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恋老同志小说《饶恕》

(2012-08-09 21:01:31)
标签:

丁昕

巴西

《哈姆雷特》

莎拉布莱曼

吃年夜饭

分类: 恋老小说

1
  
我和父亲冷战足足十年,我依旧没有彻底原谅他。今年他已经快六十岁了,依然显得儒雅迷人,哪怕是那头灰白的头发、端庄面庞的皱纹也无不诉说着成熟的魅力。我想,若非我与他冷战的缘故,他可能会显得更年轻,更令人迷恋。如今他退休了,只是养养花,拉拉小提琴, 偶尔也会去老年人协会钓钓鱼。
    我与他已经有两年时间没有见面了,上次回家去看我可怜的母亲,很不情愿地去看了他一回。
    他差点激动得哭起来,弄得眼圈湿湿的,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你母亲还好吗?”他浑厚的声音已经有苍老的痕迹了,早已不是十年前那种高亢激昂的声 调。
    “什么?”我一下子没听明白,因为我正在看巴西和阿根廷的世界杯预选赛转播,眼睛几乎 没离开屏幕。其实除了比赛精彩外,我也不想与这位老头多说话。
    他显然没预计到我的这种反应,没再说话了。大约一分钟以后我才做出回答,“很好”。并做出转头的反应,余光扫描之处,他已不见了。他去了他的房间,我不已为然,继续着我的事
情。这时,电话铃响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抓起了电话,“哦,…… 在家。你,好吗?” 
我还以为是母亲,可当我不经意瞟他一眼时,我发现他微微的不自然,而且将这种神态传达于我,令我立即否定了原先的猜测。我故意将电视音量调小,想从细微的语音变化中析解出来者的身份。我忘了,电话有来电显示,呆会儿拨过去就知是谁了。
    还不到一分钟老头子茫然若失地放下电话,他的话也不过两三句,倒是对方似乎在向他告白。
我是不会在此时表示关注和起疑的。我不动声色的继续着我的事儿,倒是有三分之一的心思被分出来了,连巴西人一连串的配合都忘记叫好。老头向我走过来了。“子建。”略微的停顿,我连头也没抬,“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正当我应答时,罗纳尔多进球了。我于是忘记了他的存在,他轻轻地关上门,出去了,也没注意他拿了什么。
    我马上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直奔电话那儿。
    “这是公用电话。十分钟前?……有一位年轻人,二十六七的样子,有点瘦。”
    “你确信吗?”我立即愤怒起来,“刘文既,你太过分了。”
    请恕我直言我父亲的大名,近十年来我都几乎这样叫他,不对,连这种称呼都极少,因为我恨他。
我无法预知下一步该怎么做,我甚至想将电话机或者电视的遥控器往墙上摔去。但我想我已 经过了那个年龄了,早不该这样冲动。
休假的七天竟是如此不安,我料到期间有不平常的事情发生,我甚至感到这些事情与我有关
联。我本不该去承受的,但无可避免地被卷进来了。我真想回到我母亲那儿,母亲却去了杭州,参加一个什么研讨会。
    父亲回来是在午后三点十分,离他从家里出去整整三个小时。我已经看完了那碟《无间道3》,刚刚喝了一杯加冰柠檬汁,正猫在沙发上听莎拉布莱曼的灵音,我想借她天籁般的声音平服 此时的情绪。门开时,SCARBROUGHFAIR唱到SHEONCEWEREATRUELOVEOF MINE,
    “你还没午睡呀?”他似乎注意到我的反常。
    “我睡得着吗?你如果想告诉我实话就别跟我说去什么叔叔家去看他的君子兰开了。”他显然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时值夏日,君子兰还没有到开花的最佳时期。“我去见一位朋友了。”他倒了一杯水。

 

本文转自于:幽居情(http://www.youjuqing.com),全球华人恋老同志情感家园,拒绝色情。

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http://www.youjuqing.com/pdnovel.php?mod=chapter&novelid=29

2

    “不会是爷爷级的吧?”我揶揄地说,根本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
    “子建。你也不小了,不应该这样。”老头开始招了,“虽然你这么多年来没叫过爸爸,但爸爸吧还是希望你能理解我。……我也老了。”
    “是么?是57呢还是27呢?”我有意将数字说得重重的,而且将话题尽量往这方面靠。 老头一直在回避,他絮叨地继续他的布道。
    “爸爸对不起一位故人呀。”他阴阴地总结了这么一句。
    “是吗?不会指我与妈妈吧。”我终于有点不耐烦起来。如果不与他吵架的话我简直无法呆下去了,我决定吵完之后就回深圳,而且永远不再回来。
    “你别演戏了,老头。刚才的电话不会是你的老朋友吧。你这样掩饰有什么意思,你觉得伤害我与妈妈还不够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我们想想。如果当初不是妈妈始终不肯和你离 婚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踏进这个家门。我受够了,我本以为你会改变,忏悔,弥补,去缝合我们内心的伤害,而你什么都没做,只会装正人君子惺惺作态,表面上是没做什么了,实际上在背后不知做了些什么。反正你心中明白,不要指望我会听任何解释,没有解释了,老头。”
    我没有给他任何答话的机会,正为自己得意时,老头憋出了两个令我无法释怀的名字。
    “他是丁昕。”
    我差点没站稳,脑间一片空白。恍惚间,又把我拉回了十年前。十年了,我多么想如果如果那些事情没发生,我现在又会怎样呢?十年,是用心血煎熬的十年呀,是自我背弃与救赎的十年。我的十年,本该是绚丽多彩的十年,就因为它而变得阴暗无序,几乎看不到前方的路呀。
我不得不再去回想那些黑色的日子。本是花季时节,却因一个噩梦般的错误,一下子从生活的颠峰跌到低谷,那年我正读高三,紧张的毕业班学习让我们透不过气来。
    “刘子建,听说我们的语文课是你的父亲教耶。”死党林子神秘地对我说。
    “有什么不一样吗?不就是我们家老头吗,难道会吃掉你。”我瞪了他一眼。
    “不是,你别误会了。听说你父亲好严厉,在家对你是不是也很……严厉?“
    “GO,GO。连个人隐私都想打听,NO—DOOR!”我指了指对角线的教室门,当时就是这么无所顾忌。手还没放下来,我家老头就出现在门口了。
    我吐吐舌头。“好有风度哟。”我听到窃窃私语声。由于本人平素处事尚属低调,所以没有太多的人知道我与讲台上自称“刘文既”的中年人的亲疏关系。大家更多只知晓他是教研室主任兼语文组组长,副校长人选。可能还有小部分人知道此人多才多艺,不仅写得一手好文章,
    而且拉得一手好琴。平常偶尔会在操场上看到他并非十分结实却匀称的身影。
    于是,有人将他和其他几个很牛X的老牛似的老师并称为“四大金刚”,且因幽默、儒雅、
    平易近人而为学生爱戴,若非已近知天命之年,恐怕我的同学中会有很多他的暗恋者。
    “还金刚呢,回到家在我妈手下还不是原形毕露,一块马口铁呗,在哪合适用在哪。”我心里暗笑。
    我几乎没听他讲课,反正我对那声音、笑容以及偶尔捋头发的动作都已经麻木了。倒是那些小女生对此津津乐道,居然有女生公然说:“不知他的夫人是不是非常漂亮,否则怎么配老帅哥呢?我美美地闭目享受,那当然,我母亲可是百里挑一的——按照俗的说法,当年在文工团她可是“独舞的天鹅”呢。
    回到家,我看到老头在客厅里招待客人,我平素是疏于见客的,就匆匆地打了个招呼,本想 溜回房间里打游戏,这时老头叫住我了。

本文转自于:幽居情(http://www.youjuqing.com),全球华人恋老同志情感家园,拒绝色情。

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http://www.youjuqing.com/pdnovel.php?mod=chapter&novelid=29

 3
   
“子建,过来。这是教育局的陈伯伯。”我对这位似曾相识的伯伯倒没留太多的印象,不过被他介绍为“外甥”的男孩刹那间闪过脑际,仿佛相识。“你好,我叫丁昕。”他的从容给我一振。
    “刘子建,欢迎你。”我瑟缩着半个身子,没有将准备好的手握出去。一向保持高傲状态的我是不轻易和陌生人作过多亲密交往的,除非有极大的缘分,能让我铭记一生。
    我还是匆匆上楼了。后面果然传来老头的笑声,“习惯了,也是被我惯的。”
    “不全是吧,还有梓桐的功劳吧。”梓桐是我母亲,我也是很长时间才见到她一次,以至于我们家老头都抱怨了,若连做好的饭都不回来吃,就开始“封杀”她的行动了。
    “封杀”什么呀,到头来还不是给“反封杀”。我骄傲地笑道。
    故事是不可能就此结束的,相反,它刚刚开始。
    在将近一周后的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当我再次见到丁昕时,他已成了我的同桌。班主任林老师对我说好象是我父亲的意思,什么呀,用他来压我?也太小瞧我了吧。让我先来整整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死党林子使了个坏,在我隔邻的抽屉放了一只死青蛙,我在旁静静观察这位小子的举止,并暗暗拟了相应的评分标准。如果他像某些女生一样有些许惊讶表现,那绝对是不及格的水平。
    但事情再次出乎我意料,他用纸轻轻地将死青蛙取出包好,然后走出教室,十分优雅地把它丢进走道边的垃圾箱里。我白了林子一眼,什么水准呀就这么个低级水平,他一点惊悚都没有,不过我已将印象分提到B+以上。
    他显得文静恬和,个头中等偏瘦,也许在家也受过苦吧。面庞清秀,肤色是健康的微红,给人清新明快的感觉,尤其那双澄澈的眼睛藏着无限故事,而且有一种勾人魂魄的力量。
    我仿佛找到了新的生活源泉,一周后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他也渐渐成了我家的常客。若不是后来的一件令我相当难堪的事儿,我想会是一辈子的友谊,只可惜现在一切宛如云烟,什么都惘然不在了。
    我的英文最令我头痛,恰好他的英文极好,于是我家的小书房里常常回响着我们听英文磁带或朗诵的声音,记得他的声音很好,中国传统语言的平仄用在西语朗读中却别有一番风味。
    我们一起听WESTLIFE,ROURINONE与M.JACKSON,而且他精读过许多文学作品,甚至是纯英文读本,与我几乎是不香伯仲的,我们经常就《哈姆雷特》或《雷雨》的片段作即兴表演,或浸润在叶芝与兰波的天才诗意里。
    时光一晃而逝。上办学期结束了。恰好有一段补习的时间,离过年也就十几天,我提议让他 搬到我家去住,并且在我家过年。
    我请示了我的父母亲,母亲每说什么,他一向是尊重我的意见的。而老头似乎有点愉悦,说可以利用假期将英文提高一点。忘记说明了,在文科班英文是相当重要的,且我本就有报考
外贸或外交学校的打算没料到这十来天时间竟成了我们最值得回忆的GOLDENTIME,现在想起来都历历在目。
    我们发狂地迷上写诗,每天都相互较劲然后选出THEBEST,拿给我那文学造诣深厚的父亲评判,当然由丁昕统一誊写——在书写方面我也是自叹弗如。许是我还是稍逊一筹的缘故吧,我几乎每次落于下风,不过不妨碍我的快乐情绪。我于是想他还是很有天赋的,如此才华横溢的人应该会有个不错的前程的。

本文转自于:幽居情(http://www.youjuqing.com),全球华人恋老同志情感家园,拒绝色情。

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http://www.youjuqing.com/pdnovel.php?mod=chapter&novelid=29

4

    如今我保存了那时的部分诗歌,因为文艺作品还不会受过多的私人情感左右,何况还真的有才气。我必须在此提到一件时,那是在吃年夜饭时,老头对丁昕过分的饿殷勤连母亲都看不下去了。“让小昕自己来吧。又不是小孩了。”老头讪讪地笑了起来“是呀,以前建建总是让我喂他吃,我竟成习惯了。”轮到我嗔怪了,“爸,都什么时候了,还提那些陈年旧事。你不会说我一岁还穿开裆裤吧。”我就是嘴皮不饶人。而且,我也没有得到他的半点“殷勤”,如果是“习惯”的话,也应该一并献给我。我当时想这个老头这么偏心,丁昕的语文成绩优异
    切文笔隽永,爱屋及乌吧,可是我呢?我可是他的儿子。
    思绪还没有拉回来,电话铃又响了。
    我抢在老头之前冲了过去。“喂,请问是刘老师家吗?”是一位女声。我镇定一下说,“是的,请问您找他有事吗?他正在休息。”
    老头没料到我会这样回答,就差没上前争夺了。
    “好,我明白了。”我轻轻放下电话机,轻描淡写地说一句,“是个女的,她说找你辅导的事……”
    “不可能。我最近没有辅导学生。”
    等我意识到事情严重性时,老头又出门了。这次我不想这样煎熬下去,我决定尾随去探个究竟。如果是丁昕,真的是他,我会怎样呢?我还会如十年前那么强横吗?从某种意义上我应该感到自责,否则我不会这样回忆他。
    在电话亭,我看到老头在找电话号码。“别找了,我抄下来了。”我淡淡地递过纸条,看到他的眼神里流溢出一丝难得的光亮。我这出乎意料的举动不过是自己想做点什么,而非真正谅 解他与他重归于好。
    我看到老头犹豫了一下,我下意识地站在一旁,思绪茫然。
    是丁昕吗?我一直这个疑问,如果真是他,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十年了,该释放的所谓仇恨早就释放了,相较于老头,我对丁昕倒是保持着一种欣赏,若非某些事情,他真的是我一辈子的朋友。
    “我不去了,代我向他问好。”我转过身,眼睛里有些异样。他竟没有动,我诧异地盯着他的眼睛,他的略微浑浊的眼睛里仿佛漾着一汪光彩的质体。他没有预料我以这样的神态望着他,两秒钟后他低下了头。刹那间,我感到这位已没有我高的老头在街头竟如此单薄和孤独。
    虽然他依旧有174CM的个子。可是我无动于衷,他用不着我去安慰。想到那时的瞬间,我昙花一现般的怜悯荡然无存了。我顺势转身,不想再看到他而让自己难过。人就是这么自私,总是将所受的苦痛无限制地放大,然后归咎于当时的施与者,且从不妥协。“子——”他在身后叫我,而且将后面一个字又吞了回去,我依旧往前走。这时手机里传来 短信息,“鸟人,回家两天也不与我联系。晚上芝加哥,不见不散。”是林子,哈,他也回来了。他不是在考MBA吗,我纳闷着时,身边仿佛多了一个人,我惊弓之鸟似的吓了一跳,是老头,他一直跟来仿佛有话要说。
    我还是继续走,没有停步的迹象,某种意义上我不会轻易让步。
    据说,打破沉默的最好办法是“哈,今天好象天气不错呀。”如果是下雨或阴天,就变成了“最近在读什么书呢?”然而这些都显然不适合我们。
    他还是没开口,我不耐烦了。“我晚上有事。不回来了。”正当去冲凉时,他终于开口了,谢天谢地。
    “原谅丁昕吧,他挺可怜的。”老头是这么说的。没错,我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听到了,而这些字就像一只只吸血的蚊子直刺身上。
    我犟直地回了一句,“你更可怜。”

本文转自于:幽居情(http://www.youjuqing.com),全球华人恋老同志情感家园,拒绝色情。

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http://www.youjuqing.com/pdnovel.php?mod=chapter&novelid=29

4

    如今我保存了那时的部分诗歌,因为文艺作品还不会受过多的私人情感左右,何况还真的有才气。我必须在此提到一件时,那是在吃年夜饭时,老头对丁昕过分的饿殷勤连母亲都看不下去了。“让小昕自己来吧。又不是小孩了。”老头讪讪地笑了起来“是呀,以前建建总是让我喂他吃,我竟成习惯了。”轮到我嗔怪了,“爸,都什么时候了,还提那些陈年旧事。你不会说我一岁还穿开裆裤吧。”我就是嘴皮不饶人。而且,我也没有得到他的半点“殷勤”,如果是“习惯”的话,也应该一并献给我。我当时想这个老头这么偏心,丁昕的语文成绩优异
    切文笔隽永,爱屋及乌吧,可是我呢?我可是他的儿子。
    思绪还没有拉回来,电话铃又响了。
    我抢在老头之前冲了过去。“喂,请问是刘老师家吗?”是一位女声。我镇定一下说,“是的,请问您找他有事吗?他正在休息。”
    老头没料到我会这样回答,就差没上前争夺了。
    “好,我明白了。”我轻轻放下电话机,轻描淡写地说一句,“是个女的,她说找你辅导的事……”
    “不可能。我最近没有辅导学生。”
    等我意识到事情严重性时,老头又出门了。这次我不想这样煎熬下去,我决定尾随去探个究竟。如果是丁昕,真的是他,我会怎样呢?我还会如十年前那么强横吗?从某种意义上我应该感到自责,否则我不会这样回忆他。
    在电话亭,我看到老头在找电话号码。“别找了,我抄下来了。”我淡淡地递过纸条,看到他的眼神里流溢出一丝难得的光亮。我这出乎意料的举动不过是自己想做点什么,而非真正谅 解他与他重归于好。
    我看到老头犹豫了一下,我下意识地站在一旁,思绪茫然。
    是丁昕吗?我一直这个疑问,如果真是他,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十年了,该释放的所谓仇恨早就释放了,相较于老头,我对丁昕倒是保持着一种欣赏,若非某些事情,他真的是我一辈子的朋友。
    “我不去了,代我向他问好。”我转过身,眼睛里有些异样。他竟没有动,我诧异地盯着他的眼睛,他的略微浑浊的眼睛里仿佛漾着一汪光彩的质体。他没有预料我以这样的神态望着他,两秒钟后他低下了头。刹那间,我感到这位已没有我高的老头在街头竟如此单薄和孤独。
    虽然他依旧有174CM的个子。可是我无动于衷,他用不着我去安慰。想到那时的瞬间,我昙花一现般的怜悯荡然无存了。我顺势转身,不想再看到他而让自己难过。人就是这么自私,总是将所受的苦痛无限制地放大,然后归咎于当时的施与者,且从不妥协。“子——”他在身后叫我,而且将后面一个字又吞了回去,我依旧往前走。这时手机里传来 短信息,“鸟人,回家两天也不与我联系。晚上芝加哥,不见不散。”是林子,哈,他也回来了。他不是在考MBA吗,我纳闷着时,身边仿佛多了一个人,我惊弓之鸟似的吓了一跳,是老头,他一直跟来仿佛有话要说。
    我还是继续走,没有停步的迹象,某种意义上我不会轻易让步。
    据说,打破沉默的最好办法是“哈,今天好象天气不错呀。”如果是下雨或阴天,就变成了“最近在读什么书呢?”然而这些都显然不适合我们。
    他还是没开口,我不耐烦了。“我晚上有事。不回来了。”正当去冲凉时,他终于开口了,谢天谢地。
    “原谅丁昕吧,他挺可怜的。”老头是这么说的。没错,我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听到了,而这些字就像一只只吸血的蚊子直刺身上。
    我犟直地回了一句,“你更可怜。”

更多内容请点击地址http://www.youjuqing.com/pdnovel.php?mod=chapter&novelid=2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