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蚌埠文坛
蚌埠文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160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韩国光:周士明的根在小黄山

(2012-12-22 18:44:03)
标签:

蚌埠文坛

周士明

作家

小黄山

韩国光

情感

分类: 作家剪影


韩国光:周士明的根在小黄山

根在小黄山

——作家周士明印象

 

韩国光

 

    得知周士明成为安徽作家协会会员的喜讯,我作为相处近30年的文友真是为之兴奋。士明从上世纪80年代就迷恋新闻、文学写作,从此笔耕不缀。

 

    有一天我从老蚌埠戏院对面的墙上,看到一张过时的海报,内容是市文联第一届文学讲座于 1983年5月24日下午15时举行……士明说他有幸去了,听了受益匪浅。当时我真羡慕他,后又听讲,他的父亲周学保也是个痴迷文学的人,并且发表了一些小说,当时蚌埠文学界称他父亲为“农民作家”,由此,我对士明更添了一份敬意。

 

    那时,周士明住在南郊小黄山的村子里,他凭着才学受聘于郊区宣传部,专职从事报道工作,不久受聘秦集乡文化站。他除了写好每一篇报道,总挤出时间创作诗歌、散文等作品,投给报刊副刊。1987年的时候,蚌埠日报举办了一次“说说这八年”征文活动,他写的散文《长青乡的妇女“贵气”了》获了奖,不少读者评价,标题朴实见新意,平淡事物写出了神采。他在文化站的多年时光里,跑遍了乡村,以老农民为友为师,亲身感受农家及庄稼地里的真实生活,这些都为他的文学创作厚积了难得的素材。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周士明离开了心爱的文化站,失业后的他到过一家影视厅打工。在繁琐的事物间隙,仍没有忘记创作。在此期间,他还兴致勃勃地办过民间“文学社”,经常将自己和周围人的习作发表在自印的“刊物”上。士明说,他是农民的儿子,最能吃苦,最肯上进,好孬工作都能适应。确实如此,他之后又到一家钢铁公司办公室任职,不几年这家企业倒闭,他再次失业,后来经人介绍,他进了我市一家不错的企业工作,当过炊事员,企业报社记者、编辑,再后来才调到管理部门工作。但无论何时,他见到熟人都是那副客气热情的样子。记得一天傍晚,我在街上碰到了他,问他干啥的?回答说:“准备回家。”我看他背的包鼓鼓的,认为又买了好书,便让他拉开包拉链,这才知道里面装的是市政协的代表证和会议材料。他说刚散会走这转公交车的,我看他当时穿的就是一套这家企业的旧工作服。身为一位企业的普通员工,能当选为市政协委员,这又让我对士明有了更高的崇敬。

 

    我们虽然住的不远,但也很少见面,只要见面,他都会跟我聊起文学,聊起家乡的故事。天桥上是我们偶尔见面的地方,每次士明到市里办事都会来这看我,我放下手中的生意,我们坐在天桥的路牙石上,从他那里,我知道了他又有不少作品在纯文学刊物上发表,他不是个张扬的人,但他每每发表作品就会和我分享快乐,小说上了《安徽文学》,诗歌几首发表在《诗歌月刊》上,又有几篇文章被正规集子收录,我在分享快乐的同时,惊叹他工作这么忙,哪里还有时间进行创作,而且是不间断的有作品发表。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小黄山没有神仙,只有黎民百姓,士明每过一段日子都要从市区回老村子转转,看看那个不高的小山。小黄山上有着他童年读书吟诗的影子,有着曾看他长大的高矮杂树。至今老村子里有的人还喊他:小明。他听了仍觉亲切,他认为人在世上啥时都不能忘记自己的根在哪里,小黄山是他的生命之根,是他创作源泉的根基。我曾和文友们到过他的老家,他就用小网兜子钓红虾给我们当喝酒菜;我曾想买个乡村弃用的木犁当作藏品,他带着我遍走农家,冷不丁地会扛出一架问我:“国光,你看可行?”

 

    人憨厚淳朴,农民的优良品德他始终没丢。这样的人写起作品来,自然会避开那些矫情造作的东西。近30年来士明创作发表了数百篇散文诗歌小说作品,其中的乡土散文《家乡的秋天》、《小镇风俗》、《大雁南飞》、《村艺》、《乡村说书匠》、《稻草人》、《麦秸枕头》、《常拉呱》等等,都是我爱读的篇章。他在《家乡的秋天》中写道:“那村后葱葱郁郁的小黄山,那一方哺育了伴我走过天真浪漫童年的家乡。转眼30年多年的流水光阴,冲淡了压在我心头的多少恩怨,却惟有这深深的思念之情无法解脱,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显得愈加刻骨铭心……”可见家乡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以及生发的真挚情感。

 

    “‘大雁大雁领头的,回家拾个放牛的……’‘嘎,咿呀,嘎,咿呀……’‘记忆中的雁声是朗朗清脆的,这朗郎声由远及近,由近及远,直到雁阵消失在云端那边,这声音才容进瓦蓝的天色里。这鸣叫是强壮的大雁发出的,是整个雁阵勇往直前的号角……’”这是我摘录他《大雁南飞》中的文字,清灵诗化蘸着乡情的语言,仿佛又将我领进了那恬美的情境,在这时,我好像还看到作家周士明还有他年迈的父亲仍扶着木犁,在文学的土地上深耕细犁……

 

——摘自“韩国光的博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