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秋甜橙
金秋甜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185
  • 关注人气: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赔了辆自行车的父亲(小小说)发《华北作家》2018年第3期目录

(2019-02-25 23:05:43)
标签:

小小说

分类: 小小说

赔了辆自行车的父亲(小小说)发《华北作家》2018年第3期目录

赔了辆自行车的父亲

那天夜里,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噼里啪啦的响声把父亲从梦中惊醒了。他穿上衣服,拿了个手电筒,去把教室的门窗关上。

父亲任教的村子叫鸡笼坳,既偏远又贫困。学校呈“凹”字形,由祠堂改建而成,显得阴森森的。父亲胆子大,平时一个人在学校食宿,也不怎么怕,但今晚却有些提心吊胆了。

将要走到一个空置教室的时候,父亲的耳边隐约传来哭泣声。他心里一惊,收住了脚步。一些村民曾经吓唬他,说学校里有鬼,莫不是真的?

渐渐地,好奇心让父亲克服了恐惧。他故意咳了咳,才硬着头皮走过去。到了空置教室门口,用电筒往里面一照,却什么也没看到。

怪了,怎么没人?不仅如此,哭声也没了。父亲毛骨悚然,却又虚张声势地问:“谁在里面?”

没有回答。稍许,讲台下面弄出一丝动静。父亲捡了个石头,小心翼翼地靠近讲台,终于发现,下面藏了一个瑟瑟发抖的女子。她二十大几,衣服虽然又脏又破,容貌却不失俊俏。

“你不是鬼吧?”父亲笑道。

“我是人呀。”女子怯怯地望着父亲。

“是人怎么藏在这里?”父亲一脸迷惑。

“我……”女子又伤心地哭起来。

父亲扔了石头,说:“我是这所学校的老师,你遇到了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忙吗?”

女子从讲台下面出来,抹了抹眼睛,恳求:“你能借把伞给我吗?”

父亲点点头:“可以。”

女子感激不尽:“谢谢。”

父亲转身去拿伞,女子也出了空置的教室,站在走廊上等待。一会儿,父亲就去房间把伞拿来了,交到女子手中。女子再次道谢,举着伞拔脚欲走。

父亲劝:“这么大的雨,会淋湿的。等雨小了再走吧。”

“不。”女子摇摇头。

父亲拉住她,问:“你是不是怕我,才急于离开?”

“你一看就像好人,我没怕你,而是要急于赶路。”女子解释。

父亲又问:“你是哪里的?听你说话,还带着外地口音。”

“我走了。”女子似乎不想告诉父亲,钻进了风雨中。

父亲望着她的背影,心里还在猜测她的来历,就看到她脚下一滑,摔倒在湿淋淋的地上。父亲一声惊叫,赶忙冲过去,把她扶起来。

女子脚崴了,父亲将她搀回到空置教室,埋怨道:“叫你雨小了再走你偏要走,怎么就忘了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我去把红花油拿来给你擦擦,你坐下休息。”

“唉,我怎么这么倒霉呀。”女子潸然泪下。

父亲小跑着,很快就将红花油拿来了。女子正擦着红花油的时候,村子里的狗几乎都叫了起来,似乎发生了什么情况。

女子惊慌地放下红花油,对父亲说:“一定是他们追来了,我得躲起来。如果他们找到学校,你千万别告诉他们看到过我。”

“难怪,你急于离开,是有人追你呀。如果你患了什么错,我可不会包庇。”父亲轻轻地申明。

女子连忙辩驳:“我是苦命人,哪里患了什么错。去年,我被人贩子拐到山里,卖给牛塘坪一个叫肖老三的光棍为妻。今天傍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机会逃脱。谁知,到了鸡笼坳,碰到这鬼天气,只好来学校躲雨。不跟你说啦,你走吧。我如果被他们抓回去,少不了一顿毒打。”

“你还想躲在讲台下面?那里很容易被找到的。学校办公室有个大柜子,你躲在其中保证他们找不到。”父亲对女子深表同情,当即为她出了个主意。

女子很赞同,随父亲去了办公室。父亲把她藏进柜子里,又加了一把锁。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灯,一群人就咋咋呼呼地来到了学校。

他们先在学校里搜了一遍,才去敲开父亲的房门。自然,他们没有从父亲得到一丝线索。他们临走向父亲承诺,发现女子及时汇报必给予报酬。

学校又恢复沉寂后,父亲把女子从柜子里放了出来。女子发现办公室的桌上,有几块饼干,便问父亲:“我可以吃吗?我肚子饿坏了。”

父亲说:“饼干已经变质,就别吃了。我到厨房为你下碗面条吧。”

为慎重起见,父亲让女子继续待在办公室,自己独自到厨房去忙碌,为女子煮了一大碗鸡蛋面,上面还撒了一层葱花。

女子吃过面条,雨已经停了。女子又要上路,但脚不灵便,急得长吁短叹。父亲思忖片刻,才下了决心,对她说:“为了让你逃离,我背你到镇上去,你明早再乘从镇上开往县城的班车。”

女子一下跪在地上,抱住父亲的双脚,说:“大哥,我真不知怎么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父亲把女子扶起来,背上她就上路了。被雨浇过的路很滑,又不敢照明,父亲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速度并不是很快。

十五里路,父亲要了三个小时,才将女子背到镇上。他累得精疲力竭,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还是半夜,父亲准备赶回学校补一觉,便向女子告辞,女子却又说出了心中的担忧:“他们会不会在我明早乘车的时候出现?”

这可真是个不能疏忽的问题,估计肖老三极有可能派人在明早守候在班车附近。女子只有离开镇上,才更有希望逃脱……

为了帮助女子,父亲拼上了。镇上有他要好的同事,他去借来自行车,搭着女子又向县城方向赶去。两人配合不错,一个扶着车把使劲踩车,一个手拿电筒照着前方……

天明,父亲终于把女子送到了县城。他亲自去给女子买了车票,直到她乘车离去,才返回放自行车的地方。然而,自行车却失踪了,父亲找了好一阵,就坐上了从县城开往镇上的班车,他还要赶回学校给学生上课呢。

月底,父亲就用自己的工资赔了同事一辆自行车。母亲得知后,将父亲骂了一通。那时我家建房子,还欠着一屁股债呢。

 

 



 【载于《华北作家》2018年第3期目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