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科研心得(1)

(2012-07-29 08:47:27)
标签:

杂谈

分类: 科研心得

这些年自己在科研工作中有过困惑和领悟,因此我想利用这个blog把它们写下来。这些问题其实没有标准答案、对错等等,仅仅是一些想法。

 

我最近参加conference的时候,知道有些同行和学生看过我的这些posts。如果你有什么有趣的问题、评论等,欢迎利用这个blog交流。

 

Q: 我导师让我看的东西没有什么理论。我喜欢有beauty的事情。我觉得研究也应该有beauty,可是我每天看见的都是杂乱无章的东西,实在没意思。怎么办?

 

 A:  我也喜欢有beauty的东西,包括研究。可是我真正喜欢做的恰恰是把今天看来ugly的东西变成beautiful的东西。这是我认为的scientific contribution. 如果你每天摆弄的已经是beautiful的东西,能有什么contribution呢?比如,LR文法很漂亮地解决了programming language的parsing,还有多少有眼光的学者愿意再研究此问题呢?

 

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给后人看多漂亮。可我相信门捷列夫首先看见的是杂乱无章的东西。是他给了我们beauty。漂亮的研究工作就是你能把沙子吞进去,再在把金子吐出来.

 

 Q : 我导师让我找课题。我发现其实到了今天,在system security领域,该做的idea都已经被别人做了。你觉得呢?(Credit: 这个Q&A受到我的实习生王锐与我交谈的启发)

 

A:  不止一个学生向我谈到这个“发现”。对这个“发现”可以有两种理解。一、system security领域好的课题真的很少了;二、你想到的每个好课题都被别人做过了。有科研经历的人都知道找题一直都是非常难的。要想证明第一种观点,你显然要说明为什么今天(2010年春天)比以往更难找system security topic。是学术界或工业界发生了什么大变化吗?似乎没有。看看2010年的Oakland论文集,论文质量比以往显著下降了吗?似乎也没有。也可能真的在很多年以后回顾system security research的历史,发现2010年春天是个“断层”— 在此之前还算欣欣向荣,在此之后突然终止。但是我会忽略这个可能性。

 

我觉得更可能的情况是你自己在2010年春天没有找到好的课题,因此有了这个不爽的“发现”。那怎么办呢?我有些建议:一、充分认识到找题就是一件很难的事,要有足够的耐心;二、是不是你的focus太小了?你也许只是在一个specific sub-domain中找。应该拓宽自己的background;三、你找题是不是天天盯着论文集,看看别人缺那块你给补上?这样很难找好的题目。艺术家经常强调深入生活。找题也有些类似 – 应该是来源于对现实事物的观察,向别人展示你独特的视角。如果你能发现一件人们经常看经常用的东西蕴藏着一些一般人没有想到的巧妙之处,别人当然会很欣赏你的科研能力。

 

 Q: 科研在很多时候也就是搞笑。有多少时候科研成果真正有用?无非自娱自乐而已。

 

A:  我有时有同感,但没有你这么绝对。要知道科研是一种投资,包括积累知识、培养人才。这种投资就象买彩票。买的时候你不知道哪张会中大奖。如果没有科研活动,我觉的人类还会象工业革命之前那么落后,所以可以肯定的是科研活动总体上是推动社会的,而不是纯粹自娱自乐。这好比花了很多钱买彩票,兑奖后发现总体还是赚了的。当然,我们总还是希望少买些中不了的彩票,但这是个research management的问题,是具体的评价奖惩措施的问题,并不会上升到科研对社会的意义这个高度。

 

其实更重要的一点是:你知道有些人的科研不是搞笑的。如果你有自由选择搞笑或不搞笑,你会选择什么?当然,如果你所在的环境不允许你选择“不搞笑”,那就另当别论了。

 

 Q: 你们微软研究院的研究似乎着眼于非常实际的问题。我们在大学里可能更兴趣有理论意义的问题。这是否是公司与大学的不同目标造成的差别?(Credit: 这个Q&A来自于与一位清华在校博士生的交谈)

 

A:  我不认为公司研究院“应该”做什么样的研究和大学“应该”做什么样的研究有区别。只要是一流的研究,大家都“应该”做。微软研究院有理论天才,包括Fields Medal winner. 考虑一个课题该不该做,出发点不是说它是理论的还是实际的,而是它是不是top的。

 

我个人的观点是在system security领域,绝大多数top research是来自实际问题。可能会有理论成分,但最终又回归到实际中去。我总觉得模型、公式、定理都只是一种交流的语言。真正有价值的是观察,思考与实践。另外,美国的顶尖大学的课题似乎也相当结合实际的。

 

 Q: 微软研究院的研究员似乎不太相信数学的力量,似乎不相信理论指导实践这种说法。比如,我提出在搭建实际系统前要建理论模型,进行simulation。他们说没必要,直接搭建实际系统再说。(Credit: 这个Q&A来自于与一位实习生的交谈)

 

A:  我对你的领域不很了解。如果问我对“理论指导实践”这种说法是否赞同,我觉得因情况而异。到底理论在多大程度上能说明实际?有个很有意思的说法(credit: Emre Kiciman):“理论上说,理论应该吻合于实际;但实际上,它们往往不吻合。”在多大程度上靠理论来指导,似乎是一个经验判断。恰巧你说的这两位不相信理论模型的研究员是圈子里的大牛和中牛,而且这位中牛在博士生期间最有影响的成果之一就是对系统的建模,因此我猜他不算“不太相信数学的力量”的人。我觉得做system research, 没有理论指导也不是什么shame, 倒是practical irrelevance比较要命。

 

继续:part 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