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蚌埠文坛
蚌埠文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832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岩:《清明》有个“周主编”

(2016-05-15 18:21:37)
标签:

蚌埠文坛

舟扬帆

《清明》杂志社

张岩

回忆

分类: 作家剪影

张岩:《清明》有个“周主编”
因文结缘 

张岩 

    2006年喜欢上了文字,之后便认识了舟扬帆。彼时,我还开着旧书店,《蚌埠日报》的副刊编辑刘彬彬老师给我打来电话,说,《清明》杂志社的周主编来蚌,你过来见见。这周主编便是舟扬帆。
    没想到周主编是个随和随性的人,一点也不“主编”。至于周主编何以叫舟扬帆,这个不知道,反正他的样子给我的感觉像个疏朗的海军,或者空军,说不定他的笔名就是由此而来的吧。
    那次开心,都喝了不少。陪周主编到洗手间,出来时,他就叫我张老弟了,让我这个学生颇为受宠若惊。那次他住的是邮政宾馆,第二天早晨去看他,迎头就问我,张岩,我昨晚喝高了没有?一旁的刘彬彬老师给我挤眼睛,我却领会错了,说,有点喝高了。就都笑起来,周主编说,看看,人家张岩都说实话了。这一说,我的脸反倒红起来,可能我是不该太直接这样说的。
    因这个“说实话”事件,我便记住了舟扬帆。后来的几年里,他因为工作,也来过蚌埠三四回。我都有幸受邀,与他见面。我们自然还是称呼他“周主编”、“周老师”的,但这称呼不再如当初那般严谨规范了,这称呼亲热了许多,还有一点俏皮。因为我们越来越发现扬帆兄俏皮的一面。他其实并不让人“望而生畏”。
    一次去五河沱湖采风,一路上我们都有说有笑的,扬帆兄爽朗,也健谈,常常能博得我们开心的笑声。一起荡舟湖上,扬帆兄那立于船头的样子,又让我想起扬帆远航的海军。没少听他谈过文学,听起来,似乎都是经验的碎片,但是若把碎片连缀起来,便又像一篇没有渲染的散文草稿,在水天之间,在波澜不惊的行船之上,总与你的某些文学感觉契合。
    去五河采风的那次,我们占着跟扬帆兄越来越熟了,胆子便越发大了起来,竟问起了《清明》编稿用稿的一些情况,希望能从他那里知道点底细,偷一点“真相”。因为我们跟他玩,心里都有一点小想头:人往高处走,想在《清明》发稿子。扬帆兄的脸色突然不苟言笑起来,坐在那儿像一块生铁,直接说,不用功写,在《清明》发稿子很难!《清明》的门槛很高,不易过!我们也没怎么惊讶,这大约也是意料中的事,都知道《清明》是全国发行的大刊。然而扬帆兄这个严谨得近乎武断的姿态,让我们还是感到了鼻孔之下的一丝凉意。于是我们不再问周老师这个严肃得不容调侃的话题,转而跟他幽默别的。想想我们爱好文学,大约也是从写着玩开始的,以后会写的怎么样,以后再说吧。
    后来跟扬帆兄的见面,是在蚌埠的一家茶馆。我们喝着茶,说着话,说着说着天就黑了,还很晚,路灯都困了。我因为书店有事,便跟刘彬彬老师和扬帆兄打了招呼,先走了。刚出了门,没想到扬帆兄从后面追了出来,好像我拿错了手机似的,却并不是。原是他想跟我再说几句话。他跟我这样说的,回去要好好写,坚持住,一定要坚持写下去!我那一刻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看着扬帆兄,我点点头,眼泪在眼圈里转。
    我学写小说了。因为扬帆兄的一句话,我居然很用功。我斗胆把我写的第一个中篇发给了扬帆兄的邮箱,没想到竟被《清明》采用了。那是2012年。那年,我在《清明》发了两部中篇小说。
    转眼三年已过,我和扬帆兄也有三年多没见面了。我很想有机会再见见他。因为随着时间流逝,一些朋友已渐行渐远,背影模糊 

——摘自2016、5、12淮河晨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