但是現代影視卻是綺言滿天,燒殺搶淫,誨淫誨盜,什麼都教,什麼都演,讓許許多多本來善根深厚的青少年因此墮落,永離善道。所以不明善理的演員會遭至拔舌地獄的果報。” 親眼看到地獄中的一幕幕場景,我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地獄裡很殘酷,很恐怖,可是沒有一座地獄不是由人們的貪、嗔、癡、慢心變現出來的。人們因為貪圖美味而殺吃動物,因為貪名利而花言巧語騙人,甚至因為貪、嗔、癡心,造成了一幕幕的人間悲劇。地獄就在人世間,就在我們眼前:疾病、災難、車禍、戰爭、瘟疫、環境污染、犯罪等等,無時不在威脅著人類,吞噬著生命。人間真的已經變成了地獄,我們已經到了非離開這個世界求生淨土不可的時候了。我多想告訴所有的眾生:“趕快覺醒吧,不要再癡迷外物了,佛法才是唯一的依託,沒有絲毫的迷信呀!” (了悟子注:作者是專修淨土的年輕居士,對佛經中有關地獄的描述知道很少,所以,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絕對寫不出來;即使文人根據經典進行文學創作,也不會如此翔實逼真。何況很多細節是佛經中沒有記載的,但同樣真實生動。筆者研究宗教文化數十年,讀過很多經典,對此深信不疑。我願意向這位年輕的女居士磕頭致敬!祈願以整理流通佛學書籍的功德佈施地獄眾生,懺悔消除自他一切業障,早日離苦得樂,往生淨土!)離開地獄以後,我還去了餓鬼道。看到許多人,因為在人間大吃大喝,不珍惜糧食,大量浪費資源,死後變成了餓鬼。他們個個餓得骨瘦如柴,渴得口腔冒火,食管細如針,胃腸大如山,永遠吃不飽。好不容易吃到的,也都是些剩飯菜加糞水之類惡臭不堪的東西。我急忙為他們念阿彌陀佛聖號,他們見到了佛光,只要願意歸依阿彌陀佛就會立即得到解脫。 

九、極樂盛會
第二天,我剛閉目念了幾聲阿彌陀佛,就見西方三聖同時出現在我面前,迎接我到了西方極樂世界。今天西方極樂世界舉行慶祝大會,那場景之壯觀,簡直妙不可言。阿彌陀佛高高坐在金剛臺上,和言善語地勸大家:“末法時代以淨土法門為成佛契機,只要大家以信、願、行為資糧,堅持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的修學方針,熄滅貪、嗔、癡,守好殺、盜、淫、妄、酒五戒,真正看破放下,一向專念阿彌陀佛聖號,我一定會親自率諸大聖眾,接引大家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永脫生死,一生成佛。” 阿彌陀佛還向大家展示了一條七寶合成的接引大船,船頭是文殊菩薩導航,我們學校的幾位老師都在船上。我站在船頭的一朵金蓮花上為船護航。阿彌陀佛一再叮嚀我們要好好宏揚淨土這一當身成佛的法門。淨土法門是大乘佛法的一個宗派,修法簡單道理深,是佛法中最上層之法,又是最難信之法。 《無量壽經》雲:“若不往昔修福慧,于此正法不能聞; 已曾供養諸如來,則能歡喜信此事; 惡驕懈怠及邪見,難信如來微妙法。” 我們能遇到這一法門是百千萬劫才有的殊勝因緣。我們抓住時機,認真修學,一定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一生成佛。但是,破壞釋迦牟尼佛他老人家親口所宣正法的勢力也很瘋狂。我看見許許多多的年青人,因為愚癡誹謗了佛法,自己走向了無間地獄,真讓人痛心疾首。 我不顧正在召開的慶祝大會,又向阿彌陀佛借了朵蓮花離開西方極樂世界,直下地獄,對地獄眾生念佛,希望有更多的眾生有緣聞到佛號得以解脫。可是,我念佛雖然救了不少眾生,卻見更多的眾生,象潮水般自己湧向黑暗地獄。面對這一場景,我止不住痛哭起來:可憐的人們啊,你們何時才能清醒?特別是無間地獄,那是千佛出世都難以救度的呀!我很傷心地哭著,阿彌陀佛和本師釋迦牟尼佛都過來勸我,對我講解了世界的成住壞空等許多佛法的道理。他們勸說了好長時間,我才慢慢止住眼淚。
這次西方極樂世界與地獄之遊到此告一段落。在整個遊覽過程中,我都十分清醒,所以我見到的境界絕對不是夢幻之景。我是個在家青年女居士,有自己的工作和溫暖的家庭,我學佛是為了瞭解宇宙人生的真相。我如實寫出自己的切身經歷,句句都是真實的。 西方極樂世界與地獄都是真實存在的,而且也又都是從眾生的心性中變現出來的。不過,這裡面緣起性空的奧妙,你如果不深入修習佛法是絕對不會有所體悟的。我希望這段不尋常的經歷能喚醒更多的人,真為生死,發菩提心,去惡從善,專心念佛,發願求生淨土,脫離生老病死,超出六道輪回,永遠快樂無極,無複苦惱之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