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蚌埠文坛
蚌埠文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160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袁成文:我为家乡父老拍照

(2015-05-21 09:31:13)
标签:

蚌埠文坛

袁成文

摄影

父老乡亲

故乡采风

分类: 私人空间

袁成文:我为家乡父老拍照

父老乡亲 

袁成文 

    他们是皖东土地上普通的一对,如同他们身后高邮湖水一样平静的麦苗,生长、收获、奉献,终又归于原野。

    这张照片拍摄于今年清明期间的故乡村道上。邂逅的二位主角是我的父老乡亲。 

    我们两家有众多的相同点:白手起家、孩子众多,两代人年龄相仿。老夫妻叫戴宗贵、孙兰英,今年76岁,长我老母亲4岁。三个孩子中大女儿与我大姐同龄,远嫁江苏;大儿子与我大哥同岁、同学,初中毕业回家学了木匠;二儿子与我二姐同岁,和我同学,小学毕业后学了瓦匠。有道是“三个儿子分四下”,儿女成家分开,二老仍居住戴家大沟湾的祖屋。

    作为晚辈,我自考学离开生产队,与他们的交道不超过十几分钟,记忆基本上停留在生产队的集体劳动中他们披星戴月、挥汗如雨的样子。戴老伯老实憨厚,寡言少语,是生产队的“牛把式”,被分配的一般是耕田耙地等与牛打交道的活计。孙大妈既要出体力、挣工分,又要带孩子、浇菜园,负责一家老小的缝补洗涮,每日忙得脚不沾地。在圩田栽秧割稻时,回家奶一次孩子就要往返四五公里,还要在别人休息时将自己落下的地趟给补上。难得不修水利的冬闲,不识一个大字的戴大爷和许多庄邻一样,挟着几整张红纸到我家,请我父亲写春联。在整个小村杀猪蒸糕、烧煮采买的喧闹中,高小肄业的父亲平心静气,调墨裁纸,悬腕提笔,为戴老伯们写下一副又一副“春回大地,福满人间”、“一元复始,万象更新”、“鸡生双黄,鸭生满栏”的对子,装点了座座农舍的大门、房梁、猪圈。一直到了分田到户父辈们的真诚祈愿才逐渐变成现实。 

    “少年夫妻老来伴”,在母亲与他们快乐地聊天时,我首先羡慕的是,与妈妈相比,他们在年岁渐高的时候,身体尚属健朗,能够相互照料,一起上街下地、嘘寒问暖。而我的父母则没这个福分。父亲在10年前不到60岁时,即因病离世,在子女都刚刚成家、他该享福的时候。现在母亲住在天长一栋二室一厅的旧居民楼里,是我特地为她养老买的。因为经济的原因,小区环境很一般,冬天阳光不多,夏天尚属凉快,但暴雨时有积雨之虞。最重要的是虽然吃穿不愁,但她形单影只,无人叙话。比起眼前这对年轻时的老伙伴,她心里肯定不会平静。 

    科学认为,夫妻时间久了,会在各方面趋于一致。让我惊讶的是,这貌似时尚的理论在这对农民夫妻的身上同样适用,于是我用手机为他们留下这张合影以资证明。瞧:以前脸型长瘦的孙大妈变成了大团脸,原本一张小圆脸的戴大爷变成长脸,镜头前的他们喜悦、羞涩。戴大爷一如既往拿着我敬的香烟喃喃自语,而往日快言快语、风风火火的孙大妈也只会笑对镜头。都反复地称呼我的乳名:“这伢子……这伢子……”,我承认,在媒体人中我算是不大喜欢摄影的,技艺也是较差的,但这随手一拍,于不经意中有泪点。 

    更让我惊讶的是,一个月后的“五一”假期回家,妈妈在择菜时忽然问起,给戴宗贵、孙兰英洗的照片带回来没有。我大窘,为自己已经记不清现场是否向这对老人作过承诺。妈妈说:“也许人家一辈子没照过相片,你给了,人家不晓得该多欢喜。” 

    回蚌后,我不怕“现丑”,立即请单位灵巧的小伙伴将照片导出,连同另一张母亲在小园地提水浇水的场景,洗得大大的,配上网购的相框,放在书柜里,等待下一个小长假带回,交给它们的主人———它们属于他们,就像他们属于那片土地。 

——摘自2015、5、21淮河晨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