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秋甜橙
金秋甜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264
  • 关注人气: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颗酸枣树(小小说)发《藏乡清风》

(2019-02-25 22:31:32)
标签:

小小说

分类: 小小说

一颗酸枣树(小小说)发《藏乡清风》

一棵酸枣树

正月里,我到小舅家做客。几年没来,小舅家依然住在旧式的泥巴房里,而他对面的简陋红砖房却已换成一栋四层的新楼房。对了,还有坪子上那棵酸枣树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棵小樟树。

那棵酸枣树,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树。粗,要六个人才能抱住。高,有十七八米。因为罕见,它被林业部门列为重点保护对象。

带着疑问,我问小舅:“那棵酸枣树哪去了?”

“移到风景区去了。”小舅回答。

我似乎明白了,又问:“卖了多少钱?”

“钱?”小舅摇摇头,“不是卖的。”

我又不解了:“怎么……”

小舅递给我一支烟,我摆摆手。小舅便自己抽上一支,点燃了。不一会,他的鼻孔里便冒出两股青烟……

“几年前,那棵酸枣树的根部松动了,左摇右晃,很有可能倒下来,要么砸到我家的房子,要么砸到对面的房子。”小舅说着,又吸口烟。

我一动不动地望着小舅,等待他的嗓子继续响起。稍许,他的话便随着青烟飘出来:“我家和对门都很着急,希望能解除安全隐患。办法就是把酸枣树锯掉一截,以减轻树的重量。于是,我们把情况汇报给县政府。县政府认为此事应有林业局解决。林业局得知后,又叫林业站解决。”

“呵呵。”我轻轻一笑。

小舅又停下了,猛地吸口烟。等到烟雾喷出,他才开口道:“接下来,林业站又请乡政府解决,乡政府又叫村里解决。”

“哈哈。”我忍俊不禁。

小舅吸口烟,被呛住了,咳嗽不止。片刻,他的声音飘进我的耳里:“村里,却让附近住户解决。然而,树太粗了,也太高了,附近住户无能为力。于是,酸枣树就松松垮垮地立着,不定什么时候倒下来。我家和对门提心吊胆,尤其是晚上,睡觉都不踏实。”

“那是,都希望酸枣树不要倒向自己这边吧?”我插一句。

小舅扔掉烟屁股,嘘口气:“终于,在一个白天酸枣树倒下了。它没有倒向我家这边,而把对门的红砖房砸坏了。”

“小舅,你家很幸运啊。”我为小舅高兴。

小舅瞪我一眼:“幸运?我慢慢跟你聊。对门见自己的屋子严重受损,便把林业局告了,结果赔了两万。酸枣树砸坏屋子属于天灾,政府又给了一万。对门男主人当过兵,民政局又送了一万。房子重建,乡里又补了一万。对门的屋子本来就想拆了,只是苦于盖新房资金不足。这酸枣树一倒,他就得了五万。你认为,我幸运,还是对门幸运?我这栋泥巴房也想拆得紧了,今年下半年就会动工。当初,酸枣树要是倒向我们这边,我这栋泥巴房也能捞一笔钱啊。”

“原来对门因祸得福。”我甚为感慨。

小舅站起来,拍拍屁股,准备去厨房帮忙。走了没几步,他又停下来告诉我:“倒下的酸枣树,被锯了一截,还删除许多枝桠,才用车子拉倒风景区去。”

我点点头,思绪就像断线的风筝,晃晃悠悠飞进了云雾中。真不明白他们,为何开始都不愿去处理根部松动的酸枣树,为何后来又都对严重受损的屋子给予补偿……

 

 

  【载于《藏乡清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