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3天打鱼6天吃
3天打鱼6天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55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最近的一点思考和感悟

(2013-06-10 10:28:21)
标签:

转载

分类: 华德福

                       11月19日   星期一  

 

    起得太早,外面还是漆黑一片,今天的天气或者阴或者晴,谁知道呢?用一句时髦的话说:“上天自有安排。”

    周末的两天,带着花学园的两个老师参加了来自台湾的资深华德福老师颜于玲戴照华夫妇的华德福工作坊,颜于玲老师亲和平易,很有智慧。能够将华德福的理念和课程变得相对通俗平易。

    花学园起源于孙瑞雪的“爱和自由”,实践了一年左右,开始关注华德福,几个月里,陆陆续续读了一些书,不敢说全部,起码把能够找到的几乎都看了一遍,包括台湾出版的。这两天参加工作坊,应该可以算是一个阶段性的总结。

    从花学园筹办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年过去了,中间起承转合,喜怒悲乐,大多是我自己的因素。静心想来,感悟良多:

    1、爱是最重要的

    蒙氏也好,华德福也罢,经过一年左右的实践,我忽然了悟,其实家庭园(台湾叫精致园)真正的意义在于“爱的关注”。因为老师多,孩子少,老师可以关注到每一个孩子的特性,并且接纳,用足够的爱心和耐心去呵护他们的童年,所以,家庭园在某种程度上是家庭之爱的延伸。书维的妈妈有一次和我聊天的时候,说到维维能够在这里感受到一点都不少于家里的爱,还能获得知识的学习,觉得维维很幸福。这种了然,让我觉得很欣慰,因为她关注的是爱,而不是学习。

    爱到底有多重要?其实,子曰在之言出生的第二个月以后,爆发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问题:无理由的哭闹,攻击别人,抢玩具……各种让人疲惫不堪并且抓狂的症状。由此带动我的情绪犹如做过山车。有一段时间,我几乎都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她。直到有一个朋友(资深的早教专业人士)告诉我:爱够她。于是,我尽可能地放下自己心中的各种执念妄念,清空所有的我执,去倾听她、观察她、陪伴她,渐渐的,她又变得平和柔软起来,虽然偶尔还是难免情绪的冲动,但是这就犹如“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的道理,考量的还是我们“爱够她”的恒心和意志究竟能够维持多久。

   爱是发自于心的,如果我们的孩子状态不理想,也许真是我们心中的爱还不够。

 

   2、做自己就好了

   和子曰纠纠结结的三个月,同样是和自己纠纠结结的三个月。在美国散散淡淡的四个月,回来以后,忽然觉得自己看似什么都有,却什么也抓不住,仿佛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工作,意味着没有了自己的奋斗目标,不知道把自己依托在哪一个理想上才好;没有了时间,两个孩子占去了每一天的全部,意味着没有了自己的社交、娱乐甚至独立思考的时间;没有钱了,在某一种程度上,我会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经济来源了。学校的工作没有了,花学园是投资也只能是持续的投资。虽然我有子曰爸爸这个强大的后盾,但是从小按照独立思想教育长大的我,实在不能够接受经济上依赖别人的现实。没有目标、没有时间、没有钱,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吗?回头想来,子曰的焦虑大概正是源于我自己的迷失。

    从某种程度上说,应该在有一段时间里,我的内心失去了力量,没有力量的时候,爱就不够了。能够放下,是一种智慧,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机缘让我把这一切我执都放下的吧。也许还是源于内心对孩子深层的爱,还是源于内心对孩子深层的信任。在践行的过程中,我时时见到“爱和自由”的力量,但是,需要边界。如果说,子曰曾经有让人头疼的时候,并不是“爱和自由”错了,而是作为母亲,我没有把“边界”给她建构好。边界不等于禁令或者戒条,而是一些简单的规则,在做自己的时候,如何不要给别人带来麻烦。

   于是,白天我认真工作了,在工作中找到自己的价值和快乐,然后回到家,放下一切,陪伴孩子。于是,我关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群,把一些无关的毫无必要的讯息排除在生活之外。于是,周末,我更多地留在家里,而不是汇入车流,让自己和孩子都疲惫不堪;于是,我关注一些育儿的名微博,在时间的间隙里寻求别人的智慧……如此而已。

   当我找到自己的时候,子曰也找到了自己,就是这么简单。而我,也渐渐明了,我能够扮演的也只能扮演的角色,始终只是一个母亲。一个爱孩子并且不断在学习着成长的母亲,如此而已。剩下的事,相信老师的力量。

 

  3、老师是珍贵的

   一个教育机构里,没有比老师更珍贵的财产了,尤其是幼儿教育机构。幼儿是通过模仿来认识世界的,而家长和老师就是他们模仿的第一对象。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就是孩子的“真实”。这句话是颜于玲老师说的,真是再正确不过了。本身,我们传递给孩子的“真实”实际上都是我们认为的“真实”,所以当维维妈妈说,很开心维维有三个高素质的老师作为他的启蒙的时候,我心里实在有几分开心。感谢花学园的两位老师,她们用最虔诚的心重新学习教育理论;她们用最大的耐心包容和陪伴孩子。

   子曰有一段时间,每每在睡觉前,总是和我玩一个游戏:“来,我是晓晓老师,你是小祝老师,我们来讲故事。”然后,煞有介事地拿一本故事书,胡天海地的乱编。她现在的语言,有时候就像是被转轮卷住的磁带,简直海阔天空、无法捕捉。我想,大概是她捕捉了海量的绘本讯息,还无法内化并且清晰的表达出来。然而,真是可爱极了。

   昨天晚上,我带她在南江滨公园散步回来,她骑在我的肩膀上,一直不停地对我说:“妈妈,我舍不得回家。”舍不得,这个词用得真好。以前她总是说:“妈妈,我不要回家。”从尖锐的意志到柔软的情感,不仅是语言的丰富,更是心智的健全。

   我对她说:“每个小朋友都有自己的家,夜深了,我们该回家了,月亮婆婆会带你回家。”

   她说:“月亮婆婆很孤单吗?”

   我说:“月亮婆婆不孤单,因为她有我们和她做朋友呀。”

   她说:“嗯,我也不孤单,妈妈爱我。”

 

   4、爱和自由是需要边界的

   孙瑞雪教育机构最初倡导的是“爱和自由”,后来在实践的过程中又逐渐融入了“规则和平等”。事实上,孩子无法生活在真空里,她必须学会自己的自由的时候,不要给别人带来麻烦。这就是边界。可以说,这段时间,就是我们在建立边界的过程。其中的复杂琐碎,不再赘述。只是介绍一种方法。

   有一段时间,我们不知道如何给孩子“惩罚”,总觉得“爱”和“惩罚”是矛盾的,又害怕惩罚的方法不当会给孩子留下不愉快的记忆。直到,我们尝试了一种方法:坐小板凳。

   我们在花学园的一角,放了一把小板凳,如果孩子出现攻击别人的不当行为时,会有一个老师带着孩子在那里坐小板凳。时间1-5分钟不等,开始,孩子一定会哭闹的,但是慢慢会静下来。这里一个最重要的原则是,必须有一个老师在旁边陪伴,让孩子建立两个清晰的概念:一、我违反规则了,违反规则是需要被惩罚的;二、我只是违反规则了,并不是个坏孩子,老师一样爱我,她陪着我。

   这样,孩子既能够建立规则,又不会感觉到受到伤害。还是以子曰作为例子吧:

   周末,子曰在哥哥家里玩儿,两个小朋友又互相抢玩具了,回家的路上,我试图让她明白“做自己又不给别人带来麻烦”的道理,所以,有一段对话:

   妈妈:子曰,我们以后玩的时候,可以不要伤害别人吗?

   子曰:伤害别人会怎样呢?

   妈妈:如果你伤害了别人,别人会痛会伤心啊。

   子曰:然后呢?

   妈妈:然后,妈妈也会因此而感到伤心啊。

   子曰:然后呢?

   妈妈:……

   妈妈有点卡壳了,因为不知道然后会是怎样?子曰就接了一句:“然后就要坐小板凳了吗?”

   妈妈:是的,然后就要坐小板凳了。

   她说这一句的时候,语调平和,没有欢欣、没有恐惧。她没有把坐小板凳当做一种游戏,也没有因为坐过小板凳而产生心理上的恐惧。这只是一种惩罚的方法,如此而已。

 

   写了半天,似乎都没有提到华德福了呢。其实,我想,我在表达的意思是,经过审慎的学习和考量之后,花学园并不会走上华德福的模式。很多人把华德福当作传统教育的救赎,这种心理和“爱和自由”刚刚出来的时候一样。其实华德福也好,“爱和自由”也好,在家上学也好,脚板学堂也好,都没有必要也不可能承担这种救赎的角色,他们都只是多种教育可能性中的一种。一个教育机构、一个家长选择哪一种方式,都有很多深层的心理背景。如果你在华德福的模式中看到“救赎”,那么是因为你需要这种形式的“救赎”,它只是替你承载了这种使命,而不是它本身要有这种使命。

   蒙氏尚智,华德福尚灵,一个以发展心理学为基础,一个以灵性的研究为基础,是人类思想不同阶段的理论呈现。前者受众群体基数更大,后者更具备精神共同体的特质,没有好坏对错之分。

   具体的比较,因为今天被自己跑偏了,干脆下次专题论述吧。哈哈,天亮了,薄雾,是个大晴天,一周又开始了。祝大家心情好。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